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让艾】新瓶旧酒09

稍微加了个标签~

本更全部是吵架,有微虐情节出没

OOC警告!OOC警告!OOC警告!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 ↓ ↓



我今天的星座运势绝对是倒数第一,利威尔心累地想着,以后一定得长个记性,出门之前先看晨间占卜,带个幸运物什么的。免得在家被孩子折腾完了,出去又被麻烦的家伙找茬。  

他刚刚被埃尔文拉到餐厅楼下一处隐蔽的拐角,不远处是人来人往的商场大厅,面前是铁青着脸把他困在墙角里的埃尔文。利威尔抱着手肘一言不发地斜藐着对方,一张清秀姣好的脸绷成了化石,摆明是一副抗拒的态度。   

埃尔文直起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利威尔。他的眼底依然带着掩饰不住的愤怒,好在本人修养还不错,不至于立刻发泄出来,语气很平稳地问道:“不解释一下吗,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 

“她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利威尔冷冷地呛了他一声。他刚被埃尔文硬拽出餐厅,连道别都没来得及说就把女教师扔在那里,糟糕的离场让他觉得非常上火。 

埃尔文一挑眉,反而笑了笑:“怎么,我搅散了你的约会,让你很生气吗?” 

利威尔忽略掉他语气中的挑衅,问:“那你又是怎么冒出来的,韩吉叫你来的吗?” 

“原来还是韩吉小姐给你介绍的人,真叫人心寒,我还满以为她会是我的支持者呢。”埃尔文的脸色变了变,终于冷了下来,“谁也没有叫我来,我和海伦约了一起吃饭才会过来的,只是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跑来相亲。” 

“你怎么知道那是相亲?” 

“一眼就看出来了好吗?这家餐厅隔着警部好几个街区,只是商量公事的话谁也不会跑来这里,更不会选这种情侣主题的餐厅。那位女性满嘴说着敬语,看穿着还刻意打扮过,女孩子去见熟人或者亲戚的时候绝对不会穿成这样的,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一直是单身呢,除了相亲之外没有别的可能了吧!”埃尔文越说越生气,“你真是太过分了,利威尔。明明之前一直没有过和我之外的人成家的念头,现在知道我失忆了,就打算彻底放弃我吗?你这是要连重新开始的机会都不打算给我了?” 

利威尔莫名其妙:“真是奇了,你能和当红一线女明星纠缠不清,我跟别人相个亲就是不允许的吗?你是要以什么身份来管我的闲事啊?”他哼了一声,“说我跟女人约会,你还不是整天和海伦腻在一起,你们这些天的绯闻都够糊满一面墙的了……” 

“利威尔!你明明知道那些都是演戏,我会这样做还不都是为了你!” 

“真够高尚的。”利威尔抢白道,语气渐渐冷硬起来,“可我从不记得自己有叫你做过这些。” 

埃尔文的声音拔高了:“利威尔,你根本不明白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这个案子背后是有水的!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 

“所以呢?如果他对我什么威胁都没有,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把它丢下不管了吗?你把海伦当什么?把那一条条枉死的人命当什么?把民众的期待当什么!?”利威尔逼近两步,凌厉的质问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径直压向埃尔文,“就为了你一个人的欲念把这么多人牵扯进来,自己却还抱着这种冷漠无情的态度,这就是为什么我叫你不要把公事和私事混为一谈,你迟早会为你的不负责任付出代价的!” 

埃尔文没有回答,气氛僵冷得胶着起来。一时间只能听到街道上嘈杂的声音,电视墙里高声播放着广告,有两三个结伴的学生嘻笑着走过去,谁都没注意到这边的角落。他们就像待在隔绝了外界的墙壁里,头顶上是阴重的云,脚下是游荡的风,外面热闹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刚发泄过一通的利威尔别过头盯着远处的街道,埃尔文站在他面前,目光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确实没有想过这些。”过了一会,埃尔文慢慢地说道,“原谅我只是一个商人,没办法站在警察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对我来说这里面并没有公事和私事的区别,全部都是我应该去做的事罢了。我只是很清楚,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自己都要保护你,我已经失去你一次,不能再失去第二次了……” 

利威尔眼皮一跳:“埃尔文,你先给我去风口站着清醒清醒,然后改改你那自以为是的臭毛病!搜查一课的最强刑警什么时候轮到你保护了?你他妈失忆以后还添了中二病吗,真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了?!” 

“我不知道,不过如果有必要,我想我应该会做到这样的吧。”埃尔文脸上浮现出一丝疲色,他侧过头,有些出神又有些迷茫的目光望着远处,“说真的,回到这里以后我经常会有一些复杂而又奇怪的心情。我没有记忆,分不清它们是什么感觉,也不明白这些奇怪的心情是缘何而起。但是,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确定,我的这些情感都是遇见你之后才有的,所以我一定要跟你复合。”他的口气渐渐变得急躁起来,“我知道现在的我没资格要求你什么,但我实在太在意你,根本无法忍受你跟我以外的人在一起。你明明知道失忆不是我的错,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追求?就当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我们重新开始不行吗?” 

