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让艾】新瓶旧酒10


这次的主戏是让艾,团兵有一点回忆杀

一不小心爆了字数,稍微长了点

祝阅读愉快


↓ ↓ ↓



半夜里气温骤降,第二天清晨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细密冰冷的雨丝不紧不慢地倾洒在天地之间,阴云遮得室内光线昏暗,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湿冷阴郁的气息。

这种满地脏水容易滋生细菌又不能晒衣服的天气总是让人心情格外烦躁,尤其是昨天刚被人当街调戏了一番,一股邪火还憋在心里没撒出来。早上起来利威尔的脸色就阴森森地沉着,神经质和洁癖表现得比平时更严重,看什么都不顺眼。艾伦本来还想问问昨天的事,一看他那个表情立刻夹着尾巴缩了回去,乖乖叼着早饭的煎蛋溜去上学。留守本部的下属汇报工作没有新的进展,打开电视又全都是埃尔文那些糟心的绯闻,这种时候能做的就只剩扫除了。利威尔找出他的围裙和口罩,楼上楼下所有房间挨个扫荡了一遍,把负面情绪全部化作驱逐污渍的动力,凶残狂暴地干了一天。末了自己转悠着检查一圈,见屋里窗明几净,地板和家具光亮如新,于是油然而生一股满足的成就感,心情也跟着变好了。

心情很好的利威尔看看时间,已经到了艾伦放学的点,该准备做晚饭了。他先看了下食材,发现酱油和砂糖快用完了,于是给艾伦打了个电话,想叫他回家的路上捎带着买点。结果打了一个没人接,又打了一个还是没人接。利威尔不悦地皱起眉,正想挂断,身后的房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利威尔回头看见被雨淋得浑身湿透的艾伦,霎时间愣在原地,拿在手里的电话也忘挂了。

艾伦一言不发地站在门口,12月的冷雨把他冻得够呛。他浑身发着抖,嘴唇冷得泛青,整个人湿得像一把漏了底的水壶,衣服上滴下来的水都聚成一摊水洼。湿透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表情,但利威尔却察觉到这孩子情绪有点不对头。只见他把响着铃的手机和湿淋淋的书包往地板上一扔,连看都不看利威尔一眼,脱了鞋子径直就往楼上走。

“喂,艾伦!”利威尔看着地板上那一步一个的水痕,觉得有点不爽,“湿成那样别到处乱跑,你给我先去洗澡!”

回应他的只有房门被重重摔上的声音,利威尔满心莫名其妙,见艾伦没有出来的意思,只得拿抹布重新擦干净地板,过去捡起熊孩子丢在门口的东西。进了水的手机这会已经黑屏了,书包里也湿成一团。利威尔从包里一样样地掏出文具盒,课本,笔记,作业,雨伞(你这不是带着呢吗?!),23分的英语试卷(尼玛……),全部拿去擦水晾干。可是等他把晚饭都做好了,艾伦还是没从房间里出来,利威尔站在房门前,想敲门叫人,却又迟疑了。

他知道这个年龄的孩子情绪都很敏感,脑袋里装着种种稀奇古怪的想法,看人看事都跟正常人不一样。有些事情大人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但这些青春期的孩子看来却像是天塌了一样难受,幻想和自负过了头,受到现实打击就会加倍的感到暴躁沮丧。利威尔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贸然去问怕说错话刺激到艾伦,万一他家小鬼受了刺激走上不归路,从此变成一个满口双亲杀的中二帝,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座机电话的响铃声。利威尔只得暂时把这头丢开,快步下楼接起电话:“喂?”

电话那边顿了两秒,随即传来年轻女孩平稳淡漠的声音:“……您好,好久不见了,利威尔先生。”

利威尔一下子就听出来了,电话那边是艾伦保护协会的常任理事,三笠阿克曼同学。这位纤细漂亮、力能扛鼎的好姑娘打小就是个远近闻名的艾伦厨,人送外号斗战金刚。小学六年级那年她送不幸骑车撞树的艾伦回家,那一手扛自行车一手扛艾伦的英姿,给利威尔留下了终身难忘的深(xin)刻(li)印(yin)象(ying)。当下不由得心情有些复杂:“啊啊,三笠是吧,有什么事吗?”

“非常抱歉,艾伦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我和阿明都很着急,只好来问您了。”三笠的声音清清冷冷的,面对利威尔的时候口气却非常有礼貌,轻轻地说道,“请问,艾伦回家了吗?”

“回了,刚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到现在也没什么动静。”利威尔如实汇报,顺口问了一句,“我还是头一次看见那小鬼这么反常,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俩吵架了?”

