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团兵】【让艾】新瓶旧酒07


第二天一早韩吉来搜查课送化验报告,幸灾乐祸地对利威尔说:“你快成警本部的大红人了,现在各部门都在八卦你昨天的英勇事迹,大家都在猜测跟你交往的对象到底是佩特拉还是前台小哥,我刚才还听到有版本说你是被有钱的寡妇包养了哈哈哈哈……”

“烦死了,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利威尔凶巴巴地撂下逐客令,他刚刚加班熬了一整夜,精神状态极度临界,看谁都杀气腾腾的。韩吉半个身子挂在他工作间的隔栏板上,懒懒地看着他噼里啪啦地往电脑上打字:“大清早的火气别这么大,你昨天可把佩特拉害惨了,人家男朋友本来打算求婚的,被你那么一闹连分手的心都有了……”  她想了一下,突然很有精神地趴起来,镜片后的眼睛闪动着亮晶晶的光芒,“我说,那束花是埃尔文送来的吗?那家伙昨天有过来吧,他果然在追求你对不对?你们两个进展到哪一步啦?”

利威尔烦躁地“啧”了一声,头也不抬地说:“别犯蠢,说了我跟他没什么的,那混球自己非要黏过来,谁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这个时候手机传来一声提示音,利威尔青筋一蹦,回车键立刻在他手下发出脆弱的哀鸣,“……吵死人了,从昨天开始就一直一直唧唧歪歪响个不停!喂韩吉,我这边忙着走不开,你去帮我把埃尔文那混蛋做掉!”

“办不到好吗!跟你这种逆天的武力役不同我可是头脑派,你满嘴说的都是些什么危害社会的言论啦刑警先生,逮捕你哦!”
    
“谁让你用打的了?你这家伙不是号称国家炼金术师吗?快给我把那混球炼到门那边去。”

“别吐这种跨次元墙的槽,就算我会人体炼成那也是03年的事了,你有本事怎么不拿友人帐自己收拾他?”韩吉毫不留情地回敬道,“就算你不想回应,埃尔文也不会轻易放弃的,让他死心的方法明明有一大堆,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拖着?说到底他会得寸进尺都是你惯出来的。”

“……不关你事。”

“好,我不管。”韩吉举手表示投降,“就算是我也没资格要求你言无不尽,每个人都有保留秘密的权利对不对?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作为你的小伙伴我出个主意总不过分吧?”

“呐,利威尔,如果你真的不愿再接受埃尔文了,要不要试试看去相个亲?”

幸亏这个时间没来多少人,要是被利威尔的死忠部下们听到这番话,绝对都要作《呐喊》状把韩吉丢出警本部的大门。利威尔自做警察以来一直是单身,这些年来身边的朋友、部下们纷纷恋爱结婚,他却始终只专注于工作,问他也只说没有遇到合适的,当真是“铁打的警部长,流水的单身汉”。众人一开始还劝说几句,时间一长再迟钝的人也看出隐情了,加上韩吉经常半真不假地打趣,说他有过情感创伤。大家也体贴地不再问及长官的私事,更不要提跟他说亲了。

就不能消停点让我写完这份报告吗……利威尔阴怨地转过头,用眼神谴责之。韩吉笑着说真吓人,眼睛里却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兴致勃勃地游说起来。

“别那种表情啦,我以前就很不赞成你挂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你早晚是要成家的,埃尔文已经回来了,你也该死心了吧?”

利威尔的脸色没有任何波澜,看了她一会,转回来继续打字:“……家的话我已经有了,现在这样就挺好,不用再添人了。”

“试试嘛!你又没有跟埃尔文以外的人交往过,万一看对眼了呢?”韩吉不依不饶地说,“小孩子都是靠不住的,他们总有一天会长大,会建立自己的家庭。你把房子当成小艾伦的巢,等他飞走以后要怎么办,把它改建成你的病房吗?”

“艾伦不走那也是我的病房,是人都要死的。我现在没工夫想这些麻烦的破事,这个案子过去以后再说吧。”利威尔拔下U盘丢过来,“拿去,你要的资料传好了。”

“呜哇好快~谢谢啦!利威尔~”韩吉眉开眼笑地接过来,欢快地保证道,“我这就回去整理材料,下午叫你的人来鉴识课拿结果吧。还有刚刚我说的话也要好好考虑哦,有温柔漂亮的好妹子我一定会介绍给你哒~” 

利威尔嘲讽地勾起唇角,正要说话,突然一阵匆忙急促的足音由远到近地冲他们奔了过来,奥路欧满头大汗地停在他们面前,双手按在膝盖上拼命调整着呼吸。利威尔皱起眉,直截了当地问道:“怎么了?”

