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十年(下)

正文和另两篇番外系列走这边http://yinyougezhe.lofter.com/?page=4


接上一段

 

↓  ↓  ↓

 

那天利威尔醒来以后就觉得身边有哪里不太对,以前总是躲他老远的小鬼,在他住院期间突然开始亲近他。尽管还是不大理人,却会在离他很近的地方绕来绕去,做着力所能及的端茶倒水,一伸手就能抓过来。利威尔隐隐感觉这孩子似乎对他有什么想法,当下便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很沉着气的等着。果不其然,就在他出院的前一天,艾伦突然对他说:“呐,明天我跟你回家,这段时间我会把你当成家人好好照顾的,就当做是还你收留我的人情了。”

 

利威尔被这话雷得不轻,防止自己听错又问了一遍,匪夷所思地喃喃道:“你这小鬼胡说八道什么呢,谁要你照顾了?之前不是还说不喜欢被人收养吗?”

 

“是不喜欢被收养,我的爸爸妈妈已经死了,就算有人可以代替他们空缺下来的位置,也代替不了他们在我心里的地位。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没有关系,你没有家人,一个人生活太可怜了,我可以暂时当你的家人照顾你。反正又不是真的被你养,这样等过段时间我离开的时候,就不欠你什么了。”艾伦振振有词地说着,那副人小鬼大的自信样子看上去别提多欠揍了。

利威尔简直被气怔了,枉他硬气了半辈子,如今竟落得被个小鬼头可怜,立刻没好气地拒绝了:“少自作多情了,谁稀罕你这种毛孩子照顾,我根本就不需要家人,尤其是你这种麻烦的小鬼……”

 

“不可能,我妈妈说过,小孩子都是因为家人的爱才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需要家人,也都需要爱别人。我很快就会变成你的家人,以后也会努力照顾你,走着瞧吧!”艾伦打断他的话,不服气地顶嘴,这次不等利威尔拒绝,他就从椅子上跳下来,飞快地跑出去了。

 

这小屁孩真的是说到做到,第二天回到家之后,他对利威尔的态度就彻底来了个大反转。虽然两人还是会因为性格不合整天拌嘴,小家伙却坚持待在利威尔身边,放学以后就按时回家,甚至开始学着帮利威尔做家事。相处时间久了,他身上那股不同于同龄人的坚强和懂事渐渐显现起来,利威尔看在眼里,心里也觉得很怜悯。有时候他半夜被吵醒,闭眼听着躺在背后的艾伦因为噩梦低低抽泣的哭声,过一会哭够了还会爬过来帮他拉好被子,之后才悄悄地睡下,第二天早上依旧笑着帮利威尔做早饭。就算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被送去福利院,他也从没向大人说过一句抱怨。这个世界没有给予他温柔美好的境遇,他在这个年龄就明白了世事的冷漠,同龄的小孩还在向父母撒娇,他却已经学会了照顾自己,用满身竖起的尖利锋芒对抗着生活的苦难,好像早就知道没人会帮他擦眼泪,一声都不在别人面前哭。利威尔看着身穿围裙站在垫脚凳上,一边欢快地唱歌一边搅着汤的小人儿,眼帘微微低垂,想起自己的事来。

 

那天艾伦说的话到现在他还记得,虽然小鬼并没把想要表达的概念完全说出来,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利威尔也能渐渐明白他的意思。艾伦所谓的家人指的其实是一种牵绊。当你和另一个人绑在一起的时候,就意味着你和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份联系。这样风雨袭来的时候就会有更多站立的勇气,会有人陪在你身边,成为你坚持走下去的力量。埃尔文曾经想要成为他的羁绊,却不知为何弄丢了连结着他的绳索,现在那个人丢掉的东西被一双幼小稚嫩的手捡了起来,努力想要绑在身上。尽管他的力量弱小得只够他站在利威尔背后,还只是小孩子而已。

 

如果我死了,这小鬼说不定会掉几滴眼泪。利威尔心想,这样也不错,埃尔文的位置不会被这小鬼代替,而我也代替不了小鬼亲生父母的位置,反正这段短暂的相处很快就会结束,也不会耽误他去法国,彼此都很公平,就先这样好了。

 

