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有点像冰雪奇缘的东西(中)


天渐渐地亮了。

 

城中的天气仍然非常冷,阴冷的厚云遮盖了日光,湿冷刺骨的风呼啸地吹着。人们愁容满面,忙着扫除积雪、囤积木柴,货摊上的过冬货物被抢购一空。因为河路被冻结,那晚前来参加舞会的人们全都滞留在这座城市里。三笠站在王宫的高窗前,远远望着北方高耸的雪山,微蹙的眉间流露出一丝愁绪。在她身后,阿伦戴尔的几位大臣正在紧张地开着会。就为了要不要派人去找国王回来这个问题,两方人马各持己见,吵闹声几乎要掀翻了屋顶。

 

“这么大的雪天就让国王独自一人爬雪山,已经两天过去了还没有任何消息,万一出了意外谁来负责!“

 

“这里最大的意外就是艾伦王子的魔法,如果国王不去把他带回来,冬天怎么能结束?到时候我们的国家不就全完了!“

 

“说这冠冕堂皇的好话,你那时怎么不跟陛下一起去?身为大臣保护国王不是你的分内工作吗!就算山里有熊出没,好歹也能跟他一起跑啊!“

 

“王子那么可怕的妖术谁知道会不会伤人,你行你上啊!“

 

他们就像被端了窝的鸭子一样尖声喊叫着,互相撕扯着彼此的头发,恨不得扑上去揍掉对方的假牙。城堡的管家声色俱厉地在旁维持秩序,吵嚷了半日才总算达成共识。保护国王的卫兵是必须派去的,但在确保利威尔平安归来的同时,也要想办法将艾伦王子带回城堡,让他解除魔法。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一些暴力手段,防止王子伤人。听到这个判决,民众们都松了一口气,连忙赶着去准备物资和人手,三笠听了却是心惊胆战。这帮政客只想着国王的安危,根本就不在乎艾伦的死活,万一艾伦不愿意回来,他们一定会不择手段对他动武的。三笠非常着急,暗下决心一定要跟过去保护自己的未婚夫才行。无奈他们的婚事还没有得到国王的认可,作为别国公主的自己,根本没有参与政治活动的权利。于是她想了一个办法,趁着众人忙乱的功夫打晕了一个卫兵,悄悄地混在救援的卫兵队伍里,跟着他们上山去了。

 

这个时候利威尔和埃尔文已经来到北山,据经验丰富的采冰人称,再走一会就能看到峰顶了。利威尔目标明确,一路只让他指往最高的山峰,好像这篇文一开始他就知道艾伦会去那儿似的。

 

“你问我怎么知道他在山顶上?“利威尔扒着裸露的岩石气喘吁吁地说着,奋力够着埃尔文伸过来的手爬上了陡峭的坡地,”因为他怂!小时候被我打哭了就会跑到碗柜里装鸵鸟,以为躲在没人的地方就安全了,现在也不见得出息哪儿去。“

 

“原来如此,山顶确实是个高冷的地方。“埃尔文拉住他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地带他在雪地里走,米克驮着一个小小的背包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经过一天一夜的相处,他们现在已经混得很熟了,利威尔原本就没什么国王架子,为人正直义气,说话做事也都很直率。埃尔文跟他聊得投机,两人一路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连米克也不讨厌跟利威尔结伴,还让他坐在背上走了好一段路。他们翻过最后一个山头,就像来到了隔绝人世的仙境,眼前的景物美不胜收。地上覆盖着晶莹的冰雪,树枝上挂着成串的冰珠,比珠贝雕琢的帘幕还要可爱,用手挽起就会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没想到魔法竟然能做出这样的美景,埃尔文新奇地跟在利威尔身后,且行且观赏。走着走着,他们突然看到前面的空地上有个圆滚滚的雪人,眉眼用石子做成,戴着细树枝编成的眼镜,头上还顶着一蓬干草,造型十分卡通。只见它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好像在对着地面沉思似的。利威尔看着它的样子只觉得眼熟,没多想便迈步向它走过去。谁知还没走出两步,那只雪人突然一蹦三尺高,挥舞着树枝做的手臂吱吱怪笑起来:“我知道这题应该怎么做了!这里再加一个公式就能推导出答案啦,终于把它解出来了哈哈哈哈!!”

