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团兵】新瓶旧酒14



这一晚很多人无眠,历时四个月之久的大案即将告破,好几个部门都忙得团团转。搜查一课全体加班,凌晨稍歇的时候,埃尔文把海伦送回家,留下利威尔守在本部,看着部下们做完了善后工作。隔天警本部召开记者招待会,对外宣称针对海伦发生的数起杀人案现已告破,凶手因为拒捕被当场击毙,目前尚未查明他的真实身份。警方表示调查行动将会终止,为了保护海伦的隐私,决定将不再追究凶手的杀人动机。

这样的答复显然是没办法让媒体满意的,在场的记者们纷纷提出质疑,无奈不管怎么逼问,得到的回答都只是一句斩钉截铁的“无可奉告”。记者们问不出东西来,只得把不满化作一篇篇口诛笔伐的文章,义愤填膺地谴责警本部对公众知情权的冒犯。结果就在民众议论纷纷的当口上,突然又一变故掀起舆论的轩然大波:结案后一直躲避着公众视线的海伦,在赶完了史密斯公司的广告拍摄后,半夜里独自爬上公寓楼顶,从40层楼上飞身跃下,结束了年仅20岁的生命。

自杀之前,她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开发布了一封遗书。信中陈述她在高中时期家庭贫困,为了支付学费不得已去做援助交际的经历。她自知有这样经历的人不配做偶像,无法原谅害死了那么多人的自己,决定以死向被害人的家属谢罪。信件的最后她向所有支持和帮助过她的人道谢,并为警本部辩解,表示“警官们都是尽职尽责的好人,希望大家不要再为难他们了”。曾经名噪一时的女演员就这样香消玉损,用自己的生命给这起重案画上了句号,死得身败名裂。她颇具卖点的死讯转移了民众对警部的注意力,一时间到处都是受到欺骗的粉丝们愤怒的抗议和同情的唏嘘,再也没人为警察不能阻止犯人伤害海伦而感到生气了。

利威尔沉默地听着佩特拉带着哭腔的汇报,手里拿着从海伦家的妆台上带回来的发卡。不久前埃尔文才把它送给海伦,如今蓝宝石雕琢的花朵依然闪耀着熠熠珠光,却再也看不到海伦戴着它微笑的样子了。那么弱小可怜的一个女孩子,就这样变成了政治的牺牲品,她的挣扎和哭喊没有人听见,那些高高在上的始作俑者不会因此愧悔,甚至还会为她的死拍手称快。利威尔想要这里,不由自主地捏紧拳头,坚硬的宝石硌着他的手心,伤口撕裂的血染红了绷带。他知道这不是任何人的错,只是这样的结局实在太悲凉了……

他看着身边的埃尔文,说:“你之前知道这件事吗?”

埃尔文摇摇头:“我只是疑心海伦有哪里得罪了现任知事,考虑过情色交易的可能,但因为海伦说不认识他,我也就没再查下去。她把自己的经历当做毕生的污点,想来也不可能让别人知道。之所以现在公布出去,是想为办事不利的我们开脱吧,就连我要宣布跟她分手也有台阶下了。”他苦笑一声,“没想到最后竟然被一个女孩子保护了,我们这些人还真是有够丢脸的。”

利威尔慢慢地说:“事情的原委她都已经知道了吧……”

埃尔文面露沮丧:“抱歉,是我告诉她的。抓住犯人那天,我送她回去的时候,就把上层政客那些事都告诉她了。我觉得受害者总有知情的权利,原本是打算劝她去国外避一下风头的。她一定是明白自己成了两方人争斗的把柄,这才有了轻生的念头。早知道她跟知事是这种关系,不让她知道就好了。”

利威尔摇头道:“不是你的错,就算你不告诉她,我也打算去跟她说的。受害者是该有知情权,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跟你没有关系。”他想了一会,又皱起眉,低声说,“你那边的官员找你过来的真正目的,是想叫你拿到知事包养海伦的证据吧。现在人都已经死了,也没有犯人的口供,你要怎么跟他们交差?”

