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贺】【番外】All wishes come true

小伙伴说想念警察利,于是生贺就写了《新瓶旧酒》的梗~ @涉江 

时间线啥的我已经放弃深究了,写得太赶肯定有很多很多虫,请自由地帮我捉出来> <

祝兵长生日快乐!\(≧▽≦)/


圣诞节这一天,埃尔文史无前例地起得很早,今天是他和利威尔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自然要使劲浑身解数好好地为他庆祝生日。窗外下起了小雪,看上去非常冷,然而忙碌的警视大人,这样的节日里却还要去上班。埃尔文小心地吻了吻枕边人熟睡的面颊,给他掖好被角,轻手轻脚地出了卧室,踌躇满志地去做早饭。虽然凭他的手艺做不出什么高大上的东西,不过牛奶和果酱都是现成的,切面包、煎鸡蛋这种简单的料理应该不成问题。

 

埃尔文·财团总裁·史密斯抱来一筐鸡蛋,学着利威尔平时的样子,跃跃欲试地做起他的爱心早饭。他在厨房里倒腾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打翻了2个碟子3个碗,菜刀几次切到手指,被溅起的油星子烫得嗷嗷叫。一向早起的艾伦听到动静过来探了个头,目瞪口呆地看着厨房里一片惨烈的景象,默默地闭上嘴又缩了回去。等到利威尔被闹钟叫起来,下楼准备做早饭的时候,厨房里已经是半壁狼藉,墙壁熏成黑的,满地都是鸡蛋和瓷器的尸体,料理台也惨不忍睹。餐桌上摆着一盘煎蛋,个个都是一面糊,面包片切得还不如徒手撕来的整齐。满桌上只有倒在杯子里的果汁还算像样,前提是牛奶已经全部战死,烧糊了底的奶锅躺在电磁炉上奄奄一息。利威尔拿起筷子戳了戳煎蛋,一面生的蛋黄很Q地弹跳晃动起来,艾伦坐在旁边麻木地往嘴里塞着面包,再次展现出他作为这家的小孩所具备的优良品质:好养活。

 

埃尔文满怀期待地坐在对面看着他,唯一还完好的左手贴满了OK绷,身上脸上脏得几乎要和锅底有一拼。利威尔默默地扶额,强忍着要冲上去连把这人连同厨房一起扫除掉的冲动,把面包和果酱让给艾伦,自己就着酱油泡菜把那些煎蛋全部吃了下去。他没有理会埃尔文求夸奖的星星眼,两根手指头把他拎进浴室勒令洗漱,然后亲自拿笔在门口贴的家规上加了一条:家庭成员禁止放埃尔文进厨房,违者罚擦天花板一个月。

 

饱受打击的埃尔文伤心地蔫在沙发上,闹起别扭不肯出来送别了。艾伦看着那条新家规,嘴角露出幸灾乐祸的冷笑,即使马上要去打扫狼藉的厨房,他的心情也依然很欢乐,嗨森地扑过去把监护人抱了个满怀:“生日快乐,利威尔先生~今晚我和韩吉桑一起给你庆祝,记得早点回来哦!”

 

“你们能把家里弄干净点我就很高兴了。”利威尔无奈地推开他,远远看了看客厅的方向,觉得还是有点不放心,叮嘱道,“要跟埃尔文好好相处,不准吵架哦。”

 

“知道啦,路上小心~”艾伦背着手笑眯眯地应,门板刚一关上,他那副装出来的乖巧表情立刻就冷掉了,转身大步向厨房走去。路过客厅的时候很不屑地冲里面“呸”了一声,埃尔文转过头往后看,只听到厨房里稀里哗啦地响,似乎是已经忙活着收拾起来了。

 

