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写手画手问卷

跟番薯薯@Spectrum 和画手@咖啡壶滤网 太太一起做了一份问卷,把我这里的文字部分贴一下XDD图片部分请走微博,有超~~级漂亮的图哦!微博:http://weibo.com/3882593307/BebPJqlzT?type=repost

 

1. 写这对CP最普通的日常

 

埃尔文坐在宽敞宁静的办公室里埋头翻阅文件,动作刻意放得很轻,生怕吵醒了躺在沙发上浅眠的士兵长。初春的暖风透过敞开的窗户吹起他的发丝,窗帘安静地在一旁晃动,利威尔侧着脸毫无知觉地睡着,胸膛上摊开的文件页被风吹卷了边角,温暖的花香融化在微风里,静静地在屋里弥漫。

 

2. 写这对CP无责任撒糖的时候

 

埃尔文蹑手蹑脚地溜进厨房,他刚刚下班回来,身上的西装还没来得及换下,背后藏着一大把玫瑰花。利威尔正忙着切菜,冷不防被他从后面抱了个满怀,菜刀差点脱手扔出去。他瞪着突然塞到眼前的花束,一时没回过神,只听到埃尔文在耳边轻笑的声音:“我回来了,honey~这个送给你,有没有惊喜到?“

 

他弯下腰想看利威尔的表情,后者哭笑不得地伸手推开他的脸,仰起头看着他:“喜倒没有,被你吓得不轻,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玩这种把戏。“看着男人得逞的笑脸,他也不由得笑起来,凑近了用额头轻抵他的下巴,”工作辛苦了,饿吗?“

 

“早就饿啦,晚饭有什么好吃的?“埃尔文把他搂紧了一点,恋人身上熟悉的气息让他满足地吸了一口气,利威尔随手拿起一块切好的番茄喂到他嘴里,”再等一下,晚饭很快就好了,冰箱里有零食,先吃点垫垫饥吧。“

 

“可是比起零食,我有更想吃的东西诶~“埃尔文低头望着他,眨了眨眼睛,”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了,honey?“

 

利威尔顿了顿,不禁失笑起来,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笨蛋,欢迎回来。“

 

 

3. 写这对CP悲伤又绝望的时刻

 

那场战役过后,身负重伤的人类最强不顾部下的阻拦执意返回战场。他凭着一点模糊的印象来到埃尔文坠落的地方,却只找到了一颗冷却的头颅,脖颈残留着巨人的牙齿粗暴撕扯的痕迹,半睁的眼眸透露出一点黯淡浑浊的蓝色。利威尔慢慢跪在地上,把那颗头颅抱在怀里,一手抓起一把浸透了血的砂土,迎着刺骨的冷风失声恸哭。

 

 

4. 写这对CP深井冰的时候

 

利威尔和埃尔文穿着同款热带雨林风草裙,头戴草冠,动作整齐划一地扭动欢唱:“今年过节不收礼呀收礼只收脑白金!脑~白~金~!“

 

5. 写这对CP色气的样子

 

睡梦之中感觉床垫陷了下去一边,利威尔心头没由来的跳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在等待洗澡的时候睡着了。黑暗中听到火石咔哒响了一声,有刺目的光线稍纵即逝,男人呼气的轻叹混着浓重的烟味,霸道的侵占了整个空间。利威尔懒洋洋地睁开眼睛,透过台灯昏黄的光线,看到埃尔文赤裸着上身背对他坐在床边,神色放松地仰头吐气,白色的轻烟悠缓地笼罩在他身边,就像飘渺的云雾萦绕着挺拔的山脊。他手臂上还搭着一条毛巾,下身只用浴巾随便一裹,凌乱的发丝捋到后面,水滴从发梢滴答到肩上,蜿蜒蔓过胸膛上旖旎的红痕,顺着结实的腹肌纹路缓缓滑下去,直到滑入到浴巾遮盖的下面,引人无限遐想。利威尔眯起眼睛,从棉被里伸出一条胳膊抱住了对方赤裸着的腰身,埃尔文莫名地低下头,只见利威尔半个身子埋在厚厚的被褥里,似乎懒得废话的样子,随意地指了指他的手。埃尔文笑了笑,拿起敞开的烟盒递到他面前,看着他抽出一根咬在嘴里,自己也俯下身,咬着半截烟头点燃了对方嘴边的那支烟。

