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光芒(上)

考完试回来神清气爽,于是我终于忍不住对兵团下手了\(≧▽≦)/首先感谢大王赐名~~~

这篇是性转团长,巨中设定,这是一个长成好男人的巨中利回来攻略女老师的故事

OOC注意!女体团注意!师生恋注意!

全部没问题的话请往下看~



↓  ↓  ↓


办公室里有一扇向阳的窗,天气晴好的下午,玻璃外就会落入明净的阳光,总叫人觉得昏昏欲睡。埃尔文把长发挽成一个髻,走到窗边推开那扇窗,轻暖的风和许多的声音便像是涨起的潮,一瞬间浮现在身边。操场上学生的吵闹,象征集合命令的哨音,万年不变的单调的上课铃,树木叶荫里鸟儿清脆的啼啾,隐约还有些刺耳的滋滋声,是后面翻修体育馆的工人正在施工。往远处眺望,只见操场高高的围网后面,一层层灰蒙蒙的楼房高低错落地排列着,尽头处与碧蓝的天交汇在一起,那风景就像一副静止的挂画,贴在墙上几年都不变的。此刻已是春末时节,但风里还挟着丝丝的柳絮,隐约有些花香。埃尔文倾身靠在窗边,懒洋洋地看着走在操场旁的一群校领导。他们穿着正经昂贵的西装,脸上堆满殷勤的笑容,众星拱月般簇拥着一个年轻的男人。而那位传说中一掷千金给学校捐赠了一笔巨款的跨国企业少董,矮小的身材几乎被湮没在人群中,一张清秀白净的脸,看上去跟个普通大学生没什么区别,表情却始终淡漠。从这个角度俯视下去,只看到他黑色的头顶,记忆里似曾相识的。埃尔文唇边勾起一抹轻笑,伸手拎了一个小喷壶,慢条斯理地伺候起她的绿萝。

 

不多时,有人从外面轻轻扣响了办公室的门,等了两秒没回应,便自觉地拉开那扇门。埃尔文拈着青碧滴水的叶片,侧头扫过去一眼。门外站着刚从楼下走过的青年,这回却是清清静静的独自一个,什么随从都没带。他个头并不高,身材却很好,一件修身的条纹衬衣裹着倒三角的体型,黑领带松松扣着衣领,臂间随意搭着一件西装外套。多年前的青涩稚嫩已经从那双灰蓝色的眼眸中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犀冷沉静的光华,一份毫不张扬的稳重。他并没有说话,而是立在原地,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人。直到埃尔文的目光望过来了,这才缓缓出声,张口却是问话:“你什么时候把办公室换到这儿了?”

 

“那是当然的吧,既然工作已经换了,办公地点自然也要跟着换啦。”埃尔文莞尔一笑,“难得我这里还有故人来访,真是个稀客呢,好久不见了,利威尔同学。”

 

她比了个“随便坐”的手势,嘴上说得客气,态度却是漫不经心,丝毫没有那份招呼客人的殷勤。利威尔关上身后的门,转过头环视四周。除他之外,今天还有两个高层的领导前来视察,整个学校都严阵以待,偏只有她这里依旧如常。一间整洁清净的心理咨询室,大部分空间都摆设着接待学生用的沙发和茶几,靠门边两个高大的资料柜,满满地锁着各类文件,饮水机的桶上还放着小一盆袖珍仙人掌。那墙面挂满了学生布置的手工贴纸,一颗颗五颜六色的剪纸星星拼出可爱的图案,沙发上躺着大大小小的毛绒兔子和泰迪熊。不远处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就是全部的教师办公区。那桌面也是乱而不杂的,一本没看完的书倒扣在桌上,电脑里循环播放着不知名的钢琴曲,旁边散了盒刚拆开的薯片,处处透出慵懒闲适的味道,让人看了只觉得放松舒适。利威尔找不到别的座位,只得把泰迪熊推到一边,腾出空来自己坐下,再抬头看埃尔文,却见那人已经走到办公桌边,拉开小抽屉拎出一盒红茶。这个角度正好看到她的正脸,像细腻上等的白脂玉琢出的维纳斯雕像,有着属于艺术品的完美弧度,却是泛了暖色的活人的肌肤。多年不见,她戴上了金色的无框眼镜,身上穿着柔软的丝绸衬衣,V字领口敞开,只用一枚绿松石的波洛领扣松松束住,一对波涛汹涌的胸部鼓囊囊地勒在纽扣底下,十分勉强地遮着大半春光,却仍不免露出一点引人遐想的事业线。再往下是细瘦的腰与丰满的臀,裹着黑丝袜的大腿隐约透出些肉色,高跟鞋衬得身形越发修长。她从前就是个难得的美人,经过岁月的打磨,更添上妩媚风韵,斯文端庄与成熟性感在她身上恰到好处地统一起来,如同耀眼夺目的钻石,令人移不开视线。利威尔靠在沙发上看了许久,发自内心地向她说道:“多年不见,老师变得更漂亮了。”