埃尔文于是转回来,脸埋进抱枕里,自己把郁闷的情绪全都按回心底。来到这个家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自己却还是得不到艾伦的认同,小孩子单方面的排斥使得两人的关系得不到任何缓和。最开始的针锋相对过后,艾伦开始采取敌视的冷战态度,利威尔不在家的时候就对他不理不睬,跟他说话也总是不答腔,权当家里没有这个人似的。利威尔对这状况一直很头疼,为了不让他觉得困扰,平时有什么委屈埃尔文都自己咽了。反正那死小孩就会一味在利威尔面前装乖卖萌,仗着有人宠就胡作非为,要不是利威尔护在前面,这种两面三刀的小混蛋早该叫人塞麻袋里丢垃圾站了。埃尔文磨着牙,暗暗在心里嘀咕,可惜现在不是跟熊孩子较劲的时候,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埃尔文翻身拿过自己的手机,尽管脑袋里跑满了对艾伦的抱怨,手下的信息却是有条不紊地收发出去,在几种不同的语言之间自如地转换回复。他计算好时间,确定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这才跑去收拾打扮,这边刚把衣服穿好,门铃就响了。埃尔文打开门,看到自家两位美女助理站在门边,身后跟着几十个怀抱纸箱、手持各类工具的工作人员,各种五颜六色的制服足足挤站了半条马路,那场面别提多壮观了。

 

“圣诞节快乐,先生。”女助理欠身致意,恭敬有礼地向他询问,“已经按您的吩咐准备好了,请问现在可以开始布置了吗?”

 

“当然,今天就拜托各位了。”埃尔文笑着让开路,各路工匠遂鱼贯而入,跟着设计师的指挥七手八脚地开始贴壁纸、接线、搬运家具、扯彩带挂鲜花……那设计师也不知是埃尔文从哪个次元偷渡来的,言谈举止透着一股娘气,也不会说日语,只顾挥舞着兰花指叽里呱啦地冲工人们喊叫自己的理念。新来的助理跟在旁边给他当翻译,卡米尔则去厨房泡了一壶茶,陪着埃尔文视察工程进度,顺便还替老板哄乖了炸毛的艾伦。艾伦虽然气埃尔文擅做主张,却架不住两位美女助理左右夹攻的温柔攻势,没吵几句就红着脸落荒逃回厨房,关上房门就再也没出来。埃尔文笑眯眯地给厨房门上挂了一只槲寄生花环,觉得不过瘾又撕个红彤彤的圣诞老人糊上去,左看右看够喜庆了,这才志得意满地扬长而去。房中各处忙碌的工人几乎都是本行业中技术熟练的好手,干起活来干净利落,人手又充足,才不过几个小时的功夫,屋内的装潢就被他们彻底换成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埃尔文跑来跑去地混在人堆里,忙着查看进程、接收设计师的请示和签收货物。韩吉撞门进来的时候他正从部下手中接过给利威尔订制的衣服,前者衣发蓬乱,落满碎雪的肩膀瑟瑟发着抖,一副惨遭工作和坏天气凌虐的狼狈样子,进门就往埃尔文怀里扑:“呜啊冷死我了!这种天气居然让我们去河里挖尸体,简直是一场恶战!土豪大大你家有热茶吗?快赏我一杯续命嗷!”

 

“有哦,卡米尔才泡的红茶,管够你喝呢。”埃尔文笑着给她一个拥抱,大方地默许了对方搁在自己毛衣底下的两只凉爪子,身旁的女助理察言观色,倒了一杯热茶端到韩吉手里,好心地帮她拍掉了大衣上的落雪。韩吉道了声谢,手里捧着热乎乎的茶杯,好奇地伸头去看埃尔文手中的礼盒。只见盒中装着一件做工精良的红色斗篷,款式简洁大方,纯粹是由上好的火狐皮配着雪白的貂毛制成,纽扣全部用宝石镶嵌,摸上去轻软又厚实。作为配饰的除了一串缀角的金链,还有一枚象征寿星地位的缕金王冠,韩吉嘴角抽搐地看着镶在王冠上的红宝石,满脸黑线地转向埃尔文:“喂喂,埃尔文,你可别告诉我这是纯金打造的,利威尔只不过是过生日,你大张旗鼓地布置场地就算了,连这种用过一次就丢的东西也值得这么浪费吗?小心我鄙视你啊!”

 

“别开玩笑了,韩吉,给利威尔用的东西怎么可以将就?就算是一次性的也不行啊。再说这种程度的花费有什么大不了啦,你以为我每个月辛苦跑出国赚那么多钱是为了谁?”埃尔文理所当然地说着,一脸好像对方有多大惊小怪的样子。他把衣服交给助理收好,转而向她笑道,“放心吧,这件要等宴会开始的时候才穿呢,你有打听好利威尔的行程吗?今晚他不会再加班了吧?“

 

“放心~搜查一课年底的工作都已经收拾起来了,佩特拉跟我保证过,他们绝对不会在这种日子里还让利威尔加班的。“韩吉笑嘻嘻地向他比了个耶的手势,边上两个工人小心翼翼地抬着一个巨大的木盒来请埃尔文签单,韩吉瞥了一眼那个雕工精美,挂着华丽装饰的大盒子,简直快被这家伙的土豪脾气彻底击败了,半是无奈地跟他开玩笑:“怎么啦,埃尔文?特意找来这么漂亮的盒子,难不成是打算把自己装在里面当成礼物送给他吗?可惜这么小的盒子装不下你了,要不要我代你钻进去吓他一跳啊?”

