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yys】相伴同行 2

 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我得到了非酋中级的勾玉和达摩,离阿爸又近了一步(血泪)就用这篇的更新来庆祝这令人难忘的节日吧T--T


↓  ↓  ↓

   晴明史密斯的家一向是很穷的,寮里常年破旧,即使又多了个妖怪,日常画风也没有多大改变。那个名为利威尔的妖怪总是不苟言笑,穿着自己做的小围裙,每天冷着一张冰山脸在庭院里打扫卫生,不近人情的样子倒有点像雪女。这家伙来历成迷,既不像式神也不像NPC,身上还经常发生各种常理无法解释的奇异现象。比如他可以在阴阳师的寮院里自由活动,式神录里刷不到他的卡,也无从得知他的稀有度和等级,但他却能和式神一样吃掉御魂和达摩,整个院子的墙壁对他而言都形同虚设。他常常潜入结界里替阴阳师收经验,还曾经溜进召唤阵试图使用蓝符召唤帚神(被史密斯郑重其事地禁止了)。他甚至能在各个界面中自由穿梭,晴明史密斯多次碰见他蹲在町中擦那块“密卷之境”的石碑,还曾看见他端着一盆衣服面无表情走在百鬼夜行的道路上,爬到庭院里那棵只会显示“庭院换肤”和“前尘旧梦”两个按钮的樱花树上栓晾衣绳。最诡异的一次,史密斯正在专心致志地刷着觉醒材料,头顶上好友信箱突然滴滴闪烁,利威尔的脸嗖的从好友对话框里蹦出来,问他:“晚饭做好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晴明史密斯深感压力很大,全世界的角落仿佛都布满了利威尔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晚上睡觉闭上眼睛都做噩梦——天上掉下来一张大脸,啷当砸破了他家屋顶和结界——愁得头发一抓一大把。查不透这妖怪的底细,一时不敢放松戒备,因此十天有八天都蹲在玄关盯着利威尔监视。利威尔的态度倒是非常坦然,似乎待在这个只能供得起招福达摩的穷寮院里也让他觉得挺满足,难得是个爱干净的好妖怪,打扫卫生的时候就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这个寮里输出型式神太少,升级材料和好御魂十分匮乏,新抽的式神大多都是还没养大的奶娃娃,一个个要吃要哄要觉醒要新衣服,满院子滚来滚去,吵吵闹闹哭哭唧唧,利威尔就帮着姑获鸟一起照顾他们。明明是个性格冷冰冰的妖怪,却意外的很有耐心,非常会讨小孩子喜欢。家里的小崽们又多了个可以抱蹭的对象,没多久就开始争先恐后地追着利威尔,要抱要亲要做游戏要举高高,缠得人连碗都洗不下去。


  利威尔说:“举高高可以,但是举完了要乖乖去房间睡午觉。”


  “好~”小朋友们奶声奶气地欢呼,排着队轮流让他举,过后老老实实地跟他回到房里。晴明史密斯只得自己去洗了碗,回来特意去看了一眼房间,只见一排小崽儿整齐地躺在榻榻米上,身上搭着薄被单,肚皮朝天正睡得香甜,屋里只有细细的鼾声此起彼伏。利威尔侧躺在不远处,一手撑着头,一手轻轻拍着蹭在自己怀里的小狸猫,看见阴阳师进来也只是转眸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那只狸猫崽儿被拍抚得极其舒服,两只爪子揪着妖怪的衣服不放,也不知梦见了什么,毛绒绒的脸蛋还在不自觉地蹭大人的肚子。午后和暖的阳光从外面透进来几缕,照在身上有融融的热度,史密斯靠在门边看着他们,渐渐的一颗心像泡在温热的水里一样暖起来,好像有种静谧温馨的氛围在发酵,让人感到浑身都舒服。最后他也走到他们身边,撩起衣摆静悄悄地跪坐下来。


  利威尔抬眼又瞥他,史密斯对他笑了笑,小声说道:“我来看看孩子们。”说着目光转向了他怀里的小狸猫,“这小鬼挺喜欢你的,平时调皮得厉害,连我的话都不听,被你哄着就肯乖乖睡觉,真厉害呢。”


