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团兵】【生贺】四人帮传奇2

一个沉稳安眠的夜晚很快就过去了,隔天早上起来,利威尔依然要面对各种让人头疼的问题。古老的阿克曼家族走过了近百年的历史,历经无数挑战和动荡,每一个带领家族前行的领导者都要承受无穷无尽的压力。作为凯尼培养多年的下任继承人,利威尔对这早已司空见惯,张罗家人吃过早饭便召来旧日的部下,二话不说就开始工作,一天的行程排得满满当当,除了打理生意、查看账目以外,还要去跟交好的政要会面,应酬合作伙伴的私人邀请。唯一麻烦的是昨天那个自称异世界穿越人士的可疑少年,谨慎起见,利威尔配了武器亲自监视他,不管去哪都让他跟着,不让他跟外人有任何接触。那孩子倒也听话,他似乎早就明白自己的立场,对于众人或厌恶或敌视的眼光一概视而不见,只漠然地低着头听任处置,既不解释也不动气。如同一道沉默的影子,寡言无声地跟在利威尔身边。他个头实在太小了,纯黑的长袖长裤裹着瘦削的身体,要不是还带着手铐,那副模样简直跟普通的高中生没啥区别,连存在感都少得可怜。利威尔有时批文件批得专注,根本想不起来看他。有时不经意的转过头,发现他坐在门口,半边身子歪靠在柱子上,正昏昏欲睡地晒太阳打盹,怀里还窝着一只不知从哪跑来的三花猫。利威尔望着那张毫无防备的睡脸,一股奇怪的心情弥漫心头,眼神也渐渐复杂起来。

他实在看不透这个少年。莫名其妙地天降到别人家里,满嘴说着中二的来由,浑身都散发着可疑的味道。连那个跟自己相似到可怕的身体,也没有一个医生能看出有动刀的痕迹。他明明有机会给这个家族带来重创,却选择了束手就擒,外人接近总会戒备地皱着眉退远,偏偏只对自己和埃尔文毫不设防,根本摸不透他的底细。而且他对埃尔文亲近的态度也很奇怪,比起帮派,那人显然对埃尔文更感兴趣啊……利威尔想到这里,沉冷的眼眸微微眯起,签字笔飞快地在指尖转了两个圈。他没有放任自己陷入沉思,而是把面前的文件交给旁边的部下,随手拎起一件外套向门外走去。

他步子迈得极缓,刻意放轻了自己的脚步,然而对方却还是在他接近的时候警觉地醒过来,扭头看着他。那张白皙的脸被午后的阳光晒得通红,整个人还没完全清醒,一看到是利威尔,便困倦地眯着眼睛又靠回柱子上,安静地望着这边。利威尔看着他平和放松的脸,莫名想起小时候的三笠睡眼朦胧地揉着眼睛拉自己衣角的样子,心头泛起一丝柔软的涟漪。他在他身旁蹲下来,拿起那件外套披在他身上,言语间已然温和了许多:“一时没顾上看时间,忘记吃午饭了,你饿吗?”

对方点了点头,一双漆黑的眸子顿时清亮起来,在这么近的地方看着那张脸,俨然有种在照镜子的违和感,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利威尔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很快地应了句“我去拿吃的,你在这等着”。考虑到厨房离这不远,四人组就在附近看守,院子里又有监控摄像头,料这孩子也闹不出什么事。利威尔便只跟屋里的部下打了声招呼,没叫人监视就起身离开了。

他只想着对方跑不了,却根本没想到有人会主动靠近他。这边利威尔前脚刚出去,埃尔文后脚就跨进了院子。暂且丢开工作步入休假的大律师此时神情还有些萎靡,昨天的恐怖遭遇可把他折腾得够呛,算上时差活脱脱熬了两天没合眼,光是补觉就睡到了这个点,醒来饿得半死不活来找利威尔投喂。谁知恋人的本尊没找到,意外地先在门口捡到一只山寨产品。可怜埃尔文睡得迷迷糊糊,差点把人家当成自家男人搂在怀里,手都伸出去了才发现那不是利威尔,灿烂的笑容顿时全僵在脸上,站在那里尴尬了好一会才收回手来摸头发:“那个……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我家的利威尔……”

