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贺】【让艾团兵】此地无鬼

《新瓶旧酒》的补习梗,一个轻松甜白的小片段,死蠢ooc,这次的主CP是让艾,雷让艾的太太注意躲避~

这篇文送给我们的涉江小天使,祝你生日快乐\(≧▽≦)/迟到了一天真是超级抱歉TUT过去的一年里有你陪伴真的超开心,再让我嚎叫一句,能把你拖进团兵坑是我最自豪的终身成就啦~祝你新的一年平安健康,工作顺顺利利,爱你么么哒(>3<)

↓  ↓  ↓

即将就读三年级的普通男子高中生,让·基尔希斯坦同学,此刻神色紧张、浑身僵直地坐在史密斯家的起居室里。在他面前放着一张宽大舒适的暖炉桌,上面一半堆满了各科复习资料,另一半则被乱糟糟的零食和饮料占据。在他身旁坐着专注打字的现任警视利威尔,对桌则是漫不经心地斜倚在桌上,一边吃橘子一边翻漫画的跨国企业总裁埃尔文。懒散闲适的氛围与高高摞起的笔记试卷搭配起来别提多违和了,再加上有两位家长旁观,这感觉简直就跟坐针毡没啥区别。

 

“没办法啊,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在这里学习。”坐在一旁的艾伦甩了甩手中的圆珠笔,一脸不耐烦地说,“家里的暖气不知怎么坏掉了,我又不喜欢吹空调,只好搬来这边。反正起居室的被炉很暖和,离厨房和厕所都很近,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这种情况给我提前说啊!早知道这样去我那里不就好了!现在这要怎么办,利威尔先生和埃尔文先生在看着啊!!”让扯着嗓子冲他咆哮,满心怒火熊熊,恨不得抄起字典把他活活拍死。艾伦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说:“谁要看你做什么,你又不是闭路电视。什么啊,你居然还介意他们,明明连我家的红豆饭都吃完了……”

 

“不是这回事好不好!”让气得炸肺,想起前段时间自己跟两位家长之间尴尬的误会,顿时窘得脸都红透了。这时一旁的利威尔抬起头,面色平和地询问道:“打扰到你了吗,要不要我们现在去别的房间?”

 

话一出口 ,就见炸毛状瞪着艾伦的让立刻恢复了低眉顺眼正坐的姿势,垂着脑袋恭顺地答话:“不不,是我怕打扰到您,过几天就要考试了,我们要背的东西很多,还要讲题,肯定会熬很晚,影响您和埃尔文先生休息……”

 

“不用在意,你们的功课要紧,别的房间实在太冷了,到上床之前你们就留在这里吧。”利威尔看了看桌上的东西,又问道,“还喝茶吗,我再去给你泡一壶?”

 

“不、不必麻烦了!这些已经够了,非常感谢您!”让连忙捧过自己的茶杯,连连道谢。这时候艾伦正奋力把桌上的零食搬到埃尔文身旁的地板上,以便腾出更多地方堆他的笔记和参考书。利威尔正在一瓣一瓣地剥橘子,闻言顺手在让的脑袋上揉了一把:“是吗,那好好加油吧。”

 

被摸头了!小学毕业以后这还是第一次!让僵硬地垂着脑袋任摸,内心震惊得万马奔腾,他抬眼偷看利威尔,见他正探身把剥好的橘子隔桌递给埃尔文,自己也赶紧扒回桌上作埋头苦读状。这次的考试对两人而言都有极重要的意义,艾伦所在的田径队已经顺利取得了地区战的资格,文化课成绩却差到垫底,如果身为主力的他因为补考的原因错过比赛,那整个队伍的名次都会受到影响。而自从那场出柜风波之后,让的父母便跟他断绝了经济联系,要想维持下学期的生活,只能靠通过考试取得优等生奖学金。好在两个孩子原本就是做事认真的人,真正进入学习状态后,整个人都沉浸在题目里,很快就忘了两位家长的存在,开始讨论起问题来。

 

“所!以!说!f(x)的导数就是f(x)在x这里的切线斜率!答案就在图上,看了这个图还不明白吗?笨蛋!!”让暴着青筋砰砰拍桌子,气呼呼地吼道。

 

“所!以!说!我就是不明白这个图啊!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种鬼画符是怎么画出来的,为啥刚才还是曲线到这里就变成直线了!就不能说得更清楚一点吗!笨蛋!”艾伦用同样的力道啪啪拍回去,毫不示弱地扯着嗓子也跟着吼。