“不是的,不是因为我。”三笠很快地否认,她好像有点踌躇,过了一会才小声说,“……在告诉您之前,我想先跟您确认一下,您确实是知道艾伦和让正在交往的事吧?”

利威尔张开嘴又闭上,整个人陷入了震惊的沉默中。他不是没注意到艾伦这段时间暧昧躲闪的小动作,也看得出来隐藏在那些小动作背后青涩的情感萌动。只是艾伦从来没跟他提过这档子事,他也就想当然地以为对象是个普通的小女生,压根没往同性那方面想过。如今儿子出柜的事实被这么突然地揭起来,身为长辈的利威尔多少还是有点被雷到的感觉。他勉强消化掉这个精神炸弹,强作淡定地应了一声,听三笠继续往下说。

“让的父母都是艺术家,他本人也很喜欢绘画,为了将来能够成为一名画家,他一直都在努力练习。”三笠说,“但让的父母觉得国内的环境不好,想把他送去美国深造,之前消息不确定,让就一直没告诉艾伦。然后今天他到学校跟我们告别,说是父母已经把手续都办好了,今晚就要出发去美国。这件事太过突然,艾伦根本接受不了,当场就跟让吵了一架然后跑出去了……”

“我和阿明已经教训过让了,但就算是这样,我们也无法阻止他出国。艾伦现在一定很难过,我们不在他身边,只好请您帮我们劝劝他……就拜托您了。”

少女诚恳而略带焦虑的话语响在耳边,拿着听筒的手却慢慢滑下来。利威尔沉默地听着电话里细小失真的说话声,面色苍白而冷肃,一只骨节修长的手垂落在胸前,暗暗攥紧了听筒。

夜渐渐深了。

窗外的雨还在持续不断的下,沙拉拉的雨声伴着凉薄的雾气贴着马路升腾,刺骨的清寒从天空中蔓延缭绕,屋檐下滴答的雨点闪烁着路灯遥远的微光,断线珠子一般纷落在水洼里,发出叮叮咚咚的轻响。这附近沿路建起的一排建筑都已经熄灭了灯火,楼房沉入黑暗,人也在夜晚的安宁中逐渐入眠。

半夜里艾伦被肚子咕咕的叫声吵醒,睁开眼睛才意识到自己闷在被子里睡着了。白天淋的冷雨这会正在发挥效力,艾伦沮丧地发现自己不仅肚子饿,脑袋也疼得厉害,喉咙干得像火烧一样。他看了看时间,离让的飞机起飞只剩不到三个小时,很快的,一切就要结束了。

艾伦金色的眸子黯淡了一下,默默低下头握紧拳头。他坐在床上发了会呆,最后还是抵不住身体的不适,悄悄地下楼去厨房找吃的。转到走廊尽头,一眼看到利威尔背对着门坐在餐桌边的身影,艾伦扶着门框顿了顿,整个愣住了。

利威尔吐出一口烟,头也不回地说:“饭在冰箱里,要吃自己热。”

艾伦低着头小声说“哦”,没理会半夜三更窝在厨房喝酒还不开灯的监护人,默默地从冰箱里掏出封着保鲜膜的盘子,开微波炉给自己弄饭。利威尔过来拿了个杯子,等艾伦端着饭菜转回来的时候,一杯热腾腾的感冒药已经冲好放在他的位子上了。利威尔就把自己挂在对桌的椅子上抽烟,姿势跟刚才一样,手里拎着罐啤酒,一只脚踩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望着屋里黑沉沉的夜色,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艾伦也不在意他,只顾闷着头大口吃饭,热乎乎的饭菜下肚,胃里舒服许多,心也变得踏实起来。静谧安稳的环境让人放松,艾伦捧着装药的杯子暖手,慢慢地说道:“……我喜欢的人要走了。”

利威尔转过头,淡漠地瞥过来一眼,表示他有在听。艾伦想起这件事又是一阵难受,委屈和憋闷像块沉甸甸的大石头压在心头,喉咙也堵起来了:“……我跟他是二年级的时候认识的。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了发高烧,错过了期末考试。因为补考成绩不好,分班的时候没能跟三笠阿明分到一起,但是却阴差阳错地和那家伙成了同桌,后来就熟识了。跟他交往才不过几个月,但是喜欢他却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真的很喜欢那个混蛋……”艾伦说着,声音颤抖起来,“虽然总是控制不住跟他吵架,每次吵完以后都很认真的苦恼该怎样和好,一直在意着他,努力地想让这段恋爱维持得长久一点。我没做错过一件事,也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他,为什么到头来却是这种结果?连跟我商量都没有过,自作主张就要离开,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人在大吵大闹……简直像个傻瓜……”

“确实挺傻的。”利威尔点点头,“蠢透了。”

那副理所当然的赞同口吻把原本就很低落的艾伦打击得更消沉了,他觉得自己又凄凉又可怜,比那更糟的,委屈不甘之类的负面情绪拥堵在喉咙里,眼眶渐渐发起热来:“话不是这样说的吧,想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明明互相喜欢却不能在一起,太过分了不是吗!”

