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团兵+让艾】新瓶旧酒08


一个星期过去只能写出这么点我真是渣透了


请尽情的鄙视我(´;ω;`)



↓ ↓ ↓


海伦代言的广告终于正式开拍了,身为绯闻男友的埃尔文坚持每天去片场探班,每次来必带豪车、礼物和各种女孩子喜欢的小零食,百般呵护地陪伴在海伦身边,尽职尽责地扮演着一个体贴绅士的模范男友。原本就是演员出身的海伦则比他更会演,总是小鸟依人地黏在埃尔文身边,连撒娇的笑容都带着羞涩幸福的味道。“小情侣”两人整天当着记者的面秀恩爱,小道消息不断传出,花边新闻撒得漫天都是。

而这一切利威尔全都没看见。根据上级的命令,搜查一课只负责监视、护卫埃尔文和海伦,等到凶手真正有了动作才会开始行动。普通的警员足以胜任监护任务,因此从事务所回来后的利威尔也得分闲暇,这些天一直都在忙着给市长的强奸犯儿子收拾烂摊子。虽然中间出现了许多波折,他们还是很快地交出了一份上级和民众都能满意的结果,给这个麻烦的案子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作为奖励,上面给搜查一课开了庆功会,几个出力较多的警官还得到了奖金和休假,利威尔自然也不例外。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考虑怎么花这几天休假,就已经有人自作主张地开始瓜分他的时间了。

“抱歉啊,因为很突然的在街上偶遇了大学时的同学,得知她还是未婚,一时冲动就把你推销出去了。”韩吉笑嘻嘻的,口气丝毫没有歉意的说道,“对方是个大学老师,这些年因为搞研究耽误了结婚,人却实实在在是个大美女呢。我替你跟她约了时间,机会难得,你就不要推辞了~”

“机会你个头啊,混帐眼镜,没人告诉过你替别人做约定之前应该征求一下当事者的意见吗?”利威尔额头蹦着青筋,要不是因为隔着电话他早就冲上去打人了,“都说了我没有那个心思,为什么自作主张管这些闲事?你很无聊么?”

“别这么冷淡,人家只是关心你啦,”韩吉满不在乎地笑道,“不是挺好的嘛,反正你休假中有的是时间,趁着埃尔文人还在这里,跟他以外的追求者接触一下也有助于你认清自己的内心。机会都是很珍贵的,我可不想看到你做出错误的决定,一辈子遗憾后悔的样子。”

这句话一下子戳中了他隐秘的痛处,利威尔说不出反驳的话,只得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我替你们定好了餐厅座位,我同学的手机号码也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加油啊利威尔,心友我只能帮你到这里啦~那就这样,拜啦!”

眼明手快的韩吉赶在利威尔摔手机之前迅速挂断,后者捏着忙音嘟嘟响的电话,咬牙切齿地发誓下次见到这货一定要先揍她一顿出气,打死为止。

他真的很排斥相亲,与埃尔文无关,纯粹只是讨厌挑大白菜一样挑人结婚的方式,自己也变成白菜任人挑拣,情感需求反而被放在了次要的位置。他已经被人耽误到这个岁数,钱车房子样样不缺,真是宁愿孤老终身也不想随便找个人把自己交代了。偏偏他还想着顾忌韩吉的面子,不管这货有多欠修理,那个不明情况被她约过来的女人都是无辜的,就算要拒绝也得跟人家当面说清楚,打电话回绝未免太失礼了。赶鸭子上架到了这地步,他就是再不情愿也少不得跑一趟,韩吉这混蛋把一切都算计好了,她就是踩着他的弱点来的。

然而利威尔万万没想到,一向懂事听话的艾伦居然会因为他要相亲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抵抗情绪,他冲着自己的监护人发了好大一顿脾气。为了阻止利威尔出门,他藏起车钥匙,摔了他的手机,还把他最贵的一套西装顺着窗户扔了出去。

“你走吧!走了我就变坏!”艾伦怒不可遏地向他喊道,“我要染了头发去酒吧混帮派,我要建立虚空等级制成为虚空小王子!”