 

“还问什么为什么,题目明明都写在这里了啊!这边是x<0的部分,画出图形就什么都有了!这样!这样!看,画出来了。”

 

“看不懂啊!!我拜托你说得简明扼要一点吧!”艾伦五内俱焚地抓着让的脖子在他耳边吼。让被艾伦抓着脖子来回晃着,好不容易挣脱出来,声音嘶哑地骂他:“那是一次函数,你这家伙已经退化到连中学的知识都不会了吗?!你这样到底是怎么通过中考的,我真想替你们老师清理门户啊!”

 

“吵死了!我那时是全国赛冠军队的主力队员,当然可以破格录取了!你当初不也是靠着绘画得奖才来这边的吗?”艾伦不服气地顶嘴。

 

“开什么玩笑!别把我跟你这种吊车尾的相提并论,我那时凭考试成绩分明能考上更好的高中,还不是因为要跟你一起才填了一样的志愿!”让顿感受到了冒犯,提高了声音嚷道。这话说得太硬,艾伦竟没有立刻接茬,两人对视着静默了两秒,艾伦问道,“那你是后悔了吗?”

 

“没有啊!笨蛋!我连放弃出国都不在乎,区区一个高中算得了什么!明白了还不给我认真复习,要是这次还不及格就再也不管你了!”让劈头盖脸地冲他骂道,两人怒气冲冲地瞪着对方,互相呸了一声,忿忿地转回来接着做题。

 

起居室暂时恢复了最开始的清净。利威尔写完了报告,一时无事可做,便拿了个小碗剥起坚果来。结果还没清净五分钟,艾伦和让又开始为了一道题的解法哇啦哇啦地吵起来。这两个孩子本来就属鞭炮的性子,平日里相见还要争吵斗嘴,意见有分歧的时候更是吵得不可开交。这个说我的做法不易出错跟老师教的一样,那个说我的做法简便灵活好懂你那是邪教!利威尔被他们烦得直皱眉头,干脆找了副耳机听起摇滚,耳朵里外明明都是一样的吵闹,他自己却觉得轻松又愉快。坐在对面的埃尔文定力更是惊人,挨着唾沫乱溅、纸笔横飞的修罗场,他的注意力却始终沉浸在面前的漫画上,吮着小橘瓣看得津津有味,不时还因为有趣的剧情露出一声轻笑。艾伦和让的吵架已经由单纯的争论题目向人身攻击的方向进发,他却在这边径自聚精会神地拆薯片,塑料袋哗啦哗啦的声音混着喋喋不休的吵嘴声别提多烦了。艾伦忍得青筋暴起,内心充满了反社会的暴躁冲动,反驳完让的做题步骤之后回头就冲他咆哮起来:“烦死了!人家用功学习的时候别在这里吃零食……唔唔唔唔唔!!”

话音未落,他就被埃尔文抓了一大把薯片堵在嘴里,艾伦猝不及防,一口气提不上来,被薯片噎得翻倒在地,掐着脖子又呛又咳。旁边的让张着嘴说不出话,已经彻底被这简单粗暴的画面惊呆了。埃尔文和颜悦色地看着自家小孩痛苦地在地上翻滚,语气亲切又温和:“做题的时候不要那么大火气嘛,自己都不冷静怎么能静心思考问题呢?什么难题这么有争议也给我看下~”

那双纯净友好的蓝眸一望过来,让就抽着冷气打了个寒噤,战战兢兢地把小本子推到他面前:“这、这个………已知点A(0,-3),B(2,3),点P在x^2=y上,当△PAB的面积最小时点P的坐标是多少?”

“(3/2,9/4) 呀~”埃尔文理所当然地说,让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凭口算就说出正确答案的男人,这人甚至没看题目给出的图像,只听他读了一遍就算出来了,简直就跟计算器一样见鬼。艾伦刚从地上爬起来,听到这里也露出惊恐的表情,两个人一起盯着一边吃薯片一边莫名其妙对他们眨眼的埃尔文:“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两个少年拨浪鼓似的摇头,埃尔文露出舒心的微笑:“那就好,我猜也没问题,刚才换别的做法也是这个答案呢~”

少年们默默无语地对视了一眼,用眼神相互撺掇,最后艾伦拿着小本子蹭了过去,低眉顺眼地请求道:“那个,埃尔文先生……我们不会做,你帮我们讲讲做法好不好?”