  那妖怪没做声,过一会才低声道:“这样的小鬼,顺着毛捋就行了。”他好像不大适应这种像是两人独处的氛围,揉着小狸猫的尾巴尖不言语。史密斯只好又问:“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目的了吧,你来我家到底是为什么?放心吧,我只是好奇,想要个答案而已,不会跑去举报你的。”


  “为什么要问我,不是你把我捡回来的吗?”利威尔不答反问,一双黑眼珠无辜地眨了眨,晴明史密斯立刻制止道,“不准卖萌,我那时候只是被你骗了,以为你是倒在路边的柔弱式神而已,还有不许转移话题。”


  “那你是要准备赶我走了?”利威尔看着他的眼睛,史密斯跟他对视良久,摇头说:“不,我完全不想放你走,你吃我存款的账还没还清呢。你看看你,其实优点那么多,料理和家事都擅长,又会带崽,比姑获鸟还能干,去到哪个寮应该都很受欢迎,为什么偏偏要走犯罪这条不归路呢……”  


 “不然要怎样,我又不能跳进卡池等着被抽被养。“利威尔面无表情的打断他的话,无视阴阳师无奈的表情,很快地转了个话题,“你这个寮还挺和睦的。“


  “居家过日子都这样嘛,别的寮应该也都差不多。“晴明史密斯坦然地说,“我家比较穷,式神们小小年纪就当家,只能抱团互相帮衬。粗茶淡饭的勉强能够生活,这个阶段我也没什么太高的追求,先把这些崽儿养大再说吧。”


  利威尔垂下眉眼,表情还是淡淡的,轻声说道:“我以前见过许多阴阳师的寮院,主人抽不到想要的式神,就抛弃院落,另外再建个新寮,还有的人走了就再不回来了。你明明也很需要强大的式神,为什么不学他们,换个寮院重新开始?”


  这番话好像意有所指,晴明史密斯听了只觉得膝盖很痛。偏巧这时有只小椒图醒了,一看到阿爸在身边,立刻从壳里爬了出来,迷迷糊糊地要趴在他膝头,史密斯只好收回要揉膝盖的手,改揉了小椒图的头发,一边向利威尔说道:“再建个新寮也是要过这种日子,一个寮院就够我操心的了,养太多真是负担不起。这些孩子能与我结缘,都是难得的情分,我怎么好抛弃他们不管?我不嫌弃他们是R卡,他们也没嫌弃我穷啊。”


  他说到这里微微笑了,一双透亮的蓝眼睛里盛满了心平气和的安然,一丝勉强自嘲的情绪都没有。小椒图趴在阿爸膝枕上,好像非常安心,没一会就攥着阿爸的手指头睡着了。利威尔盯着他们看,很快默默地转回来,似乎对这个问题失去了兴趣,眯起眼睛也开始打盹。史密斯有点遗憾没问出话来,但看着他毫无防备的睡脸,又觉得有点安心。虽然还不能确定这妖怪的来历,但至少他对这个家没什么恶意,暂且留在这里,就当是寮里多养了个闲人吧。


     隔天是星期一,各家寮院的小纸人一大早就去领了寮办清算的奖励,挥舞着信封在庭院里迎风招展。式神们七手八脚地帮阿爸把发下的勋章和勾玉运进仓库里,然后瓜分一下狗粮,清点碎片合成新式神,放进结界里养养好。往常有这种热闹,利威尔是不会凑上来的,今天却不知怎么跟着晴明史密斯一直看。看到阴阳师清点斗技奖励的时候,他突然疑惑地问:“你的段位为什么这么高?”