多年的实践经验告诉利威尔,治疗重度中二病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暴力镇压。所以这次他一个字都没有浪费,直接上去踹倒了作死造反的熊孩子,按在地上一顿暴揍。艾伦被打的爬不起来,却还是倔强地不肯求饶认错,一双琥珀金的眸子里充满了恶狠狠的怒气,只是对视着都让人心底发寒。利威尔被他盯得窝火,忍不住又踹了他一脚,余怒未消地说:“死小鬼你犯什么病?我是去相亲又不是去卖身,你有必要跟我闹成这样吗?”

艾伦哼了一声别过头去,赌气不理他。利威尔居高临下地瞪着他,刚挨过揍的少年没有丝毫沮丧害怕的表情,侧脸气鼓鼓的嘟着,一边脸颊还带着红肿的淤伤。利威尔看在眼里,自己倒先心软了,他无奈地叹口气,语调放得轻缓了一点,向他说道:“你在不安什么啊,艾伦?”

艾伦愣了一下,转过头看向他,利威尔望着那双琥珀一样清澈透亮的眼眸,缓慢平淡地继续道:“在我口袋里只剩下二十块钱的时候,我都没想过要抛弃你不管。就算我哪天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你也一直都是我重要的家人。没有人能代替你的位置,也没有人敢在我眼前把你赶出这个门,这么明显的事还用人说吗?笨蛋小鬼,你到底懂不懂?”

少年的眼眶因为这番坦然的剖白泛了红,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脸上露出了不知所措的动摇表情,但这份软弱随即就被一股更大的愤怒所取代。艾伦刷的坐起身,不顾一切地冲他怒吼起来:“谁稀罕在这个家里赖着不走!我早就不是没人照顾就活不下去的小鬼了!你想结婚就去结啊!我倒是巴不得你快点把我赶出门,我好去跟阿明三笠一起住,比在这里不知轻松多少!”

“如果利威尔先生能得到幸福,到那时一定要笑着祝福你,绝对不能拖累你,那种事情好多年前我就已经决定了!”艾伦嗓音沙哑地哽咽起来,“但是你现在要去见的根本不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吧,如果真的跟那样的人在一起,以后怎么可能会过得幸福!”

利威尔心头一跳,一股冷流从内心倒涌上来,霎时间连呼吸都滞住了:“小鬼你……你知道……?”

“第一天住进这里的时候就知道了啊!房子里两个人生活过的痕迹一眼就看出来了!”艾伦大声喊着,眼泪控制不住滑落下来,“明明已经等了这么多年,现在却要跟完全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一辈子都在遗憾和思念中度过……那样的生活实在太悲伤了,像你这种人怎么可以就这样度过一生,太过分了……”

利威尔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身体也完全僵住了。艾伦坐在他脚边,紧紧拉着他的手,低垂着头不断地哭泣:“……不要放弃啊,只要那个人还没有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总有一天一定会见到的……如果就这样放弃,以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房间里没有人说话,一时间只能听到少年压抑的呜咽,泪水一点点砸落在地板上,留下一个个圆圆的水痕。利威尔头脑还有些混乱,嗓子干涩得阵阵灼痛起来。他低头看了看伤心哭泣着的艾伦,慢慢抽出那只被他紧握着的左手,迟缓地放在他头上。

小家伙栗色的头发有点乱,摸上去软软的,像春天晒在太阳下的草叶,不一会就染上他手心的温度,变得温暖起来。利威尔心里涌起一阵阵悲凉的苦涩,想要安慰艾伦,跟他解释清楚,却完全组织不出言辞。

他在这里等了埃尔文十四年,期间听到过无数质疑和嘲笑,也早已习惯了人们充满探究或是同情的目光。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他这样做是对的,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渐渐地丧失了相信奇迹的勇气。就算他做出正确的选择,现在又能怎样呢?他确实等来了埃尔文,但那个人也已经把他忘了,从前那些理所当然的事都已变成了奢望,未来应该怎样,连利威尔自己都不知道。他在这场感情中始终都被命运摆布在被动的位置上,现实给予他的只有接连不断的绝望,他早就厌倦了无能为力的沮丧,却连生气发泄的资格都没有。