 

6. 现在,由写手来写这段CP的一段文字,由画手来配图

 

埃尔文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强打精神埋头批改作业。他的精神依然不太好,脸上泛着热烫的潮红,不时发出几声咳嗽,声音听上去也像是肺里压出来似的。今早才出现的感冒症状,经过一整天的带病上课加重不少,这会发起了低烧,嗓子也已经哑倒了。埃尔文无奈地扶着发昏的脑袋,身边的同事们收拾东西正准备去上最后一节课,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纷纷投来关切而又充满敬佩的目光,临走前还不忘叮嘱他注意休息。埃尔文笑着道谢,目送他们鱼贯走出教职员室,偌大的房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一时空旷得只能听到骤雨敲窗的声音。

 

埃尔文于是叹了口气,走到窗边往外看。透过玻璃上一层厚厚的水雾,只见外面下着瓢泼大雨,光秃秃的树枝被12月的冷风刮得乱晃,地上堆积着大片大片的水洼,只是看着就感觉到冷得不行。这么差的天气步行回去怕是会被淋湿,幸好自己是开车来的,等利威尔社团活动结束以后就送他回家吧,像这样着凉感冒可就太难受了。埃尔文无奈地掩住咳嗽,听到有人敲门,连忙喊了一声请进。

 

教职员室的门哗啦一声开了,衣服沾满泥水,嘴唇冻得青紫的利威尔出现在门口,整个人湿的就像落汤鸡。埃尔文的心顿时提到嗓子里,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冲到门口,急切地拉住了少年冰凉的手:“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应该在上课吗,怎么搞的淋成这样了?!”

 

“没什么,我刚刚翻墙出去给你买了治嗓子的药。”利威尔冻得声音都发颤了,被他半抱着拉到暖气旁边,僵硬的手指摸进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塑料袋递给他,“老师其实在生病吧,你声音还哑呢,今天上课的时候我都听出来了。校医室用的那种润喉药很难吃又不管用,不如这个效果好,现在吃下去明天就能好起来了。”

 

拿在手中的药包没有体温,即便是最里面的衬衣口袋拿出来的也还带着水。学校里规定上课时间是不准学生外出的,校园里高墙森立,简直无法想象他是怎样冒着风雨翻墙跑去两条街以外的药店,之后还要再赶着翻墙跑回来。埃尔文简直不知道是感动多一点还是生气多一点了,种种强烈的情绪冲击着他的心,心疼的责备几乎是脱口而出:“实在太危险了,就为这种事逃课跑出去,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外面还下着雨呢,这样冻着很容易生病啊,以后绝对不许再做这种事了!”

 

“没关系,他们抓不到我,”利威尔抱着双手把自己缩起来,冻僵的身子控制不住发着抖,他脸上带着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别过头自言自语地嘟囔道,“又湿又脏的确实很讨厌,不过买到了好用的药也很值得不是吗?想到现在做的事能让喜欢的人很快好起来,我还觉得自己挺帅的呢……”

 

埃尔文的心就像被一只手紧紧抓住又放开,一股感动的暖意涌上来,顿时整颗心都变烫了。只是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他赶忙把心情都收拾起来,先用自己的大衣把利威尔裹起来,安顿他坐好,又去给他拿毛巾倒热茶,一边忙着却忍不住抱怨起来:“利威尔同学可真够狡猾的,待人那么温柔,又摆出一副毫不设防的好人模样,好像很容易就能骗你上当似的。”

 