埃尔文叼着薯片对他伸出两根手指:“我和利威尔两天的便当,要章鱼鑫鑫肠。”

“你烦死了!吃什么章鱼鑫鑫肠……”少年条件反射地炸毛,让赶紧从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艾伦回头瞪了他一眼,只得不情不愿地把小本子塞到埃尔文面前,“知道了……你快讲。”

“好~”埃尔文爽快地应下,丢开薯片袋子捞来一根笔,“这道题有八种做法,你们想听哪一种?”

“八?!……不,只要跟这个答案写的步骤最像的就够了。”让把自己的答案页递过去,强忍着智商被碾压的酸楚感,心情复杂地看着埃尔文刷刷地写出比之更详细的步骤。出乎意料的,埃尔文讲题的态度非常认真,平时那副不正经的懒散样子一丝也不见,耐心细致的样子就像一位真正的老师。每讲一个步骤都要确认他们有没有听懂,有不懂的地方就换更好理解的解法,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说。有这样强大的外挂,连艾伦这样数学积贫积弱的也听懂了,让发自内心地感谢他:“真是帮大忙了,埃尔文先生。”

“不用客气,这道题不好理解,多换几种角度看就明白了。你们基础不好,要记东西有很多呢,加油啊~”埃尔文笑着说,一边细心地用手背蹭掉了艾伦脸上沾着的墨水渍。见他这么好说话的样子,让的戒备心早去了一半,试探着跟他闲聊起来:“不过,埃尔文先生的头脑真的很聪明呢,连这样的题目都做得得心应手,上高中的时候一定是名列前茅的优等生吧……”

“当然不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以前学过的知识全忘了。”埃尔文笑眯眯地谦虚道,“我是前几年才刚把研究生的课程补完的哦,跟你们比起来我要学的还很多呢~”

“……”让默默的闭上嘴,捧着千疮百孔的自信心往离他更远的地方挪了挪,不再言语了。

经过埃尔文这么一打岔,两个人莫名地丧失了吵架的冲动,起居室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艾伦一开始还能嘟囔两句与学习无关的抱怨,但随着复习内容的增多,他的情绪明显低落下来,看着错误率超过一半的试题心都要碎了。那个沮丧的表情让人联想到惨败后被兜头泼了盆水的斗鸡,狼狈可怜的,让看着也觉得好不忍。他偷眼看看两位家长,一个沉浸在劲爆的乐声中聚精会神地玩单机游戏,另一个正满世界找剪刀拆他的零食口袋,似乎根本没有心思关注这边,便大着胆子腾出一只手来,桌子底下摸到艾伦凉津津的手指攥在手里,表面上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盯着英语笔记,但其实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哇~好冷!”埃尔文抱着拆开的零食坐回来,被外界的冷气冻得缩着肩膀,比想象中低一些的温度让他不禁抱怨起来,“这里面已经完全没什么热度了啊,一点也不暖和!这种天气很容易感冒,该多暖一会的,我这就去开电源。”

他说着起身爬出被炉,利威尔抬起头,莫名地看他走到墙边蹲下,见对方拿起电源线,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扯掉耳机急忙制止:“住手,埃尔文!现在不能插……”

话未说完,墙边兹啦一声火花飞溅,所有光源应声而灭,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漆黑的寂静中。艾伦吓得“哇!”了一声,眼睛适应不了突如其来的黑暗,差点失手打翻了桌上的杯子。利威尔怔怔地吐出后半句:“……电源。”顿了一下,自己也叹了口气,“我忘了告诉你,新买的暖炉功率很大,跟其它电器一起用常常会跳闸。浴室里开着暖水器呢,看这样子是短路了。”

“抱歉。”埃尔文充满歉意地说着,只好又把电源拔出了插座。利威尔简短地回了句“不要紧。”一边摸出自己的手机划开屏保,向两个孩子叮嘱道,“我去看看电闸,你们待在这里不要走动,黑暗里很容易撞到东西受伤。没事的,稍微忍耐一下,这种小故障马上就会修好的。”

“是!”让立刻答应下来,目送利威尔披上衣服,借助手机屏幕的一点暗光摸到门边。埃尔文提出要陪他一起去,不由分说拉住他的手,两个人一起摸着黑走出去。坐在这边还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冷吗?穿这么少当心着凉了,还是先回去吧。”

“没事,屋里太黑了,我拉着你,这样好走一点~”

说话声渐渐远去,漆黑的起居室里一片死寂,所有的家具黑暗里都只剩下了模糊的轮廓,有种吓人的压抑感,好像会有什么突然从角落里冲出来似的。让吐出一口气,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他看看坐在身边的艾伦,接着手机的光,隐约看到一个脸朝下趴在摊开的书本上的后脑勺。让故意咳了一声,装出不经意的口吻道:“喂,你怎么了?”