    的确,对于一个刷魂八都常常翻车的阴阳师而言,斗技三段的位置简直就是难以企及。晴明史密斯却并不多做解释,矜持地举起小扇子掩面,谦虚道:“我凭本事打的,谢谢夸奖。”


    利威尔瞥他一眼,明显不相信。他在庭院里暗搓搓地蹲等了一个上午,等到中午该斗技了,他便过去一把抓住了史密斯的衣袖,要求道:“喂,这局观众席不要带狗粮了,给我留一个座位。”


     晴明史密斯非常好说话的同意了,点了几个出战的式神就要领去斗技,利威尔看一眼队伍,非常惊愕地问:“你出战就带他们?不用姑获鸟?”


    山兔一号眨眨眼睛说:“姑姑要留下来照顾小孩,不肯来。”


    莹草补充说明:“没有姑姑我们也能赢的,放心吧。”


   晴明史密斯慈爱地抚摸着莹草的头发,深以为然。利威尔看了看己方的R卡战队,再看看对方的两只50级茨木,越发感觉现场画面如梦如幻。只见晴明史密斯不紧不慢地排开四个山兔加一只座敷童子,档位挂为一速手动,右侧的鼓面一戳,只听咚的一声,斗技开始了。


    对面的博雅:“泥马——!”


    博雅:“对面的!你劲舞团开一速简直有脸了,当老子是来看兔子跳舞的吗?!跳两轮套我一圈能不能别这么套路!你他妈就是传说中的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博雅:“老子从开服起玩到现在60级,就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玩家!能投诉我一定投诉死你!”


    博雅:“你不就是想逼退我吗?告诉你老子是不会屈服的!!我欧气的结晶怎么会输给山兔!”


    博雅:“呜呜呜大哥我求求你了,我外面还挂着加成时效呢真心耗不起了,你放过我吧,我给您跪下了QAQ”


    晴明史密斯表情冷酷,不为所动,继续指挥着他家的速度满级的六星山兔跳舞。跳了半个小时,对面的博雅终于崩溃了,吐魂狼狈退出。晴明史密斯满意地抚摸着山兔们的头,语重心长的教诲道:“不用理会败兵的谩骂,成功就是胜利。我们要胜利,是不计一切代价的胜利,不顾一切恐惧的胜利,不论路多长、多艰难的胜利。因为没有胜利即没有生存。”


     利威尔:“我真是看不下去了。”


    他从观战席上一跃而起,抓过一只山兔跟自己交换位置,晴明史密斯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他随便打了个响指,战鼓咚的一声奏响。新来的阴阳师带着满级的彼岸花,还没来得及撒花,利威尔一记大招就先轰了过来,输出10w+,连人带花把对方轰出了斗技场!这家伙出手及其迅猛,招式变幻多端,远攻堪比茨木酒吞,近身战砍得过妖刀姬,比他输出猛的却比不过他肉,比他肉的又都比不过他快,短短半小时接连秒杀了无数位阴阳师,直接把晴明史密斯的段位推到了最顶层。利威尔拖着震惊到石化的史密斯走出斗技场,径直向御魂副本走去:“你这御灵太弱了,先来打点狗粮强化一下,你的御魂刷到几层了?”


     晴明史密斯惊惧地说:“十、十层……但是是借了寮友的SSR才过的……”


    “我来。”利威尔冷酷的说着,踹开魂十的大门,一路凶残地虐杀对手,就差把八岐大蛇绑成蝴蝶结然后摁在地上摩擦了。他的输出值实在太过逆天,既不需要打火也不需要拉条,甚至连防护罩都不必带。晴明史密斯被他罩在后面,唯一的功能就是捡掉落和收御魂,一众跟来的式神们全都看得目瞪口呆。


      鲤鱼精眼泪汪汪地问:“晴明大人,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晴明史密斯缓缓地抬起头,面前是利威尔吊打boss 的血腥画面,BGM里不时的传来怪物惨烈的嘶吼,血雨腥风撩动着他的头发,他沉痛地说道:“曾经的我,坚信勇气与毅力是刷爆魂十的唯一途径,就算我抽不到SSR,只要N卡肝到六星,一样能套路那些欧洲人。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拥有强劲的输出是多么的幸福,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会对SSR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给这一刻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 一万年。”


【TBC】

2017-09-10团兵
评论-17 热度-23

评论(17)

热度(23)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