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启蒙教育(下)

前接团长生贺的后续~(后续戳我)傻白甜的下篇,比本篇OOC等级还要强劲的爆炸级OOC,慎入慎入~

 

↓  ↓  ↓

 

抱歉,利威尔。埃尔文看着回复里那条略带委屈的“我知道了”,默默地在心里说,现在这么做都是都是为你好,以后会让你明白的。为了我们今后更长远的性福生活,暂时就先忍耐一下吧。

 
 

他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下班后暂且跟同事借了点盘缠,轻轻松松地跑去街上消磨时间。他先去拉面店解决了晚饭,然后跑到电影院看了部电影,转道又去书店逛了逛,买到了喜欢的小说家的新作。为了装得像一点,他甚至真的去酒吧灌了两杯酒,回来路上还抽了点烟,确定自己浑身上下都沾满了应(gui)酬(hun)的痕迹了,这才掐着睡觉的点踏进家门。

 
 

然而出乎他意料,利威尔今天并没有跑出来热情地迎接,反倒是小咪听到声音,哒哒哒地跑到玄关,一看是他回来了,立刻喵呜喵呜地跑回屋里。埃尔文心里疑惑,跟着猫咪走进厨房,一眼看见趴在餐桌边孤零零地对着一桌冷掉的饭菜发呆的利威尔,他的心就像被捅了一刀似的,立刻难受起来了。小咪好像也能感觉到主人心情低落,今天表现得格外乖巧,只见它拼命蹭着利威尔的腿,撒娇卖萌地拿爪子扒拉他要抱抱。利威尔被它蹭回了神,这才发现站在门口的埃尔文,淡淡地说了一句“欢迎回来”,被告知已经吃过饭了也没有抱怨生气,只是露出失望的表情,困扰地望着满桌的海鲜大餐。埃尔文看着他安静的小脸,越发觉得想出这个主意的自己真是个十足的混蛋,满心愧疚简直让他不知如何道歉才好。他赶紧借口去泡茶,一边烧热水一边在心里天人交战,最后还是决定好好补偿对方,试探着对利威尔提议:“已经这么晚了,要不……我们就去卧室做点那个的事吧?”

 
 

利威尔愣了愣,慢慢的向他转过头,就见那双眼睛像三千瓦的电灯泡突地亮起来,绿油油地紧紧盯着他。埃尔文一看那个眼神头都大了,立刻就后悔起来,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又不能收回来,只得硬着头皮提枪上阵,又一次干了个爽。

 
 

但他显然低估了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如狼似虎的程度,今天的利威尔兴致格外高,好像铁了心要突破身体的极限,缠着埃尔文没完没了的做个不停。埃尔文无比后悔让他学会了骑乘,射完一次还硬要骑上来,无视埃尔文的抗议一口气把他榨到不举。可怜的埃尔文一把年纪,被迫接连缴械两次,其中一次还是中出,累到半死还得强撑着抱对方去事后清理,简直要了他的老命。反观利威尔本人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下半身被弄得又红又肿,射出来的东西稀薄如水,看得人心惊肉跳。第二天早上下床的时候,两条腿都是软的,走路都别扭起来了。埃尔文看在眼里,又心疼又着急,这下铁了心要调教对方,说什么都不再退让了。

 
 

他去跟利威尔讲道理,耳提面命地教他:“人的性欲就像吃饭,很久没吃会饿,猛然吃很多身体也消受不了,就像你现在这样。纵欲是不对的。你还这么年轻,不能这样沉迷肉欲,把身体熬坏了将来就麻烦了。总之,这几天不能做,先学着管住自己下半身,以后我也要降低频率,两天或者一天做一次,没有宽限的余地,就这么说定了。”

 
 

利威尔露出不情愿的表情,显然无法理解这么舒服的好事为什么要叫停。他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为埃尔文只是一时生气,过几天气消了还能宠着他,因此根本不把他的教诲放在心上。没想到埃尔文的态度极其强硬,他原本就是个严格自律的男人,一旦做出他认为必要的判断,无论遇到什么状况都会坚定地执行到底。加上本身的职业又是老师,无论是言语洗脑还是教育技巧都能手到擒来,收拾一只利威尔根本不在话下。规矩立下第一天他就给了利威尔一个下马威,即便下半身被揉弄到硬得流水,照样冷淡地翻书写字,手腕都不抖一下。那个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冰冰的样子,比在学校里表现出来的圣人君子的德行还叫人难以接近。防止点火烧身,日常生活埃尔文也克制着自己,除了说好的一天一次的滚床单,额外的时间绝不过多索取,严格地把性爱控制在双方身体都能承受的频率,也尽量减少一些亲密的身体接触。利威尔几次勾引不成,反而连早安吻、睡前抱抱这些福利都被罚没了,被迫憋屈地遵守约定,跟他保持距离。可是私下里自己想想,又觉得很受打击。他们恋爱了三年,三年里埃尔文待他一直都是温柔宠溺的,可现在自己主动的求欢却总是得不到回应,甚至被冷漠对待,摸不透埃尔文的想法,寂寞难过之余,利威尔也感到非常不安。