于是两人商定了做家务的值日,星期天一起去超市购物,每天早上把睡过头的小鬼从床上拎起来,自己也被跟进跟出地嚷嚷着按时吃饭睡觉,还要冒充家长在艾伦的作业本上签字。他逐渐习惯家里多出一个人的吵闹,埃尔文离开之后第一次有人主动走进他的生活,艾伦努力融入这个家的同时,他也开始学着接纳这个孩子。尽管工作还是很累,身边多了需要他牵挂保护的人,心境就变得沉稳,再辛苦也不像以前那样难熬了。利威尔特地去向长官询问起送艾伦去福利院的事,他有点不忍心让这孩子在福利院里吃苦,自己现在的条件还算方便,在找到可以收养这孩子的好心人之前,他还是可以像这样继续照顾他的。

 

然而就在他刚刚开始这样想的时候,一件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地改变了他的生活。某天晚上,正在利威尔准备要睡觉的时候,家里突然接到了搜查课一位女性警佐的电话,她的语气透着竭力压抑的惊慌,要利威尔立刻带艾伦到三笠家的旧宅去。这位警佐正是之前收留三笠的人,利威尔情知出了事,连忙带着艾伦过去了。

 

三笠家的旧宅正是那天出事的房子,自从警察把两个孩子带走之后,那栋公寓便被房东低价转卖出去,如今已经变成别人的所有物了。利威尔赶到的时候,正看到一群不三不四的人围住房子,房主欲哭无泪的被驱赶出来,女警独自护着三笠,寡不敌众地被这帮人逼到了墙边。艾伦几乎是立刻炸了毛,怒吼一声“放开她!”,不管不顾地扑过去把脸色惨白的小女孩紧紧护在怀里。利威尔眼疾手快地跟着撂倒了两个想去抓艾伦的男人,上前把女警和孩子们都挡在身后,口气不善地说:“你们这群混账想干什么,擅闯民宅还敢找警察的麻烦,一个个就这么急着想去吃牢饭吗?!”

 

“啊?你这该死的矮子说什么鬼话,少在这里碍事了!”一个出头的年轻人很不爽地骂了回去,指着三笠说,“这小姑娘的妈欠了我们老大十多万的债,拖到现在也没见她还回来,那娘们自己是死了,我们老大的钱要怎么办啊!就算你们是警察又怎样,欠债还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你胡说!阿姨才不会借你这种烂人的钱!别在这里找借口欺负人了!”艾伦愤怒地大声喊,琥珀色的眼眸里闪着恶狠狠的光芒,整个人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小狼崽,气势汹汹地瞪着对方。对方眉头一挑,从旁边人手中拿过一张借据,冷笑着向他们打开:“看清楚了,前年9月份的借条,签字手印都在,加上去年的两次借款,共计11万元。有律师事务所的公证,你们再怎么抵赖也没用!”

 

利威尔接过借据仔细看了一遍,又回头看看同事,女警佐无奈地向他点头,说孩子已经承认了,确实是她母亲的笔迹。利威尔心里一沉,情知事情不好,只得镇定下来把借据还给对方:“那你们想怎样,孩子的母亲没留下什么财产,人也确实已经死了。”

 

“开什么玩笑,既然是父母欠下的债,当然应该让小孩来还啊,没有钱就跟我们手底下打工吧!”那人呸了一声,指着艾伦说,“别以为我们不知道,那个小鬼可是外科医生的儿子,死了的爹妈给他留下好一笔遗产呢,等他成年以后就可以自由支配这笔钱了,到时候就能连本带利还清我们的欠债,谁会把他让给别人啊!”

 

“等一下!那小鬼不是这家亲生的孩子,他没有义务替养母还借款吧!”利威尔急了,抓着对方的手臂不让他过去,艾伦听他们这样说也吓了一跳,拉着三笠想要往外跑,却反被人多势众的混混围堵起来,慌张害怕地往后退了两步。女警佐几步过去把两个孩子都抱在怀里,愤怒地向四周大声斥骂:“真是一群没有人性的混蛋,连这样小的孩子都不放过!你们想要的不就是钱吗,让男孩保证父母的遗产用来还这笔债就是了,但是你们不能带走孩子!”

