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有点像冰雪奇缘的东西(上)

RT,这是一篇冰雪奇缘paro,因为恶搞得比较厉害,跟原版差了很多,所以是“有点像冰雪奇缘的东西”

主CP团兵,副CP艾笠,逗比风,崩坏向,OOC注意

确定能够接受请往下走


↓  ↓  ↓  ↓


很久很久以前,在美丽的阿伦戴尔,有一对善良的国王和王后夫妇。王后生下了两个活泼可爱的王子,大王子名叫利威尔,小王子名叫艾伦。艾伦天生拥有强大的魔力,能够随心所欲地创造出冰雪,然而不幸的是,幼小的王子尚且无法控制这股力量,为了保护他,这个消息也成了王室的秘密,只有同住在城堡里的家人才知道。

两个王子从小一起长大,年幼的艾伦非常喜欢黏着利威尔,比他大两岁的哥哥在他看来十分高大,总是带着他一起玩。兄弟俩在宽阔的城堡里自由地撒欢,整天撵鸡追狗,爬树溜鸟,搅得全家上下不宁。但艾伦最喜欢的还是和哥哥一起玩雪,俩小孩专趁夜深人静的时候偷跑到大厅里,用魔法堆雪人自嗨,每天都玩得很开心。然而终于有一天,不幸降临到两兄弟身上,艾伦失控的魔法无意中打中了利威尔,悲催的王子当场就昏迷过去了。国王和王后无力医治,只得求助于深山里的地精。老地精怜悯地摸着利威尔的头发,说:“可怜的孩子,虽然有幸捡回一条命,中了这样厉害的魔法,将来怕是没办法长高了。幸好打中的是脑袋,只要消除关于魔法的记忆就没事了。要是被冰打中了胸口,那可就真的救不得了。”

听到这个消息,小艾伦愧疚地哭起来,想不到自己竟然害得哥哥这样惨,以后再也不能愉快地玩耍了。为了防止他再次伤人,国王夫妇便把他关进房间里,不让他和任何人接触。从那以后,整座城堡门窗紧闭,任何人都不许随意进出,就连生活用品一律借助淘宝网购,由快递小哥送到大门口来。大屋里只剩下利威尔一个人,他全然忘了弟弟会用魔法的事,整天闲得只靠搞卫生和练剑打发时间,地板被他擦得晶光发亮,苍蝇走在上面都能崴脚,剑术造诣也越发精进了。艾伦则把自己关在房里专心练习控制魔力,能说话的人只有父母,连利威尔偶尔的敲门也不搭理。就这样寂寞如雪的,两个人都长大了。

就在利威尔17岁那一年,国王夫妇在外出巡视时遭遇事故,双双丧命。年少的利威尔王子只得独自操持葬礼,把父母埋葬在那高高的山岗上。经过短暂的消沉后,众人很快振作起来,决定拥戴利威尔王子为阿伦戴尔的新王。加冕典礼热热闹闹的准备起来,为了举办庆祝的舞会,沉寂多年的城堡终于打开了门窗。这次不仅有很多本国的公侯大臣,就连临近国家的王室也收到邀请,前来参加新王的登基仪式。如此盛大的典礼,身为王子的艾伦再怎么推脱也说不过去,只得换上礼服,惴惴不安地出席了。

加冕典礼在礼堂举行,坐在下面观礼的无一不是公侯贵戚,气氛庄严而隆重。艾伦站在旁边偷眼打量多年不见的大哥,只见他穿着华丽的礼服和长长的红披风,明明比自己大了两岁,海拔却足足矮了一截,顿时感到一股心虚的负罪感。礼堂里没捞到机会说话,等到利威尔宣布舞会开始之后,他的目光便落在了离自己最近的弟弟身上,主动过来打招呼:“哟,好久不见了。”

“哥……王兄好。”艾伦赶紧答应,背在身后的手紧张地握起来,告诫自己不能在这里让魔法失控。利威尔打量他一番,说,“你答应要参加舞会,裁缝忙了好久才把衣服赶制出来,这件还不赖,挺适合你的。”

“王兄才是,你穿国王礼服的样子很帅呢~”艾伦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最初谈话的尴尬消退了,他的语气变得轻松起来。利威尔看他表现正常,也觉得放心多了,“舞会怎么样,喜欢吗?”