 

“怎么可能,送给利威尔的礼物我早就准备好了,这一盒只是生日蛋糕啦~”埃尔文被逗笑了,揭开盒子示意她看,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块堪称艺术品的大蛋糕。饼干和糖霜做成的小木屋惟妙惟肖地立在奶油铺成的雪地里,门口竖立着可爱的果冻邮筒和彩色糖果装饰而成雪人,一旁的巧克力木牌上写着花体的“Happy Brithday  Levi❤”字样,精巧漂亮得简直就跟画出来的一样。韩吉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埃尔文还未发觉,依旧笑着向她炫耀:“怎么样?这可是我特地从京都找来超有名气的蛋糕师傅,花了一天一夜赶制出来的,连小屋里面都藏着美味的糖果,底下还铺着两层果酱和冰淇淋呢。这个场景配我买的圣诞树刚刚合适,利威尔最喜欢吃甜食了,看到这个蛋糕一定会高兴的……”

 

他只顾絮叨着,转头却发觉韩吉的神色有点慌张,埃尔文莫名地顺着她的视线往后看,正看到艾伦愣愣地站在那里望着他们,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见到埃尔文看过来,他突然回过神,一脸气急败坏的表情,猛的摔了围裙冲回自己的房间,急煎煎地抓起大衣和钱包就往外跑。埃尔文心头一跳,还以为他要逃家,刚想喊保镖们拦人,自己却先被韩吉给拉住了。

 

“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韩吉叹口气,语气充满了无奈的埋怨,低声向他解释,“利威尔这几年的生日蛋糕都是小艾伦亲手做的,他们以前就约定过,利威尔过生日不用艾伦买什么,只拿手做的蛋糕当作礼物送他。你这个时候买别的蛋糕,不是把小艾伦送礼物的机会都抢走了吗?现在只能赶去买别的礼物弥补了。”

 

埃尔文从没听说过有这样的状况,满心的热切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整个人都静下来了。他看着自己的蛋糕愣了一会,小声地自言自语道:“是吗……我把事情搞砸了啊……“

 

他的神情有一点失落,似乎有点出神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韩吉看他一直不出声,还以为这件事把他打击到了,赶忙摆出笑脸哄他:“没这回事!你只不过是不知情,又不是故意做这种事的~反正利威尔还要再等一个下午才下班,圣诞节卖礼品的店那么多,小艾伦一定很快就能买到礼物的,你就不要担心啦!那孩子虽然脾气倔了点,但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跟你怄气,之后再跟他道歉就好了,要是他能理解你的心情,你们的关系说不定也能变好哦……”

 

“你在担心什么啊,我从来就没把艾伦讨厌我的事放在心上呀。”埃尔文不由失笑,语气和神情自然又淡定,一点勉强的情绪都不见。韩吉意外地挑起眉,打量了他一会,自己也跟着笑起来了。等埃尔文指挥着手下把蛋糕放到了该放的位置,她便从包中拿出一个小盒子递到他面前:“喏,上次你拜托我找的东西,全都在这里了,这可是我走访了好多人才弄到手的,超不容易!要好好感谢我啊!”

 

“这么快就拿到了?太好了!谢谢你!”埃尔文惊喜极了,一双澄蓝的眼眸因为这份意外的礼物重新变得闪亮起来,无比珍惜地把那个纸盒捧在手里,向韩吉笑道,“我还有再等下才能准备好,楼上书房和客房都没有动,你先到那边喝茶休息吧,这边打扫干净以后我再来叫你。”

 

韩吉笑着应下,熟门熟路地溜到书房里,先就着助理送来的红茶吃光了利威尔私藏在这儿的巧克力,枕着他们家的海豚抱枕在沙发上打滚,拿埃尔文办公用的电脑下副本玩。玩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埃尔文抱着一个大相册过来敲门:“下面已经布置好了哦,韩吉,你要来陪我整理照片吗?”

