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让艾】新瓶旧酒11


炖点甜汤治愈一下

各位食用愉快



↓ ↓ ↓


晚上八点半,正在办公室里看财务报表的埃尔文接到电话,利威尔在电话另一边平静地问他:“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你现在有时间吗?”

埃尔文有些意外,连忙点头答应:“有,你在哪?”

“你们公司楼下,你出来就看见了。”利威尔说完就挂了电话,埃尔文起身拉开窗帘,顺着28楼的高度看下去,看到马路对面果然有个黑点。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来的,在那里多久了。

埃尔文赶紧放下文件,手忙脚乱地穿上大衣跑出去,利用等电梯的时间对着玻璃墙上的影子理了理领带。幸好跟海伦吃晚饭时的衣服还没换下来,风流倜傥的余韵尤存,看上去还算迷人。利威尔第一次主动找他谈话,虽然有可能没什么好事,印象分还是要提一下的。不过除了案子之外,那个人跟他还有什么好谈的呢?该不会是为上次求婚的事来兴师问罪吧?埃尔文心里犯疑,运速堪比英特尔8核处理器的大脑瞬间推理出好几种可能,自己再一个个推翻,直到电梯叮的一声到了站,他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就这样惴惴不安地跑出去了。
 
街道上很冷清,昨天刚下过雨,路边上还积着一些浅浅的水洼。偶尔有几个路人裹着厚厚的棉衣走过去,也都被寒冬夜里的风冻得缩头缩脑,喘口气都有水雾飘出来。埃尔文转头看过去,一眼就望见利威尔背对着他坐在对街马路的防护栏上,一抹黑色的背影挺拔瘦削,几乎要融入黑暗中。埃尔文四面看看没车,穿过马路向他跑过去,停在距离对方五米远的地方。一见利威尔转过头,连忙又往这边挪了两步,莫名不安的样子简直像个做了坏事被班主任传唤的高中生。

利威尔什么也没说,目光静静的,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他今天没穿西装,只是一身普通的便服装扮,毛衣外面简单地套了件夹克,领口低垂着,露出一截白皙的颈,长靴裹着紧实的小腿。往日强势的气场没了,这样看上去倒像个普通无害的青年人。埃尔文心里泛起疑惑,担心他遇到了什么事,就慢慢走到他面前,小声问:“你怎么了?”

“……没什么。”利威尔口气淡淡的,情绪似乎很平稳,他低头看着地面,“我们之间那些的事,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埃尔文心头一紧,连忙表态:“抱歉,可能你还是要拒绝,但我的态度还是一样的。就算最后真的要放弃追你,我也会一直喜欢你,就像你喜欢十年前的埃尔文一样,不管隔了多久这件事也不会改变的。”

“埃尔文,你真的可以再考虑一下。”利威尔耐心地劝道,“你现在对我的喜欢只是过去印象中残留的一点好感,只要肯花时间相处,这种程度的好感在别人那里也可以得到的……”

“不会的,失忆这么多年,你是唯一一个初次见面就让我动心的人。确实我有很多追求者,但那些人我都没感觉,更不可能浪费时间去跟他们相处。”埃尔文立场坚定地拒绝道,“我身边追随我的人各自都有他们的目的,但是为了爱我愿意一直等我的只有你,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你不知道这样的感情对我而言有多珍贵,就为这你也值得我的选择了。”

“我并不是你最合适的选择,埃尔文。”利威尔低声说,“我是个男人,有很多事我永远都做不到,也给不了你什么,跟我在一起你要面对很多麻烦。像海伦这样危险的案子,今后也会有很多,你可能要和我分担同样的风险,还有艾伦那小鬼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孩子……”

“那些我都不在意,”埃尔文一口打断他,一双清澈的蓝眸坚定地望着他,“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可以了,十五年前我能做到的事,现在的我一样也能做到,放心吧。”

利威尔被他堵得哑口无言,最后叹了口气,无奈地妥协了:“……这样,如果你非要坚持,我们可以先交往试试。”他看着埃尔文惊讶地睁大眼睛,又补充了一句,“不用你负什么责任,也不需要你立刻回来,只是作为恋人交往一下,让你更多地了解我。如果觉得我不合适,那你随时都可以放手离开,这样行了吗?”

“…………虽然这里问一句为什么就能推进剧情发展,但我还是想先吐槽一下这急转直下的展开,”埃尔文说,“我们就这样HE了不太好吧,起码也该把之前铺垫的回忆梗揭出来点,要是就这样开空窗了,全文完结了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利威尔面露嫌弃:“我不可能像个更年期大妈似的喋喋不休跟你讲那过去的事情,实在太矫情了,根本不符合我冷艳霸气拽的原设定形象。回忆杀那种东西放番外里糊弄一下就够了,没必要浪费正篇字数。”

“虽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埃尔文说着,终于笑起来,“呐,现在告诉我吧,发生了什么事让你突然想通了呢?”