“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真是开心。”艾伦说着,目光闪亮地望着不远处载歌载舞的人群,利威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随口道,“我也是第一次开舞会,这屋子安静太久了,还是热闹起来看着像样些。以后城堡再不会关门了,这样的活动我们可以经常有。”

艾伦心头一沉,脑海中猛然闪现出小时候的自己打伤利威尔的画面,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把他泼醒了。他不由得握紧拳,冷硬地顶撞道:“城堡要怎样都随你,但我的房间还是要继续关着,你也不要再来和我说话了。”

“你说什么?”利威尔愣了,对方翻脸翻得太快,他有点反应不过来。艾伦往后避了两步,冷淡地丢了一句“抱歉,让我一个人待着”,转身就走。

“艾伦!”利威尔不悦地皱紧眉,偏偏这时大臣带着夫人过来打招呼,他只得匆忙说了句“你别走远,我们待会再谈”,转而应酬去了。

艾伦没有理会他的话,打定主意要找个角落独自待着,径自就往最偏僻的地方走。穿过舞池的时候冷不防被人撞了一下,踉跄两步要摔,旁边有个人倒是反应很快的立刻拉住了他。艾伦扭头一看,惊讶地叫起来:“三笠!你是三笠?!”


“艾伦,终于见到你了!”短发齐肩的少女同样露出惊喜的笑容,十多年没见,当初那个阴郁沉默的小公主已经出落成大美人了。现在面对思念多年的青梅竹马,她也毫不掩饰激动的心情,扑上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这座宫殿封闭了那么久,我一直很担心你,听说阿伦戴尔换了国王,我猜你可能会出席,就求父王让我过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抱歉,让你担心了……”艾伦被女孩子抱着,窘得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知道三笠同样记挂着他,自己也觉得心里暖暖的。趁着没人注意这边,艾伦便带着三笠来到幽静的花园里,坐下来跟她聊天叙旧。他小的时候在一次宴会上遇到三笠,约好了长大以后要娶她做新娘,这些年来一直惦记着她。现在好不容易见面了,必须尽快履行当初的约定才行。说到结婚,首要一件事当然是见家长,三笠拉着艾伦四处搜寻半天,最后在餐桌旁边找到了正在和大臣说话的利威尔。

“大哥!”艾伦远远喊了一声,见他转过身,便红着脸把三笠推到前面,“跟你介绍一下,这是邻国的三笠公主,我的未婚妻,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你们什么?”利威尔顿时受到了惊吓,听到艾伦肯定的复述后,他立刻坚决地拒绝道,“不行,艾伦,你不能和第一次见面的人结婚。”

 

“为什么?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婚约也是很多年前约定好的!“艾伦急忙解释,利威尔不为所动,仍然冷静地说道,”那都是小孩子说的玩笑话吧,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了,现在的你们根本不了解彼此,这样就结婚也太冒失了。“

 

“可是陛下,我们两个是真爱!“三笠着急地说,利威尔却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说,“你懂什么叫真爱?”

 

“至少比你这种凶巴巴的冷漠男人懂多了。”三笠恼火地顶了一句,他们争吵的声音太大,附近的很多人都开始往这边看。见她态度这么差,利威尔有些火了,冷冷地对她说,“我绝对不会祝福你们的,更不会同意你们立刻结婚,请你不要再继续纠缠了,现在给我马上离开阿伦戴尔,别再让我看到这样的事发生。”

 

他当真对卫兵吩咐了一句“宴会结束了,叫他们清场”,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艾伦碰了个硬钉子,急怒之下追过去就喊:“哥,等一下,你听我解释!听我说一句!”见不管怎样呼唤利威尔都不回头,艾伦终于也爆发了,“你们这些顽固的笨蛋!就算只有一次也好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想法啊!”

