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小骗子(中)

当然这事儿只能想想,又不会真的动手,就算被热血糊住了脑子,利威尔也知道毁坏别人的家是不对的,偷袭也不对。于是这个刚刚失去了初吻的夜里,他也只能把自己卷成一个卷儿,在床上不停地滚来滚去滚来滚去,根本睡不着。小雨滴滴答答地在窗台上敲,关了灯的屋里一丝光线也没有,利威尔缩在被子里,一双眼睛跟手机屏幕似的幽亮闪光。想着喜欢的人现在就在离自己一墙之隔的地方熟睡着,内心就兴奋得不行,脑内不由自主地开始幻想一些奇怪的画面,想着想着就失眠了。前半夜还努力地想把自己哄睡,到了后半夜干脆放弃了指望,一个人无聊地数羊打发时间,就等天亮以后去跟老师道早安了。好不容易捱到六点,隔壁房间终于有了开门的动静。利威尔刷地蹿起来贴到墙边,竖起耳朵听走廊上的脚步声走向盥洗室,继而走向客厅,心脏雀跃着蹦跳起来。他没有开灯,鬼鬼祟祟地收拾好自己的床铺,为了显得自然点还特地在床上坐了半小时,这才装作一副困倦的样子开门出去。屋里空调正适宜,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餐具,阵阵煎蛋的香气顺着厨房往外飘。埃尔文穿着一身居家服,正站在明亮的晨光里做早饭,看到利威尔走过来,便笑着向他问好:“你醒了,利威尔,早安~”

 

“早安,老师,你起得好早。”利威尔被他拢在怀里抱了一下,须后水的清爽气息混着一点淡淡的油烟味扑鼻而来,男人结实的腰腹搂起来超级舒服。埃尔文低头对他微笑,轻松说道,“我是生物钟作祟,就算是周末也睡不久啦,再说今天不是有你在家嘛,总是吃你做的饭,偶尔有机会我也想为你做顿早餐啊,虽说手艺肯定不如你就是了,待会可不要嫌弃哦~”

 

才不会嫌弃啊!你就是做出生化武器我也绝不嫌弃的好吗!可恶这人怎么这么恶心帅,原本以为已经够完美了没想到连饭都会做!结婚!必须结婚!利威尔脑内弹幕飘过一吨五颜六色的“结婚——!”,现实中却只来得及扑蹭了两下胸,接着就遗憾地被埃尔文推去洗漱了。他用光速把镜子里的自己收拾齐整,揣着满肚子的小心思跑去帮老师端盘子倒牛奶,暗地里还偷拍到了埃尔文认真做饭的侧影。窗外雨过天晴,阳光正好,他们的早餐沐浴在晨光里,色香味兼备,怎么看都是一种享受。利威尔满心幸福地吃完了老师亲手做的早餐,经过仔细品尝,得出的结论是埃尔文的厨艺确实不能跟自己比,以后老师的午餐便当和家政部下午茶都得由他一力承担起来,要更加努力才行了。他在心里打定主意,帮着埃尔文把饭后残局都收拾起来,之后简单休息了一下,就让埃尔文送自己回家了。经过昨晚一场雨,外面的气温又降了许多,推门一阵冷风冻得利威尔缩起脖子,随即就被埃尔文裹进了厚厚的毛绒外套里,拖着那件尺码超大的外套上了车。为了不让埃尔文看到那栋堪称豪宅的黑道住家,利威尔便谎称自己住在普通的民居小区里,在离宅院还有一条街的地方就下车了。谁知埃尔文竟然也跟着从车里钻了出来,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过来就示意他带路。利威尔寒毛都竖起来了,竭力控制着发抖的声线,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问他:“老师,你不会是要打算送我到家门口吧?”

 

“当然不是了。”埃尔文一副坦荡荡的样子,说出的话却像重磅炸弹,一下子把人几辈子的绝望都炸出来了,“我是想去你家坐坐,跟令尊正式见个面的,有些话想跟他谈谈,顺便做个家访,怎么,利威尔不欢迎吗?”