 

“要!但我要先参观你布置的房间。”韩吉顿时来了精神,丢开电脑欢天喜地地跑下楼。只见走廊和客厅俨然已经穿越成为画风截然不同的异次元,墙面被3D效果的星空壁纸装饰成了深邃的宇宙,无数闪亮的小灯嵌在其中,拼成星座的模样,就像真正的星星闪烁着幽亮光辉。原本摆在客厅里的沙发被换成了创意雪橇形状的长桌,名贵的餐具和价值连城的红酒整齐地摆放在桌上,一头矗立着身披彩灯的圣诞树和插着蜡烛的大蛋糕。无数澄亮的彩球灯从天花板上悬挂下来,组成一条光彩夺目的银河,众星捧月地围绕着明月造型的华丽吊灯。装修留下的污渍早已被家政公司的人全部驱逐干净,雪白的羊毛地毯从玄关一路铺满了客厅,墙边点缀着鲜红的花朵和青草。简直就像坐在圣诞老人的雪橇里飞驰在夜空中的景象一样,韩吉张大嘴巴看着这一切,眼镜都快掉下来了。埃尔文笑眯眯地向她说道:“一天的时间只够做到这种程度啦,跟预想中的效果差不多~可惜房子太小,没什么发挥空间,要是能把卧室也装饰一下就好了,我可是一直都很期待能在铺满鲜花的大床上跟利威尔……”

 

“别说了,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想在床上跟他干什么。”韩吉黑线地打断了他的话,虽然很明白这家伙恨不得把身家全都花在利威尔身上的脾气,没想到居然做到这种夸张的地步,这么有钱又是现充,真该拖出去烧火算了。她见埃尔文还想说什么,连忙换话题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别说这了,你不是还要整理照片吗?再不快点利威尔可就要回来了哦~走吧,去起居室那边,我陪你一起弄。”

 

埃尔文欣然答应,两人于是转到了明亮温暖的起居室,坐在暖融融的被炉里整理韩吉拿来的那一盒旧照片,大部分都是他们三个年轻时候拍的生活照。先让韩吉诉说每一张照片的来历,埃尔文再按照拍摄的时间的顺序把它们一一放进相册里。看着他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韩吉只觉得好笑极了:“真想不到你竟然对这种东西感兴趣,搜集这些照片对你恢复记忆有什么帮助吗?”

 

“什么帮助也没有,我还是想不起来从前发生的事,也许在你看来这些旧物于我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对我来说,这可是最珍贵的宝物呢。”埃尔文对她笑笑,安然地拿起一张照片放入相册,“我第一天住进这个家里的时候,在地下室里找到了这个相册,还有很多很多属于以前那个我的东西。那个时候我真的非常开心。因为失去记忆而感到茫然的我,为了确定自己曾经在这世上生活过,一直努力地寻找着存在的证据。直到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弄丢的东西利威尔都替我好好保存着,即使时间流逝,即使不知我的归期,在他心里也始终为我保留着位置。那种感觉,就好像我缺失的一半世界重新变得完整起来,再没有比这更让人安心的事了。我已经不会再勉强自己恢复从前的样子了,留着这些东西,是为了提醒自己努力生活,至少要让利威尔像照片里那样幸福才行~”埃尔文托着腮笑眯眯地看着手中一张照片,照片上年轻时的自己枕在利威尔胸口上,两个人躺在洒满阳光的地板上毫无防备地睡着,一派静谧安逸的景象,旁边还有散落的苹果和书。看了一会,他像想起什么一样突然转过头,叮嘱韩吉道,“不过,这件事可是我的秘密,不能告诉利威尔哦。”

 

韩吉托着腮定定地看他,眼前的男人穿着轻软厚实的高领毛衣,人前那副拒人千里的总裁姿态被一股从容安稳的气质取代,只是看着他就觉得非常安心。韩吉唇角勾起一抹微笑,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她没有多问什么,拿过那些照片继续帮他整理排序。直到埃尔文安排在附近盯梢的人打来电话,报告利威尔的车已经走到半路,两个人才手忙脚乱地把相册和照片都收拾起来,兴致勃勃地抄起爆炸彩带埋伏在门边。

 

