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 【yys】相伴同行(完)

这更有原创式神出没~

↓  ↓  ↓

早上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庭院里阳光正好,鸟儿在枝头蹦跳,欢快地啾啾叫着。纸拉门外面的地板上放着一只柔软可爱的狐狸布偶,小纸人正费劲地爬上玄关,挥舞着信封和修复更新的补偿要给主人看。狐崽蜷在被窝里还没睡醒,晴明史密斯捡起那只小布偶,轻轻放在他枕边,自己拿着那封信去找式神们说话。他把信纸摊开放在桌上,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原委讲给大家听,众式神围坐在旁边,全都沉默了。山兔二号拉着晴明史密斯的袖子,似懂非懂地问:“阿爸,小哥哥走了还回来吗?我以后还能再见到他吗?”

晴明史密斯摸摸她的头,轻轻地说:“好孩子,没事的,还有我在呢。”

“阿爸……你将来会不会也离开我们,不要兔兔了?”

“不会。”晴明史密斯说着,心里有些伤感,辉夜姬和小首无也趴在他膝边望着他,他便把他们三个都揽在怀里,“放心吧,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陪在你们身边。前路坎坷,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今后的路只能靠自己了……”

在那之后,晴明史密斯又过上了普通阴阳师的生活。每天早起打扫院子,劈柴做饭喂孩子,领着一队队的式神带狗粮肝任务,辛勤地打boss养家。利威尔离开后寮里的气氛变得很沉重,式神们经历得多,几乎都能理解他的心情,大家各自品味着离别的滋味,并不与人多言。初时还有几个年纪小的打滚哭闹着跟阿爸要人,哭了几天见没有用,也就都老实了。那个人的名字成了家里一句禁忌,大家不约而同地保持了缄默,从不在阿爸面前提起。 热夏很快过去,凉秋悄然而至,爆竹声声迎来冬雪,转眼间春花又萌芽。喧嚣的平安京里依旧无数阴阳师迎来送往,须臾间已是岁月经年,许许多多的人与事在这座数据洪流中冲刷湮灭,寮里那些令人怀念的痕迹渐渐消失,新来的式神再不知道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人,晴明史密斯有时也会忍不住怀疑,关于利威尔的回忆是不是自己的一场幻梦,想起那段短暂的时光胸口就会发烫,身边却是空空如也。那种感觉就像心中抽出了一根红线,无法接连到对方,只徒劳将自己捆成了一个茧。本以为日子会永远这样无滋无味地过下去,却不想事情竟然还能出现转机。那一天,沉寂的寮院久违地喧吵起来,庭院角落的灯笼架子被式神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大天狗一早就赶过来找晴明史密斯,彬彬有礼对他说:“晴明大人,寮办今早更新了新式神集结通告,关于新加入的式神,有些意料之外的状况,请快些过来看一下吧。”

晴明史密斯闻言,动作顿了顿:“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么?”

“并没有,不如说,是吾辈求之不得的好事。”大天狗安然地说,“那位大人,养育吾辈长大的那个人,他似乎是要回来了呢。”

这话千真万确,即将加入的两位式神分别列入了SR和SSR的队列中,而作为SR的那位名为“天狐”,未觉醒的形象虽然只是个瘦小的孩子,觉醒后的画像赫然就是利威尔的样子!那画中的青年低垂着眉眼,手持利刃,面容冷峻,曾经低调朴素的黑衣已经换成了一身华美的和服,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这样的一个人,已经无从得知分别过后的他都经历了什么,也许彻底泯灭后再度重生,也许是无法彻底修复的bug,便就势更改了他存在的方式,再次给了他回来的机会。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重逢,晴明史密斯摸着画像上的人,一颗心泡在滚烫的血里鼓动着,闷闷地揪着难受。

莹草哽咽着说:“阿爸,我们一定要抽到小哥哥。”