对方理解地点点头,主动挪到远一点的地方给他让座。等埃尔文在那里坐下,他便把怀里的猫咪放下来,拷在一起的手费劲地伸进口袋里,好半天才掏出一块泡泡糖,安静地递到埃尔文面前。埃尔文几乎是立刻注意到那双手铐上沾着血,连忙扯过他的手仔细查看。那手铐是用纯钢做成的,外表虽然沉厚,边缘却非常尖利,这孩子被铐了一天一夜,白皙的手腕磨出了一圈破皮,血珠细细的渗出来,看着就觉得很疼。埃尔文心里一阵不忍,来不及找医药箱,只好先撩起身上的衬衣撕了两条布,小心翼翼地塞进手铐内侧的空隙里给他垫着,一边温声安慰他:“抱歉,一定很痛吧,暂时先用这个将就下,我等下就去拿纱布和药给你。这种程度的伤可不能放着不管啊,万一感染发炎可就麻烦了。”

那孩子却只是皱了皱眉,显然没有把这当回事,不过倒也没有实质地抗拒什么,默默地等他塞完就把手抽了回来。埃尔文忙活了半天,连个“谢”都没收到。对方的目光清冷淡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望着前方,既不搭理他也不主动说话,跟昨天那个激烈地和他吵架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这样安静的表情倒是更像利威尔了。埃尔文越看越有意思,便笑着向他搭讪起来:“你啊,还真是很受欢迎呢~这只小猫可是出名的凶悍,我第一次来这个家的时候还被袭击过,没想到你才来一天,就跟她相处得这么好了,真的很厉害啊~”

“……”少年低头看着正绕在他身边恋恋不舍地蹭头蹭脸的猫咪,弯下腰轻轻挠它的下巴,“我家也养猫,因为老师很喜欢,常常跟我讲猫咪的事情……”

“……”埃尔文努力适应了一下那句sensei,这才开口接上他的话,“那个‘老师’就是你说的另一个世界的我吧,你们的感情也很好呢~”

听到他提起自己的恋人,少年的眼神黯淡下来,无精打采地耷着脑袋,幽幽地散发出肉眼可见的怨念的负能量。埃尔文额头挂满黑线,简直快受不了这个神烦的小孩了,但做人的底线正提醒着他不可以在别人难过的时候吐槽,他只好放轻语气又换了个新话题:“手的事实在抱歉了,难得你来到这边的世界,却要忍受这种待遇。不过,利威尔他们并不是故意要折磨你的,只是一时难以相信而已,希望你能理解……”

“我明白,这是必要的措施,你才是不用在意,换做是我站在他的立场也会这样做的。”对方很快打断他的话,淡漠冷冽的眸子扫了他一眼,埃尔文莫名觉得心底一寒,又听到他平缓低沉的声音,“以我现在的身份,没被他们当场枪毙就该心怀感激了,警惕来历不明的家伙本来就是常识,不需要多余的同情。”

埃尔文着实诧异了一下,少年对不公待遇的接受程度完全出乎他意料,不禁顺着话又问了下去:“就算你想得开,可就这么拖下去,万一找不到澄清的契机怎么办?你有这样的外表,阿克曼家不可能放任你自由行动的,一旦引起他们的疑心,你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杀掉……”

“那就看看谁先死在前面吧。”少年沉着声静静地说完,别开视线不再理会他。埃尔文骇然地转过头,看到他冷漠淡然的侧脸,那个无所谓的表情简直就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明明是最熟悉不过的轮廓,埃尔文却实实在在有一种陌生至极的感觉,第一次这么强烈地体会到自己与他是两个世界的动物,赶紧往旁边挪了两寸拉开距离。这一挪不要紧,视线恍过回廊的转角,赫然发现利威尔就站在那里,手里端着一盘饭团,正呆呆地盯着他们看!直到对上埃尔文的视线他才回过神,立刻转身走了,埃尔文眼看着那片玄色的和服衣袂闪过转角又消失掉,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赶紧爬起来追了过去。

“利威尔!等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他大步跑着追上恋人的脚步,急煎煎地跟在一旁边走边说,“我跟那孩子之间什么也没有,只是偶然遇到了,觉得好奇说几句话而已,你不要想多了啊!”

“这样啊。”利威尔点点头,一副全然不放在心上的样子,淡定地继续向前走。埃尔文顿时急了,扯住他的手腕硬是迫使他停下来,提高了声音说道,“我是认真的!那孩子虽然跟你很像,但我从未对他有过什么非分之想,我喜欢的只有你一个人,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埃尔文,”利威尔皱着眉头打断他的话,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只是看到你睡醒了,想去厨房也给你拿点吃的来,你想得也太多了吧,谁告诉你我误会了?”