 

我怎么欢迎啊!放你进那种满是不良的地方参观,还是干脆让你见识一下道上规矩是怎么办事的?!你还打算这么光明磊落地跟凯尼谈我的教育问题,要是被那老家伙知道我们正在交往,一刀劈了你我都不一定拦得住啊!利威尔内心像有一千头狮子在怒吼抓挠,表面上还得强作镇定地编理由推拒:“不行,我家今天太乱,老家来了很多麻烦的亲戚,根本没有闲暇招待你。再说这个时间我爸也不在家,他工作很忙,每天都是深夜才回来的。”

 

“这样啊,难道有机会呢,真可惜了……”埃尔文望向后面的小区,目光有些惋惜的意味。利威尔赶忙点头肯定,趁热打铁地说:“而且我也不想你们这么早见面,毕竟你还是我喜欢的人,才刚交往就带你来见家人,会被人说轻浮的。反正将来有的是时间,等时机成熟了再来不好么?”

 

“我不是来见家长的儿媳妇啊,只是以老师的身份过来了解一下情况啦。”埃尔文哭笑不得,被他这样一说,只得举双手投降了,“好好,我不去就是了,那这份通知就麻烦你转交给他吧。”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通知单递给他,郑重说道,“这是下星期召开家长会的通知,请转告令尊,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抽时间来一趟学校。过去两年间他一次都没参加过家长会吧,总是这样会让我们困扰的,对你也不好。如果他工作实在很忙,也可以打电话给我,单独约时间过来也不成问题。这样你就不会反对了吧?在学校见面不会说到我们之间的事,也就算不上是见家长了,放心吧。”

 

他把所有可能都考虑到了,一点拒绝的余地都没给人留,利威尔无可奈何,只好接过那张糟心的通知单,说:“我知道了,老师。”

 

“那就拜托你了。”埃尔文笑应,“昨天谢谢你陪我逛街,有你陪在身边,一整天我都过得很开心呢。”他的眼中掠过一丝期待,语气放得更加柔软温和,轻轻地问道,“呐,利威尔,你喜欢看电影吗?”

 

“下个周末我还想再和你一起度过,到时候我们去看电影,好吗?”     

 

利威尔的眼睛刷地亮起来,立刻答应了这份邀约:“我去!我也喜欢和你一起过周末,下星期一定再和你出去!”

 

“说定了,那我可就期待着了~”埃尔文报以一笑,顺手把披在利威尔身上的外套拉严实了一点,“好啦,穿这么少就不要在外面了,快点回家吧,我也要走了,明天学校见,别忘了告诉你爸爸家长会的事哦。”

 

利威尔点头点头,星星眼站在路边目送他驱车离开,可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通知单,又觉得非常犯愁,一边慢慢走着一边思考对策。

 

他家的家长从不来学校,其实是有原因的。在学校里隐瞒真实身份的自己,为了不让同学见到身为帮派领袖的父亲,总是尽量表现得优秀些,有什么需要家长出面的活动就拜托相熟的干部顶替,给学校留的家长电话也是空号。埃尔文对待工作向来很负责,那家伙头脑聪明,心思又细,如果真的放他和凯尼接触,那涉黑的事多半就瞒不住了。但利威尔同样明白,这次家长会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他原本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监护人迟迟不到学校来,别说埃尔文怀疑,就连其它老师也都开始担心他是不是受了家人的漠视。以前还能用抵抗的态度糊弄过去,但现在埃尔文已经是男朋友,有铁打的理由过问他的私事,放置不理的话只会影响到他们的感情。可要让那种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觉得不是好人的家伙去家长会上和老师谈话,还不能让人发现从事不良职业,这任务也太艰巨了,简直就像站在狂野的西部战场上,手无寸铁地冲向一整排虎式战车……干脆给他套个黑底红云袍cos反派大Boss算了,利威尔自暴自弃地想着,满心忧愁地回家了。

 

他就这么愁啊愁啊,从周一愁到了周四,挨到家长会头天晚上,实在拖不下去了,只好灰溜溜地去找凯尼商量。趁着吃晚饭的空档,他先在心里背了一遍腹稿,然后清清嗓子放下了筷子:“爸……”

 

正在对面埋头吃饭的凯尼警觉地抬起头,直截地问道:“你杀人了?”

