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让艾】新瓶旧酒12



这更有原创女性角色注意

大家食用愉快


↓ ↓ ↓



 两天后利威尔休假结束,搜查一课的警部长重回警本部工作,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他还领回来一只金发碧眼的埃尔文,说是要带着他一起查案。这人也是安分守己,整天就窝在利威尔的工作间里看资料,利威尔有时间会亲自来向他叙述案情细节,没时间就把部下们叫来照看他。

一开始众人都觉得很新奇,向来为人冷淡的警部长竟然如此照顾一个杀人案的牵涉对象,两个人看上去好像还挺熟,不像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但就算如此,任何一个有常识的警官都不会想接受一个主动来掺和刑案调查的平民做同事,尤其对方自己就是案件的牵涉对象,能耐和底细还都不清楚。埃尔文是有钱的外国人,突然之间跟警部长有了这样奇怪的牵扯,大家心怀戒备的同时,也存了几分好奇的八卦心理,有个别大胆的趁着利威尔出去时跑来跟他搭讪。埃尔文的态度倒是友善的很,总是彬彬有礼的笑着,对每个人都很亲切。他原本就是个玲珑剔透的人,性情温和稳重,又会巧言令色。在那颗神机妙算的头脑帮助大家理清了隐埋在案件中的线索后,他的能力也得到了众人的认可,没几天就跟搜查课的警员们打成了一片,简直比他们自己人处得还融洽。利威尔有时候从外面回来,看到他正被几个女孩围起来教说法语,或是跟奥陆欧凑在一起讨论少年JUMP的更新,温婉体贴地说着笑话安慰被男朋友气哭的佩特拉。就算是自己,在这里工作了十多年也做不到像他似的八面玲珑,简直像领来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吉祥物,还是走到哪都播撒欢乐氛围的那种。利威尔知道这人闹不出什么大事来,索性也不去理会,放任他继续跟自己的部下厮混。

与搜查课混熟以后,埃尔文再来这里玩就越发心安理得了。结果这事不知怎么传到警视那里,长官一听说有外人来插手侦查重案,当时就火了,吩咐部下把利威尔和埃尔文叫来训话。利威尔当时正在交通课那边调看交通录像查线索,他平时就挺看不起这个不干实事的猪上司,工作正忙时更是懒得搭理他,权当没听见这条传唤。埃尔文被佩特拉告知此事时也很意外,反问道:“你们警视要见我?有什么事吗?”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应该是埃尔文先生在这边帮忙破案的事吧,毕竟你不是警员,又是外国人,参与案件侦破是不符合程序的。”佩特拉忧心忡忡地望着他,“埃尔文先生,果然还是应该告诉警部长一声,让他去替你应付一下吧。”

“不用了,利威尔正忙呢,这点小事不必去打搅他。”埃尔文说着站起来,有条不紊地整理好手边那些证物照片,“我过去看看,这里就先交给佩特拉小姐你了~”

警视阴沉着脸坐在办公桌后面,肥胖的身体一动不动地卡在转椅上,看上去就像个被硬塞进西装里的麦兜。埃尔文不卑不亢地坐在对面,脸上挂着看不出真实想法的微笑,姿态端庄优雅得如同一尊莲花座上的菩萨,耐性很好的等着对方先开口。以沉默为武的下马威似乎根本对他不起作用,警视不悦地皱着眉头,出声说道:“我想你应该明白自己被叫到这里的原因吧,史密斯先生?”

“说实话,不太明白,先生。”埃尔文从容不迫地回答,“我猜我唯一能跟您扯上关系的就是海伦小姐这个案子了,您现在看上去完全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是因为我参与了案件侦查吗?”

“你侦查案件?”警部长官面露嘲讽,“史密斯先生,劝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立场。可能你在法国还算是个人物,但现在这里是日本,这个案子侦查权归日本警部。即使我们暂时没能侦破它,那也是我们日本人自家的事,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到底是谁给你这个权利插手别国治安机关工作的?”