 

它抓着一根树枝兴奋地在雪地上写写画画,过了一会觉得不对劲,转头看到不远处一只大驯鹿正惊恐地看着自己,身后还躲着两个饱受惊吓的男人。气氛冷了几秒钟,雪人突然把树枝丢到一边,热情洋溢地挥着手向他们跑过来:“你们好!”

 

画面太惊悚了,埃尔文勉强笑了一下,回应道:“你、你好……”利威尔抓着他的衣服,牙缝里挤出一句“吓死人了”,埃尔文一把捂住他的嘴巴,继续向雪人搭讪,“不好意思打扰你了,请问你刚才在做什么?”

 

“噢,我在演算习题,是立体几何哦~”雪人乐呵呵地说着,似乎很友好的样子,向他询问道,“你为什么和那头驯鹿黏在一起,你们是传说中的连体婴吗?需要我帮忙把你们切开吗?”

 

米克闻言,迅速抬蹄把埃尔文和利威尔都踹到雪人面前,雪人惊讶地看着摔在面前的利威尔,叫道:“原来还有一个?对不起,你个子太小我都没看见。”它把利威尔扶起来,笑眯眯地对他张开树枝状的双手,“好啦,让我们来重新认识一下,你好~我叫韩吉宝,喜欢热情的拥抱!”

 

“韩吉……你是韩吉宝?”利威尔一下子愣住了,他想起小时候被父母逼着学习,数学作业不会做,就和弟弟一起堆了一个雪人,取名叫做韩吉宝,还设定要它帮自己写作业。眼前这个雪人和小时候堆的那个一模一样,而且居然还活了。除了艾伦,这世上还有谁会做这种事呢?

 

埃尔文在后面偷偷捅他,咬着耳朵小声问:“韩吉宝是什么?”

 

利威尔头也不回地咬回去:“我跟我弟堆的雪人。”

 

“你俩究竟啥品位,怎么听着这么像韩几把。”

 

“名是他取的,跟我没关系。”

 

韩吉好奇地看着他们窃窃私语,不甘寂寞地招了招手:“请问,帅哥贵姓啊?”

 

“我叫利威尔,这是埃尔文,驯鹿叫米克。”利威尔连忙自我介绍,向它询问道,“韩吉,你是艾伦做出来的吧?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知道是知道,你找他干什么?”韩吉推了推眼镜,勤学好问地看着他,利威尔看着它雪做的身体,让艾伦解除魔法这种话顿时在嗓子里卡了壳,怎么也说不出来。最后还是埃尔文开口圆场,“他是来看他弟弟的哦,小王子一个人跑到这里,我们都很担心他,你可以带我们去见他吗?我们有些话想要和他说。”

 

“当然可以,跟我来,他就在这边。”雪人兴冲冲地答应,蹦蹦跳跳地带头跑掉了。他们跟着它绕过一个山头,眼前豁然出现一座巨大的城堡,全部都是由冰建造而成,阳光下晶莹剔透,壮美恢弘。它简直就像奇迹的具象化,就这样傲然矗立在峭壁边缘,一座同样由冰块雕琢而成的小桥划过悬崖上空,长长的阶梯闪耀着水晶般温润的光泽,连通起陆地到冰堡的道路。有那么一瞬间,利威尔惊讶地望着这座城堡,几乎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已经走到桥上的韩吉蹦跳着叫了他一声“快过来呀~”,他才骤然回过神,连忙跟着走上了阶梯。

 

埃尔文叫米克在桥边等着,快步赶过去,悄悄问利威尔:“利威尔,你想好要怎么跟你弟弟说了没?只靠和他谈话,你有把握说服他回去吗?”

 

“你觉得我做不到吗?”利威尔瞥他一眼,埃尔文摇摇头,低声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大部分躲进深山的人,都抱着永不回去的觉悟。如果你非要强迫他离开,说不定他会反抗的。你看这城堡就知道他的魔法有多强大,硬要和他对抗,连你也可能会有危险。”

 

“少婆婆妈妈的,都走到这一步了,好歹都要去试试。那家伙冰冻了我的国家,应该叫他把这一切恢复原样。就算打断腿我也要把他拖回王城去。“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城堡门前,两扇通透的厚冰造成的大门紧紧闭着,上面雕刻着雪花的纹饰,隐隐散发着幽蓝的微光。利威尔把手放在门扉上,想着待会见面要怎么说话,动作也迟疑了。韩吉在后面催促几次要他开门,见他没有动手,便疑惑地看向埃尔文:“这人怎么了,是不是不会开门啊?“