 

“少废话!这种小鬼若是不看在眼前,谁知道成年以后会是什么样,到时候他一走了之了,我们上哪找人去!”几个年轻人毫不退让地说着,一齐扑上去按住利威尔,剩下的人蜂拥过去硬把艾伦和三笠从女警手里抢过来。女警佐被他们制得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两个孩子被粗暴地拉走,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三笠被硬拽着往车里拖,却只能哭叫着艾伦的名字,目光始终紧紧盯着那边。艾伦被几个男人一边打一边拖着走,仍然没有放弃反抗,然而疼痛绝望的感觉却让他控制不住哭了出来,撕心裂肺地喊声在这片空地上回荡着,听上去格外刺耳:“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蛋!不要带走三笠!我不要跟你们走——!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先生——!”

 

利威尔的心像被一只手狠狠地揪住了,眼看着一向倔强坚强的小鬼哭得满脸是泪,拼命挣扎着向他这边的方向伸出手。他哭得那样无助害怕,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仅有的救命稻草。利威尔的脑袋一下子蒙了,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猛地挣开压制自己的人爬起来,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揍开了围在小家伙身边的混混。艾伦哭着一头扑进他怀里,浑身颤抖得好像秋风中的树叶,两条小胳膊紧紧抱着利威尔的腰,生怕他丢下自己离开。利威尔一手护着他,毫不迟疑地向那些人嘶吼:“住手!放开那个女孩!这笔钱我替他们还,现在就还给你们!谁都不准再动这两个孩子!他妈的听到没有!”

 

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那些要债的人半信半疑地放开了三笠,目光戒备的打量着利威尔,好像完全不相信这个年轻的警察能拿出这么多钱,更不相信有人会替两个跟他毫无关系的孩子还一笔巨款。然而利威尔却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叫他们写下拿到钱就会放人的保证书,暂时把两个孩子交给女警佐照看,自己则带着对方派来监督的两个人去银行提了十多万元现款,又打电话借了几千块钱,凑够11万一并交给这群人带走。事情平息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防止这些人再次上门找麻烦,利威尔便把两个孩子都领回自己家里,他什么话也没说,只叫他们去浴室洗澡,简单收拾一下就回到自己房里。

 

他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本存折,那里面本来是他努力工作了好几年,为了去法国定居找埃尔文才攒下的钱,才不过一个晚上的功夫就全没了。利威尔到现在还是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几年来的努力和目标,就这样被瞬间清空,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尽管他并不后悔。明明对自己来说是最重要的事,当时这样做的时候却完全没想过后果,满脑子只想着救出这两个小鬼。利威尔看着存款余额上最后一行的0,心里像被挖空了一样迷茫起来,往后……他该要怎么办呢……

 

他正坐着发呆,突然听到自己房间的门锁咔哒一声响,利威尔下意识地把存折塞进抽屉里,回头看到两个小孩站在门边,目光怯怯地望着自己。艾伦两只手还拉着门把手,三笠身上穿着艾伦的衣服,头发湿漉漉地滴着水,看见利威尔往这边看,她双手抓着衣角,鼓足勇气对他说:“那个……那些钱我会还给你的,我以后会努力赚钱,艾伦也是……叔叔阿姨留给他的那些遗产,等到成年以后就全部给你……”

 

利威尔皱起眉头,站起来打断了她的话:“不需要,那些钱原本就是备用的存款,给谁用都是一样的,我本来就没准备要你们两个小鬼还钱,这种事过去就忘了吧,不要再提了。”

 

他只是实话实说,没想到三笠听完就红了眼眶,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那张姣好的小脸滚落下来。利威尔看得一愣,只见眼前的小女孩张开小手,哒哒哒地跑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谢谢你……”

 

利威尔被她扑得浑身一僵,艾伦眼泪汪汪地也跟着扑进他怀里,两个小家伙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衣服很快就被他们哭湿了。小孩子温软的体温透过薄薄的睡衣传递过来,身体渐渐暖起来,莫名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利威尔听着他们呜咽的哭声,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也只是笨拙地把手放在他们身上,安抚的拍了两下。

 