“事实上,是位于治安机关更上层的某位大人,他很忧心这件广受国民关注的大案,因为您和您的手下迟迟不能解决,他才拜托我来帮点小忙。可能是公务繁忙的缘故吧,他似乎没想起这件事还有必要跟您打招呼呢。”埃尔文不急不缓地说。

“他们拜托你?请问你是哪位?夏洛克·福尔摩斯还是江户川柯南?你连个专业点的侦探都算不上,有什么资格对我负责的案子指手画脚?”见他搬出政府要员做后台,对方明显有点沉不住气了,“听好了,史密斯先生,像你这样的人我以前也见过很多。愚蠢盲目的自我感觉过分膨胀,看过几集侦探连续剧,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可以为社会惩奸除恶了,但实际办案中除了给我们添麻烦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您负责的案子?”埃尔文眼底流露出一丝讥讽的光,语气极其温和有礼地打断了他的话头,“恕我直言,警视先生,既然这个案子的负责人是您,那么从头到尾都忙着部署警力、制定方案的利威尔警部长又算是什么呢?把工作和责任全部推给部下,不仅坐享其成,还对别人的辛劳成果挑三拣四,您看上去不像是这样无能的上司啊?”

警视长被戳中痛脚,涨红了脸拍桌:“什么……你在胡言乱语地说什么!”

“哎呀,真是对不起,我说话不注意,一不小心伤到您自尊了。”埃尔文毫无歉意地说着,一双坦荡无辜的眼睛直直地望过来,“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警视先生。我的确没有日本国籍,但现在却也实在成了凶手眼中的目标人物。事关我个人的身家性命,您若要我放手不管,恐怕有点不大人道吧?据我所知,您这案子拖了两个月之久,期间已经出现四位被害人,以您目前的工作业绩来看,我要是再不采取点行动,大概就该做好准备成为第五具尸体了。警视先生要我体谅您的处境,那么也请您站在我的角度上考虑一下问题。我姑且也算是海伦小姐的男朋友,看着我心爱的女孩因为您的无能不得不被凶手制造的梦魇纠缠折磨,整日花颜憔悴,痛苦不堪,身为她的恋人却不能保护她,这是何等的耻辱!我恨不得亲手把那恶魔送上法庭,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才好!警视先生也是性情中人,一定能体会我的心情对不对?”

“我……”警视被他一顿嘴炮轰得晕头转向,勉强跟上他的思路,急急地说道,“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你一个外人擅自介入警部办案,这件事若是传扬出去,警本部要如何面对民众的质疑?说到底你找上海伦也不过是想要借助她的名声炒作你的商品,全部都是你自愿做的事,被你那么一说怎么倒变成警方的责任了?”

“真让人寒心,贵部到底是以民众的安全为要务,还是以你们所谓的声誉为要务呢!只要案子能尽快解决,用什么方法根本不重要不是吗?”埃尔文提高了声音,正气凛然地说,“就算我是自愿要来给你们做案件的诱饵,您也没必要把我说成是个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家伙吧!我和各位警官一样,也是很努力地想要将犯人绳之以法,还那些可怜的受害者一个公道呢,警视先生用炒作的罪名来压我,真是大大污蔑了人家一片好心!”

警视只道商人唯利是图,谁想到居然来了这么个东西。滚刀肉似的软硬不吃,满肚子黑水翻滚,嘴里还一句一个陷阱的套着话,堵得人恨不得冲上去掐死他。他被气得面色紫胀,抬起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对方,恼羞成怒道:“埃尔文·史密斯,你不要太嚣张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这个本部的警视,别忘了,我可是有权力以妨碍公务罪逮捕你的!”

“如果我触犯了你们的法律,您当然有权力将我送进监狱。”埃尔文坦然严肃道,“但在您签署逮捕令之前,请允许我先去一趟法国驻日大使馆。”

警视:“…………”

警视的怒气值终于爆表,忍无可忍地准备抡起转椅砸死这个贱人,偏偏这时有人来敲门,他只得按捺着怒气重新坐下来:“进来!”