“啊……”埃尔文张口结舌地怔在原地,好一会才尴尬地放开手,“对不起,我紧张过头了,还以为你在吃醋……”

他苦笑着低下头,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自嘲。利威尔看着心软,不由得叹了口气,轻轻拉住他的手,“听着,埃尔文,那孩子虽然对你有些好感,但并不是真的喜欢你,他所思念的另有他人,这一点就算是我也看得出来。我的确不喜欢别人接近你,只是很明白你对我的心意,不想让你再经历昨天那样的事了……”他迟疑了一下,自己斟酌着措辞,慢慢地说道,“那个时候我没有相信你的话,让你受了冤枉,是我不对……所以我也想再多信任你一点,只要知道你还是喜欢我的,这样就够了……”

他的眼神温柔而安抚,轻缓的诉说就像三月的暖风拂过耳边,整颗心都被暖化了。埃尔文一时感动得说不出话,立刻把人拥入怀里,用紧密有力的拥抱给了他回应,低头凑过去就要吻他。气氛正好的时候,好死不死传来一串咚咚咚的脚步声,只过了几秒钟就看到一个干部跑得满头大汗,挥着几页文件出现在转角:“少主!终于找到您了!……是说,史密斯律师也在啊,你们在做什么?”

他茫然地看着捂着脸背对他蹲在地上的埃尔文,脑袋上方蹦出一整排问号。一旁的利威尔看上去倒是严肃镇定,面无表情地端着架子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是!刚刚极道组派人送来信函,之前那件事有回复了,想要跟我们和谈。”干部神色紧张地汇报着,快速地翻着手中信函给利威尔看,“大小姐已经看过了,正要请少主商议对策,请您快跟我过去吧。”

极道组是阿克曼家近年来最大的对手。这个家族二十多年前只是个靠走私军火发迹起来的小帮派,后来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得到警督和官员的支持,势力迅速壮大,成为仅次于阿克曼家的第二大黑道组织。十二年前,两家之间曾有过一段你死我活的激烈对抗,最终两败俱伤,为了保全实力,凯尼选择了接受对方提出的和解请求。这些年来,两大帮派各自占据着东京地区的半壁江山,彼此摩擦不断,却又不约而同地远离那条敏感的底线,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表面的和平。利威尔定居美国之后,阿克曼家的大权有多半都落在了三笠手中,黑白两道各方势力不免心思活络,许多利益相关的大人物都在试探她的手段。作为对家的极道组表现得尤其不安分,几次三番找茬不说,最近在公开场合也开始挑衅,大有挑起新一轮战争的意味。就在三天前,这些矛盾突然爆发了。三笠好不容易培植出来的亲信,给他们买通警察抓去打了个半死,几份重要合同也被一并抢走,那上面的交易内容要是送到公堂上,全家把牢底坐穿都不够赔的。

 

这是就是黑道中人最大的悲哀。依靠不光彩的手段谋取生存的人永远是匪,他们的财路见不得光,只能靠着政客做后台才得以站稳脚跟,保住自己拼死流血积攒下来的财富。不管你再怎样执掌暴力,腰缠万贯,在翻云覆雨的政治面前,整个家族也不过是一座岌岌可危的将倾大厦,随时都有可能被沉重的国家机器碾进泥土里。如今这方面落到下风,又被抓了把柄,就算是利威尔也不得不对他们忌惮几分。只是对方的条件实在霸道,会面地点又在极道组的经营的饭店里,险恶的用心昭然若揭,要是就这么去了,难说不会遭遇一场鸿门宴。可若是弃那位忠心的亲信不顾,被宿敌踩下一头去,且不说家里一众部下咽不下这口气,利威尔自己也觉得十分窝火,因此下定决心亲自去会一会对家。这趟谈判是显而易见的凶险,他早已料到有人会来阻拦他的行程,但他真心没想到,第一个跑来提出反对的不是忠心耿耿的四人组,不是至爱至亲的埃尔文和三笠,而是那个来历成谜、让人摸不透底细的少年。

 

“你不能去。”那孩子加重了语气一字一顿的说着,态度坚决地拦在他面前,“那些家伙三天前我就见过,他们根本没有要谈判的诚心,态度那么嚣张,开口就要军火市场的代理权。他们扣人要东西,很明显是另有所图,不怀好意来的。这次谈判是个陷阱,他们一定会趁机加害于你的,绝对不能去。”

 

利威尔挑了挑眉,反问他道:“你凭什么说这是陷阱,你有证据吗?”