晴明史密斯十分坚决地点点头,抄起蓝符二话不说冲去召唤结界里,开始大把大把地从卡池里捞帚神。失去bug加持的他早已恢复非洲酋长的真实面貌,对于一个日常抽卡连SR都不常见的黑脸阴阳师而言,抽一个固定的式神几乎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他家的寮院已然进入紧张的战备状态,式神们每天极尽所能地出去搜寻可能掉落勾玉的副本,换了蓝符再回来上缴阿爸,蹲在旁边陪他倾家荡产地抽卡。寮里扛把子的式神暂且都放下了带崽的工作,把出战的重心放在更容易刷出勾玉的任务上,每天挖空心思琢磨怎么多刷一层副本拿奖励,还不时需要贡献自己的碎片,好让阿爸拿去跟别的阴阳师换天狐毛。那段时间家里再没了稀有度的光环,不论是SSR还是N卡都被搓磨得灰头土脸,式神们出战回来,往往顾不上回血就要跑去陪晴明史密斯抽卡,抽完还得负责抱着心碎成渣的阴阳师,用坚定的话语安慰他支持他(“阿爸你不非!你只是晒黑了!”)。就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众人望穿秋水的天狐宝宝终于来到了这个寮。当符咒召唤的劲风包裹着那只黑色的小狐狸落入召唤阵的时候,围在旁边的大家全都呆住了,晴明史密斯愣了许久,心底好像有块大石头轰然落地,一时腿软地坐在地上,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望着式神们欢欣鼓舞,举寮欢庆,纷纷围过去抱起小天狐举高高,阴阳师眸中流露出一抹欣慰柔软的光,看着他们笑闹,自己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晴明大人,请您也抱一抱他吧。”大天狗半跪下来,小心翼翼的把怀里的小家伙放在地上。还未化形的天狐崽谨慎地望着不远处的阴阳师,又回头看看围在旁边的大妖怪们,试探着向那边踏出一步。晴明史密斯注视着他慢慢走到自己面前,有着光亮皮毛的小狐狸抬起头,一双纯净清澈的眼睛望着自己,恰似他们初见之时,记忆中那抹灵动的神采。过往的悲欢苦乐已经烟消云散,他们仍然是幸运的,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晴明史密斯垂眼微笑,向他伸出手,轻轻地说:“欢迎你到来,利威尔,我是这个寮的阴阳师,今后你就是我的式神了。虽然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人,但我会竭力全力保护你,决不会弃你不顾,未来或许艰辛,你愿意陪伴我一直走下去吗?”

小天狐没说话,静静地望了他许久,终于低下头舔了舔他的指尖,算是答应了他的话。晴明史密斯把他抱在怀里,额头抵着他毛绒绒的头顶,低声喃喃地念着他的名字,胸口的鼓动就像找到了归处,一切躁动都变为宁静。

庭院里落花簌簌,草青风暖,阳光正好。

END

有很多OOC的无关紧要的番外

↓  ↓  ↓

“阿爸,那孩子睡了?”

“嗯。”

“结界里已经放好太鼓卡了,姑姑叫我抱他过去。”

“嗯。”

“阿爸……这个小天狐,果然就是利威尔大人吧……虽然变得这样小,完全不记得我们和阿爸了,但是看着他的时候,总会有种令人怀念的感觉,就像从前一样……”

“……”

“大家已经决定了,以后会一起带他出战,多赚点经验也好长大,阿爸就放心把他交给我们吧,绝对会保护好他的。”

“这样好吗,你不是最讨厌带孩子了?”

“是不喜欢,但这孩子不一样,我们都是因为利威尔大人才能跟阿爸结缘,来到这个寮的,那时被他保护着长大,现在也到了他需要我们的时候,轮到我们回报他了。阿爸你不也是这样打算的么,我们一起努力养大他吧。”

“……好。”

==========

妖狐:“小天狐,过来过来~”

利威尔:“大狐狸叫我?什么事?”

妖狐:“小生有件东西要送给你,锵锵——看!”

利威尔:“哇~!”

妖狐:“软乎乎的小狐狸布偶哦,可爱吧?”

利威尔:“哇~!”

妖狐:“这是小生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一个重要的人送给小生的,不过现在已经用不到了,送给你玩吧。”

利威尔:“哇~!……可以么?重要的人送的东西,你很珍惜它吧,送给我了会不会不太好?”

