【团兵】【yys】相伴同行 1

这篇是阴阳师游戏梗,其实是跟番薯太太的暖暖梗一起脑出来的东西,闲来无事赶着咩太太的好日子来一发更新,再说一次寿星生日快乐么么么!(然而寿星并不玩阴阳师(被打


yys游戏背影,非酋阴阳师团长X 妖怪利,很混搭很恶搞味道奇怪的不得了,雷点很多,OOC很多,太太们务必慎入>< 没有问题的话请往下拖~


↓ ↓ ↓ 


    晴明史密斯一清早就起来,拿小篮盛了一篮豆,叫了五个山兔并排坐在门槛上剥豆。他家的山兔是很听话的,阿爸说的话句句都听。山兔们提着篮子乖乖地去了,晴明史密斯就在屋后和姑获鸟用伞剑劈柴,淘米。米下了锅,要蒸豆,姑获鸟叫兔兔,没有应。出门一看,只见豆撒了一地,他们家的兔子一只都没有了。


  灯笼鬼挂在大门上,摇摇晃晃地指了指远处的大路,说:“刚有个神乐路过,说她家的酒吞最近戒酒明志,要低价转让自家囤的酒,山兔就跟别人借了两块钱,说要打酒回来给阿爸过年。”


  晴明史密斯表情一僵,如遭雷劈:“我们家过年连肉都吃不起,哪来的钱喝酒?”


  妖琴师安慰他:“山兔经常自己往外跑,跑跑就回来了,不用担心。”


  晴明史密斯说:“我能不担心吗?全家就这几只山兔是六星,要是给人拐跑了往后日子还怎么过?快快快都去给我找!”


  大家只好丢下热腾腾的早饭,分成几路小跑出城去找兔子。好在山兔们半路上自己打起来了,互相拉条拉得没完没了,居然还没走远,鸦天狗远远看见,赶紧飞过去把她们拉开,一手一个拎着兔子飞回家。谁知山兔回来了,出去找兔子的晴明和姑获鸟却迟迟不归,众式神守着一桌热腾腾的饭团坐等阿爸,眼看着刚出锅的饭团渐渐变凉,肚子饿的咕咕叫。等到太阳落山,终于看见晴明史密斯领着姑获鸟回家,童女仰头望着他们,天真的问:“阿爸,姑姑为什么扛着一个人,你们把路人打死了吗?要去后山上毁尸灭迹吗?”


  晴明史密斯训道:“别胡说八道,这孩子不是人类,不知哪来的妖怪饿昏了,倒在路边怪可怜的,你姑姑一定要捡回来,我也很无奈啊。”


  姑获鸟:“那你能别抱着他不放手吗?可怜的孩子被你勒的脸都发青了。”


  式神们一听阿爸捡孩子回来了,赶紧凑上来看热闹。只见睡在阿爸怀里的是一个面容清秀的人形妖怪,一身白色和服裹在黑色的羽织里,尖耳朵还有尾巴,瞧不出来是什么品种。头发和衣服都干干净净的,看着一点也不像走投无路的类型。晴明史密斯把式神绘卷从头翻了个遍,上下求索,愣是没找到一只长得像他的妖怪。


  烟烟罗说:“你那个绘卷上都是黑块,就算有也根本看不出什么吧?”


  “人艰不拆,再说我偶尔也是能抽到SR的。”晴明史密斯说,“他长得这么好看,说不定是哪个寮里走丢的式神,穿着咱们从没见过的高价皮,等人醒了问问名字就知道是谁了。”


  他把萤草留下来照顾昏迷的妖怪,随便扒了口饭,领着一众儿女兢兢业业的去打怪养家。他们刚走没多久,这边躺在榻榻米上的妖怪幽幽转醒,坐起身来四面张望家徒四壁的阴阳寮,最后茫然地望向跪坐在旁边的萤草。


  萤草乖巧地说:“你好,小哥哥。”


  妖怪说:“你好,萤草。”


  “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喝奶?”


  “我血条是满的,谢谢。”


  “阿爸在路边把你捡回来,大家都不知道你是哪只式神,阿爸说等你醒来问了你的名字,就能知道你的身份了。”


  “他就算知道我的名字,也猜不出我的身份。”


  “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利威尔。”

 

  晴明史密斯是一位别具特色的阴阳师,他有蔚蓝蔚蓝的大眼睛和一头金灿灿的毛,顶着一个欧洲人的名,却没有欧洲人的命。这座由移动手机数据构建的平安京里聚集了千千万万个阴阳师玩家,晴明史密斯也跟他们一样搭建起自己的结界和院子,从此踏上了非洲酋长的不归路。他的院子里常年就几个有气无力的SR来回游荡,靠跟欧洲人组队蹭掉落才能凑出一套御魂,十连抽掉出一捆帚神是常有的事,真真的玄不改非,氪不改命。然而晴明史密斯的性格是非常坚强的,即便已经达成了高级非酋的成就(系统配送一只两面佛),仍然乐观积极地面对生活。他时常蹲在放达摩的架子旁边,温柔的抚摸着珍贵的六星达摩和一套套价值连城的皮肤,自言自语地念叨:“这两只五星的奉为达摩,留给茨木童子……这套月夜星河的皮肤,留给辉夜姬,还有这几个爆伤破势……”


  座敷童子说:“晴明你醒醒,我们家没有茨木也没有辉夜姬。”


  晴明史密斯:“做人要有梦想,没有梦想的人类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你们这些式神是不会懂的。”


  但今天,这个朴素的梦想彻底幻灭了!他留给未来SSR的狗粮和御魂被一个路边捡来的妖怪吃得干干净净,家底子掏得底朝天,连招福达摩都没有放过!这是多么的丧心病狂!!更让人悲桑的是,家里留守的式神不光没能看家护院,还跟着他一起分吃了那些达摩,坐在院子里谈笑风生,一群不肖儿女,叛变得如此之快,阿爸真是白疼你们了!


  晴明史密斯叫姑获鸟抓那些坏孩子去打屁股,自己亲手扯了根绳子把那个捡来的妖怪捆成了鲜肉粽子,凶巴巴地逼供道:“你是哪来的强盗,竟然装昏迷碰瓷骗取同情心再来打家劫舍,实在太恶劣了!你出道多久了?初犯还是惯偷?以前还骗了多少个寮,说!”


  “就这一家,”黑发妖怪跪坐在榻榻米上,淡漠地答,“别的阴阳师都很聪明,知道路边掉的人不能随便捡。”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嘲讽我的善良……不对,你到底是什么?哪家走丢的式神吗?为什么绘卷里没画你?”


    “我叫利威尔。”


  “利威尔是什么,新出的式神卡?SR还是R?输出还是辅助?为什么我没看见官方的新式神集结通知书??”


  “利威尔就是利威尔。”黑发青年面无表情地说,“我不是式神,也不是NPC,既然你带我回来了,姑且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就留下来帮你打扫卫生吧,就当是报恩了。”


  “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来我家蹭饭了,”晴明史密斯说,“平安京里有成千上万个阴阳师,为什么偏偏盯上我,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喜欢干净的地方,这个寮卫生工具最多,我很中意。”利威尔说。


  晴明史密斯转头望向院子里成群结队的帚神,此时此刻,千万种心酸滋味涌上心头,只觉得无语凝噎。


  那一天,阴阳师终于回想起了被帚神支配的恐惧…… 
 

【TBC】

2017-09-09团兵
评论-10 热度-38

评论(10)

热度(38)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