 

利威尔:“……”

 

“没有?那是放火了?吸毒了?办事不利把老子给你的人弄进局子里了?还是偷掀女教师的裙底被学校开除了?……”

 

“我没有,你脑子有洞吗?”利威尔说,“我就是想问问你明天能不能去给我开家长会。”

 

“开就开啊,瞧你这闷闷不乐的样儿,我以为多大点事……”凯尼夹着菜瞥他一眼,还是觉得很可疑。这小鬼跟他身边长了这么大,打小就是远近闻名的有胆气。五岁那年被他撞见自己惩罚帮内贩毒的小喽啰,就那样看着大人被剁掉手指愣是连脸色都不变,面无表情地转身就去找别的地方拍皮球。到他的格斗功夫稍微练硬些的时候,也能独当一面地帮着自己处理很多事情,那个处变不惊、果断决绝的老成劲儿,简直就是做这一行与生俱来的天赋。他可不相信区区一个简单的家长会能把这孩子难成这样。果不其然,利威尔接下来就向他提了个请求:“我有一个老师,跟我关系很好,他很担心我的家庭情况,所以到时候可能会来找你谈话。不管他问什么,你都不能提起我们家涉黑的事,也不能让他知道你真正的职业,装个良民低调点就行了。”

 

凯尼突然发现今天的饭煮得好硬,尼玛吃到嘴里怎么感觉这么噎呢?他赶紧喝了口水把饭咽下去,碗也放下,耐着性子开始跟儿子谈判:“先不问为什么,你想叫我装个什么样的良民?”

 

“公司职员或者下岗职工……”利威尔回想起自己曾经随口糊弄过韩吉说家里是负责给超市运菜的员工,于是很好说话地又多给了几个选项,“也可以说是菜市场运菜的工人,搬砖的也行。”

 

“搬砖的?老子横行霸道半辈子赚下这么大的家业,在你眼里连个搬砖的都不如吗?!马路上随便捡个职业就往我头上安,你他妈以为这是模拟人生呐?!老子好好一个金光闪闪的钻石高富帅,活脱脱被你给说报废了,回头要是被道上的人知道了我还怎么混!”凯尼气得头发倒竖,摔了筷子破口大骂,“你小子是有多嫌弃我的工作,平常叫你替我做事不是挺顺的吗,也没见你有过什么心理压力啊?!老子在这地头上混了那么多年,谁不知道你是我阿克曼家板上钉钉的继承人,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瞒的?”

 

“烦死了,我就是不想让学校里的人知道这些。你不愿意就算了,我找别人代替。”利威尔呛了一声,冷硬地别过头去,也许是知道自己理亏,说话都没什么底气。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逆着光的侧脸,一抹瘦削的线条隐没在暗色中,稚气未脱的脸庞显得很苍白,流露出刻意表现的冷漠与倔强。凯尼看在眼里,没由来的觉得有些心软。想想这些年经历的事情着实不少,利威尔跟着自己是没少吃苦。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工作,做这一行会受到怎样的评价,凯尼也是十分清楚的,想来儿子隐瞒身份也只不过是不想受人侧目,自己不是不能理解。这三年间从未听说过有家长会这回事,好不容易学校叫人了,他也想去了解下孩子的近况。大不了折点面子又不会少块肉,反正就这一次,糊弄过去算了。凯尼想到这里,不由重重叹了一口气,捡起筷子给利威尔碗里夹了根鸡腿:“知道了,我就答应你说的。作为交换你今晚替我去趟码头,之前那个暴走族又有动静了,你去给他们点厉害看看。”

 

利威尔皱起眉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凯尼啧了一声,继续解释道:“就是那个高中生小鬼搞出来的小团伙,整天骑着机车在马路上作死,头领是个莫西干头,上个月在咱们的盘口闹事,被你踹断两根肋骨的那个。”