“你这根本就不是追求,你只是把我当成过去的遗物,习惯性的想要回来而已!你连最基本的对一个人负责的觉悟都没有,这算哪门子的追求!”利威尔厉声吼道,吼完才发觉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于是压着额头叹了口气,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已经平静了许多,“……我确实知道你的心意,埃尔文,如你所说我对你的想法还是和从前一样,这么多年从来就没变过。但我的这份心情和你是不同的,没有那些经历和回忆,我对你而言就是一个陌生人,你顶多只是对我有好感,但是只靠好感是不能过日子的。你现在有自己的事业,而我也有我的工作和孩子,重新开始相处磨合太不现实,我们已经……已经老了。” 

他的脸色有点发白,语气却非常冷静,淡然的声线压着一丝抑制过的伤感:“我曾经非常爱你,但就算是现在,我也很清楚这份感情对你来说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你一直都很优秀,身边从不缺少爱慕你的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这样就够了,你的人生已经有了新的起点,不要总是被回忆绊着脚,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我告诉过你我们没有开始了,这个决定我不会改。”利威尔说完,转身向外走去,“该说的我已经说够了。忘了我吧,埃尔文,我们以后互不相扰,这样对彼此都好。” 

埃尔文愣了一会,就像回过神来一样, 他突然拼命地追跑出去,不由分说一把扯住利威尔的袖口,大声说道:“我办不到!都已经恢复出厂设置了,还没忘记你呢!”他的手被利威尔不耐烦地挥开,却不依不饶地追在利威尔身后,边走边说,“我绝对不会放手的,至今为止我为了找你花费了那么多精力,如果追不到你,那些努力就都变成泡沫了!” 

“我他妈管你变得是泡沫还是美人鱼,你再纠缠下去,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碾成渣。” 

“就算你威胁我也没有用,我已经找到了你,这辈子都不会再放手了!我们结婚吧!” 

利威尔脚下一滑,条件反射地刹住步子,他僵硬地回头望着身后气喘吁吁的埃尔文,脸色难看得像刚被雷劈过一样:“……你开什么玩笑?” 

埃尔文顿时受到了打击,叫起冤屈来:“我是认真的,利威尔,我其实也很紧张,这可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跟人求婚啊!” 

利威尔看着他那副装出可怜相就觉得怒从心头起,忍不住想要刁难他:“滚你妈蛋的紧张,脑子被驴踢了?你从路口随便拉个人打听打听,哪个男人是像你这样求婚的?连最起码的下跪都没有,你他妈好意思管这叫求婚?” 

他说这话也就是想口头抢白一下埃尔文,完全没有真的在意过求婚之类的破事。没想到埃尔文这二货居然信以为真,当着市区最繁华的商业街头,利威尔话音刚落他就毫不犹豫地跪下来了!那一瞬间利威尔懵了,众多路过的无辜群众也懵了! 

埃尔文抬头仰视着利威尔惊吓的脸,理直气壮地说:“是你让我跪的,你今天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了!” 

利威尔只觉得胃里热流上涌,一口老血差点呕出口来!他七窍生烟地瞪着跪在眼前的男人,以前只知道这货不要脸,没想到出去几年居然还学会了耍赖皮。但话是自己说的不能反驳,当着这么多路人又没法动手,这尼玛叫人怎么下台阶!他只能忍气吞声地找借口拖延:“你先把戒指买回来再说。”

“戒指已经有了亲爱的,还是你给我买的呢,”埃尔文立刻从口袋里掏出那枚旧银戒,献宝似的举到利威尔面前,“虽然没有十克拉的大钻石,也不像世界著名的设计师做的那样漂亮,但在我心里它的价值比我家保险柜里所有财宝加起来还值钱。我已经好好的保存了它十四年,相信我们的爱情一定会比它更长久的。”

利威尔的话一下子梗在喉咙里,倒抽了一口凉气:“你怎么知道是我给你买的,又是你猜的?”

“不是,我就那么随口一说,没想到你真的承认了。”埃尔文老老实实地说。

利威尔望着他那双纯洁无辜的蓝眼睛,就像蓄满了力气却一下子打到棉花上,血槽都快被清空了。他绝望地看着四周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麻木不堪地吐魂道:“……连朵花都没有太没情调了……”

“那边那位可爱的小姐,冒昧地借用你衣服上的花朵一用!如你所见我需要它来成全我的爱情,过后我一定会献上与你气质更加相称的宝石胸花做谢礼的~真是太感谢了!”

利威尔离崩溃就差一步了:“你到底凭什么这么肯定我会答应你?!”

“因为实在太显眼了,我知道你丢不起这个人。”埃尔文说,“你看那边,那几位小姐已经在为我们拍照留念了哦。你还想要什么?焰火?舞会?浪漫的烛光晚餐?我的信用卡密码?全部都可以哦亲爱的,为了你我倾家荡产都没关系……等下!我还没说完!!”

已经没有机会说完了,利威尔单手揪起他的衣领,浑身散发着挡我者死的狂暴气场,不顾对方的挣扎硬是把他拖到路边,简单粗暴地塞进一辆出租车里。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充满了毁灭世界的冲动,直想放出一群草泥马把这个贱人踩扁。埃尔文挣扎着爬到车窗边,还想说什么:“利威尔……”

“滚!!”利威尔暴怒地咆哮着,狠狠一脚踹在车门上,钢铁的车门应声变了形,整台车都被震得抖三抖。司机吓了一跳,忙不迭踩油门逃跑,出租车扬起一阵清尘,迅速融入川流不息的车流,很快就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了。  

【TBC】

评论(15)

热度(87)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