那天过后三笠就在这个家里住下了。利威尔对两个孩子的去路只字不提,第二天就给他们收拾了一间单独的房间住着,只要他有的艾伦三笠也都会有,对谁也不偏私。他仍然忙于工作赚钱,在家的时间很少,两个孩子年纪虽小,却都很懂事。放学后两人一起买菜做饭,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几乎不需要大人操什么心。艾伦再也没对利威尔说过什么无礼的话,在他面前总是非常乖巧,像只养熟了的小狗一样眼睛亮亮的绕着人转,被摸摸头就会开心很久。三笠性格安静,却非常听利威尔的话,总是努力地多做一点家事,有时还会帮着大人管艾伦。小孩子的心地很纯粹,当他们单纯喜欢某个人的时候,就会全心全意地对他好,那样一点也不掩饰的信任,是大人的世界所没有的珍贵。利威尔静静听着两个小家伙在他身边说说笑笑的声音,心里也觉得十分安慰。看着自己的努力换得他们快乐的笑容,工作再怎么辛苦也值得了。他的生活渐渐恢复了平稳的生气,赚钱养家的责任感沉甸甸地压在心头,人也变得踏实起来,已经很少再有去法国的念头了。

 

这样的生活大概过了一个月,有天深夜利威尔打工回来,发现三笠穿着睡衣,正在客厅里安静地坐着看书。他不由得皱起眉:“啧,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磨蹭什么呢?”

 

“嗯,有点事想跟利威尔先生说,不想让艾伦知道。”小女孩说着,泡了一杯茶端到小桌子上,自己端坐在桌边仰头看着他。那副认真的神情看得利威尔心里犯疑,只得也跟着在桌边坐下,“什么事,那小鬼又在学校闯祸了?”

 

三笠摇摇头,说:“不是,是我有事想问你。”她抬起头,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看着利威尔,神色平静地问他,“我和艾伦已经在这里生活很久了,利威尔先生其实没打算送我们去福利院吧,你是要准备养我们吗?”

 

利威尔拎着茶杯,目光扫了一眼三笠,没有应声。他确实是有这个想法,自从他替这两个小鬼还债之后,他们三个的关系就算是扯不开了。那些不明来历的混混盯上了艾伦家的遗产,如果放任这孩子进福利院,说不定什么时候落到他们手里,自己交出的那笔钱可就要喂狗了。他原本想过段时间再跟他们说,既然三笠主动挑明这个话题,自己也没什么好掩饰的:“怎么,你不愿意跟着我生活?”

 

小女孩的目光变得黯淡,轻轻点了点头,利威尔意外地挑起眉,三笠继续说道:“艾伦一个人还好,连我也在这里的话,利威尔先生就太辛苦了。妈妈就是因为要同时养我们两个,才欠了那么多钱,我不想让你也变得跟我妈妈一样……”

 

“没有那回事,同时养两个我也办得到,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你一个小鬼头不用操心这些。”利威尔一口否定了她的说话,三笠却摇摇头,坚持地说道,“我不要,利威尔先生只要照顾好艾伦就可以了,我在这里的话,艾伦能得到的东西就会少很多。艾伦脾气很差,也不会讨人喜欢,除了利威尔先生大概没人愿意收养他。所以我想拜托你帮我找一家可以收养我的人,我去别的地方也可以,这样利威尔先生和艾伦都能过得好一点。”

 

利威尔还想拒绝,但是三笠的态度很坚决,像是早就做好了决定,说什么也不改。利威尔只得问她:“这样真的好吗,去到别人家,你就不能和艾伦在一起生活了。再说收养的事情他也不会同意吧,我记得那小鬼很抗拒这个。”

 

“不要紧,我会说服他的。”三笠轻轻地说着,淡漠清冷的声线十分平稳,神色像是全然接受了事实一样沉静,“没事的,在学校里还是能每天见到,如果是你抚养他,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今后,艾伦就拜托你了,利威尔先生。”

 

“……我知道了。”利威尔沉默许久,最后妥协地点点头,“明天我去找人联系,有合适的家庭会叫你去看的。”

 

隔天利威尔抽空去见了社工,大致向他们说明了三笠的情况,并以警察的名义拜托他们帮忙寻找愿意收养三笠的人家。他的一些同事知道这件事以后也纷纷帮忙,经过多方打听,最终选定了一对教师夫妇领养三笠。送三笠去办领养手续的那天,利威尔顺便也把艾伦的领养手续给办出来了。临到分别的时候,艾伦异常沉默地没有说话,只是解下自己的围巾仔仔细细地给三笠围好。小女孩珍惜地摸着那条红围巾,又走到利威尔面前,仰起头看着他:“那个,这段时间多谢你的照顾,利威尔先生。”

 