“并没有……”利威尔垂下眼睛,姿态很是疲倦的样子,轻轻呼出一口气,“我只是不想再为自己的逃避后悔了,有能做的事我也想尝试努力一下,只是这样而已……”

冷冽的夜风吹起他的发丝,露出一张平静到没有表情的脸,白得一丝血色也没有。一辆疾驰的轿车从他身后的马路上飞驰而过,刺眼强烈的车灯近了又远。埃尔文注视着他,唇边勾起一抹无奈的苦笑:“那个意思,是说你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就已经抱定了被甩的觉悟吗?你对我到底是有多不放心啊,真叫人受伤耶……”

利威尔听着那刻意装出来的可怜兮兮的语调,不由得也笑了一下,看着埃尔文说,“很久没这样跟你说过话了,感觉还真有点不习惯。”

“我这边才是好吗,从我失忆回来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被你这样平和的对待,每次见你都对我凶巴巴的,我差点以为喜欢上你的自己是个M了。”埃尔文嘴上抱怨着,目光却仍旧温柔地望着他,“不过这样的你我也很喜欢就是了,就像之前说的,我还要和你重新开始呢。”

“说什么傻话,我们两个又不是初识,你要从哪里开始什么啊?”

“开始让你喜欢上现在的我啊,我们现在已经是交往中的恋人了嘛,”埃尔文笑眯眯地伸出手,“那就从牵手开始,一步步的来吧~”

利威尔盯着伸到面前的爪子:“你洗手了吗?”

“戴着手套呢,不脏。”

“……那只。”

“诶!?但是那只手已经……”

“那只。”利威尔抬起头,强硬地重复道,“就要那只。”

埃尔文愣了愣,只得不情不愿地脱下右手的手套,把那只被大火烧伤严重畸形的手递到利威尔面前。利威尔握住它,手指慢慢地触摸过那些伤痕,每一处丑陋的疤,都仿佛诉说着这个身体曾经遭受过的苦难。利威尔心里很是难受,想到这只手曾经灵巧漂亮的样子,现在却连握只笔都做不到了。如果可能的话,他多想代替它的主人承受这份痛苦啊……

“……感觉怎么样?”埃尔文偷偷观察着他的表情,见他一直不说话,心下不由得忐忑起来。利威尔皱着眉头,捏着他的手思考半天,最后迟疑地吐出一句,“像拿了一块生猪肉………”

那个纠结别扭的表情看上去真是可爱极了,埃尔文抿唇微笑起来,顺势向前走了两步,将坐在护栏上,稍微比自己高出一点的利威尔紧紧抱进怀里。这是埃尔文回来以后给他的第一个拥抱,利威尔毫无防备,整个人在他怀抱里僵住了。埃尔文仰头枕在他肩膀上,轻柔小声地说:“对不起,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这么多年,过去的那些事都已经结束了……我回来了,利威尔。”

利威尔的眼眶因为这句话变得干涩起来,那一瞬间,十四年来累积的悲伤和思念一起翻涌到心头,又因为怀里真实的体温烟消云散,就连这么多年来吃过的苦都仿佛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内心安宁温暖得让人软弱。他咬着唇闭上眼睛,紧紧回抱住埃尔文的身体,声音微微发颤:“……嗯,欢迎回来,埃尔文。”

他们站在街边又聊了一会,谈话的主题很自然地就转到眼前的案子上。凶手至今还没有动作,埃尔文和海伦的处境依然很危险,当务之急是把这个案子好好的了结掉,然后才能考虑他们将来。

“说到底你一开始就不该趟这淌浑水,”利威尔提起这事还是很不爽,“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自涉险境掺和进别人的闲事里实在太蠢了。这是警告你最后一回,你要还敢给我有下次,我非亲手把你铐进号子里反省不可。”

“对不起啦~今次真的是特殊情况,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干涉你的工作了,真的~”埃尔文讨好地笑着,认错态度非常好地道歉,“我到现在都只是案件协助人,能找到的案件信息太少了,之前有跟警部请求过协助办案,但是因为立场的原因被他们拒绝了。拜托了,利威尔,明天起带我一起去警部处理这个案子如何?我想要多了解一些案件资讯,这边弄不明白的谜团实在太多了。”

利威尔沉吟一下,点头答应了:“也好,既然我们都拴在一条船上了,索性就牵扯得彻底一点,免得两边生出嫌隙就麻烦了。不过记得要带海伦一起来,别给负责监护的警员添麻烦。”

“了解~”

“……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利威尔盯着眼前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说,“你这家伙不过是个空降来的洋海龟,顶多只是有钱,在这个国家人脉关系一点也没有,你到底靠什么说服那些官员跟你合作的?”