 
 

他就这样忐忑不安地过了两天,第二天夜里突然下起暴雨,窗外狂风大作,轰隆隆的雷声接连不断地在头顶上滚。利威尔从梦里惊醒,一听到暗夜里可怕的炸雷声,惊叫一声就往埃尔文怀里扑,两只手用力抱着他。埃尔文被这么一扑也惊醒了,连忙打开灯,利威尔突然意识到自己犯规了,触电一样赶紧从他怀里爬出来,慌慌张张地解释:“抱歉埃尔文,我忘了,我不是故意碰你的!刚刚突然……”

 
 

话还没说完耳边又是一个炸雷,利威尔立刻捂住耳朵,脸色惨白的瑟缩着身体,比惊雷更让人难受的,他想起埃尔文冷漠对待自己的样子。之前擅自违反约定,让他那么生气,这一次只怕要挨骂了。出乎意料的,埃尔文这次却没有生气,明白了状况之后,反而温和地笑了。

 
 

“哦呀,我都忘了你怕这个,到这边来……”他摸了摸利威尔的头发,拉过那个瑟瑟发抖的身体紧紧拥抱住,用温暖的棉被把他包裹起来,一双大手捂住他的耳朵,以一个保护的姿势把他搂在怀里,轻柔地拍抚他的脊背。利威尔好几天没被他这样对待过,遇到自己狼狈脆弱的时候,对方的保护和安抚差点让他落下泪来。他小心翼翼地靠在埃尔文怀里,生怕太过分的举动破坏了这个温馨的氛围。埃尔文身上熟悉的气味和体温让他觉得安全,他把自己埋进他的怀抱,被埃尔文一下一下地虎摸顺着毛,渐渐地冷静下来了。抬头看到埃尔文近在咫尺的脸,昏黄的灯光下,那双温柔沉静的蓝眼睛倒映着自己的脸,好像是在看最珍贵的宝物。利威尔试着跟他说起小时候被凯尼吓唬“打雷就是天上的怪物下来吃小孩了”才留下心理阴影这样无聊的琐事,看着埃尔文被自己逗得笑起来,心里就像有一块大石头落了地,终于放松下来。

 
 

是我想太多了吧……他枕着埃尔文的手臂,仰起头乖乖让埃尔文吻他的额头,对方的手隔着被子轻轻拍着他,慵懒安逸的氛围,让他更加肯定自己被爱着的事实。虽然还是不太懂得埃尔文冷落自己的原因,但只要他的心还在这里,那就足够了。这样想着,窗外的狂风雷电也不觉得有多可怕了,慢慢的,他就在埃尔文怀里安心地睡着了。

 
 

隔天是周六,按照计划好的,两个人早早起来,收拾食物准备去郊外野游。这边还没出门,利威尔突然接到家里的干部打来的电话,说是之前的生意出了问题,请少主快些过来主事。利威尔问清状况,自己盘算一下,觉得这件事至少需要两天才能摆平,赶紧跑去跟埃尔文打招呼,抱歉地表示这两天要回本家住,不能陪他过周末了。没想到埃尔文听他说完以后,不仅没有失望,反而舒心地笑了:“太好了,之前纵欲太多,我还担心周末整天跟你在一起,又要克制不住呢,你不在我们就不用做了。”

 
 

利威尔张了张口,露出受伤的眼神,慢慢低下头。埃尔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慌忙解释:“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的身体还虚着,之前做的太多还没补养回来,分开两天正好让你休息一下,我没说我不喜欢!我最喜欢跟你做了,不要误会啊!”