利威尔看着这孩子懂事听话的样子,心里觉得有些内疚,他摸摸三笠柔顺的长发,轻声对她说:“要是在新家住不惯,随时可以再回来,有人欺负你也要说,别委屈了自己。”

 

三笠点点头,拉着养父母的手走了,走出不远又转过头,看到利威尔和艾伦还站在原地目送他,便对他们挥了挥手。艾伦看着她的背影,眼底的泪光不停地打转,但他却没有哭出来,反而拉着利威尔的手转过身:“快走吧,利威尔先生,家里的食材就快吃完了,回去路上还要买东西呢。”

 

就这样,作为养子的艾伦最终在这个家里安定下来了,这件事传到警部以后惊掉了很多人的眼球。队里有很多人都因为那起盗窃案跟艾伦接触过,知道那是个多叛逆难搞的熊孩子,没想到最后竟然是一惯性情冷淡的利威尔领养了他,众人表示非常不可思议。利威尔并不多做解释,有人问起来也只淡淡地回一句“养熟了”,毫不在意地继续干他的活。他最近的生活过得很轻松,三笠离开后他养家的担子变轻了不少,日常开销靠做警察的薪水就能支撑。考虑到小孩子独自在家不安全,利威尔便辞去了兼职的工作,一心一意地做他朝九晚五的警察。用心投入到这份工作中,自己也会从中获得受益,经他之手侦破的案子也越来越多。他逐渐得到了同事和上级更多的认同和赞赏,就连媒体也把好奇的目光转到这个屡立奇功的年轻警察身上。临近年底的时候利威尔作为主力侦破了一个大案,庆功会上所有人都玩嗨了。几位高层警官经过商议,决定破例将利威尔升为警佐,转入搜查一课任职。作为奖励,上面还给他发了一笔奖金,额外又批了一周的休假。这下闲钱和时间都有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花,利威尔思索良久,决定趁此机会去法国旅行一次。这趟旅行并不为了找埃尔文,毕竟是自己是想了好几年的计划,这么放弃了真是有点不甘心,就只当是去弥补之前的遗憾,待几天就回来。

 

他这样想着,也很快地做起了准备,出国签证顺利地办下来,往返的机票也订好了。尽管从离开到回来只需要花三天时间,利威尔还是不放心孩子一个人在家,特地拜托韩吉照顾艾伦几天,又把自家的钥匙也交给她,好说歹说哄着不情愿的小鬼过去了。这些都安排妥当之后,他收拾了一点简单的行李,就这样提着箱子独自踏上了去异国的旅程。

 

法国南部的波尔多是一座丰饶而漂亮的城市,它被河流和海洋包围着,沿岸分布着一座座葡萄园和酒庄,金黄色的葡萄叶挂满枝头,天空高远而蓝,连山水都带着一股安静悠然的味道。与寒冷的日本不同,这里的冬天温和舒适,微凉的空气中带着一股水气。利威尔没有去那些世界闻名的酒庄里品尝佳酿,也没有去到商业街上感受繁华热闹的氛围,两天的游览时间还不够他走遍这个埃尔文出生长大的地方。他没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只是慢慢地走着,漫无目的地四面游览。这座城市保留了许多独特的巴洛克或是哥特风格的建筑,远远望去就像童话书里的古城插画,一色灰黄的墙面仿佛沉淀着历史的气息。道路平整而宽阔,路边还有一些露天咖啡座,人们围在小桌边谈论着自己的事情,给人一种温和悠闲的感觉。利威尔扶着桥边的栏杆往下看,只见平稳宽阔的河水反射着阳光,水波缓慢流淌。更远处湛蓝如洗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与清澈透亮的河水相接。水中倒影着云的影,几乎让人没办法分清哪边是天,哪边是水。利威尔趴在栏杆上静静望着远方,想着埃尔文的眼睛也是这样漂亮的蓝色,说不定他也曾像这样趴在这里看过云,头顶上晒着暖融融的阳光,心里一片安逸宁静。

 

那个人离开他身边已经十年了,前五年他们还能保有联系,隔着五个时区的距离小心翼翼地维持着通信,分享彼此的生活,不断地相互鼓励,期待着事业有成后重逢的那一刻到来。现在回想起几年前为了来找他拼命赚钱的自己只觉得很遥远,直到站在这里的时候才能明白,因为埃尔文的存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也会变得对自己充满意义。世界那么广阔,一个人的存在就算消失了,也不会对它造成任何影响。埃尔文大概永远也回不到他身边了,从前那些明朗温暖亦或是凄风冷雨的回忆,就像七彩的石子被他一点点铺垫在心底,是要预备装在玻璃瓶里双手捧着看的。只要他还珍藏着这份心意,埃尔文就不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而自己将来要是也能被某个人牢牢记在心里,这就很好了。