妖狐:“没关系哟,那个人已经回到小生身边了,小生每天都能见到他,很满足呢~小天狐喜欢就好,你可是小生重要的家人啊ww”

==========

晴明史密斯:“现在叫你们过来,都知道为什么吗?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御魂打得实在太不像样了,魂九刷十次翻车六次,斗技都掉到一段去了,再这样输下去我们下周就要揭不开锅了啊!你,你,还有你,出战怼人都是怎么表现的?那边的茨木,从头到尾就没见你出过一次暴击,你的小拳拳捶人一点也不疼,对得起我倾家荡产为你赌来的御魂吗?还有兔兔一号,挂自动你一次舞都没跳过啊,阿爸把你速度肝到满级可不是用来让你套圈抢火的,知不知道队友已经在吐槽我带了假兔子了?以及妖狐,本来还指望你在斗技场上争点气,十连突明明都可以突死大蛇了,结果你瞄准的只是惠比寿的旗杆,打得敌方好评如潮。还有偷不来火的青行灯,冲着黑童子下手最后被反击到全灭的大天狗,中了人家的混乱一口气把座敷童子打死的酒吞, SSR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好好反省一下吧,这副松懈的德行要怎么给下面的弟弟妹妹做榜样?利威尔还在这里看着你们呢,你们看看他的眼睛,良心都不会痛的吗?”

青行灯:“并不会,还不是你出战非要给天狐留位置,少带了一个辅助才输的。”

茨木:“胜败是兵家常事,阿爸你这么不淡定,被天狐看到才是一种负面的教育吧。”

酒吞:“你以为本大爷不想暴击他们吗,打到一半我的葫芦被人轰了个洞,普攻都不能用,等会查出谁干的老子先去弄死他。”

妖狐:“那是小天狐跟着蹭经验,不小心打偏了。”

酒吞:“那没事了。”

彼岸花:“狐崽乖,阿爸刚才又在拿SSR说事,你不用理会他。稀有度并不是衡量式神强大的唯一标志,虽然你是SR,但有的SR却比SSR都要厉害,比如你看姑获鸟。相反的有的SSR却还不如SR卡来的厉害,比如你看两面佛……算了还是别看了,伤眼睛。”

晴明史密斯:“不准欺负两面佛!我都强调多少遍了寮里式神之间要互相团结!你们都在教孩子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全部去给我关禁闭反省!”

==========

利威尔:“今天,遇到了一起来的天邪鬼青。”

晴明史密斯:“嗯?”

利威尔:“她说她也来了很久,到现在还没出战过,看到我快要升五星了,觉得很羡慕。”

晴明史密斯:“抱歉,需要养育的式神太多,最近有些忙不过来了,只能再让他们等等,过段时间我会去带他们经验的。”

利威尔:“我也只是个SR而已啊,为什么你们都对我这么好?”

晴明史密斯:“OvO”

利威尔:“我以前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这个寮曾经来过,哪里都很熟悉……不过我是新出的式神,你又没有用过返魂,我根本不可能会来过这里吧?所以说,真是很奇怪呢。”

“你笑什么,我的话很奇怪吗?”

“果然很奇怪吧,我刚才是乱说的,不要再笑了。”

“说来一直想问你,利威尔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给我取这么个奇怪的名字?”

晴明史密斯:“这个嘛,等你再长大一些的时候就告诉你。”

利威尔:“嘁,故弄玄虚的家伙……”

晴明史密斯:“别说这个了,难得夜色这么好,我们来看星星吧。你瞧,那条亮亮的就是银河了,那边是北极星,那边很像勺子的是北斗七星,还有那边……利威尔?你睡着啦?”

靠在他肩头的式神没有回答,兴趣缺缺地闭着眼睛,晴明史密斯伸手碰碰他,又侧过头去仔细观察,他也只是爱理不搭地掀了一下眼皮,很快就靠着他睡过去了。不久前还是个化形都做不到的小崽儿,被人好吃好喝地养了这么久,现在已经长成油光水滑的大妖怪了。大妖怪有一张白净清秀的脸,月光照在上面,映出淡淡的白,温润得像玉一样。最近频繁的出战耗光了他的体力,此刻他眼底还挂着黑眼圈,睡得越来越沉,看样子是真累了。晴明史密斯看着他的睡脸,不禁想起初次见面的时候,这人也是那么沉静的睡颜,整个人毫无防备地靠在路边的树荫底下,只在路边遥遥地望一眼,就再也迈不动步子了。晴明史密斯回想起从前的事,不由得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俯下身轻轻地吻在对方的唇边,喃喃向他说:“遇到你真是太好了,欢迎回家,利威尔。”

【END】

2017-09-19团兵
评论-8 热度-18

评论(8)

热度(18)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