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yys】相伴同行 3

这一天他们满载而归,回去路上式神们都很兴奋,晴明史密斯却有些闷闷不乐。利威尔跟在旁边看看他,问道:“你就这么想要SSR?”

 

晴明史密斯无精打采地走着路,惆怅地说:“想要啊……要是有SSR以后就不用再过艰苦的生活了,最近官方还削弱了姑获鸟,对我们这些缺输出的非酋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超想要SSR的,就算只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幼崽,养在家里长长面子也很棒啊……”

 

利威尔过去翻了翻打副本掉落的奖励,翻出一张蓝符递给他:“那你自己去抽,接一只回家来不就好了。”

 

“利威尔,你当SSR是牛顿的苹果么,晃一晃卡池自己就掉出来了?就算他能掉出来,砸到的也只有来自英国的牛顿而已,我这种非洲原住民还是不要浪费符纸了……”

 

“你先不要气馁,这次一定是SSR。”利威尔笃定地向他保证道。晴明史密斯还想反驳,低头跟那双坚定的黑眸对视一会,自己也觉得有点动摇了,回去以后拿着蓝符偷偷去了卡池。可是这上面要画点什么呢?阴阳师左思右想,最后选了语音,捏着嗓子学着利威尔说了一句“这次一定是SSR”,随即发动召唤,眼看着召唤阵迸发出一阵阵炫彩的亮光,不过片刻功夫,真的有一只小鹿男从天而降,蹦蹦跳跳地跑到了他的召唤阵里!

 

小破寮里顿时炸开了锅,式神们纷纷欢呼着围过来,争相要看小鹿。晴明史密斯抱着软萌的小鹿崽,激动得老泪纵横,内心充满了老来得子的喜悦。小鹿崽睁着圆圆的大眼睛,惶恐不安地看着挤在周围的式神们,晴明史密斯抱着他冲进院子里,找到正在忙活的利威尔,兴奋地对他说:“你看!我真的抽到SSR了!”

 

利威尔放下扫帚,瞥一眼他怀里的小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你欧呗,恭喜。”

 

晴明史密斯想说什么,怀里的小鹿突然不满地叫唤了两声,蹬着四条细弱的小蹄子挣扎起来。利威尔皱紧眉,说:“你抱太紧了,弄的他不舒服,小动物不能当婴儿似的抱着,给我。”

 

他接过阴阳师手中的鹿崽,手法娴熟地搂在怀里,顺着毛低声哄了哄,小鹿崽把脑袋搁在他臂弯里,没一会就安分下来,舒服得哼哼叫,那样子可爱极了。跳跳妹妹在旁边看着,忍不住伸出小手说:“小哥哥,我也想抱小鹿,给我抱抱吧。” 

  跳跳弟弟赶紧把她拉下来:“笨蛋,你总是晃来晃去的,把他摔了怎么办?”

 

  白童子和莹草立刻举手,也要申请抱小鹿。利威尔把鹿崽交给他们,手把手教他们怎么抱,全寮唯一的ssr就这样在哥哥姐姐怀里传来传去,连不问世事的青坊主都过来摸了摸他。晴明史密斯看着姑获鸟慈爱地抱着鹿崽,萤草和蝴蝶精还在旁边晃着手鼓逗他玩,他们玩得太开心,真不好意思把鹿要回来。利威尔已经去做午饭了,自己也只好无奈地笑一笑,转身去准备崽们睡觉的结界。

 

夜深时候,晴明史密斯在院子里架了个小桌子,邀请利威尔来跟他喝酒。热闹了一天的庭院已经归于沉寂,银白的月光幽幽的洒下来,满树盛开的樱花被风吹得簌簌地响,地上落着粉红粉白的花瓣。利威尔拿着酒杯看了半天,说:“这花真好看。”

 

“这个游戏画风还是挺美的,要不怎么吸引了那么多玩家。”晴明史密斯说着,把酒给他满上,“我一开始也是随大流来的,呆久了也成了习惯,不来看看就觉得少了点什么。肝了那么久,其实早就玩不出什么滋味来了,今天抽到小鹿的时候,好像一下子回到刚入坑,我还记得自己从卡池里接了雪女回家,每天抽到的式神都是新的。往后的日子会越来越有出息吧,本来以为这样的想法非常遥远,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实现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