 

话音刚落,一股刺眼的魔法跟着他挥手的动作顺势打出去,走在前面的利威尔猛地踉跄几步,险些闪躲不迭被冲起的冰锥刺伤。他看着布满冰棱的地面抽了口凉气,难以置信地望着艾伦,三笠站在旁边也惊呆了。围观的人们惊惧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知是谁恐惧地尖叫了一声,整个大厅哗然沸腾起来。艾伦慌乱地环视四周,众人看怪物一般的眼神让他不由得往后退,知道自己的秘密再也瞒不下去了,他突然推开舞厅的门掉头往外飞跑。

 

“艾伦!”三笠第一个追出去,利威尔愣了几秒,瞬间暴怒起来,一路骂着也追过去了,“艾伦!!你个死孩子,有种别跑!居然在舞厅里弄出那么厚的冰,回头要别人怎么打扫啊!混账小鬼,你他x的给我回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他怒不可遏地追到了湖边,却见到三笠跪在结冰的湖面上,正慌张又绝望地看着已经跑远的艾伦。利威尔喘着气,注意到整个湖面都渐渐地冻结起来,船舶也蒙上了一层阴冷的薄冰,刺骨的冷气迅速渗入空气中。细小的雪粒缓缓从天上飘落下来,简直就像噩梦中的情景,就在一年最热的盛夏时节,寒冷的冰雪笼罩了整个阿伦戴尔。

 

利威尔站在原地,好久才冷静下来,先过去把三笠拉起来,一言不发地带着她往回走。三笠这时候已经恢复了平日的强势,一路跟在利威尔身后,咄咄逼人地向他问话:“艾伦到底去哪儿了?他有这样的能力,你一定早就知道的吧!刚才为什么还要那样刺激他,这种魔法你也有吗?”

 

“我没有,我也不知道他能做到这种事。“利威尔简短地回答,脑袋里乱糟糟地盘算起很多事。城里的民众此刻已经人心惶惶,见到他回来顿时一副有了主心骨的样子,期盼地等着他拿主意。利威尔只得先安抚他们:”抱歉,我弟弟不是故意的,他并不想伤人,只是受了惊吓。我会把他带回这座城堡,情况很快就会变好的,我向你们保证。“

 

三笠立刻表态:“我可以去找艾伦回来。“

 

“艾伦去北方了,那里都是雪山,你一个外地女人,连路都找不到会死在那里的。“利威尔看也不看她,吩咐牵来他的马,拿上宝剑翻身上马,”今晚是我说错话刺激到他,理应由我负起责任把他找回来,我会叫他把这里恢复原样,在我回来之前,你们要留在这里替我照管阿伦戴尔。“

 

“遵命,陛下。“一旁的大臣倾身行礼,利威尔系上披风,拉紧了缰绳,策马向遥远的雪山疾驰而去。

 

阿伦戴尔是个依山傍海的小国家,北部是大片连绵不绝的山脉,地势崎岖不平,有常年封盖的雪被和渺然壮阔的林海。然而经过昨晚那场严寒的洗礼,那些高大的松树此时都被沉重的积雪埋没了枝叶,到处都覆盖着厚厚的洁白无瑕的冰雪,只偶尔能看到灌木光秃尖锐的枝干刺透雪被,干巴巴地指向天空。四周几乎看不到任何活物的痕迹,静得喘口气都能听到回音。利威尔艰难地策马走着,积了半人高的厚雪完全埋住了马蹄,冰冷的山风像是能吹进骨头缝里,再怎么裹紧披风都还是冷。饶是利威尔性子这样坚毅,也架不住是个养尊处优的特权阶级,平生就没吃过这么大的苦。一开始还能四面观望着喊几声艾伦,后来就只剩下缩成一个球抱着马脖子瑟瑟发抖的份,直后悔没带件军大衣过来。正犯愁要怎么熬过天黑,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竟然飘起一柱炊烟,灰白的烟柱透过遮掩的松树林直勾勾地飘到天上,活招牌一般大刺刺地昭示着温暖和火光的存在。

 

这种荒郊野岭居然也有人家,是狐狸精作祟还是收费站?利威尔满心疑惑,催促同样快要被冻僵的马向那里走去。走近了才发现那竟是一家商铺,售卖日用百货,兼营餐厅、旅馆和桑拿澡堂。服务类别齐全超乎想象,经营业务无所不包,甚至连顺丰快递网点和手机话费充值都有。这种槽点满满的小破地方,好歹也称得上是个良心的补给站,利威尔安顿好自己的马,回来给自己添置了厚衣,饱饱地吃了顿热饭,想睡觉却被告知旅店客房已经完售了。