 

利威尔啧了一声,用力推了一把,大门出乎意料地纹丝不动。他推了两下,身子靠在门上推,侧身用肩膀撞门,使出吃奶的劲拼命推,冰雕的大门还是打不开。最后他彻底失去耐心,砰地一脚踹在门上,愤怒地捶门怒吼起来:“艾伦,开门!你给我滚出来打开这扇该死的门!尼玛家里那么大的房间不够你宅的,跑来这里造个城堡继续宅!你有本事造城堡,你有本事开门啊!别不说话,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开门!开门呐!!……“

 

他对着大门又踢又踹,敲得手都肿了,大门还是没有开。期间埃尔文和韩吉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叫喊发火。等他终于消停下来了,埃尔文默默地走过去,握住门把手把门向外拉开了。

 

利威尔:“…………“

 

韩吉同情地望着他,说:“的确是不会开门呢。“

 

利威尔的脸顿时黑成了煤球,全身上下黑气缭绕,看上去极其可怖。埃尔文拉着门把做了个“请“的手势,低眉顺眼地恭送他走进去,自己再从外面把门关上,乖乖和韩吉宝一起坐在门口等他。

 

利威尔慢慢走进大厅里,这栋城堡精美而空旷,楼梯下面摆着一湾冻住的喷泉装饰,凝固的水柱高高腾起,姿态轻盈而优美。光洁的地面就像玻璃砌成一样闪闪发亮,蓝白的幽光透过高高的穹顶照射进来,给人一种宁静感觉。利威尔冲着大厅喊了一声“艾伦“,四面环视着走到楼梯边。抬起头却看见楼梯转弯处有段平台,他要找的熊孩子就躲在墙边,鬼鬼祟祟地露出半张脸,正戒备地盯着他看。

 

“你来干什么?“艾伦阴郁地说。

 

“艾伦……”可算是找到人了……利威尔松了口气,尽量把语气放得柔缓些,向他走过去,“我是来找你的,还以为你独自在山里会吃苦头,没想到你竟然能做到这样的事。”他仰头看着四周美轮美奂的宫殿,真心称赞道,“很漂亮的城堡,比家里那座气派多了。”

 

“谢谢……”艾伦第一次听到别人肯定自己的魔法,虽然是这样的场合,心里还是觉得很高兴。但看到利威尔抬步往上走,他变了脸色,连忙制止,“不准过来!你不能到这里来!”

 

“所以,你做出了这个城堡,就打算在这里宅上一辈子吗?就因为我不同意你结婚?”利威尔毫不理会,一步步踏着阶梯往上走。艾伦欲哭无泪地扒着冰做的墙角,对他说,“不全是因为三笠那件事,我真的不能回去啊……喂你不要再走了,都说了不要过来!快停下啊啊啊啊啊!……”

 

已经晚了,利威尔倒抽了一口气,他外焦里嫩地站在原地,死死盯着他身上那件流光溢彩、仙气飘飘、梦幻闪光……的曳地长裙和玻璃鞋。艾伦一脸对世界绝望了的表情面壁跪倒,恨不得天降一台时光机让他立刻跳进去。利威尔看了看他的裙子,又看看他的脸,突然惊恐至极:“你……你宅了这么多年,不会就是为了穿这个吧?”

 

“不是啊!”艾伦悲愤地哭诉,“只是因为造房子的时候得意忘形,突发奇想要给自己变一身衣服,没想到变出来成品居然是这样,怎样都改不回来!我再也没脸见人了!”

 

“没没……其实还挺好看的,真的……”利威尔看他哭得那么伤心,连忙小心翼翼地安慰,艾伦眼泪汪汪地看着他,问,“这只是个意外,要不是没衣服可换,我死也不会穿成这样的!话说你没拍照吧?不许发到网上去啊!”