 

他心平气和地在法国过完他的假期,就像来时一样安静地离开了。临走前买了一小袋花种,撒在市区一座教堂不远处的花坛里。他无从得知埃尔文现在在哪里,只知道这里的人无论是生是死都是要去教堂的,这些种子会在这里生根发芽,每一个来教堂的人都能看到它。而他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祝福,希望明天春天它们能开出花朵,就当是送给埃尔文最后的礼物了。

 

他在一个清冷的下午回到了日本,下飞机便直奔韩吉家接孩子。艾伦一时还没放学,他便坐在韩吉客厅里等着,一边跟她闲聊旅行中的所见所闻。小桌上放着他给韩吉带的手信,眼前的男人除了有些疲倦,看上去跟三天前几乎没什么区别。韩吉看着他轻声问:“那么,以后就决定不再找他了吗?”

 

利威尔点点头,说:“有那么多事等着做,没精力耗在这些虚无的事情上了。”他看了看韩吉,“这段时间给你添了很多麻烦,让你担心了。”

 

“别介意,我也是受人之托,毕竟那家伙出国前特意交代过我要多看照你,答应别人的事情我当然要做到了~”韩吉笑眯眯地说着,心情很好地托腮望着利威尔,“你们两个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就算现在只剩下你还在这里,我也想看到你轻松生活的样子。”她顿了顿,好像有些犹豫地把话问了出来,“不过,你总不会打算一辈子都这样下去吧,这样继续单着,不觉得寂寞吗?”

 

利威尔沉默了一下,许久才淡然地说:“……暂时没想那么多,有小鬼跟着,还算过得下去,以后遇到合适的再找不迟。”

 

韩吉的目光变得放松而柔和,轻声应了一句“这样啊。”这个时候刚好艾伦打开门走进来,见到利威尔回来立刻撒欢摇着尾巴扑了过去,气氛立刻吵嚷着热闹起来了。韩吉留他们吃了一顿晚饭,送出门去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艾伦背着小书包,一手拉着利威尔的衣服,开心地对她摇摇手:“那我们回去了,谢谢你的照顾,韩吉桑,下次你也来我家玩吧,我做烤饼给你吃~”

 

“真是超级期待啊,那我可就等着啦~!”韩吉弯下腰搂住这个大宝贝,贴着脸蛋亲了一口,看着小孩嬉笑着推拒的样子,她也笑着摸摸他的头发,“好啦,这么晚了就不留你们了,两个都快点回家吧,路上小心哦~”

 

利威尔答应一声,领着艾伦去搭了班地铁,出车站以后步行回家。地铁站距离他们家的住宅区还有段不远的路,利威尔便把艾伦背起来慢慢地走。冬夜的人行路上很冷清,艾伦晃着小腿趴在利威尔肩上,望着夜空快乐地唱起了一支歌:“笼中的鸟儿,无时无刻都想要跑来~♬就在那黎明前的夜晚,白鹤与乌龟统一的时刻~背后面对你的是谁~?♪”

 

“是个傻乎乎的笨小鬼。”利威尔接了一句,逗得身后的小孩嘿嘿直笑,开心地扑上来搂紧了利威尔的脖子,“呐,利威尔先生,我最近很厉害哦,上次测验又进步了,老师今天还夸奖我,而且我上次体育又拿到了全班第一,阿明对我超级羡慕呢~!最近我们还要排练话剧,有个男生抽到签要他演大树,居然当场就气得哭出来了,真是太好笑了……”

 

“是吗?”利威尔随口应了一声,听着他啰嗦的声音,低着头继续向前走。小孩子柔软的肚皮贴着他的背,温暖的热度一路暖到心里。两人的身影被路灯的光拉长,安静地投射在他们脚边,而那道通往家的方向的路也在前方不断地伸长,远远地隐没在深沉的夜色中,尽头处无数房屋挤挤挨挨地拥在一起,万家灯火辉煌。

 

【END】

 

评论-41 热度-73

评论(41)

热度(73)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