 

“抱歉哟亲~今晚客房已经住满了,旅游旺季你懂滴~”小店老板捏着甜美欢快的嗓门对他说,亲热地扭动着接近两米的熊壮身躯把一瓶辣白菜放在利威尔面前,“你可以去问问他们愿不愿意跟你合住一套房,额外赠送你一瓶韩国泡菜,弥补这段小小的不愉快,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

 

他用胡萝卜一般粗的手指给了利威尔一个飞吻,毫不怜香惜玉地一把把他推到了客房部,悲催的国王陛下只得挨门挨户地询问住客能不能分给他一张空床。第一间房的夫妻带了三个熊孩子自然没有多余的床,第二间房住着身穿公务猿制服的蛋黄酱王子,满屋子蛋黄酱的酸味让人瞬间丧失了走进去的勇气。第三间房里的少年穿着泳裤安定地躺在浴缸里,一副离了水能死的样子,利威尔替他把门从外边关上了。第四间房里一群彩虹发色的中学生正欢脱地滚在通铺上互相拿枕头糊脸,哪有闲功夫搭理他。第五间房敲开门走出来一位穿燕尾服的优雅执事,彬彬有礼地鞠躬表示后面剩下的房间都被他们凡多姆海恩家承包了,不介意睡地板的话他可以帮他在走廊上打个符合执事美学的地铺。

 

利威尔果断而坚决地拒绝了,转下楼再次找老板交涉,动之以武力晓之以金币,最后总算在外屋的柴房给自己争取到一个铺位。据说那间房里堆满了稻草,宽敞是真的,但条件太差了,根本没人愿意住。利威尔宁愿睡柴火垛还清净些,径自拎着煤油灯就过去了。

 

他推开柴房的门,一股冷风卷着几根稻草飘进去,里面两道黑影应声抬起头。只见一个高个壮实的男人和一头大驯鹿并排躺在稻草堆里,刚被吵醒还没回过神来,一个两个表情都很迷糊。利威尔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跟他画风一致的人,张口结舌地愣了半晌,赶紧给自己解释:“抱歉,上面的客房都满员了,我可以和你们在这里过夜吗?”

 

有着蓝眼睛的金发男人点点头,裹着毯子往边上挪了挪,向他拍拍自己刚刚躺过的那块地方。利威尔打量了一下柴房,虽然杂物很多,倒都码放得很整齐,稻草也是前段时间才翻晒过的,看上去还算干净,便毫无异议地放下油灯,在男人和驯鹿之间的空处躺下来。大驯鹿凑过来闻了闻他的气味,鼻子里嗤了一声,兴趣缺缺地扭过头又睡了。门缝里呼呼灌着风,没有火炉真是冷得够呛,利威尔把身上的披风裹得更紧一点,嘟囔着抱怨:“这鬼天气简直要冷死人了……”

 

“山里下雪的时候就会这样啦,习惯就好~”身边的男人笑语,好心地把自己的毯子分了一半披在利威尔身上,他并不着急睡觉,反而颇有兴致地跟利威尔说起话来,“我叫埃尔文,那边的驯鹿是我的搭档,叫做米克。你是王城那边过来的吧,叫什么名字?”

 

“你看得出来?”利威尔有些惊讶,埃尔文颔首示意他放在手边的宝剑,说,“上面刻着王室的徽章呢,我是采冰人,有时候会往城里运送冰块,所以认得这个记号。听说那座城堡里住着两位王子,我猜你应该就是其中一个咯。”

 

“大的那个,昨天起就已经是国王了。”利威尔承认道,埃尔文了然地哦了一声,目光直直地望了过来,“堂堂国王陛下竟然独自跑到这种地方,难不成是来解决这场奇怪的七月飞雪吗?如果真是这样,你肯定知道这件事的原因吧?”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利威尔黑着脸问道,埃尔文却是不恼,脸上依旧微笑着,“怎么会,天气变成这样很影响我做生意嘛,最近比较关心时政罢了。你知道什么新消息的话,可不可以告诉我?说不定我也能帮上忙呢。”

 

利威尔打量着这个人,见他目光坦荡,神色自然,不像是歪心思的家伙,便说道:“我确实知道如何停止这场寒冬,但要先去北山才行,你既然是采冰人,那种地方应该经常去吧?”