 

利威尔再三保证自己是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好国王,绝不会对亲弟弟干出那么没品的事。艾伦的情绪却仍旧很低落,郁闷地拖着长长的柔纱裙摆,哒哒哒地跑上台阶:“就是这样,我不会再回阿伦戴尔了,大哥你回去当你的国王就好,不要再管我了,让我一个人待着吧。”

 

“艾伦,你不能再继续这样了,你应该学会面对这个世界,一味逃避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利威尔不依不饶地追在后面,镜子一样光洁的冰墙投射着他单薄的身影,“我现在能够明白你的心情,不会像父王那样把你关起来,你不用独自面对这一切,我可以帮你。”

 

“不,你不懂!你根本就不明白这样的诅咒有多可怕,我要是留在那里,迟早会毁了整个国家的!求你回家去吧,大哥,我也不想再害你一次了。“艾伦烦躁地说着,就算走到了二楼的平台上,他还是不自觉地后退着和他保持距离。利威尔跟着他走到二楼的厅台上,仍旧不放弃地劝着他,“你必须跟我走,艾伦,阿伦戴尔需要你,就算是你要结婚,我们也可以再商量。你其实也不希望自己的魔法伤人吧,决定娶那女孩的时候难道就不怕她也会受伤吗?”

 

艾伦立刻反驳道:“这不一样!三笠是我的未婚妻,她是绝不会像限制我自由的,我在这里她也一样会来找我。我没有办法控制这份力量,就算回去,等待我的也只会是牢笼罢了。在这里我不是王子,也不会因为使用魔法犯错,跟你们互不相扰不是挺好吗?”

 

“即便你非要留在这里,也要先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吧。”利威尔说,“阿伦戴尔已经被你的魔法冻起来了,所有地方都变成了冬天,你不跟我回去可以,起码也该去解冻掉那些冰吧?现在只有你能救这个国家了。”

 

“什么?”艾伦惊慌害怕极了,因为情绪的激烈变化,整个冰堡似乎都震动起来,“可是我不会解除魔法啊!”

 

“你一定能做到,只是暂时还不知道怎样做而已……”

 

“我做不到啊!”艾伦快哭了,“我要是有办法解除魔法,犯得着到现在还穿着这件裙子吗?我根本就不知道逆转冬天的方法,我把一切都搞砸了!”

 

这句话杀伤力太大了,利威尔瞬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是多么痛的领悟,他张口结舌地看着对方身上的连衣裙,无论是反驳还是鼓励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艾伦痛苦地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头发泄似的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哈哈哈哈哈!果然是……一点都没有变……我还是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改变不了!我实在是什么都做不到啊!啊啊啊啊啊!“

 

他放声吼叫着,随着情绪的暴走,无数白光突然从他身上闪现出来,箭矢一般疾速射向四面八方。利威尔毫无防备,被其中一道光穿透了胸口,剧痛伴着入骨的寒意侵入身体,当时就支撑不住跪倒了。埃尔文和韩吉在外面发现冰堡有异变,跑进来的时候正看到利威尔趴在地上,艾伦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跪在不远处呆呆地看着他。埃尔文脱口叫了一声“利威尔“,慌忙冲过去把他扶起来。

 

“我没事,没事……“利威尔的声音有些虚弱,勉强扶着他的手站起身,埃尔文注意到他浑身都在抖,便把他拉近一点,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艾伦难以置信地看着埃尔文的动作,问:”他是谁?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叫埃尔文,是最近刚跟利威尔刚认识的,你好。“埃尔文说,艾伦闻言更加震惊了,反问道,”你们刚认识就搞在一起了?之前不还说我和三笠不能刚认识就结婚吗?!“

 

利威尔才刚缓过一口气,一听这话差点晕过去:“你胡说什么,我跟这家伙不是那种关系!“

 

可是艾伦完全听不进去了,他怒气冲冲地瞪着利威尔,向他嚷嚷道:“实在太过分了!你不让我结婚,自己还不是找了个野男人,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究竟在哪里?!我再也不相信你了,你自己回阿伦戴尔HE去吧!“

 

说话间,他用力往地上摔了一团雪球,伴着一道蓝光,只见那团雪球越来越大,变成了几米高的一个雪巨人,不由分说就抓起眼前的入侵者走出门外,抡圆了胳膊毫不留情地扔了出去。埃尔文好不容易从雪地上爬起来,一回头看到雪巨人居然追过来了,慌忙拉起利威尔飞奔逃命。不明觉厉的米克站在桥边发了会呆,赶忙追过去找他们。韩吉身材五短,跑起来却十分灵活,紧跟在埃尔文身边冲他咋呼:“你打算往哪儿跑呀,根据百度地图的导航路线,再往前就只能跳崖了哟!“

 

“悬崖很高吗?“埃尔文敏捷地弯腰躲过雪巨人挥来的大手,头也不回地拖着利威尔边跑边说,韩吉轻快地说,”六十米左右高度,下面的积雪大概五米,理论上来说是跳不死人哒,你可以试试看咯!“