 

“……”

 

“是吗,什么证据都没有,那你是怎么知道他们的心思的?”利威尔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慢条斯理地说,“我很奇怪啊,极道组与我们相安无事十多年,怎么你刚来才三天,对方就突然坐不住了。我倒是想请教一下,那些家伙这么底气十足的样子,是掌握了什么不得了情报,还是在策划什么阴谋,你觉得呢?”

 

他向他走近了一步,盯过来的眸光冰冷而鄙夷,平缓的语调一层一层透出森然的冷寂,直直冲对方威逼过去。那孩子被迫退后了一步,神色却异常的镇定,目光沉静地望着他:“我知道你怀疑我,这无所谓,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吃这种明亏。你是我跟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要是你死了,我怕是就回不去了……”

 

话未说完,利威尔突然揪住他的衣领,单手抓着他狠狠向墙边摔去!对方闷不吭声地硬挨了一下,背部砸在墙上的痛楚令他紧紧皱起眉,利威尔一手还攥着他的衣服,几乎是把他整个提起来,冷狠可怕的眸光像刀一样戳在他脸上:“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倒是你,搞清楚自己的立场。你自己的嫌疑还没洗清呢,之前已经说过了,你要是有什么可疑的行为,我会立刻杀了你。你最好小心一点,别被我抓到这个机会了。”

 

他的神色很凶悍,整个人也确实杀气腾腾的烧起火来,换做旁人听到这番话,此刻早就吓得尿裤子了。面前这人却只是翻了个白眼,一脸漠然地拨开他的手:“知道了,你执意要去的话,至少带个有用的帮手吧。你妹妹又不能跟着,留她在家坐镇,也算是多了层保障。剩下那些手下太弱了,全都不值一提,还是我跟你去吧。”

 

幸亏利威尔提早命令了四人组去安排车辆和人手,要是他们本人还在这儿,听到这番话绝对要扑上来跟人家厮打了。利威尔心头一阵烦躁,看着自己的脸上那副理所当然的欠揍表情,许久没应声。对方倒也沉得住气,一双沉冷的黑眸注视着他,等着他表态。只见抓着领口的那只手减轻了力道,慢慢地把他放了下来,利威尔已然恢复了刚才的沉冷,面无表情地说:“好啊,那就带你一起去,要是这次谈判有什么变故,到时候就拜托你帮忙了。”

 

他真的把佩特拉叫了过来,指着那个少年吩咐她在自己车里多排一个座位,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也没有。佩特拉目瞪口呆地望着他,眼看他拂袖离去,连忙追在后面叫:“少主……等一下!少主!”

她在转角的墙边拉住利威尔的袖口,先谨慎地环顾了一圈,确定没人偷听,这才压低声音向他说道:“那个长得很像少主的孩子,刚才确实提出要跟着您一起去极道组了吧,这种时候还在怂恿您去赴宴,八成可以确信他就是那边派来的间谍了。您怎么没有立刻处置他,反而还要我们带他一起去呢?这样一来不是正中他们的下怀吗?”

“他没在怂恿我,恰恰相反,他认为这次谈判有危险,劝我不要去。”利威尔眉心紧蹙,却仍然非常冷静,坦然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实在摸不透他的底细,这人出现的时机太过可疑,行动做事全都毫无破绽,反而更像是我们这边的人。常理根本解释不通,老实说,我已经有点相信他的说辞了。我现在只想弄清楚他的真实目的,既然他主动要求了,就借这个机会试探他一下。”

“可这也太冒险了,万一他真是对家派来的间谍,我们有可能会因为他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啊……”佩特拉露出了着急的表情,忧心忡忡地望着他,“少主大概不知道吧,那个人不仅仅是外表像您,能力也跟您不相上下呢。前几天他代替大小姐主管家事时,他的手腕魄力都很强硬,格斗和枪法也强得可怕。如果他趁着极道组下手的时候对我们刀刃相向,连少主您的安全都……”

“如果他有这份打算,直接杀掉就好。”利威尔面无表情地说着,一字一句都仿佛是淬了毒的冰刃,阴冷的眸底隐约透出杀意,“极道组我来对付,你们四个留在车里,负责看管他,若是那人有什么通敌的举动,把他的人头提来给我就行了。”

【TBC】

评论-6 热度-48

评论(6)

热度(48)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