“打扰了。”韩吉抱着一摞文书推门而入,一见桌前坐着的人,不由得张大嘴,“咦?……埃尔文,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什么,警视先生对我们那儿的风俗人情很感兴趣,特地叫我来跟他展示一下法国人是怎样为人处事的。你有事你先说,我回去继续看资料了。”埃尔文笑眯眯地给韩吉让座,迈着轻快地步伐往外走,临走前还乖巧礼貌冲桌后的人打了声招呼,“对了警视先生,多谢您的体恤和理解,那就照我们刚才说好的,我会在这里协助利威尔警部长直到结案,以后也请多多关照咯~”

警视那个脸色明显是以后也不打算让他有好日子过的,只可惜前来汇报工作的韩吉拖住了他的动作,等他得以抽出时间想要搬救兵的时候,埃尔文已经把情况全部报告给支援他的官员,从完全不在一个体系的警监长那里拿到所有许可令了。这个战斗力狂暴的头脑系男人天生具备快准狠的强硬手腕,目光长远出手迅猛,为了达到目的什么手段都使的出来。你跟他作对时他能气得你恨不得拿刀捅人,但当他成为你的同伴,你就会知道那些对付你的招数用在敌人身上时是有多爽了。

这段不愉快的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埃尔文依旧是那个埃尔文,整天穿着昂贵的西装,挂着优雅无害的微笑,神采奕奕地往返于片场和警部之间。白天到处勾搭利威尔的部下,掐着饭点给大家订快餐外卖,众人开会时就乖乖坐在利威尔的位置上玩PSP等着,帮理破案还顺带打杂。有时弄得晚了就会陪利威尔留下来加班,看着他走了再开车送海伦回家。佩特拉每每走到门口再回头,总能看到亮着小灯的工作间里,利威尔和埃尔文并肩坐在一起,拿着同一份文件低声讨论着什么,只是看着他们的连在一起的影子就会有一种安定温馨的感觉。女性对气氛总是敏感的,这种感觉很莫名却不违和,但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佩特拉自己也说不清。

她其实挺羡慕埃尔文能跟利威尔处得这么亲密,虽然这里人人都知道警部长是个温柔的好人,但大家刚分到他手下的时候都对他又怕又敬,根本做不到像埃尔文这么快的跟他亲近起来。尽管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她却看出警部长和这个人在一起时会变得很放松,就像脱去了平日冷漠的外壳,那样安然轻松的样子,是大家从没见过的。有时候看到埃尔文从旁笑眯眯地开着玩笑,利威尔头也不抬地边工作边吐槽他,佩特拉也会暗暗地在心里感到高兴。难得见到警部长这样平和的一面,有一个这样可靠的人能够陪在他身边帮助他,真是太好了……

她正出神想着,突然看到坐在不远处的埃尔文转过身,向她招了招手。佩特拉四面看看,讶然地指着自己,见埃尔文笑着点点头,这才走过去:“有什么事吗?”

“这个送给你,佩特拉小姐。”埃尔文递过来一只精致的首饰盒,“我们公司新做的东西,预定下个月才上市,我觉得这件很适合你,就先拿来给你啦~”

佩特拉打开盒子,只见里面放着一朵精巧华丽的珠花,上面一颗颗炫目璀璨的珠宝闪得她手都抖了,忙不迭推辞道:“不不不!这礼物实在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真的非常抱歉,埃尔文先生还是请拿回去吧……”

埃尔文想说什么,刚好海伦从旁路过,好奇地凑过来:“你们在说什么?”

“我家的新品哦~漂亮吗?”埃尔文兴高采烈地向她炫耀,也递给她一只首饰盒,“来,这个是给你的,海伦小姐喜欢蓝色,我没记错吧?”