 
 

他着急地追在利威尔身后走进走出,连声剖白辩解,为自己开脱。但利威尔却明显不相信他的样子,没精打采地低着头打包自己的衣服、手机、充电器,一句话也没有搭理他。埃尔文看着他垂头丧气的背影,直后悔自己话说得太急了,却又苦于没有时间解释清楚。他只能赶在利威尔打开门之前把他拉回来,调动自己最大热切和激情给了他一个法式深吻,然后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

 
 

“工作加油,我会想你的。”他捧着利威尔的脸,额头亲密地抵着他的额,望着他的眼睛低语,“我不在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回来,会有奖励给你哦。”

 
 

利威尔站在门口,一手握着门把手望着他,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最终却只是背起背包点点头,小声说句“我出门了”,就这样走掉了。

 
 

果然还是误会了吧……埃尔文叹了口气,越发觉得伤脑筋,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弥补刚才的错误,把自己的想法好好告诉对方。可是利威尔还有要紧的工作,这种事电话里说不清,又怕会影响他的状态,只能等人回来再做打算了。

 
 

等待的过程太漫长了,整个周末埃尔文都独居家中,手机片刻不离身,随时跟利威尔保持着联系。无论短信还是电话,都毫无保留地向对方倾诉自己的思念。利威尔似乎还在闹别扭,发给他的信息都很少理会,电话也不回。埃尔文有些忐忑不安,还以为他不打算回来了,没想到两天后的傍晚,利威尔真的如约出现在门口。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情,放下包就对迎出来的埃尔文张开双手,理所当然地看着他,等着他来抱。

 
 

埃尔文简直又惊又喜。惊的是他竟然这么快就把该做的事全部摆平,喜的是他并没有计较着之前的失言,居然就这样大度的原谅了自己。埃尔文觉得又感动又开心,过去一把举起对方转了好几圈,用力地把他紧紧抱在怀里,怎么也舍不得放手。这两天一直牵挂在利威尔身上的心重新在胸膛里雀跃蹦跳起来,恋人在怀的那种满足感充盈着他的胸口,看着对方亲吻自己时同样明亮欢喜的眼眸,这时候才懂得了什么叫“小别胜新婚”。要不是厨房里还架着汤锅,他铁定要把利威尔抱到沙发上好好亲热一番,把分别时积攒的那些想念全部告诉他。利威尔也不知是怎么了,往常从不把工作带回家的一个人,今天却一反常态地放着活人不蹭,只顾向他汇报这两天都干了什么。埃尔文身后又黏上了小尾巴,听他巴拉巴拉地描述新买的那批弹药是什么型号,用了什么门路才把事情摆平,耍奸要把次品卖给他的那人长得有多像蛆,一日三餐吃了什么菜,睡前喝了什么牌子的牛奶……内容之详实,描述之细致,就差连每分钟眨了几次眼都汇报出来。埃尔文汗颜地看着他坐在餐桌边,放着一桌饭菜不吃,自顾自地掰着指头数他带出去办事的部下的名字,简直就像哪里坏掉了。埃尔文心里犯疑,咬着筷子回想了一遍对方进门以后的种种表现,突然灵光一现,反应过来了:“利威尔,你是不是又在网上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好男友必须做到的一百件事》了?那上面教你回家以后要向恋人汇报行程是不是?刚才说要给我念诗也是网上的主意吧?你看着我的眼睛别把头转过去!”

 
 

很不幸,答案是肯定的,从利威尔手机上翻出来的网页搜索记录告诉他,对方不止看了《好男友的一百零八条标准》,还看了《性爱和谐的方法论指导》、《让男人把持不住的诱惑小窍门》、《用身体换爱情!怎样激起男人的性欲》等等毁三观的糟糕读物,甚至还跑去网购了一大堆情趣用品,系统提示货都快送上门了。这死小孩居然不听他的话,私底下跑去学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埃尔文气得肺都疼了,一怒之下没收了他的手机,罚他顶着水盆去墙角站着反省思过。

 
 

利威尔委屈地站在墙边,两只小爪子扶着满满的水盆,可怜兮兮地看着老师余怒未消地做家务、喂猫,端着烧好的茶水面无表情地从他面前走过去,看都不看他一眼。埃尔文脾气一向很好,平日里鲜少有人能把他气到这个份上,利威尔看在眼里,觉得又沮丧又挫败。无奈脑袋上顶了个盆,没办法土下座道歉,自己笨嘴笨舌的又怕火上浇油,连发个帖子求助都做不到。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把事情搞砸了,一时无计可施,只得蔫巴巴地蹲在墙角里画圈圈。

 
 