 

“好极了,谢谢你的建议。“埃尔文说着,就在悬崖边上猛地刹住脚步,利落地从背包里拿出绳子挖雪锚。利威尔毫不反抗地任他在腰上系绳子,语气却还有点犹疑,”这样做安全吗?万一摔下去怎么办?“

 

追上来的雪巨人出现在他们面前,愤怒地大吼一声,轰隆轰隆地迈着大步向他们走来。埃尔文快速说了句“那就想象你是在往柔软的枕头上跳,you jump,I jump。“一把拉着利威尔跳了下去。

 

两人在山涧上方发出了复数的惊叫声,被绳子挂起来以后,就不约而同地立刻把自己往下放。雪巨人已经赶到崖边,先把韩吉抓起来扔到悬崖底下,雪人自由落体路过利威尔身边的时候,还亲热地向他打了个招呼:“哟~吼~~~我就先过去啦~在下面等你们么~么~哒~!“

 

“韩吉!“利威尔心惊肉跳地看着它消失在崖底,那声变了调的么么哒还在山涧中回荡。雪巨人抓起绳子往上拉,绳子剧烈摇晃着,眼看利威尔就要往山壁上摔。埃尔文见势不好,硬是挡着他挨了一下,身子重重摔在山崖上,痛得脱口叫出来。他咬着牙掏出一把小刀,抓过利威尔削断了他身上的绳子,随即找了个角度也把自己的绳子削断,很快就跟对方一起坠落下去了。

 

万幸下面的雪真的很厚,两个人一边一个摔在上面,就像摔在枕头上一样毫发无伤。倒是韩吉的身体被摔成了两个雪球,暂时动弹不得,只看着他们乐呵呵地笑。埃尔文顺手抓过雪人圆滚滚的脑袋放在一半身体上,赶忙爬起来把整个埋进雪里利威尔抱了出来。

 

“你没事吧?”埃尔文咳嗽着,扶着利威尔坐在雪地上。两个人都是刚从雪里爬出来,从头到脚都沾满了雪,看上去很是狼狈。利威尔喘着气,好一会才平复下来,摇了摇头,也不知在想什么。埃尔文有点担心,陪他在旁边坐着,好一会才听到他说:“抱歉,你的冰块生意怕是没办法好起来了……”

 

他托起腮,郁闷地望着远处广阔的雪地,慢慢说道:“那死孩子把我赶出来了,自己的魔法闯出这么大的祸,想来他自己也很不好受吧……他一直都在孤独和恐惧中生活着,也许就是因为太寂寞,才会对爱情那么渴望。要是我早点发现就好了。以前父母不顾他的意愿把他关起来,现在他们不在了,只能由我看着他。可他完全不相信自己有能力让天气恢复正常,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气氛好像变得有点沉闷,韩吉看了看利威尔的脸色,聪明地闭上嘴什么也没说。这时候米克终于找到了他们,它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地被雪人打着岔推到一边。埃尔文轻咳了一声,笑着对利威尔说:“真羡慕你啊~“

 

“啊?“利威尔面色不善地瞪了他一眼,埃尔文脸上仍旧笑眯眯的,对他说,”有家人真好,就算是这样的体质,你弟弟也仍然很为你着想,为自己给你惹了麻烦自责着。你也是非常担心他,努力地想要把他带回去,希望能让他过得自由些。这世上还有能让你关心牵挂的人,本来就是一种福气了,即使总是要辛苦地帮他收拾烂摊子,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你没有吗?“利威尔问道,埃尔文轻笑一声,动手为他拍掉了身上的雪,”我小的时候只有米克和我相依为命,后来在山里认识了一群地精,生活才变得有趣起来。像你这样可靠的家人,我可是做梦都想要呢~好啦,我们快点走吧,打在你身上的魔法不能放着不管,我们去找地精帮忙,那些家伙什么都知道,他们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的。“

 

利威尔看着他有些发愣,男人的目光非常温柔,语气中充满安抚,笑容温暖得就像春天一样。也许是被魔法冰冻了心,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寻求温暖,握住对方的手以后竟然有种不想放开的感觉。埃尔文抱着他爬到米克背上,韩吉也跟着坐上去,确定全员都坐稳了,大驯鹿便撒开四蹄,向着雪山更深处飞跑而去。


【TBC】

评论(23)

热度(63)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