“警……警部长,不好了!”奥路欧气喘吁吁地抬起头,焦急万分地对利威尔说,“刚刚播报的新闻,海伦小姐和那个埃尔文·史密斯传出绯闻来了,他们昨天晚上出去兜风,今早被记者拍到牵手回公寓的照片。网上已经炸开锅了,请您快点去看一下吧!”     

事件的起因是网路上疯传的一段视频。拍摄角度像是公寓里的监控录像,画面中可以清楚看到穿着便服的埃尔文和海伦并肩从公寓里走出来,两人举止亲密,一路说笑着去车库取车。这段视频上传时间是凌晨四点十五分,截止九点钟搜查一课集合出动的时候,它的转发量已经超过二十万,报纸和电视也正在争相播报。海伦疑似被法国富商包养的消息成为当之无愧的头条新闻,一时间炙手可热。警车赶去演艺事务所的路上,利威尔拿手机浏览了一下网友的言论。只见各大新闻评论员对海伦的行为褒贬不一,白粉和黑粉掐得乌烟瘴气,翻译大触努力爬着外文网站搜寻埃尔文的信息,真相帝和推理帝信誓旦旦地论证警方正在下好大的一盘棋。到处都是一片血雨腥风,战天战地,热闹得活像在围观高达拼战JUMP主角战队。

利威尔打电话给埃尔文,问:“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普通的炒作一下嘛,”埃尔文说,“给人家当诱饵总得秀出点当诱饵的价值,我可是很努力的有在履行自己职责。顺便一提视频上那些可都是演出来的,我跟海伦小姐之间什么暧昧也没有,我这个人很专一哦,除你之外的任何人我都……”

“少他妈给我扯淡,”利威尔冷冷地打断他,“事情到了这一步你还不肯说实话吗,上面那群猪猡是什么时候跟你勾搭上的?他们要你做的除了诱饵还有什么?”

利威尔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海伦的名声短时间内被炒到了舆论的顶峰,埃尔文的事业顺风顺水,搜查课的调查工作屡屡受阻,凶手却始终按兵不动。出现这些情况绝对不是巧合,除开个人因素之外,一定有什么人正在背后推波助澜。利威尔不是那些狭隘庸碌的网民,也没那么天真好骗,身为刑警的社会经验和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案子绝对没那么简单。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误会,不过,利威尔。”埃尔文顿了顿,略带苦恼地说,“我这边的合作对象只是个官员,跟警察什么交情也没有,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刚在这座城市站稳就可以只手通天,你不要把所有责任都往我身上推嘛。”

对方的抱怨透着一股浓浓的委屈,听声音不像是装出来的,利威尔尤不放心,半信半疑地追问了一句:“真的?”

“真的啦。”埃尔文说着,口气十分地温和耐心,“虽然不知道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得出来你的长官对这个案子态度很消极,他们会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好在海伦的人气已经炒热了,只要身为绯闻对象的我能顺利被凶手盯上,他们就没有继续拖着不管的立场,搜查一课的工作就会顺利一些了。”

“……跟你合作的官员为什么要插手这个案子?”

“我只是让他看到了利益,”埃尔文笑了笑,“现在还有很多疑点没弄明白,我也不好随口乱说,等我查清楚了,就会全部告诉你。放心吧,我好歹也算是你的人呢,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站在你这边的。”

利威尔握着手机没有回答。警车队已经开到演艺事务所楼下,一部分堵在事务所门口的记者想要冲过来,被交通课派来协助的骑警和轮班守卫在附近的便衣拦住了。旁边的佩特拉和埃尔德已经在用车载无线电跟同事联络,混在他们紧张而认真的说话声中的,是电流在耳畔发出的滋滋声,带着金属外壳微热的温度,静静熨烫着耳朵。

埃尔文等了很久,久到他都以为对方挂了,电话那端才传来利威尔低缓的叮嘱声:“我现在要去见海伦,今天之内就会给你们分别派去护卫的警员,以后你们的各项活动就要在警方监视下进行了……”他顿了一下,语气平缓地说:“你多加小心,别把自己搞死了,埃尔文。”  

埃尔文嗯了一声,听上去开心极了:“谢谢,你也一样,要注意安全哦……”

利威尔面无表情地按了挂断,无视电话那端未完的通话,径自关上了手机。他把自己的私人手机往后座上一扔,对同车的部下们打了个开工的手势,推开车门带头走出去了。


【TBC】

评论(12)

热度(64)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