 

“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你,利威尔不是也长成好男人了吗?”埃尔文顺口答道,气定神闲地往茶具中灌入热水,甘醇芬芳的茶香随即飘满了房间。利威尔神色不变,转头望向墙上张贴的《心理咨询师守则》,“我没想到老师会换掉工作,他们告诉我的时候,真是吃了一惊呢。”

 

“我不过是前几年心血来潮多考了一张资格证,比起在一线教书,现在有更多机会跟学生谈心,我反倒更喜欢呢。”埃尔文给他递了一杯茶,又端出一盘牛奶曲奇放在茶几上,这才在利威尔对面落座,“怎么,你很介意吗?”

 

“不……只是觉得你课讲得那么好,现在的学生都听不到了,有点可惜而已。”利威尔说着,低头抿了一口茶。埃尔文不置可否地笑笑,很自然地转开了话题,“听说你高中毕业以后去了军队,看这样子是已经复员了吧,特地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利威尔拎着茶杯正要喝,闻言动作顿了顿,一双清冷的眸从茶杯上方瞥过来,直直地盯了过来,一字一顿道:“你心知肚明,就不用我说了吧。”

 

“果然是来跟我叙旧的?真是的,都毕业这么久了还想着回来看我,老师心里好感动啊~”埃尔文笑眯眯的,故意说玩笑话逗他。谁知对方却全然不上套,目光牢牢盯住她,语气也跟着冷了下去:“别装了,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嘛……算是吧……”埃尔文含糊其辞地应着,低头咬了一口小饼干。利威尔显然不肯放过她,放下茶杯继续道:“怎么,老师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他这问题问得实在突兀,埃尔文挑了挑眉,先抬起头认真看了他一眼。原以为至少会见到他急躁不耐的神情,没想到对方的脸色意外地平静,一双冷冽的眸与她对视着,整个人稳得像一块磐石。埃尔文微微眯起眼睛,心里斟酌了一下回答,这才轻轻地应声:“目前是没有,以后嘛……”她突然顿了顿,目光上下打量对方一番,唇边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可就说不定了。”

 

她没有再看利威尔的表情,说完就去拈下一块饼干,配着红茶安然享受美味。利威尔沉默半晌,再开口时语气已然软了许多:“……你号码换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那都是去年的事了,你那会还在服兵役,告诉你又能怎样?”

 

“发给你的电子邮件也不回?”

 

“那当然不能回了。”埃尔文慢条斯理地端起描金繁花的骨瓷茶杯,对他莞尔一笑,“如果照常给你回了信,你今天就不会专程跑到这里来见我了,不是吗?“

 

利威尔抿紧唇,瞪着她看了好半天,正要开口说话,却被两声轻快的敲门声打断。埃尔文和利威尔不约而同地望过去,只见一个年轻可爱的女老师笑嘻嘻地拉开门,一句“埃尔文老师”还没叫完,正看到利威尔坐在屋里,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倒是利威尔镇定自若地站起来,礼貌地向她点头致意,埃尔文也笑着招呼她来坐:“不用介意他,小美老师,只是以前认识的人过来打个招呼而已,找我有什么事吗?”

 

“真是不好意思,我们看到校长回去,还以为阿克曼先生已经走了……”女老师红着脸很不自在地说着,有少董在场,整个人都表现拘谨起来,终究也没敢坐下,只看着埃尔文说话,“其实也没什么啦~这不是最近又来了几个新老师,听说还都是单身,主任他们就撺掇着,组织了一次联谊,叫我来问问埃尔文老师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是嘛,这次有新人加入?是小帅哥吗?”埃尔文很感兴趣地问,听到提起帅哥,对方一下子兴奋起来,眼睛亮亮地猛点头,“是啊!有个皮肤很白的男生,研究生刚毕业,个子高高的,看上去超帅呢!还有好几个姐妹都说想见见他呢,你也跟我们一起来吧!”