 

“偶尔会过去一趟。”埃尔文谦虚地说,旁边的驯鹿鼻子里嗤了声气,鄙视他装模作样,明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开始满北山乱跑了。利威尔把鹿鼻子推到一边,起身对埃尔文说,“我原本不想赶夜路的,既然你熟悉道路,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详细情况路上告诉你,如果你肯帮忙的话。”

 

“你确定要在夜里上山吗?外面气温还很冷,很有可能会遇到危险,还是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早再走比较好哦。”埃尔文中肯地建议道。

 

“不能等,现在这个国家有人还在挨饿受冻,我必须尽快解决这一切才行。”利威尔边说边整理东西,言辞中带着不容抗拒的坚决,“希望你立刻带我去北山,就当这是一趟私活,过后会付给你报酬的,你也不希望这里永远都被寒冬禁锢吧,很影响你的冰块生意不是吗?”

 

他给自己戴上一副毛茸茸的棉耳套,回头居高临下地站在边上俯视着一人一鹿。埃尔文拿出一顶灰色的小毡帽扣在头上,爬起来拍掉身上的稻草,对利威尔露出微笑:“当然,很愿意为您效劳,我的国王陛下。”

 

他们即刻就准备启程。利威尔听从埃尔文的建议,把来时骑的马转卖给小店老板,换来的钱给米克买了一大兜胡萝卜。大驯鹿吃饱了肚子,干劲满满地拉起雪橇,载着两个人在雪地里撒欢飞驰,跑得各种铃儿响叮当。埃尔文游刃有余地驾驭着雪橇,无论米克的速度多快,他都能完美地掌控住方向,看得出来这对搭档配合起来有多默契。然而利威尔坐在车上却只觉得哪儿哪儿都别扭。这辆据说是埃尔文全部身家的雪橇,在他看来不过是一辆“脏兮兮的小破车”,车前斑驳的掉漆看得他直犯强迫症,恨不得给全给刮下来才痛快。埃尔文催促米克稳稳地跑过一段陡峭的山路,来到路况好一些的平地,他便开始跟利威尔继续聊刚才的话题:“听你刚才说的意思,这一切都是你弟弟用魔法造成的对吧,那他为什么突然要冰封一切?”

 

“谁知道?熊孩子叛逆期到了,吵不过我就离家出走。”利威尔正拿剑费劲地削漆皮,借着车上挂着的小油灯把眼前的掉漆全部刮下来,再刻上个宝马的车标,这下总算看顺眼多了。“说起来都是我的错,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伤他自尊。这些年他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会突然拉来一个姑娘说要结婚,我说不同意他就立刻给我闯了这么大祸出来。”他抱胸跟着雪橇的转弯左晃右晃,越说越郁闷,“你说现在的小鬼是怎么了,一个两个都那么不靠谱,早恋就算了居然还想闪婚,真不知道他们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

 

“可以理解你的心情,这就是传说中的男大不中留啊……”埃尔文跟着感叹一声,劝解道,“不过也不能完全否定,如果他们真的是一见钟情,就这样被拆散也怪可怜的。可以先让他们交往一段时间嘛,那姑娘见到你弟有这样强的魔法还没放弃他,也算得上是真爱了。”

 

“你居然还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还相信有圣诞老人呢,你信吗?”

 

这个时候大驯鹿突然停下脚步,一副警觉的样子四面嗅嗅。埃尔文连忙制止利威尔说话,拎起油灯照了照周围。借着昏暗的光线,只见后方的雪地上匍匐着几团黑乎乎的东西,如同鬼魅一般缓慢地接近他们,一双双莹绿的眼在黑暗中幽幽闪光。埃尔文心头一凉,回过头去厉声大喊:“跑!米克,快跑!”