十分钟后,这场庆典的主角终于回来了。当利威尔推开家门时,伴着“彭彭”两声巨响,迎面扑来五颜六色的彩条挂了他一身,一句“我回来了”还没说完就被硬生生吓得咽了回去。他站在原地惊魂未定地发愣,看着面前两个恶作剧成功的人带着他所熟悉的笑脸齐声向他喊“生日快乐!”,被他们扑上来抱在怀里,自己不禁也跟着笑了出来。

 

“做得还真是夸张啊,吓我一跳……”他把公事包放在一边,任凭埃尔文殷勤地为自己脱掉围巾和外套,抬起头打量四周。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看到家里完全变成另一个样子,一时有点适应不过来。韩吉笑嘻嘻地抱着他的肩膀,替埃尔文邀功道:“喜欢吗?这可是你男人花了一天时间准备的,客厅布置得更漂亮~知道你喜欢干净,特意把保洁公司的人都叫上,一点灰尘都没留下呢~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埃尔文可真是费尽心思了,是不是?”

 

被点了名的埃尔文谦虚地表示这点小小的付出根本不算什么,只要honey开心,自己理应再接再厉,争取明年把凡尔赛宫的规格复制粘贴过来。利威尔拽过领子给他一个吻当谢礼,转眼看看里间还是没动静,不由有些奇怪:“艾伦呢,那小鬼出去了?”

 

埃尔文和韩吉的笑脸顿时有点僵,后者打着哈哈正要糊弄他,裹着一身风雪的艾伦总算赶回来了。只见他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好像刚跑过很长的路,满头满身都被雪打湿,一张小脸冻得通红,衣服上也净是泥水的痕迹。利威尔疑惑地皱起眉头,问:“你去哪了?”

 

“学校……社团里突然有事,好不容易才赶回来……没时间做蛋糕了,买了这个给你……”艾伦气还喘不匀,断断续续地说着,把一个小礼盒递到利威尔面前。利威尔拆开包装看到一支钢笔,款式简洁大方,是自己常用的牌子,便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谢了,快去换身衣服暖和一下,准备下来吃饭了。”

 

艾伦答应一声,乖乖地让他摸摸头,跟韩吉打了声招呼就回房间去了。韩吉略带担忧的目光追着他身后走,埃尔文却像没看到艾伦似的,只顾笑靥如花地为利威尔披上准备好的衣服,金闪闪的王冠也戴好,牵着他的手把他领到客厅里。等到艾伦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这场精心准备的庆祝会也开始了。一家人围坐在利威尔身边热热闹闹地唱起生日歌,一起吹灭了蜡烛,吵嚷着怂恿利威尔许愿。在喝第一杯酒之前,埃尔文和韩吉先把准备好的礼物送到利威尔手中。韩吉送的是刑侦经典系列的专业书,实用又齐全,利威尔欣然收下。相比之下,埃尔文的礼物意义就显得特别多了。一对闪耀着钻石的铂金男戒,完全按照利威尔之前买的那对款式定做而成,两个月前他才刚弄丢了原版,现在看到这一对,还真有种失而复得的惊喜感。埃尔文把两只戒指都拿出来,给他看刻印在内侧的名字:“跟你送我的那个一样,彼此的名字都刻在上面了,我自己亲手刻的哦~呃,需要我再跪一次嘛?”他举着戒指问利威尔。

 

利威尔简直绷不住要笑场,想起两人刚同居那会,自己花光积蓄为他买来第一对钻戒,因为惦记着当街求婚那次没有答应他,送戒指那天就干脆买了花,正经地也向埃尔文下跪求婚了一次。没想到这点小事竟然让他惦记到现在,真是有够可爱的。眼看着韩吉和艾伦都开始“跪跪跪”地在边上起哄,利威尔赶忙制止了他们,自己把左手递给埃尔文。埃尔文笑吟吟地把戒指套在他无名指上,握着他的手说:“呐,上一对戒指办案的时候弄丢了,要是这次再弄丢……”

 

利威尔被他笑得头皮发麻,提到这事胃里就止不住地翻腾,赶紧跟他保证:“我知道了,以后除非砍手,绝对不会再丢了,放心吧!”

 

埃尔文这才满意了,韩吉见机插话,兴致勃勃地举起酒杯说:“那我们开始吧,第一杯酒庆祝我的好心友利威尔出生,新的一年也要像现在这样健康平安,幸福快乐,干杯!”