 

利威尔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于是换成一脸“记起了”,端起碗来接着吃饭。凯尼在对面絮絮叨叨地叮嘱:“态度一定要亲切啊,不能总是那么暴力,干部们普遍反应你工作作风太霸道,每次都叫人拖出去打死,好好的活人被你一动手就变成了半残,老子每月倒赔的医药费比养你的钱还多。就算真的要拖出去打死也得先听人家说完辩解吧,你小子初中文凭都混上了怎么一点斯文劲儿都没学会呢?顺便问下,你打算晚上怎么处置那个莫西干头的倒霉孩子?”

 

“……装纸箱里拉到后山埋了。”

 

总算还知道低调地毁尸灭迹,凯尼欣慰地叹了口气,继续训道:“别什么都往后山上埋,后山又不是你家垃圾场,保护环境人人有责你们老师没教过吗?以后不能再这样干了!那群小崽子虽然欠扁,但是有几个家里还是有靠山的,跟你一样出身的道上的小鬼也有,要做就利落点,要么就别去招惹他们,别给老子惹那些额外的麻烦。”

 

“……那就混点水泥再装纸箱里,拉到后山埋了。”

 

凯尼无语地看着他,自己叹了口气,只得闷头吃饭。父子两个沉默相对,吃吃吃了半天,利威尔突然抬起头:“我想起来了,搬砖工人是不可能有车的,你明天不能开你那辆悍马,骑我的自行车去学校。”

 

凯尼:“……”

 

凯尼愤怒地掀桌而起,暴王龙一般喷火爆发了:“老子是临近几个市最大的黑帮老大!给我儿子开家长会就配个自行车?!就你那辆二手破车,原主人加上你一共骑了十二年,我他妈骑不到学校它就该报废了吧!……”

 

利威尔安慰他:“没事,这辆车很坚强,换个主人而已不会报废的。我前几天才刚给它上完漆,它现在可漂亮了,看着跟新的一样。”

 

凯尼:“……”

 

“我明天也会去学校,自行车让给你,我可以坐公交。”利威尔想了想,又说道,“以防万一,你把驾照和车钥匙都交出来,明天穿旧一点,就骑这辆车去,不准借别人的车。”

 

凯尼:“…………………”

 

凯尼于是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土包,蹬着那辆看起来跟新的一样的自行车闷头赶去学校。巨人中学早已做好了召开家长会的准备,写着“欢迎各位家长光临”的彩色条幅高高悬挂在校门上,路边摆放着全校的平面图和道路指示标记,很多学生会的干事都在附近忙着接待工作。家长们先是在大礼堂里听完了校长和师生代表发言,之后就跟着班主任去了孩子所在的班级,开始自由地跟各位任课老师沟通交流。凯尼被两个家长大婶拉着聊养儿心得,中途去了趟厕所,路上看到走廊墙上贴着这次期中考试的校级成绩单,惊奇地发现自家儿子的大名就在年级百强的行列之中,一时好奇就看住了。正当他忙着数利威尔的各科成绩排名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打扰一下,请问是凯尼·阿克曼先生吗?”

 

凯尼转过头,只见眼前站着一名年轻的金发男人,衣发整齐不乱,左胸戴着金色教师名牌,整个人透着一股温雅谦和的气质。见凯尼望过来,他便笑吟吟地伸出手:“您好,初次见面。我是利威尔的物理老师,埃尔文·史密斯。”

 

凯尼心下了然,这看来八成就是利威尔说的那位老师了,当下不敢怠慢,赶紧握着对方的手晃了晃,诚恳地说:“我是利威尔的父亲,史密斯老师,我家小鬼一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这两年真是多谢关照了。”

 

“哪里,您这样说太见外了,我只是尽我的本分而已啊。”埃尔文微笑着说,“再说利威尔在学校可是个懂事能干的好孩子,不论是学业还是社团活动都表现得很积极,总是帮我很多忙,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呢。”

 