“这倒是事实,不过也没有那么糟。”埃尔文说,“我确实帮你们抓到了杀手,海伦也承认了她做过援交,算是侧面印证了那个人生活作风有问题。至于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包养过海伦,那就不是我该操心的了。在他们看来我只是个利用海伦名气来敛财的无知者,这些事不便跟我直说,我也用不着对他们那么真诚,装不知道混过去就行了,不会有人跟我计较的。”
 
利威尔于是点点头,拉开自己的抽屉把发卡放进去,不再说什么了。

这件案子就这样结束了。办案程序被做成卷宗封存进警部的档案室里,海伦的故事也在人们的反复咀嚼中渐渐失去热度,最终变成毫无滋味的渣滓,淹没在不断更新的信息洪流中。利威尔的生活已然恢复正轨,每天依旧朝九晚六的来上班,晚上回家驱逐灰尘,抽空还要去给艾伦开家长会。除此之外又增加了一项新安排,那就是在埃尔文闲暇的时候跟他出去约会。

那件案子过去以后,埃尔文就再也没来过警部。之前为了给利威尔办案都没怎么看过自家的公务,如今风头过去了,少不得要闭关几天处理下案头堆积的文件。两个人交往了快一个月,关系倒是越处越融洽,颇有些热恋情侣的意味。这段时间因为工作原因一直没捞到多少独处的时间,两人的感情就这样顺其自然地发展,一时也不急着打算将来了。

刚下班出来的利威尔裹紧厚大衣,被寒冬的冷风冻得缩着脖子,一路摇摇晃晃地跑到埃尔文的车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快速坐进去。车里充沛的暖气让他舒适地松了一口气,旁边驾驶座上的埃尔文笑着给他除下围巾,双手捧着他冷冰冰的脸颊帮他暖着:“老远就看见你那么快的跑,就算很想见我也不用这样心急吧?”

“啰嗦,外面冷死了。”利威尔嘴里说着,费劲地揪着大拇指把手套拽下来。他手上的伤口还没拆线,怕演变成冻伤,只好用厚厚的棉手套包起来,一双手裹得跟机器猫似的。埃尔文轻轻拉过它们,拢在手心里替他暖着,一边温和地跟他说话:“好几天没见你了,工作还顺利吗?”

“还好,临近新年总会跑出很多扒手,最近都过得挺充实,”利威尔任他拉着手,不用声色地拿眼瞥他,“你呢?这两天给你打电话都不接,干什么去了也不见人?”

“抱歉,快要圣诞节了,公司里财务和审计的事情有点多,最近总是在开会。”埃尔文笑道,“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在法国那边的公司正在准备收购案,不出意外的话,这里很快就要开一家史密斯的子公司了。”他握紧利威尔的手,目光安然地望着他,“我要在日本申请长期签证了,利威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利威尔眉头一挑,八成也猜到他想说什么了:“我假设你这么做是因为我?”

埃尔文笑眯眯地说:“当然是为了你,产业转来这里,我就可以经常过来了。所以咯,利威尔,你是不是也该考虑给我一个家了?”

利威尔瞄了一眼被他牵着的手,又抬头看着他,内心开始反省最近是不是太惯着他了。这货得寸进尺得简直明目张胆,这才给了他几天好脸色,得了他的人还不够,又开始算计他的家了。他就这样不说话地看着,车里的气氛竟也变得暧昧起来。昏暗狭窄的空间好像带着一种隐秘的暗示,却不令人讨厌。埃尔文眨眨眼睛,慢慢试探着向他靠过来。利威尔坐在那里,看着他的脸越来越近,两个人的气息交融在一起,心悸的感觉很是怀念。利威尔闭上眼睛,没等到埃尔文的亲吻,自己的电话却先响了。

利威尔无言地望着埃尔文,埃尔文也看着他,两个人停在5厘米的距离内,听着毁气氛的手机铃声欢快地叮铃铃铃铃。他们面对面僵持了一会,最后还是埃尔文先退开,揉着头发长出一口气。利威尔默默地掏出手机,看一眼来电显示,很快地接起来:“喂?”

“喂?利威尔先生,是我啦,你下班了吗?”电话另一头传来艾伦轻快的少年音,“工作辛苦啦,我今天早放学了,晚饭我来做吧,你有什么想吃的菜吗?”

“抱歉,我今天不回去吃了,”利威尔说,“晚上也不回去过夜,你一个人在家吧。”

“这样啊,”艾伦答应一声,并不在意地说,“我知道了,那今晚就不给你留门了,什么时候要回来记得告诉我一声哦~”

利威尔握紧手机,轻轻唤道:“……艾伦。”

“嗯?”