他在这边散发低气压,埃尔文那边心情也不好,满心烦闷地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广告反省自己的教育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时候他家小咪吃饱了饭,灵巧地跳上沙发,一声声喵喵叫着蹭着他的胳膊撒娇,要他摸头抱抱,娇软天真的样子看得埃尔文心都软了。最近利威尔不在家,都是这只喵陪着他坐卧起居,之前冷落下来的主宠感情又重新培养起来了。小咪本来就是性格超好的折耳喵,黏人卖萌对它来说就像本能一样,这会躺在埃尔文腿上翻肚皮给他摸,两只爪子抱着他的手不让拿开,喉咙里舒服得呼噜噜地响,一停下来就发出不满的叫声。埃尔文陪它玩了一会,渐渐受到治愈,心情变得好起来。一时玩上了瘾,完全忘了墙角还有一只利威尔也在看着他。此刻已经幻化成一团黑气,露出了嫉妒的眼神,小爪子在地板上挠出了一条条印子。看着抱着猫咪的老师笑得那么开心,小咪都可以躺在他怀里撒娇打滚,自己却不允许靠近他,利威尔心里憋闷极了。想着这些天受到的委屈,一时没忍住闹起别扭来,扔下水盆背对着他们往墙边一靠,也开始生闷气了。

 
 

那声巨大的摔盆吓得小咪喵嗷一声炸了毛,埃尔文回过头,一眼看见可怜的水盆倒扣着丢在地上,利威尔坐在湿漉漉的地板上,只留给他一个冷酷的背影,凶狠蛮横地说道:“埃尔文,我有话对你说,给我过来!”

 
 

埃尔文意外地挑起眉,他是知道利威尔有凶残不良的一面,却鲜少见到他对自己龇牙亮爪子,这孩子真是要造反了。不过他还不至于被这点小脾气吓住,反倒很有兴趣听听对方到底在别扭什么,当下便放开小咪走到他面前,俯视着他道:“你想说什么?”

 
 

利威尔怒气冲冲地瞪着他,尽管气势被一米八八的身高差削折了一半,仍旧倔强地不肯起来,还是埃尔文觉得不忍心,主动蹲下身跟他视线平齐,循循善诱:“利威尔,你这样怄气解决不了问题,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就该让我知道。别忘了我们以前约好了要对彼此坦诚,你该不会打算再用谎话骗我一次吧?……”

 
 

“老师你才是,要是讨厌跟我上床,趁早把话说明白吧。”利威尔一口打断他,抱着胸冷冷地说。埃尔文皱起眉,表情变得认真起来,“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你到底是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

 
 

“别装了,拿着健康问题当借口,一直抗拒着碰我的不就是你吗?我说不做的时候,你比做的时候还高兴,这些天也都在躲我,想也知道就是这个原因吧!”利威尔提高了声音喊道,自己克制一下情绪,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已经镇静多了,“我知道,老师是个温柔的人,会为了照顾别人的心情,做一些自己不情愿的事。我等了三年才得到你,一时得意忘形,只顾着向你撒娇,却从没有想过你的感受,是我不对……我确实喜欢老师,只想跟你上床,但如果只有我觉得舒服,老师却感觉不到快乐,那样的做爱我一点也不想要。”

 
 

“我能理解老师的心情,这个身体本来就没什么魅力,也不懂得取悦你,抱起来一定很乏味。但即使如此,我也想请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等我学会更多技巧,就能让你也感到快乐了,所以我想让你答应我,在那之前不要去找别人做这种事,要是你因为这个原因出轨,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他的神色认真而倔强,漆黑的眸紧紧盯着埃尔文的眼睛,眼底闪耀的坚决勇敢的光,像尖锐的剑矢,刺入人心最柔软的地方。埃尔文呼吸滞了一下,努力按捺下胸口翻涌的感动和歉意,凑过去紧紧抱住对方瘦小的身体,用力把他箍在怀里。他在心里酝酿着自己的回答,这样静静地拥抱着心爱的恋人,轻柔缓慢地在他耳边倾诉:“过去那三年,你还在上学的时候,有很多次我都差点克制不住自己,疯狂的想要抱你。之所以没有这样做,是因为我知道,一旦抱了你,我就再也放不开手了。这些年我幻想过无数次我们的结合,也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却没想到你的身体和我如此契合,就像让人上瘾的毒药,叫人无法自拔地沉迷。被惊喜和幸福冲昏了头脑的我,完全忘了要节制,因为自己的原因损伤了你的身体,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自己的。我明白利威尔喜欢我,想要给我更多快乐的心情,因为我也是一样的。纵欲过度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是我没有考虑周到,又没能给你适时的教导,抱歉。”