“幼稚,矫情。”利威尔面无表情地给出评价,自顾自喝了口酒。艾伦被他漠然的态度刺激到,情绪变得越发失控,他把手中的玻璃杯重重砸在桌上,忍不住冲他喊起来:“反正你也是怎样都理解不了的!在你看来我的想法就是那么幼稚,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妄想,当做小孩子的梦话随便糊弄一下就过去了!总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过着孤单一人的生活,谁的关心都不需要,就连喜欢的人都可以随手丢掉,像你这种人就算这样度过一生也无所谓是吧!”

“你懂什么呀。”利威尔丝毫不理会他的指责,依然是那副淡漠无聊的表情,语气中不加掩饰的鄙夷和不屑就像扔进干柴里的火星,瞬间把艾伦给点着了:“少看不起人了!喜欢这种事又不是大人才有的特权,我们也是很认真的开始,从头到尾都在努力地爱着对方,一直都期盼着能有一个好结果,这样的爱情哪里比不上你们了!凭什么不被你们承认!……”

“你连爱都没做过,还谈什么情啊。”利威尔心平气和地扫他一眼,语气平板单调,一句话就把艾伦噎了个半死,艾伦找不着话往下接,一张脸又气又羞憋得通红。利威尔却全然不在意,若无其事地喝了口酒,拎着罐子遥遥指了指对面坐着的少年:“我以前也有一个喜欢的人。我遇见他的时候,就跟现在的你差不多大,那时候我还不是条子,只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一个小痞子。那家伙是法国来的留学生,大家出身的纨绔少爷,长着一张不知人间疾苦的脸。我最落魄的时候,跟仇人打架拼刀子,是他把我从街边捡回来,瞒着警察的追捕找医生给我治伤。后来我加入的帮派被警察端了,也是他帮我掩饰案底,给我伪造了新的身份,把我收留到他家里。”他随手指了指四周,“这栋房子就是他给我的,那家伙在这里住了六年,临走时把这栋房子转到我名下。说好要留着它当不动产,等他回来再在一起住,将来把它变成我俩的养老居。”

艾伦跟他过了5年,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起自己的过往,好奇和惊讶涌上来,自己的怒气和伤心反而被压下去不少。他看利威尔的表情没什么大起伏,于是小声接了一句话:“那之后呢……他去哪了?”

“回国,他家在法国是商业世家,亲戚和血缘都很复杂,继承人纠纷乱得要命。他原本就是为了躲这些烦心事才跑来这里,但他母亲娘家一派是他的支持者,不可能放任他游荡太久。前几年还可以用学业敷衍,后来实在留不下去了,只好回去继续做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勾当。”

艾伦露出一脸“大人真是肮脏”的表情,颇嫌弃地看过来。利威尔把喝空的啤酒罐放在桌上,平稳的声线微微透出些许怀念的味道:“我们俩以前跟大街上那些纯情的小情侣都是一样的,最初也是从告白和牵手开始,什么样的傻事都做过。好的时候腻在一块不想分开,吵起架来恨不得把人活吃了,说要为对方舍命赴死那真是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年轻的时候不知道给自己留条退路,总是一股脑的把自己全部交给对方,好像全世界只有他才是支点,谁离了谁都是赶着要死的节奏。”

艾伦不解地看着他:“……既然你们感情这么好,他为什么到现在都不回来呢?”