 

埃尔文和艾伦立刻响应,利威尔也笑着跟他们碰杯,喝过酒以后又被缠着切蛋糕,气氛变得更加吵嚷热闹。埃尔文和韩吉原本就是能说会道的人,酒过三巡之后都打开了话匣子,围在利威尔身边笑闹了一整晚。因为艾伦明天还要去上学,只陪他们玩到九点就上去睡觉了,留下三个大人在客厅里,继续喝酒说话取乐。三人里面就数利威尔酒量最好,喝到最后连韩吉都抱着酒瓶睡着了,他就把剩下的酒都干掉,简单收拾了一下狼藉的场地,把自家男人和韩吉都送回房里,自己也跟着睡下了。

 

夜渐渐深了,临近午夜时分,不管是夜间操劳的人还是酗酒过度的人都已沉浸在黑甜的梦境中,整栋公寓也陷入黑暗的寂静。一扇房门悄无声息地打开,里面的人影借着夜色的掩护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摸着黑偷偷潜入厨房。料理台的桌子上还散落着白天自己做蛋糕时用的材料,半成品的蛋糕冷清清地摆在桌上,只裹着一层最普通不过得奶油,寒酸简陋得可怜。艾伦把用过的模具洗刷干净,材料全部放回原处,料理台擦得干干净净。他把那个蛋糕放在地上,不知道怎么处理它,自己蹲在旁边发呆。

 

想来也没什么不好的,自己的手艺怎么可能比得上专业的糕点师傅,有那么漂亮的蛋糕摆在前面,这个就算做好了也没脸拿去送人。还好赶得上买别的礼物,在利威尔先生面前把这瞒过去了,往后他的生日再也不需要我给他做蛋糕了吧……艾伦抱着膝盖,觉得内心空落落的寂寞,一股酸溜溜的仇富情结从心里飘上来。钱多有什么好,黑心商人的钱反正也是坑骗别人得来。就为了那种理由把利威尔先生丢下那么多年,一回来就害他受了重伤,又是个睚眦必报的混蛋大人,真不知道这种男人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利威尔先生喜欢的。虽然韩吉桑总是说小孩子不能掺和大人的感情,可他就是怎样都无法认同这样的家人。好在还有自己陪在利威尔先生身边,那家伙要是再敢做出对不起他的事,自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艾伦静静地想着,一双晶亮的猫眼冷冷地发光,他把蛋糕藏进烤箱里,打算明天早起收拾一下,带去学校分给同学吃,确定所有的证据都消灭好之后,他便安心的回去睡觉了。

 

他把闹钟调得很早,第二天早上提前一小时就从床上爬起来,鬼鬼祟祟地溜去厨房收拾东西。万万没想到这个家里竟然有人比他起得还早,还把厨房上上下下都重新打扫了一遍,艾伦目瞪口呆地看着悠闲坐在餐桌边吃蛋糕的监护人,男人穿着单薄的黑色毛衣,见到他出现还气定神闲地冲他招了招手:“早。”

 

“早……个啥啊!你一大早起来干什么,而且还在吃我的蛋糕!明明都已经藏起来了啊!”艾伦扯着嗓子哀嚎起来,冲到桌边一看,只见那块凄惨的蛋糕已经吃了一半,剩下一半奶油快被刮光了,根本不可能拿给同学。少年一张脸顿时哭成了Q口Q,利威尔一手拎着小餐叉,看着他直皱眉:“啧,你那脸什么意思,我吃这个有什么不对吗?本来就是给我做的蛋糕吧?”

 

“诶?!但、但是……”

 

“没什么但是,我就喜欢这个味道,剩下这些都是我的了。今天懒得给你做便当,这个拿去,中午你自己买饭吃吧。”利威尔说着扔过来一个信封,艾伦打开倒了倒,里面哗啦啦掉出来一把钞票,数数金额,不多不少刚好就是钢笔的价钱。艾伦顿时感动得眼泪汪汪,摇着尾巴飞扑上去搂住了利威尔的脖子,蹭在他肩上嘤嘤嘤起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利威尔先生,超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是吗?”利威尔习以为常,安抚地拍拍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

 

“明年我还做蛋糕给你吃!我一定努力提高技术,做出比埃尔文先生买的还要好的蛋糕!我讨厌那个蛋糕,讨厌埃尔文先生……”

 

“喂。”

 