 

米克立刻撒腿飞跑,后面的野兽成群结队跟着狂追,速度快得惊人。利威尔被颠簸的雪橇甩到一边,勉强抓着护栏保持平衡,震惊地看着后面喊:“这种时候怎么会有狼!我单知道雪天野兽在深山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夏天也有!”

 

“从气温来看这根本就是冬天好吗?不不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你快过来拿一下缰绳,我来对付他们。”埃尔文说着把他拉到前面,赶着在后备箱里翻出一根火把,借着油灯的小火把它点燃。狼群这时候已经追到了近前,这群畜生不光跑起来快,还懂得战略性进攻,有几头从左右包抄过来,纵身就往车上扑。埃尔文抡起火把揍飞了两头,剩下一头扑上来咬住他的棉袍,利威尔抄起剑狠狠砍断了它的脖子,尸体被埃尔文一脚踹下车。野狼是深山里最凶恶的野兽之一,尤其是受冻挨饿的狼群,一旦盯上猎物,它们就会不惜代价地力求全歼,决不让一只漏网。利威尔多年练出的剑术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企图从侧方偷袭的狼被他砍瓜切菜一般统统收拾掉,后面跳上来的那些则被埃尔文驱逐下去,狼群害怕火光,只得退开些许距离嚎叫着跑,不敢再往车上跳了。米克不回头也知道后面的战况有多危急,此刻却只能闷着头咬牙快跑,竭力保持着他们的领先地位。谁知跑着跑着前方竟出现了一处断崖,大驯鹿慌得嗷嗷直喊人,利威尔回头倒抽了一口凉气,埃尔文却显得分毫不乱。他就知道这群狼卯着劲追赶着他们是有计划的,这段悬崖下面堆着几米深的厚雪,一旦摔下去就会被埋得动弹不得,活活成了狼的瓮中之餐。

 

埃尔文果断抢过利威尔手中的宝剑,一手拎起他扔到米克背上,冲着自己的搭档大喊:“米克,跳过去!”随即挥刀砍断了驯鹿身上的缰绳。雪橇被惯性带得高高飞起,埃尔文踩着下落的最高点跳向对面,差点因为落脚不稳滚下去,还好大驯鹿嘴快地咬住了他的衣服。失望的狼群还站在悬崖对面冲他们嚎叫,只听悬崖下面砰地一声响,载着埃尔文全部身家的雪橇掉下去了。埃尔文爬到崖边往下看,只见雪地上散着支离破碎的零件,摔碎的油灯撞在上面,火苗就在残破的雪橇上呼地一声烧起来了。

 

如此惨烈的画面看得利威尔心惊肉跳,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埃尔文的脸色,试探着向他道歉:“不好意思,把你的雪橇弄坏了……”

 

埃尔文慢慢转过头来,脸上挂着春风一般和煦温暖的笑容,非常愉快地对他说:“没关系,我不介意哦,这辆已经很破了,只不过配备了一套GPS导航定位系统,有驾驶座安全气囊和前后雾灯,虽然后视摄像头装得是最贵的那种,不过用起来也不过如此嘛,我正打算换了它呢。反正这辆雪橇的贷款上个月已经还清了,可以向银行贷款再买一辆哦~”

 

利威尔脑后划过一大滴汗,语气变得诚恳起来:“对不起,我会赔偿你的雪橇和所有损失的……”

 

“不不不,我完全没有介意啊!能够保护国王陛下是件多么光荣的事情,区区一辆雪橇算的了什么?没了它就徒手搬冰块就好啦,只要努力节省一下,跟米克啃同一根胡萝卜,五六年时间就能再买辆新的啦~真的无所谓,你不用在意哦!”埃尔文笑如春花,温柔和蔼地连连推辞。利威尔被他笑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向他保证道,“以国王的名义发誓,我回去一定给你买辆最好的雪橇,我可以先写个欠条给你,这次事故都是我的责任,绝对不会让你承担损失的。”

 

“你真是太客气了。”埃尔文谦逊地笑着,“既然国王陛下非要这样坚持,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TBC】

评论-42 热度-78

评论(42)

热度(78)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