 
 

“这几天我也有在反省,自己太过心急,对你严厉得过了头,又没有跟你说清,让你误会了。我不是故意冷落你,只是想更加珍惜你。再说这只是一时的小问题,调整回来就好,没必要把它想这么严重。现在已经做的很棒了,等你将来有了更多经验,更熟悉我的身体,还会感受到更多快乐。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毕竟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了解呢……”埃尔文拉开一点距离,一手捧起听得呆住的利威尔的脸颊,额头抵着他的额,望着他的眼睛温柔地低语,“事到如今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利威尔,我很想陪伴你成长,教会你更多东西,看着你变成更好的人。我很爱你,绝不可能做出背叛你的事,所以你也要多信任我一点,别再怀疑我对你的心意了,好吗?

 
 

他看着他耐心的等待回答,利威尔呆呆地回过神,看看满地乱淌的水,又看了看身边横尸的盆,一张脸就像血管爆炸似的,腾的一下红透了,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我错了……我马上就收拾……”

 
 

“没关系~”埃尔文笑眯眯地应,凑过去吻了一下他的唇角,看着他慌慌张张地爬起来去拿抹布。之后的半个小时里,利威尔就跪在墙边那片空地上,仔仔细细地擦着自己弄翻的水,擦得诚惶诚恐,擦得悔愧万分。等他做完了清洁,埃尔文已经泡好了他最喜欢的红茶,顺便还拆了一袋美味的曲奇饼干。利威尔被他搂在怀里看电视,手里捧着热腾腾的红茶,腿上盘着打盹的小咪,时不时还被投喂一口饼干,复宠的幸福感简直就像飘在天堂里,给一千万也不换的。这一次没有强迫也没有争吵,两个人心平气和地聊了聊对ooxx的想法,倾诉彼此的心意,甜蜜腻歪得就像泡在糖罐子里。等到睡前洗白白了,利威尔趴在被窝里,嘴里念念有词,掰着指头数道:“一星期最多六次,这周的份额已经够了。下周一老师要准备教研,周三我要出去应酬,那就周二做两次,剩下的刚好一天一次……”

 
 

埃尔文笑着摇摇头,合上手中的书,一个俯身把他压在下面,捏着少年的下巴抬起他的脸:“你要是不觉得累,现在就可以做,你回家那天我不是说了吗,我可还有奖励没给你呢~”

 
 

利威尔的脸红了起来,低头看着那只骨节修长的大手慢条斯理地一个个解开自己的睡衣纽扣,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嗫嚅着问:“就是这样无趣的男生的身体,又没有经验,你不觉得嫌弃吗?”

 
 

“我也只是个上了年纪体力不济的大叔啊,利威尔觉得嫌弃吗?”埃尔文不答反问,单手托着腮斜倚在床上,深邃的蓝眸懒懒地挑了他一眼,半边衣襟随着不经意的动作滑开,露出伤痕累累的健硕的胸肌。昏黄的灯光映得那双眼睛幽幽地亮,意外地有种邪气魅惑的性感。利威尔的心脏噗通噗通沦陷了,着魔似的抱住他的脖子,凑过去乱糟糟地啃咬那双抿着笑意的唇。他轻轻蹭着对方的额发,看着他的眼睛轻轻说:“我给老师准备了一份礼物,等你下次休假的时候,和我一起出去旅行吧。行程我都安排好了,老师什么也不用管。”

 
 

“可以是可以,你想去哪里?”埃尔文有点感兴趣地问。利威尔想说什么又闭上嘴,猛然想到旅行应该去舒适的地方,而自己买好的小岛却是热带风情的,这个季节去那里太热了,老师会喜欢吗?他原本还来打算拿这个当同居礼物的,现在想想只有岛是不是太过寒酸了,不……果然还是把那几个上市公司送出去好了,以后就由他可以代为经营,收入的钱全部转到老师账户上,再加上钻戒和房产,显得丰厚点比较好吧……

 
 

他在这边盘算来盘算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居然把压在身上的埃尔文给彻底忘了。埃尔文一连叫了他几声都没回应,他看着明显已经走神了的利威尔挑起眉,慢慢露出了一个意味危险的笑容。这下也不用打招呼了,埃尔文伸手按灭了床头灯,不由分说一把按住身下的人惊吓得想起身的动作,蒙上被子去干了个爽。

 
 

【END】

 

评论-7 热度-87

评论(7)

热度(87)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