“……他回不来了。”利威尔低头抽了一口烟,清冷平静地轻语道,“十年前他在法国遭到别人的暗算,被一场大火烧伤,失去了记忆,我和我们之间那些事他全都不记得了。”

艾伦的呼吸滞了一下,想到这个结果意味着什么,只觉得一股冷流从脚底升起,冻得人心凉。利威尔低垂着眼帘,神色平静得像在说别人的事:“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件事的,等我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家伙已经坐上财团总裁的位置,开始了他事业有成的新生活。你现在看到我还能若无其事地说起这些,是因为其它的情绪都已经被时间磨光了。某一天那个人突然音讯全无,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在他最痛苦的时候,我却不能陪在他身边。我甚至连他究竟遭遇了什么都不知道,他的一切也都跟我没关系。我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纯粹的陌生人,彼此互不相干,路上碰见了甚至连个招呼都不会打。我之所以到现在都不结婚,是因为自己执念太久,潜意识里已经没办法接受除他以外的对象,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这些年来从未改变过。”

房间里默然无声,简直安静得喘口气都能听见。利威尔把打火机丢在桌面上,坐直身子,开始一字一句地教训艾伦:“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是件挺不公平的事,不是你一味努力就能有结果的。这个世界上有着无论怎样挣扎也改变不了的无奈,烦恼和意外总比想象得更多,一个接着一个,你永远都预料不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只是被人甩一两次算得了什么,你付出的心意总有个完结,起码还知道你俩是因为什么分开的,彼此都能健健康康地继续在这个操蛋的世界上活着,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现在还能发火撒娇,是因为有我在这里听着,哪天我要是听不见了,到时候你找谁哭去?这世上活着的人,各人都有自己背负的重量,比你更惨的比比皆是。要都像你似的垂头丧气,遇到一点挫折就开始怀疑人生,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年轻人不记打,伤口来的多,好的也快,过去这个坎,权当自己又捡了个教训。”他把烟头戳进烟灰缸里,起身往外走,路过艾伦身边的时候顺手往他低垂的脑袋上揉了一把,“明白了就打起精神来,明天还要去上学,赶快回房间好好睡一觉吧,别再胡思乱想了。”

艾伦一语不发地坐在原地,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桌面,脸色阴沉不定。厨房里柔和明亮的光洒在光洁的桌子上,细雨在窗外发出沙沙的响声,手边那杯一口没动的药水已然开始转凉,不再飘出丝丝缕缕的热气。艾伦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他抬起一双亮得骇人的眼睛,突然撞翻了椅子站起来,拼命跑上楼踢开了利威尔的房门,冲着里面的人大声喊道:“利威尔先生,我现在要去一趟机场,请你快点开车送我过去!现在就去!”

利威尔站在衣柜边,手里抓着一只衣架子,受到惊吓的神智还有些茫然:“你说什么?”

“请你现在送我去机场,我要去见让!我要把他从飞机上拽下来,把他留在我身边!”艾伦气势汹汹地吼着,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盛满凶狠坚毅的光,一点清亮的泪意盈在眼底,闪动着耀眼的光泽,“确实未来有很多的不确定,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但是至少这一刻,我要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我要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有可能收不到什么好结果,我也要尽最大努力阻止他出国!”

“艾伦,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利威尔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那孩子之所以要和你分开是现实所迫,连他的意志都改变不了的事,你再怎么阻止都不会有用的!何况这里离机场有两个半小时的车程,现在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不行!没有听到那家伙亲口拒绝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艾伦坚决地吼道,“现在已经是我最后的机会,如果就这样放任他离开,我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求你了利威尔先生!请立刻送我去机场!求你了!”

利威尔半拖半拽地被他拉出房间,两个人随便在睡衣外面套了件外套就冲出门,匆匆开车上了公路。艾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路逼着利威尔超速飙车,闯了无数红灯。他自己则拿着利威尔的手机紧张地拨着电话,先把阿明吵起来拷问飞机的航班号,接着反手又打给让,对方关机就锲而不舍地一直打。和时间赛跑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揪心的紧张在狭窄的车厢里蔓延着,心跳速率和汽车表盘上的数字一起飙升,每一刻都仿佛是世界末日。利威尔集中精神开着车,尽自己最大努力快速飙到了机场。这边刚踩了一脚急刹,就见旁边的艾伦飞快地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从还没停稳的车上跳了下去,整个人被惯性带得重重摔在地上。利威尔的心跳霎时间漏了好几拍,赶紧把车停稳跑出来,却看到艾伦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头也不回地冲着远处灯火通明的机场大厅飞奔而去。利威尔站在雨中,愕然地看着少年拼命跑走的背影,半晌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时,他的脑海里渐渐冒出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它就像这漫天驱散不开的阴雨,灰蒙蒙地笼罩住了他的心。

如果那一年,他和埃尔文也能像这些孩子一样勇敢,他们的结局会不会跟现在不一样?也许是早就知道埃尔文不属于这里,得知他要离开的时候,他只感觉到分别即将到来的悲伤,却从头到尾,连一句挽留的话都没对埃尔文说过。

为什么那时候,自己没能拉住他的手呢?