“是吗?”利威尔正坐在他的转椅上喝茶,闻言捧着杯子转了半圈,一脸坦荡地看过来,“那老师就快来骗我上当嘛。”

 

埃尔文叹口气,无奈地对上他的目光:“……很可惜,这次是我上你的当了。”

 

7. 现在,由画手来画这对CP的一幅画,由写手来配文字

 

傍晚时分下起了雪,天色已经很暗,风也越刮越大了。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街上车流小心地移动着,行人打着伞从旁匆匆走过。埃尔文把围巾拉上去挡住脸,隔着重重人群望过去,竟意外地在街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赶忙加快脚步走过去叫他:“利威尔!”

 

穿着学生制服的少年闻声回头,见他过来也只是点点头答应,一贯淡漠的脸上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老师,你下班了啊。”

 

“准备期末试卷弄得晚了,你怎么还没回家,社团活动不是早就结束了吗?”埃尔文顺口问他,走近了才发现他怀里竟然还蜷着一只通体洁白的小猫,“哟,这就是你家那只猫?好漂亮啊~”

 

他伸出手要摸,小猫见是陌生人,戒备地往边上躲了一下。利威尔安抚地按住它,小猫不满地咪了一声,看在主人的面子上勉强让埃尔文摸了摸毛。利威尔把它托高一点给埃尔文看,向他解释道:“这家伙前段时间吃坏肚子了,每天都要去宠物医院打针,医生说它已经差不多恢复健康了,我过来接它回家。”

 

“这样啊,那怎么也不拿个笼子,这样抱着多不方便。”埃尔文说,这时对街人行道亮起了绿灯,利威尔便和他一起跟着人群走,“它不喜欢那种东西,每次一放进去就要发疯,我抱着反而乖一点,又不会乱跑,只好随它去了。”

 

“什么啊,这孩子还真是爱撒娇呢~”埃尔文忍不住笑出来,利威尔指了指对街的超市,问他,“老师你急着回家吗?不急的话可不可以等我一下,我去给它买猫砂。”

 

“好啊,小家伙也一起给我吧,我帮你照看它。”埃尔文立刻答应,自告奋勇地从他怀里接过小猫,小猫离开了熟悉的怀抱,立刻抗拒地叫起来。见利威尔走远了,急得跳下来就要追,埃尔文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挡在门口,“不行,你不能进去。好孩子,利威尔马上就回来了,跟我在这里等他一下啦,呐?“

 

他蹲下去诱哄地伸出手,小猫反而戒备地退了两步,拖长了声音喵喵地吓唬他。见他走过来,居然扭头就跑掉了。埃尔文吓得差点慌了神,却发现小猫也不舍得走远,只远远地蹲在花坛旁边望着超市,等得无聊就追着玩自己的尾巴尖,跳到高高的墙头上踩雪,白白的雪被踩出一个个肉球形状的印记,就像开出了一片梅花,煞是可爱。埃尔文哭笑不得地看着它,好在利威尔很快就出来了。他一眼看到两手空空的埃尔文,又看到高墙上自得其乐的喵星人,不禁皱起眉头:“你在干什么啊,快点从那边下来,回家了!“

 

猫咪闻声回头,见到他立刻咪了一声,跳下来飞快地往他身上扑。利威尔腾出手把它扶到怀里,摸到猫咪凉冰冰的肉球,顿时更不爽了:“啧,真是只笨猫,才刚病好玩什么雪,不怕冻死你!老师你帮我拿一下。“他把购物袋丢给埃尔文,麻利地解下围巾把小猫包在里面,小东西被暖暖的围巾裹着,这才老实地趴下来。埃尔文在旁边看着,不由得苦笑:”抱歉,我没有看住它,没想到它竟然这么黏你。“

 