“明天……我想带个人回去给你见见,晚上早点回家,一起吃饭吧。”

埃尔文转过头看着他,表情有些惊讶。电话那边也微妙的沉默了一下,过了一会传来艾伦惊吓得颤来颤去的声音:“那个……你说要见我,是哪个意思的要见我?”

埃尔文没忍住噗嗤一声,捂着嘴转过去偷笑。利威尔给了他一肘子,三白眼威胁地瞪过来,艾伦在电话里迟疑地问道:“利威尔先生,有正在交往的人了?”

“啊,算是吧。”利威尔含糊地承认道。

“是上次跟你相亲的那个人吗?”艾伦不安地说。

“不是,是我……”利威尔本想说“喜欢”,一眼看到旁边埃尔文得意洋洋的冒着小花的表情,硬生生又把到嘴的告白咽了下去,斩钉截铁地说,“是我给你新找的后妈,脸长得不错,我还挺中意的。明天带回家给你看看,你要觉得不合适,我就把他换了。”

“那怎么可以,都已经在交往了,哪有随便换人的道理。”艾伦反驳了一句,语气变得懊恼起来,“啊啊,这下遭了,我最近忙着社团活动都没去买过衣服,头发也该剪了,还有房间也要整理一遍,不知道一个晚上能不能弄完……”

利威尔皱起眉,一口打断了他的碎碎念:“不用忙着搞那些,你保持本来的样子就很好,那家伙要是连你都接受不了,只能说明他不配跟我在一起罢了。”

“话是这样说,可我也想给未来的家人留一个好印象啊……”艾伦小声嘀咕着,转而又说道,“这样的话,我明天就提早回来,在家里做好饭等着你们啦~”他笑起来,“利威尔先生看上的人,我还真是很期待见一见呢,就这样说定了,明天一定要一起来啊!”

利威尔答应下来,两个人又说了几句就挂了。埃尔文趴在方向盘上笑眯眯地望着他,拖长了音说:“啊啊~这下遭了,我也没有合适的衣服,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万一明天被讨厌了可怎么办啦,我好紧张啊……”

“别学人孩子说话。”利威尔白了他一眼,拉开公文包把手机放进去。埃尔文向后靠在椅子上,轻声感叹着:“真是个好孩子呢,艾伦。”

“废话,不看是谁养的。”利威尔毫不谦虚地回答,埃尔文笑着望着他,深蓝色的眼睛里满满盛的都是温柔,“这样说,我可得加把劲快点让他接受我了,要是以后做了家人关系却不好,利威尔就会很为难啦。”

“才没有为难,你能不能别再瞎扯了,赶紧找个地方吃饭。跟你这养尊处优的有钱人不同,我这边可是连午饭都没混上呢,饿死了!”

“我不去。”埃尔文抱着方向盘,笑眯眯地耍赖,“我今天不吃别人的料理,吃也只吃你做的,你先答应给我做饭,我才给你当司机呢。”

利威尔简直要被他气笑了,两只手捏着他的脸使劲往两边拽:“我他妈上了一天班累得半死,你居然还要我做饭给你吃?你是等着保育员喂饭的幼稚园小鬼吗,我要不顺着你你是不是还会就地打滚啊?”他看着埃尔文不高兴地揉着通红的腮帮子,他满脸委屈的样子实在好笑,利威尔看着心情好,口气也软了,“没锅没灶的叫我怎么动火,要去借餐馆的厨房吗?”

“我租的公寓里有,厨具和餐具都是全新的呢!”埃尔文目的达到,心满意足地笑起来,“我之前也经常住那儿,里面什么家具都不缺,今晚留下来过夜吧,明天我开车送你来上班!”

“先去超市,我要买东西。”利威尔拉上安全带,脑内刷刷罗列起一排常用的清洁用品牌子。不指望身边这个家务废能住出什么干净房子来,他可不想窝在又脏又乱的灰尘堆里睡觉,装备上最趁手的扫除工具,今晚绝对要彻底扫了它。

交往至今没领教过“人类最强扫除力”是有多可怕的埃尔文对于即将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悲壮命运还不知情。可怜他满心只幻想着二人世界的浪漫夜晚,就这样傻乐傻乐地载着利威尔,直奔他以为的光明未来一溜烟去了。


【TBC】

评论(11)

热度(63)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