为什么没有把自己真正的心情告诉他呢?

他想着这些,站在车边发了会呆,直到被雨淋得受不了,只好又回到车里。虽然很担心,但现在除了安静等待之外已经没什么能为那孩子做的,之后的事情,就只能看他们自己的了。

艾伦攒足了劲一路飞跑着冲进大厅。他本来打算就这么冲过去找人的,没想到进门时刚好有人从拐角处走出来,艾伦躲闪不及撞到他身上,差点摔倒。那人也被撞得踉跄了几步,抬头一看肇事者,顿时惊呆了。艾伦硬生生咽下嘴边的道歉,目瞪口呆地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让,两个少年就这样傻站着瞪着对方,一时间谁也说不出话来。

身上背着包,手里还拖着一只行李箱的让先回过神。他看着穿着睡衣,身上沾满泥水的艾伦,有气无力地叹了口气,捂脸道:“你这种时候跑来是想做什么啊,飞机十分钟前就已经走了,哪有人送行来得比航班还晚的,你是笨蛋吗?”

“骗人……”活生生的人站在眼前,艾伦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没走成,回来了。”

“……哈?”

“所以说,我没走成啊!全都是因为你这个赶着去死的混蛋,临走前没能见上一面,我满脑子都是你的脸,实在受不了所以从飞机上下来了!”让皱着眉,非常不爽地地冲他喊道,“我可是为了你连前途都放弃了,是男人就给我心怀感激地负起责任来啊,你这个混蛋!”

艾伦呆呆地看着他,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眼泪渐渐地溢上来。他颤抖着握了紧拳头,红着眼眶猛得扑了过去。

二十分钟后,衣服扯的东倒西歪,头毛乱成一团的艾伦怒气冲冲地走到车边,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利威尔疑惑地看着他红肿的脸颊,说:“……你做了什么?”

“打架。”艾伦简明扼要地说,“我把那家伙狠狠揍了一顿,出国那么大的事都不跟我商量,还嚣张地说什么要让我负责,平白无故就把原因都推到我身上来,开什么玩笑!我才是受害者好吗!”他泄愤地踢了一脚挡板,烦躁地嘟囔道,“那个混蛋居然还敢还手,要不是被机场保安看到真想再多教训他一下,说到底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笨蛋啊,可恶死了……”

利威尔没搭腔,抽了一张纸巾擦拭他衣服上的水。艾伦发够了火,自己安静下来,乖乖坐在那里任他摆弄,利威尔听到他慢慢地说话:“让已经跟父母闹翻了,留在这里就要边读书边学画,每天都过的很辛苦……全都是为了我,他选择了一条最辛苦的路,我们以后到底能走到哪一步,我真的已经不知道了……”

利威尔停下手,看着艾伦有些低落的脸,他靠在椅背上,好像很疲倦地闭上眼睛:“但是,他说要为了我留下的时候,我只觉得很开心……知道他现在和我抱有同样的心情,以后也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利威尔抬手拭掉他脸上的雨水,低声对他说:“回家吧。”

回去的路上很安静,行人和车辆都很少,小雨顺着车窗玻璃滑下来,又被雨刷器不断地推开。艾伦闹了一晚上早没了精力,这会像个蜷起来的小动物缩在座位里,裹着利威尔的大衣睡着了。利威尔把车停进自家车库,轻轻拔下钥匙,就着昏暗的车灯打量着身边的小鬼。

少年的脸被车里的暖气吹得通红,睡脸一派毫无防备的放松,比起小时候那个满身尖刺的样子,现在的他给人的感觉平和多了。这是他从一丁点的小人儿养了这么大的孩子,将近5年朝夕相处,相依为命地跟着他生活,衣食住行无一不被他照料着。醒着时候那么烦人的一个小崽子,睡着以后却是意外的乖巧,只是看着他,就让人感觉到安心。

利威尔看看时间,发现这孩子顶多只能再睡4个小时,于是没忍心叫醒他。他先去开了门,然后小心地把艾伦从车里抱出来,一路送回房间里,轻轻放在床上。正要起身的时候,躺在他怀里的少年突然伸出手抱住他的脖子,附在他耳边轻轻的低语:“利威尔先生,如果有一天那个人回到你身边,你一定要像这样紧紧抱住他,不要再让他离开你了。”

利威尔愣了一下,艾伦退开一点距离,微笑着抵上他的额头,小声嘱咐道:“……幸福也要好好抱住哦。”


【TBC】
 

评论(16)

热度(79)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