“那个男人把利威尔先生抢走了,他对我一点也不好,昨天还欺负我……利威尔先生以前还说我不同意就不要他了,为什么到现在你们都还没分手,你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感受555555……“

 

“我就是不要你了也不会不要他。”利威尔额角蹦起青筋,捏着艾伦的鼻尖把他拎到眼前,一字一顿地对他说,“死小鬼少装可怜撒娇,赶紧收拾书包给我滚去上学,这周期中考有种再给我拿个位数回来试试?上次家长会被你们老师痛骂还没找你算账呢,小心我让你跪三天板凳腿啊。”

 

艾伦目的落空,不情不愿地“切”了一声,丢下他哒哒哒地跑去收拾书包。为了宣泄自己的不满,特地弄出好大的动静,地板跺得咚咚直响,大门也摔得震天动地。利威尔头疼地听着这噪音,强忍把熊孩子拎过来揍的冲动,郁闷地转回来接着吃蛋糕。在家睡功一流的埃尔文自然没被这声音吵醒,倒是韩吉被吵得睡不下去,披着睡乱的长发呵欠连天地过来找水喝:“你家的人真是有活力啊,昨晚闹到那么晚竟然还有精神早起,困死我了……呼啊~”

 

利威尔不说话,低垂着眼帘戳了块蛋糕,塞在嘴里慢慢咀嚼。韩吉端着水杯坐在他身边,看看他的表情,不禁笑起来:“怎么啦,一大早就这么不开心,小艾伦怎么又惹你生气了?”

 

“胡说什么,我才没生气。”利威尔淡然地否认,韩吉托着腮靠在桌边,了然地说道,“那就是还在为艾伦和埃尔文的事发愁咯,我都劝过你想开点了,小孩子任性点也没有办法,别跟他一般见识嘛。”

 

利威尔不置可否地瞥她一眼,还是没说话,韩吉唇边抿起一抹笑容,随手挽一把垂落的发丝,向他抛出了一个问题:“呐,利威尔,你有想过艾伦讨厌埃尔文的原因吗?”

 

“昨天我跟埃尔文提起艾伦的事,他笑着对我说,自己从来没把艾伦讨厌他的事放在心上。那是因为埃尔文比谁都明白,艾伦之所以讨厌他,全都是出于对你的爱。曾经伤害过你,现在又回到你身边的埃尔文,在视你为亲人的艾伦眼里,是需要警惕和防备的坏人。小孩子理解不了大人的感情,只知道本能地维护自己最爱的亲人,在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再次伤害你的情况下,他当然会对埃尔文摆出一副防备的态度了。所以你们完全不用为这件事苦恼啊。反正埃尔文那么迷恋你,你也是真的很喜欢他,只要让艾伦看到你幸福的样子,慢慢地他就能接纳埃尔文了……”

 

话还没说完,利威尔突然埋下头,肩膀一耸一耸地笑起来。韩吉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喃喃说:“竟然得意到不听人说话还笑出来了,就算是现充也不能这么过分的吧,到底有没有考虑我这个单身汉的感受?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抬出去劈柴啊!”

 

“没有,不是因为这个。”利威尔止住笑,掩饰性地低咳了一声,继续说道,“我只是想起昨天吹蜡烛时许的愿望,觉得这事有点好笑罢了。”他把餐叉放在空荡荡的盘子上,整个人放松地靠在椅背上,“认识你们以前,从来没人为我庆祝过生日,所以在这里等埃尔文的那些年,每年过生日的时候,我都会替他许愿平安。直到今年他真的回到我身边,我就许下了希望他和艾伦好好相处的愿望。原本还以为这是需要几年才能达成的愿望,照你这种说法,那我岂不是变成每年都能如愿以偿的幸运人了?”

 

“你本来就是活体锦鲤,天底下有几个人像你一样事业飞黄腾达,白捡个儿子还拐了个总裁,吃枪子都死不了现充。明年生日你干脆许愿世界和平算了,要真能实现连诺贝尔和平奖都是你的啦。”韩吉毫不留情地吐槽。

 

“明年的愿望啊……”利威尔眯起眼睛,慵懒的目光望着照在窗边的一抹阳光,唇角勾起淡淡的轻笑,“是呢,我和埃尔文已经不需要再祈盼什么了,到时候如果没有别的想法,就先替我儿子许愿考上大学吧。”

 

【END】



评论-27 热度-77

评论(27)

热度(77)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