“真的?没错哦,谢谢你埃尔文,我好喜欢~”女孩打开盒子,露出惊喜的笑容,从善如流地道谢然后收下了。见她收得那么爽快,佩特拉反而不知所措起来。海伦跟埃尔文说了几句话,微笑着送走了赶着要给韩吉也送一份的男人,转而向佩特拉解释:“埃尔文那个人就是这样的啦,他对金钱没什么概念,只要觉得合适,五元钱的编织缎带和几万元的限量版发饰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所以佩特拉小姐不用太在意,安心收下就好了。”

这个欠烧的土豪……佩特拉默默地在心里扎了个小人,不远处一对女警走过去,有几句对话清楚地飘进她耳朵里:“呐,听说那个海伦今天又来警部了。”

“是跟那个外国富商一起的吧,她还真是满不在乎,明明已经害死了四个人,却又立刻傍上大款。真不知道那些男人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听说跟她扯上关系的人都要倒霉,简直就像诅咒的妖女一样呢,那个凶手真该把她也一起杀掉,反正这种女人活着也只会扰乱社会吧……”

“喂!”佩特拉生气地转回来,想要追上去找她们理论,却被海伦制止了。女明星漂亮的面容上挂着一丝苦笑,温婉地说:“没关系的,我已经习惯了,网路上那些人说的要比这过分得多呢。”

“根本不是一回事吧,这里可是警本部耶!要是连警察都开始说你的闲话,你岂不是更要担着骂名配合我们工作了?”佩特拉忿忿不平地说。身为重案组的成员,她当然非常了解埃尔文和海伦的处境。知道这两个人纯粹是为了配合警方才扮演情侣,实际关系清白得很,但至今为止绯闻的负面言论都是冲着海伦来的,那些铺天盖地的谩骂和指责,连她看了也不由得为海伦感到委屈。然而海伦听了却只是淡淡地一笑,轻声说:“那也没有办法,他们看到的事实就是那样呀……”

佩特拉哑口无言地闭上嘴,海伦低着头轻抚手中的盒子,慢慢地说:“其实有时候我也会跟他们有一样的想法,之前的经纪人被害时,我就觉得是我害死了他。如果一开始死掉的是我,就不会让这么多人因我受害了。像我这种罪孽深重的女人,身上染着无辜者的血,早就没了做偶像的资格。不过,我想至少要靠自己努力帮忙找出凶手,这样才能告慰那些无辜死去的人们……虽然到现在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就是啦……”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佩特拉望着神情落寞的海伦,只觉得心底一片温软,放轻柔声音向她说道:“才没有那种事呢,虽然现在的你确实给人添了许多麻烦,但这又不是你的错,跟那些受害者一样,你也是个被牵连进来的无辜人,只不过因为做偶像的立场,不能为自己辩护就是了。你那么努力地工作,一直都很坚强,我们大家全都看在眼里,所以你就不要再露出那种表情啦~”

佩特拉说着,伸手打开海伦握在手中的盒子,拿出那枚镶嵌着蓝宝石花朵的发卡,轻柔地别在她头发上:“偶像的工作可是要用美丽的笑容感染他人,时刻为大家带来欢笑。海伦小姐现在要做的,就是更加坚强地工作,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你的粉丝,至于找到凶手,为受害人沉冤昭雪,那就是我们的工作了。”她握住海伦瘦削的肩膀,坚定地说道,“搜查课的刑警全都会拼命保护你和埃尔文先生,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凶手得逞。我向你保证,我们一定会把犯人缉拿归案,请你相信我们!”

海伦望着她愣住了,那双莹亮动人的眼睛因为这番温暖人心的话闪动着水光,嘴角却流露出比在镜头前还要甜美漂亮的微笑:“我一直都相信大家,就算是为了你们我也会努力坚持下去的,谢谢你,佩特拉小姐。”


【TBC】
 

评论(5)

热度(46)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