埃尔文眨眨眼,纯真无辜状指着自己说:“美色呀~”

利威尔作势要抽,被他忙不迭地躲开了去,正色辩解道:“我没主动勾搭任何人,是那个官员自己找上我的。之前不是为了找你办过一场珠宝展会吗?那次展会邀请的嘉宾里就有他,宴会上那个人过来找我说话,闲聊时他提到了海伦的事,跟我感叹警方找不到人出力做诱饵,炒到广告收益会很多之类的话。过后我试探了一下他的口风,一提到我想要去跟海伦签约,他就特别殷勤地说要帮我打通门路,还替我联系到了海伦……”

“那家伙叫什么名字?”利威尔问。

埃尔文说了一个名字,看着他说:“你也听过他的事吧,好像是政坛上很有作为的一个人,手腕十分了得。后来我想了一下,你们这边的知事也到该换届的时候了,这家伙说不定是想利用我查出政敌什么把柄,或者打着要借这个大案造出声势上台的主意也说不定。总归大家是彼此利用,这样的关系可比单纯的利益驱使要稳固多了……”

“我不想管这些无聊的破事。”利威尔皱着眉头,厌恶地打断他的话,“上面那群猪猡要怎么狗咬狗都随他们去,我只要这个案子能干脆地了结掉就行了。”

他把埃尔文送到公司门口,后者满怀期待地问他要不要上去坐坐,被他婉言谢绝了。

“今天就算了,我家小鬼感冒了正发烧,等下还要去给他买药。”利威尔看了眼手机,“换班护卫的警员已经在路上了,我等他们到了再走,你自己上去吧。”

“那这个给你,”埃尔文解下脖子上的针织围巾,亲手为他系上,“夜里冷得很,还是多穿一点比较好,回去路上也要多加小心哦。”

“嗯,”利威尔点点头,一点白皙的下巴尖隐在深绿色的厚围巾里,看上去毛绒绒的特可爱,“你回去吧,我看着你上去。”

埃尔文答应了一声,转身走了。走进公司大厅里,一回头还能看到利威尔瘦小的影子站在玻璃门外,双手抄在口袋里静静注视着自己。那一刻埃尔文的心就像浸满了温热的水,某一个角落突然变得柔软起来。刚才发生的一切美好得就像做梦一样,足够他珍藏在记忆里高兴好久了。站在空无一人的电梯里,看着楼层数字不断变化,埃尔文的心情像这电梯轻飘飘地飞起来似的,轻松快乐的不得了,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刚才的画面。放着放着猛得一道雷劈,这才想起到自己刚才光顾着高兴,最重要的告白竟然忘了说……忘了说……

埃尔文满脸黑线,刚才欢乐的心情一扫而空,出了电梯门就冲自己办公室跑过去,一把掀开百叶窗探头往下看。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一点大门的边角,不知利威尔是被挡住了还是已经走了,完全看不到他的人影。埃尔文郁猝地扒着窗户,虽然知道利威尔还不至于跟他计较这个,但是浪漫感人的两情相悦居然连个正式的告白都没有,将来被人问起来怎么好意思讲哦,真是有够败笔的。他关上窗户,掏出手机想要补救,结果一封邮件写了删删了写,折腾了半天也没发出去。原来喜欢一个人竟是这样困难的事情,太过在意对方的态度,总是心心念念的纠结着自我反省,自己反而变成了犹豫不决的胆小鬼,只要和那个人有关的事就总是忍不住反复地揣摩,空长了一个高智商的脑袋,关键时刻却连一句足够传递自己心情的话语都想不出来。
 
埃尔文扶着窗台,慢慢地跪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低头看着手机莹亮的屏幕发呆。想了好一会,最后一个字一个字地在空白的短信页面上写道:回家以后记得告诉我一声,我喜欢你,晚安

正准备按下发送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一声短促的提示音,系统提示收到一封新邮件,发件人正是利威尔。

xx/11/26    21:24
题目:无
内容:刚刚聊的杂事太多,忘记说我爱你了
正在回去的路上,一会短信给你报平安
别忙太晚,早点睡,晚安


【TBC】  

正文暂且就先这样了

这篇文预定会有三个番外,时间线各不相同。一篇傻甜白的旅行日志,一篇比较虐的回忆杀,主要讲艾伦是怎样被收养来的故事,最后一个是论坛体。下更会放旅行日志出来,敬请期待

评论(28)

热度(75)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