“给你添麻烦了……“利威尔说着,伸手去接购物袋,却被埃尔文避开,解下自己的围巾给他围好,”没事的,我帮你提,天气太冷了,不要只顾着宠它,自己着凉了啊。“他为他整理好衣领,与他聊着天,两人一并往前走着,”你家里今天也没人吧,回去还要准备晚饭,太麻烦了。看你猫粮和猫砂都买了,今晚就和它一起去我家住怎么样?反正明天是周末,可以多住一天也没有关系哦。“

 

他的声音很温和,带着一抹轻松的愉悦。利威尔抬起头,透过路灯炽亮的白光,看到他俊朗帅气的侧脸,和他说话时候的男人表情十分柔和,点点碎雪迎着光落在金色的头发上,眼眸中一点莹蓝的光,是冰天雪地中最为温柔的色彩。注意到他的目光,埃尔文也看过来,眯起眼睛对他微笑,“好不好?“

 

利威尔面色微微发红,赶快埋下头,低低地答应了一声:“……好。“

 

8. 最后,送给你的画手对方一定会喜欢的一篇文吧

 

这是一个空旷无人的房间,它位于公寓楼的顶,高出地面40层的位置。按照房主的要求,这个房间完全被装修成了舞蹈房的模样。两侧的墙面全都是镜子,地上铺着干净的木地板,一段长长的钢管扶手钉在墙面上,借着夕阳暖色反射出金属冷钝的光。埃尔文只身站在窗边,透过玻璃墙俯视脚下渺远的城市,云朵似乎能贴着窗外飞过去,连鸟儿也都只能在下面盘旋。渐落的太阳正对着他的目光,大片大片泛着红光的云从天边弥漫开来。埃尔文听到耳边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随即抿唇微笑,眼中流露出愉悦的笑意。

“你笑得可真恶心。”门边的人一手搭在胯间,脸色和语气充满了毫不掩饰的嫌弃。落在镜子里的是一个纤细匀称的侧面,穿着一件黑色舞裙,衣服下面却扎扎实实是男人的身体。可能是他身形矮小的缘故,女装穿在男人身上也没有过分的违和感,简约修身的设计贴合着腰线,露出一大片裸背,丝柔的裙摆一侧开叉,随着走路的动作晃出一段大腿肉,性感得让人移不开视线。埃尔文满意地打量着眼前的人,温柔欣赏的目光就像在看私藏的至宝一样:“比我想象中效果好多了,很适合你哦,利威尔。”

“确实,尺寸居然这么合身,你这家伙事先都算好了吧?”利威尔嗤笑一声,踩着黑色的高跟鞋从容走过来,面带揶揄地抬起头看着埃尔文,“想不到你竟然还有喜欢看男人穿女装的癖好,真是有够变态的啊。”

“你就饶了我吧,我只是想和你跳舞而已啊。”埃尔文说着求饶的话,脸上却微笑着,优雅绅士地握住对方伸过来的手,“况且,平日里抱惯了的身体是什么尺寸,这种程度的小事我还是知道的。”

利威尔哼了一声,看着男人打开早已准备好的录音机:“我肯陪你跳这种初级玩意,你应该觉得光荣才对。”

“是挺光荣嘛,毕竟不是人人都有机会跟世界有名的舞蹈大师共舞的。”埃尔文摆好了架势,转头对他笑了笑,轻柔说道,“不过我好歹也是你舞蹈生涯中的第一位舞伴,身份又这么特殊,在你面前应该还有点得意忘形的资本吧。”

利威尔勾起唇玩味地笑了。耳边响起恰恰舞曲热烈的乐声,他侧过头听着,默数节拍扭动起腰肢,待到乐曲拔高之处骤然转身,借着相牵的手上恰到好处的拉力贴近对方,随即踩着节拍默契地撤开。两人几乎是立刻进入了状态,就在这无人的舞房里,伴着激昂欢快的舞曲尽情地舞蹈。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仿佛又回到了一起练习这支舞的小时候,回味舞蹈带给他们快乐的那段旧时光。

 

【END】

2014-07-18团兵
评论-4 热度-31

评论(4)

热度(31)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