他只能对艾伦说:“我本来就没打算跟相亲的对象在一起,只是去跟人家当面说清楚的,别哭了。”

他放开手走了,艾伦擦干眼泪抬起头,看到监护人背对着他穿上大衣,拿着围巾和钥匙正要离开。临出门时他的脚步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有回头,只平淡地对被他丢在身后的少年说了一句:“……艾伦,谢谢你。”

冷风从门外灌进来,冻得艾伦瑟缩了一下。他听到门锁咔哒一声轻响,还没来得及回答,利威尔萧索的背影就已经离开了。  


韩吉定下的高级餐厅在市中心,利威尔打了个车,路上匆匆收拾一下心情,赶到的时候时间刚刚好。他的相亲对象已经等在那里了,如韩吉所说,那是一位漂亮又有教养的女性,性情温雅安静,举止言谈带着教师特有的大方,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利威尔向她说明情况,歉意地表示自己没有想交往的意愿,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反而微笑着安慰他:“没关系,实话说我也并不想结婚,跟您一样是却不过韩吉小姐的情面才来这里的。就算您不拒绝我也打算这样做,不如说这样刚刚好,不会对您抱有歉疚感,我反而觉得轻松了。”

女教师安然的口吻仿佛带有安抚人心的力量,利威尔看在眼里,内心也轻松了不少,点点头说:“我才是,没有让你觉得反感真是太好了。”

对方微笑起来:“不过我还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利威尔警官意外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诶?”

“很温柔哦,明明只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却担心自己的抗拒会让我受伤,所以才会亲自过来跟我解释。”女教师从容自若地笑着,继续说道,“以前只听说搜查一课的最强刑警擅长暴力,是个强大可靠的警察,没想到本人竟然还是个这么好的男人,能够认识您真是太好了。”

利威尔被夸得张口结舌,回过神来有些困扰地叹了口气,他根本不擅长应付这种女人,只得低声说了句:“……谢谢夸奖。”

“不过我有点好奇,像您这样的人,明明并不抗拒建立自己的家庭,为什么宁可选择养孩子也不愿接受婚姻呢?”

利威尔正要叫侍者过来结账,闻言转过头望着她,一双淡漠的眸子平静如水:“这样说真是过誉了,我并不是一个理想的结婚对象。做着这种随时都会送命的高危职业,没条件也没可能给女人提供一个安稳的家庭,跟我这种人在一起将来会吃很多苦,不是谁都能忍受得了的。”  

“如果我无法给一朵花提供水分和养料,一开始我就不会把它带回家。我能养活的只有仙人掌,花朵可能不够动人,却耐得住苦难,也懂得竖起满身的刺来保护自己。”利威尔站起身,一手捞过自己的大衣,向对桌的女性点点头,“话就说到这里吧,今天真是抱歉了,我送你回……去……”

淡漠的话音在看到突然冲到桌边的人时拖出了愕然的尾声,利威尔瞪着他,惊吓过度一时没能回过神,旁边的女教师也被这突发事态吓了一跳。他们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休闲的手工西装,因为刚刚奔跑过还在不断喘粗气,额角淌着热汗。他抬起头,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一双湛蓝的眼睛却像涌动着愤怒的暗流,冰冷可怕得令人胆寒。

“中午好,女士先生们。”埃尔文·史密斯盯着利威尔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道,“请问,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呢?”  
 
 
【TBC】

韩吉巨巨表示她定餐厅之前并不知道团长会来,一切都是缘分的错,巨巨是无辜的

这篇文里没有利艾利,兵长和小天使只是感情亲厚的养父子关系,文里没有利艾利(重要的话要说两次)

下更应该会很快,容我梳理一下思路再下手

非常感谢~m{_ _}m

评论(25)

热度(78)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