艾伦没有搭理,让伸手捅了捅他的腰,又问了两遍,才见他抬起一只眼睛,声音皱巴巴地说:“够了吧,我不要补习了,考试什么的就让它去吧,你也不要管我了……”

“说什么胡话啊,一点也不像你,这样就要认输了吗?”让打断他的话,有股怒气填在胸中,口气也跟着冲了起来。艾伦却像早就知道他会这样说一样,提高了声音盖过他的嗓门:“才没有认输!我只是很清楚自己的状况!你每次都能轻易考出很高的成绩,我却连最基础的课程也跟不上,好像我才是耽误你前途的绊脚石,总是被你迁就!已经够了吧!我们本来就不是同一类人,何必白白浪费时间,你也知道这根本就是没用的吧!”

话音落下的时候整个房间都安静了,手机的光暗了又灭,气氛变得僵冷而沉默。过了一会,让摸索着抓到他的衣服,一把将他拽过来,捧着脸亲了一口,然后紧紧抱在怀里。他把头靠在他肩上,认真而又坚定地凑在他耳边说:“我不会丢下你的,就算你考不上大学,笨得找不到工作,我也绝不会为这个离开你。不是你拖累我,是我自己愿意选择你,所以不要想那么多,你只要竭尽全力地学,努力考试,别让自己后悔就行了。”

艾伦缩在他怀里整个僵住了,这时候头顶的电灯很应景地闪烁了两下,光明重回世界。连灯泡都感动得恢复了活力,一定是我刚才太帅了~让沾沾自喜地想着,得意洋洋地放开手,想要欣赏一下艾伦热泪盈眶的表情。没想到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一张死蠢呆滞的脸,面皮红得都快要滴出血来了。让愣了一下,自己的脸也跟着红了,他立刻掩饰地嚷嚷起来:“混蛋!你脸红什么啊!!别告诉我事到如今你还会害羞啊!”

“谁让你说了那种话啊混蛋!还不都是你的错!是说别跟着一起脸红啊,恶心死了!”艾伦嗷嗷地咆哮回来,偏偏这时外面的走廊上传来说笑的声音,利威尔和埃尔文修完了电路,一起走回来了:“工具箱放在这里可以吗?这边还有一袋栗子哦,要吃吗?”

“好啊,你先回去被炉里待着,我再去泡一壶茶。”

“泡柜子里那盒新茶叶吧,是我从印度带回来的红茶,听说香味一级棒,你肯定会喜欢哦~”

“是吗?那还真是期待呢~”

脚步声越来越近,房间里的两个少年瞪着对方,脸上露出了同样惊恐的表情。他们慌乱地挪开距离,此地无银地抓起参考书和薯片袋子在两人中间堆出一条楚河汉界,压低了声音崩溃地讨论:“这样有用吗?埃尔文先生不会看出来我们做了什么吧?!”

“根本没有用吧!装像一点啊你,心虚得也太明显了好吗!”

“你还不是一样!……可恶,给我让点地方啊混蛋!”

“奏凯你!滚去那边,别挤我啊!”

拉门哗啦一声打开,正要进门的利威尔跨进门,接着顿住脚愣了。埃尔文从他肩膀后面探出头,讶异地挑起眉,看着一边一个撅着屁股,像鸵鸟一样把头扎进桌子底下的两个少年。利威尔左右看看,眉头不解地拧起来:“你们在干什么?”

听到他的问话,其中一只鸵鸟慢慢地蠕动着从桌子底下退出来,顶在脑袋上的短毛乱成一团。他扬起头镇定地看着两位家长,一张长脸憋得通红,嘴角抽搐着露出了僵硬的笑容:“那个……楼下便利店的阿婆说最近妖精界治安不太好,夜里有鬼跑出来吃小孩……”

【END】

 

评论(18)

热度(101)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