这世上没有哪个家长听到老师夸自己孩子还不高兴的,凯尼自然也不例外。埃尔文这番话说得他心花怒放,正想谦虚几句,埃尔文却很快地转了话题:“这次能见到您真是安心了,这两年间从未见过利威尔的家人出现在学校,我还以为他的家庭方面有什么困难,真是很让人担忧呢。您也知道,利威尔那种性格是不会轻易示弱的,尽管各方面都那么出色,可他毕竟是个孩子,再坚强也会有感到寂寞的时候,虽然很理解您工作辛苦,但是孩子的成长不是只靠学校教育就足够了,所以平时也请您多抽出点时间关心他,不要总是一副不闻不问的态度。类似这样与家长交流的活动以后还会有,希望您到时候也能继续配合我们的工作,至少不要再缺席了,好吗?”

 

凯尼一头雾水地看着埃尔文,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尼玛这话到底几个意思?什么叫我对孩子不闻不问?我什么时候对他不闻不问了?老子三代单传好容易有了个继承人,一家老小都恨不得把他宠到天上去,整天众心捧月地捧着护着,到底是哪儿给人一种他很寂寞的错觉了?还有那个再缺席的“再”字也很可疑啊喂,老子明明是第一次接到家长会通知怎么被你一说就成了缺席惯犯了?简直冤枉啊!老子很无辜的好吗!凯尼张口想要辩解,谁知刚说了一句“我不是……”身边突然冒出来一只利威尔,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的话头:“老师,奈尔老师有事找你,叫你现在立刻回办公室去。”

 

“我知道了,谢谢你。”埃尔文冲他莞尔一笑,抱歉地对凯尼说,“那么阿克曼先生,这个是我的名片,关于刚才说的那件事,您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打电话联系我。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之后就叫利威尔陪您逛逛校园吧,那么,我先失陪了。”

 

“喂你等等……”凯尼急得还想解释,结果利威尔抢先一步挡了他的路,四平八稳地道了声“知道了,老师再见。”埃尔文回眸一笑,向他们挥了挥手,脚步不停地转下楼梯走了。凯尼满心辩白说不出来,憋屈得浑身发抖,忍不住向利威尔抱怨起来:“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小子突然蹦出来打什么岔?还有你们老师说的家长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学校里有这样的通知我怎么不知道?……”

 

“吵死了,我原本就不想让你见到老师……”利威尔声音低沉且轻,仿佛咬着一股冷毒的恨意,他抬头瞪了凯尼一眼,那样锐利凶狠的眼神看得凯尼心头一寒,人也不由得愣住,只听到利威尔带着冰冷怒意的声音,“都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家人,才害得我不得不一直对他撒谎,如果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就好了!全部都是你的错,离我远点!”

 

他把被打击得整个石化掉的凯尼丢在原地,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此时学校里到处都挤满了学生和家长,利威尔逆着人群横冲直撞地跑出学校,路人纷纷诧异地转头,看着这个奇怪的学生从身边飞跑出去。利威尔没有理会人们探询的目光,胸口堵着各种乱糟糟的情绪,连脑袋也变得混乱起来。冷冽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割着他的脸,露在外面的皮肤很快就冻得没了知觉,眼眶却热得发涨,剧烈喘息蒸出的白雾模糊了眼前的路。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讨厌过自己,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要如何瞒过埃尔文,还对凯尼说出那样伤人的话,实在太过分了。比这更让人无法忍受的却是自己的胆怯,明知道建立在谎言之上的恋情有多脆弱,却还是忍不住贪恋那份虚假的快乐,做着连自己都无法原谅的事,一直欺骗着老师的感情……

 

利威尔在高高的河堤上停下脚步,因为这场精疲力竭的奔跑,他的额发被汗水湿透,喉咙撕裂般地痛着,只能弯着腰不断地喘息。堤岸坡上的草坪早已变得枯黄,寒冷的北风呼呼吹着,面前的河水结出了薄薄的冰,两个背着书包的小学生正蹲在河边,拿小树枝戳冰玩。利威尔怔怔地盯着河对岸高远的天,一辆载满货的卡车呼啦啦地从他身后开过去,一只小小的流浪狗从旁路过,好奇地绕过来看了他一眼,然后立刻被他表情吓跑了。利威尔没理它,自己慢慢地坐在枯草飘摇的河堤上。