 

“好啊,那就下班以后老地方见吧~”埃尔文爽快地一口答应了,女老师邀约成功,笑得越发开心,两个人便开始讨论新人男老师的其它八卦。被晾在一旁的利威尔不由得皱紧眉头,等着她们的话题告一段落,便轻描淡写地插了句嘴:“那个联谊,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参加吗?”

 

这话一出口,女老师立刻震惊地望过来,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慌忙推拒道:“那怎么可以!我们只有一些普通的女老师,没有配得上阿克曼先生的那种富家大小姐,再说去的地方也不是什么高档的饭店,您肯定会不习惯的……“

 

“怎么会,能跟老师们一起去玩,是我的荣幸。我也还没有女朋友,晚上的时间正闲着,不知该怎么打发。”利威尔顿了顿,望着女老师的眼睛继续道,“不过,要是带上我这个外人,让你们觉得为难的话,那我就不去了。”

 

“不会不会!能邀请到阿克曼先生,我们这边才是超荣幸的!”女老师羞红了脸,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惊喜,忙不迭地点头答应,“那我先把聚会的地点告诉您……”

 

“不用了,”利威尔弯腰拿起放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口袋里掏出名片夹,抽出一张递向埃尔文,“这是我的号码,麻烦老师把时间地点发过来,我一定准时过去。”

 

埃尔文纹丝不动地坐在原地,没接那张名片,只是冷冷地抬眼看着站在面前的青年。利威尔面无表情地跟她对视,一只手坚持地递着那张薄薄的卡片,隐隐透出一股不容拒绝地强势,等着她接过。两人僵持了一会,埃尔文终于还是伸出手,轻轻捏住了名片一角:“既然这样,那就晚上见了,利威尔同学。”

 

利威尔颔首,约到了人就不再多留,只简短地撂下一句“老师还有工作,我就不打扰了,告辞”转身就走。埃尔文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又好言送走了自己的同事,等办公室终于恢复了之前的冷清,她关掉电脑里的音乐,随意靠倒在柔软的办公椅中,静静回味着刚才的对话。六年不见,当初那个沉默安静的少年已然长成了大人,再不是她熟悉的样子了……看着自己爱重的学生长成了优秀的大人,她打心底地感到高兴,但同时却有种说不出的怅惘蔓延上来,缓缓地塞满胸口。埃尔文伸手拿起那张名片,垂眼看着上面的名字,原本古井一般沉寂的内心,那水面却浮起一些旧回忆的影子,泛着潮湿而久远的水色,渐渐清晰起来……、

 

从前的利威尔还不是这样。你要问埃尔文对这个孩子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她只能抱歉地摇摇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那时的她只是个毫无经验的新人班主任,还没完全适应全新的人生角色,光是应付自己班里各种繁杂的班务和日常教学的工作就已经令她焦头烂额,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其它班上一个低调安静的普通学生。如果不是课代表误把那孩子写满心事的日记本当成作业交到她手里,也许她到现在也不会知道对方刻意隐藏起来的那份心意。埃尔文至今还记得连滚带爬飞奔到办公室换作业的少年,得知她已经读完日记内容后,那个如遭雷劈生无可恋的表情。而原本因为这样毫无预兆的告白陷入困扰的自己,面对尴尬得满脸通红的少年,也只能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了事。然而秘密败露以后,那孩子不但没被吓退,反而开始主动接近她。一开始是抽屉里洗得干干净净的苹果,冬天里烧热的暖手袋,下雨天靠在办公桌边的伞,还有放在讲台上的润喉糖。他选了她的课,进入她指导的社团,拿出自己全部的课余时间帮她分担班主任的工作,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像个沉默的小影子静静陪在她身边,用自己的方式笨拙地示好。他并不隐瞒自己的目的,也从不借自己的心意向她索要什么,好像早就明白了现实的处境,一件令她困扰的事都没做过。现在想来,也许正是这种异于同龄人的冷静与韧性吸引了她的注意,令她在六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仍然感觉到安心。埃尔文不禁微笑起来,低下头轻轻在那个名字上落下一吻,对着暖阳的光线看去,那点淡红的唇印就像细碎的花瓣,轻灵可爱,看得人心情大好。埃尔文将它夹进书里,看看桌上未完成的工作,便简单收拾了一下心情,集中精神继续整理问卷报告。

 