 

利威尔本来只是默默听着,听到这里不由挑起眉头,反驳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小鹿男是你自己抽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晴明史密斯却只是笑,给他满了酒,温言说道:“就当是你带给我的好运,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应该对你道一声谢。不嫌弃的话,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和我们一起生活,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这份好运持续到第二天,不仅没消退反而大肆增强。当晴明史密斯用打成就挣来的蓝符,一连抽出五个SSR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终于脱非入欧了,如同bug一般的神展开刺激得他差点昏厥过去。小鹿崽在他脚边欢蹦乱跳,小鼓敲得咚咚响,晴明史密斯颤抖着双手捧着小小的青行灯和大天狗,扭头去瞪利威尔,利威尔却已经飞快地把头别过去,只留给他一个无辜的后脑勺。后来回想起来,那段欧气冲天的日子实在太恐怖了,他们家的召唤阵再也没出现过R卡和N卡,SSR像冰雹一样争先恐后地砸进来,晴明史密斯根本连高兴都顾不上,陀螺般忙着照顾满地打滚要吃要穿的小崽们,整个人都快肝得枯萎了。寮里年龄大些的式神几乎都被摊派了孩子带,忙得没工夫做日常任务,利威尔于是挺身而出,一手包揽了打御魂和带狗粮的工作,每天勤奋地出去轰魂十的台子,捡掉落回来养家糊口。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打回来的掉落总是格外丰厚,仓库里堆满了金币和达摩,成千上万的勾玉和结界卡积在宝箱里,各种成就和皮肤还在不断解锁。托他的福,他们寮里的气象已是焕然一新,式神们吃穿不愁,变得越来越有出息,家里添丁加员,每天欢声笑语不断。到后来晴明史密斯根本不需要出门,待在家里除了哄孩子就是做家务,他忧郁地对利威尔说:“我觉得我已经不是他们的阿爸了,你才是。”

 

  “奶爸也是爸。”利威尔气定神闲地说,抱着一只小妖狐喂他糖吃。还不会化形的小奶狐咿咿呀呀地在他手里扭,不要吃糖要漂亮姐姐抱。晴明史密斯无言以对,转头看看雪女正在屋里忙活着给大家做冰棍吃,孩子们眼巴巴地都围在桌边等,于是低声叮嘱利威尔:“你去打御魂和觉醒材料都可以,但是别随便打斗技啊,组队也不要去,别让人家看见你。”

 

     利威尔把狐崽放在地上,看着小狐崽一摇一摆地往妖刀姬那边爬远了,这才回头瞥了他一眼,玩味地说:“怎么,你不想别人看见我?”

 

“并不是那个意思。”晴明史密斯说,“你的存在太敏感,要是被人看到了,时间长了对你不利。这些孩子技能升慢点没关系,你要是不在了,他们会难过的。”

 

“……”

 

 “我也会难过的。”阴阳师又补了一句,莹蓝的眼睛静静地望着利威尔。利威尔倒也没与他争执,淡然地哼笑了一声,点头答应,“了解,以后斗技你去,换我留下来照顾孩子。”

 

有了防范措施,史密斯还是很担忧,对于利威尔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种不安就像潜意识里埋了一个定时炸弹,无时不刻不在揪着人的心。他暗暗地限制了利威尔的行动范围,动用一切能动用的方法清除他的活动痕迹,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思索着应对措施,把最乐观和最糟糕的结果在心里演练了无数次。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那一刻来临的时候,所有精心建设的心理防线全都轰然垮塌,面对着无力挽回的局面,只能无能为力地接受。那是知道一切已经来不及的失落,以及缘尽之时,痛失所爱的哀伤……

 

晴明史密斯找到利威尔的时候,他正在后院忙着修水池。天气越来越热,做个大池子,方便孩子们过来玩水。阴阳师把小纸人带来的信递给他,薄薄一页信纸,拿在手里却似有千钧的重量。利威尔拿着寮办修复bug的通知书坐在池边,默默地看了很久。午后的阳光灿烂而炙热,微风带着木叶熏染的气息,蝉鸣声声入耳。利威尔平静地问:“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bug的?”