 

到头来,埃尔文喜欢的是不过是那个假装的利威尔,而付出了全部的心意的他,为了这段注定走不远的恋情,已经落到了这步无法回头的田地。自己其实已经受到了惩罚,这样想着,心里就觉得好过一点了。利威尔把脸埋进臂弯里,缓缓呼出一口气,把那些支撑着他走到现在的勇气再一次填回心里。自己放在心底憧憬爱慕的是跟他生活在不同世界里的人,利威尔从一开始就明白,只是在一起的时候太过幸福,即使知道这份感情没什么好结局,自己也依然感到无比珍惜。现在能做的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只等那一刻来临的时候,努力接受现实就好了……

 

那天晚上利威尔直到夜里才回到家,路过正厅门口的时候,听到会客室里传来吵吵嚷嚷的说话声。透过门缝看去,只见一群干部正围着凯尼坐在小桌边,七嘴八舌地忙着劝慰他:“现在的小鬼都这样,青春期再怎么叛逆也情有可原啦,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嘛~”

 

“就是啊,我女儿那时候超级不待见我,连老爸都不肯叫一声,现在上了高中不也变得乖巧起来了?我们的少主那么懂事能干,难不成还比不上别家的孩子吗?老大你就别乱担心了,这根本就是自寻烦恼啊。”

 

“少主还是个孩子嘞,等他再长大些,就能明白父母养育的苦心了,偶尔也要从小孩的角度来看待问题的,这种程度的小事就不要跟他计较了嘛~”

 

他们拍着凯尼的肩膀和后背,一边帮他倒酒一边耐心地哄他,语气充满了温和的安抚。凯尼这时显然已经喝醉了,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浑身都散发着失落颓废的气息,肩膀还在不停地发着抖:“竟然说他根本不需要我这样的父亲,在他眼里我连个搬砖的民工都不如,这么看不起这份工作将来肯定也不想继承家业了……”

 

“老子含辛茹苦养他那么多年是为了啥,怕他受委屈我连老婆都没娶!……”

 

“小时候还说要嫁给爸爸……”

 

“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生块叉烧……”

 

说到伤心处又是一阵悲愤的呜咽,干部们纷纷顺毛虎摸不迭。利威尔看得心里一阵憋闷,比看俄罗斯方块堵到顶层还糟心,最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回房间去开电脑,准备网购一个跳舞毯给凯尼赔罪。房间里一片黑暗,笔记本荧亮的光幽幽地反射在人脸上,静得只能听到键盘敲击的声音,连小猫都不知道跑去哪儿玩了。利威尔听到手机铃声短促地一响,转头看到屏幕上闪烁的新消息提示,一封新邮件和一个两小时前打来的未接电话,全部都来自埃尔文。

 

“放学的时候没有看到你,韩吉他们说你早退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利威尔心头一阵酸涩的软,赶快回复“没什么,有点急事回来处理,让你担心了。”为了显得愉快点,还特意在句尾加了个^_^才发出去。那边只等了十几秒就快速给出回复:“没事就好~明天就是周六了,记得上周约好要一起去看电影吗?”

 

利威尔愣了一下,他差点忘了还有个约会,这段时间光顾着操心家长会了,他赶紧按下回复:“我明白,明天会去电影院等你的。”

 

“这次要记得好好吃早餐哦,期待明天的见面,晚安。:D”

 

利威尔蹲在桌边,目光久久地看着那条信息,手机屏幕发出的白光晃着眼睛,看得时间太长,渐渐地连字迹都模糊掉了。他把手机捂在胸口,那点微亮的光线便被衣服遮挡住,就像海浪淹没的灯火一般,又复沉入了无边的黑寂。

【TBC】

评论-30 热度-103

评论(30)

热度(103)

  1. 滂沱大雨☔的阴天荷花的养鱼池 转载了此文字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