她做完工作,跟同事打了声招呼就回到住处,简单做了点清洁,然后打开妆盒对镜梳妆。先打理好柔顺蓬松的波浪卷发,给自己换了个精致艳丽的妆容,一字肩的低胸性感小黑裙,裸出纤细的锁骨和大片晶莹的胸脯,冰棍似的骨骼,冻着一身雪白的冰肌。高跟凉鞋衬得体态纤长高挑,丰满又标致。她细细审视着镜中的自己,一双美眸慵懒地眯成狭长深邃的幽蓝,眸中璀璨流转的光华,仿佛刺骨冷的深海底下落入的一缕霞光,红艳丰润的唇便勾出满意的笑弧。末了又挑出一副款式大方的钻石耳坠,想再搭条项链,却久久选不出合适的。埃尔文靠在妆台上,指尖拂过一条条金的银的链子,这时候却突然想到什么,动作也跟着顿住了。

 

她记起自己工作以后的第一个生日。美貌亲切的女老师向来很受学生的欢迎,尤其像她这样聪明又懂得笼络人心的,很早就有了一批自己的小粉丝,整天开开心心地围着她亲近。那时候的埃尔文不知如何面对利威尔的心意,不想放任对方无望的追求继续下去,便用这种方式为自己造出一堵隔阂的墙,无声地表达着冷落与拒绝。有时候她看见站在人群外等候多时的利威尔,终于黯然离去的背影,却只用一句自欺欺人的“为了你好”麻痹着自己,从不觉得愧疚。直到生日那天,她亲眼看到等了一天也没排上队的利威尔赌气把手中的礼盒塞进垃圾桶,然后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捡出来看时,竟是一条精美昂贵的蓝宝石项链,单看价值不啻千金。这下换成埃尔文满校园找利威尔了。原以为生了闷气的小孩会躲起来不见她,没想到本人就待在社团活动的教室里,像平时一样做着例行扫除,等她来布置活动任务。

 

“我没偷大人的卡,那是自己买的。”被她质问礼物来历的时候,那孩子的表情还是冷的,“几个月前就看中了这个项链,觉得很适合老师,就想买下来送给你。所以拜托相熟的店主替我保管,寒暑假去打工,攒够了钱才买回来的。“

 

埃尔文顿时哑口无言,满心的尴尬与困扰,让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倒是利威尔看穿了她的想法,放软了口气说道:“我只是觉得心意浪费了有点烦躁,没什么大不了,老师事先又不知情,不用放在心上。”

 

埃尔文挑起眉:“话是这样说,你其实还在生气吧,那为什么还到这里等我?你也不确定我今天一定会过来找你吧?“

 

“……那也没办法吧,我只有在这里才有机会见到老师,如果不来,就可能连跟你说句话都办不到了。”

 

她愕然地看着他的侧影,说这话的少年神色平静地擦着窗台,声线里压抑着无可奈何的落寞,听得人心里空落落的伤感。又过了一会,他自己走到埃尔文面前,一脸难以启齿的犹豫,许久才小声说道:“……我离老师太远了……遇到这样不遂心的事总是忍不住想要抱怨,只是个幼稚的小鬼,老师看不见我也是理所当然的。”

 

“老师,如果我做错了事,你可以打我,我不会得寸进尺的。所以偶尔的,就像对别人那样,也请对我好一点吧……”

 

他突然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好像很后悔说出这番话,脸上露出了懊恼的表情,很快就把头埋下去。那是埃尔文第一次见到他真实的样子,撕掉了平日里伪装的坚强,只是一个拼命努力地为自己的恋情感到苦闷的孩子。埃尔文看着手中那颗蓝莹莹的链坠,就像捧着少年纯粹的心,每一丝内敛璀璨的光华,都是扎进她的心窝里的针。十四五岁少年,有着世间最干净的感情,而这感情却像带着千钧的重量,沉甸甸地压在埃尔文心上。从没有人这样喜欢过她……连无法给予回应的自己,都莫名地为之悲伤起来。她终于开始认真地面对这份感情,还回项链的时候,便郑重地对那孩子许下诺言:“这么珍贵的礼物,现在的我还无法接受。但是,我可以跟你约定,如果你长大以后还对我有这样的心意,到那时候再来把它送给我吧。“

 

……不过,那时候可没料到,这孩子居然真的找回来了。埃尔文所若有所思地垂下眼帘,突然咔哒一声扣上了首饰盒的盖子。她最后瞥了一眼镜中的自己,顺手拎来一个链条包,就这么空着脖子,扬长而去。

 

【TBC】

评论(7)

热度(52)

  1. 滂沱大雨☔的阴天荷花的养鱼池 转载了此文字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