 

“你第一天来就猜到了,除了那种身份,没人能在各个界面里自由走动。”晴明史密斯盯着水池里清澈的流水,低声回答,“系统自带的bug,如果不影响到玩家,后台也很难发现,是因为你代我出战,跟别的阴阳师交手,才暴露身份了……”

 

“我只是厌倦了东躲西藏的,也想试试像你们一样生活而已。”利威尔说,“我在这里活了很久,这里所有的地方我都去过,也见过许多阴阳师,有随意丢弃式神的,也有变卖寮院,跳坑爬墙的,许多被遗弃的式神在神龛里分解,守在废寮里无依无靠。而你却很珍惜跟这些孩子的缘分,从没用过返魂,连N卡都好好的养着。那些靠买卖式神、投机取巧的人能够获得力量,温柔爱着他们的人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我也想为你做点什么,仅此而已。”

 

晴明史密斯有点难过,说:“我的那些SSR,也是你做了手脚才抽到的吧。”

 

“你不会轻易抛弃那些孩子,他们交给你,我很放心。”利威尔说,“青行灯和大天狗的等级都已经升满了,酒吞和彼岸花也快长大了,这些孩子已经能独当一面,我走以后,他们会撑起这个寮院的。”

 

利威尔说:“这封信今晚不要让他们知道,我走了以后,拜托你把事情跟他们解释清楚。有的式神比较别扭,也许不能接受这件事,到时候就麻烦你了。”

 

“这段时间受你照顾了,住在你这里,感觉真的挺不赖。如果有缘,能再回来就好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我对你……”

 

他卡壳了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句子往下说,整个人有点尴尬,困扰地皱起眉。晴明史密斯心里涌起一股酸苦,握住他的手,温柔地说:“我明白,你想要说的,和我现在想的应该是同样的话语吧。”

 

利威尔看着他,终于露出一点笑意,安然地握紧了他的手:“……啊啊,差不多就是那样吧,你知道就行了。

 

这一天过的与平时也没什么不同,式神们睡醒午觉,嘻嘻哈哈地跳进池子里玩水,怕吵的躲在阴凉处吃冰,几个乖巧懂事的小姐姐切好西瓜端过来,分给大家解渴。等晚上做委派任务的队伍回来了,一家人凑到一起热热闹闹地吃晚饭。中间出现一段小小的插曲,小妖狐跟新来的小傀儡师抢人偶,小傀儡师不肯给他,挥舞着人偶把小妖狐揍得鼻青脸肿,狐崽深觉受了委屈,抱着阿爸的大腿哇哇大哭。利威尔过来给他擦掉眼泪,哄道:“别哭了,我做个新玩偶给你玩好不好?”

 

夜叉说:“不用理他,熊孩子欺负人多半是惯的,打一顿就好了。”

 

青行灯说:“你小时候比他熊的多,趁人家睡着了,把黑童子和白童子的头发系成一个死结,黑童子追着你砍了三天,你升六星才多久,这么快就忘了?”

 

夜叉闻言大怒,立刻表示要把对方叉出去,随即单挑失败被按在地上摩擦,还被阿爸罚了关禁闭,气呼呼地跑进小黑屋里生闷气。大家说说笑笑地帮利威尔收拾好家务,打完斗技和悬赏封印,像往常一样互道晚安,各自回房去睡。利威尔留了一只灯笼鬼在院子里,坐在明晃晃的灯光里给小妖狐缝一只布玩偶,狐崽已经被撵去和晴明史密斯一起睡了。卧室纸拉门敞开一条缝,躺在榻榻米上,可以看到青年黑色的背影,那道被光线拉长的影子一直拖到枕边,安静地守护着他。晴明史密斯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个身影,希望把这一刻永远记在心里,身处黑暗的室内,那道光实在太过刺眼了,视线逐渐模糊,眼睛也跟着痛起来。晴明史密斯闭上眼睛,一滴眼泪静悄悄地滑下来,顺着脸颊流到枕头上,复又沉寂地消失了。


【TBC】

2017-09-13团兵
评论-7 热度-27

评论(7)

热度(27)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