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团兵】新瓶旧酒15



 埃尔文租住的高级公寓位于远离市中心的居民区,这里环境好,地价高,住户非富即贵,街道清洁幽静。他们到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埃尔文把车寄留在超市附近的停车场,打算一会买完东西就跟利威尔步行回去。这个时候已经过了超市购物的火热时段,打折商品被人洗劫一空,架子上只还有些人家挑剩下的菜。利威尔拿了两个购物篮,一个给埃尔文,叫他去买调料,补齐缺少的生活用品。他自己则拎着另一个去拿清洁用品,又跑到食品专区挑挑拣拣,习惯性地往篮子里扔了一堆埃尔文喜欢吃的东西。扔着扔着突然反应过来,这些东西都是10年前埃尔文喜欢的,现在过了这么多年,那家伙口味应该改了吧?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这货十年前的择偶标准就是那样,失忆再回来还不是照旧看上他了。既然看男人的眼光都没变,吃饭的口味一定也还那样,于是心安理得地继续拣菜往篮子里扔。

他这边刚挑完,埃尔文也提着满满的购物篮过来找他,笑眯眯地把自己的篮子端给他看:“我买了一套新餐具,给你买了牙刷和浴巾,英国瓷的茶杯很漂亮我也拿了几个,还有调料也全部买齐了。你看看还有什么要需要的吗?”

利威尔一手拎着装满鸡鱼肉蛋的篮子,低下头翻了翻埃尔文的。只见他皱着眉,好像找什么似的又翻了一遍,然后四面搜寻着走进身后的货架里。埃尔文莫名其妙地捧着篮子,等了一会,看到利威尔从货架边又走回来,手里拿着一盒避孕套,一脸淡定大方地扔他篮子里去了。

埃尔文抱着购物篮倒抽了一口冷气,终于意识到利威尔的行为意味着什么,毫无心理准备的他一下子满脸通红,整个人都混乱得不好了。一时间只能狼狈无比地蹲在地下,捂脸哀叫:“不要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做这种事啦……实在太狡猾了!利威尔,太狡猾了!”

“是是,你不排队往边上站站行吗?挡着人了。”利威尔并不在意地任他抱怨,掏出钱包准备结账。他实在不能理解跟什么都做过了的旧情人还有什么好矫情的,要不是看在失忆的份上,这扭扭捏捏的样子早该挨揍了。他把两只购物袋都拎起来,边走向身后叫了一声:“你要在那边磨蹭到什么时候,丢下你了哦。”

埃尔文只好气鼓着追上来,拿过一只购物袋自己拎着,走的时候还故意落后了两步,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店门。夜晚的天气十分清冷,幕黑的天空零星散落几点星子,隐约能听到路过的民居里传来几声狗叫。他们身后就只有几个行人,路上又黑又冷,隔几十米就站个路灯,幽幽地撑起一片片扇形的白光。利威尔把围巾拉上去挡住脸,转头注意到身边没人,于是很自然地向身后伸出手,什么话也没说,等着。

实在太狡猾了……埃尔文在心里反复地嘀咕着,无法否认自己确实被对方仰着头,眼角微微向后瞥过来的目光戳得肝颤,颇不甘心地拉住利威尔的手,跟上来与他并肩走。与几乎是重新体验初恋的自己不同,这边这个男人比谁都了解自己,恋爱经验完全是满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知不觉就被他带着跑了,可真够让人没辙的。

不过……有个人可以依赖,这感觉倒不讨厌……埃尔文想着,低头去看自己牵着的手。两个人都只有一只好手可用,现在各自提着东西,牵在一起的两只手便一个裹着纱布,一个带着烧伤,伤口隔着布料重叠起温度,莫名地让人有一种相依患难的感觉。埃尔文想着,放任思路渐渐游离,这时却听到利威尔轻轻的说话声:“你找房子的标准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呢。”

“嗯?”埃尔文看看四周,明白了他的意思,“以前的我也住在这样的地方吗?”

“差不多,”利威尔的口气很平和,闲谈似的随口道,“像这样单门独户的大房子,离工作的地方要近。交通不用太便利,环境好却不吵闹,最好还要带个前院,可以留着养花养狗。”

埃尔文笑起来:“真是可惜,我现在喜欢热闹的地方,可惜这次回来的着急,没什么时间四处寻访,不然我就在市区住了。”他握紧利威尔的手指,继续说道,“这么看来以前的我还真是跟现在差了很多呢,想要恢复原状我的努力还不够啊。”

利威尔张开嘴又闭上,转过头平视前方:“……你喜欢热闹正好,我们家附近已经建得很繁华了,公园和商场都有,随你高兴去逛。”

“那还真是期待,不过那之前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呢,”埃尔文说,“这边要建分公司得好好忙一阵子,明年四月还要回法国做个手术,还想去我的大学,重新认识一下以前的老师同学……等把这些全部忙完的时候,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生活了。”

利威尔突然停下脚步,埃尔文满怀期待地回过头,却发现他的脸色有点沉,就像一只被人侵入了领地的猫,周身的气场都变得戒备起来。埃尔文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不远处的路灯下不知从哪冒出来三五个年轻人。他们手里拿着小刀和铁棍,没有特意注意这边,但却隐隐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埃尔文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不由自主地握紧利威尔的手,向后退了两步。

利威尔原地站着没动,瞥一眼身后,从他们走出商店起就一直跟在后面的人果然还在那里。他原本就是直觉敏锐的人,对跟自己一样危险的存在有着超常的感知力,那边的人数足足有六个,当下不敢轻举妄动,只站在原地谨慎地观察他们。只见对方也很快发现他们注意到了这里,竟然开始慢慢聚集着往这边走过来!

“埃尔文……”利威尔慢慢地唤了一声,眼看着其中一个人从怀里掏出手枪,他猛得一把扯着埃尔文高声大喊:“埃尔文!快跑!”

这声叫喊仿佛是战斗开始的信号,埃尔文条件反射地拔腿就跑,利威尔用力把购物袋扔向那帮人,回身拉着埃尔文发足狂奔。混混们在后面高喊“站住”,纷纷喝骂着追跑过来,场面瞬间变得紧张至极。利威尔拖着埃尔文拐进一条小巷,猛得刹住脚用力把他往前推:“往前跑,不要回头!”

“那你呢?!”

“别管我了!跑啊!”利威尔咆哮着硬是把他赶走,身后纷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利威尔看着埃尔文跑出去,急退后两步助跑跳起,踩着墙根抓住了矮短的墙头,利落轻巧地翻身爬上去,身影稳稳地伏在墙上。几乎是同时,那帮混混紧跟着追过来,一见埃尔文跑还没跑远,立刻怒骂着冲上去,加倍起劲地撒腿狂追。利威尔看准时机,飞身跃下踹倒一个领头的,跟在后面的人没刹住步子,被他紧接着凌空一记后旋踢扫倒在地。这两招又急又狠,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就有两人接连折在他手下,剩下几个人心里都是一惊,回过神来也都发了狠,纷纷抡起铁棍全力就往这边砸。只见利威尔眉头都不皱一下,偏身躲过迎面劈来的棍子,抬腿向他脸上踢,谁知这混混竟也是打惯了架的,反应极快地空出手挡住了他的攻击,不料利威尔反而借力一跃,半空中迅速转体,另一只脚狠狠踹中他的头部,硬是把一个接近两米高的壮汉踹出几米远。落地之后立刻又扑向离他最近的一个人,飞快地把他揍翻在地,夺了他的铁棍顺手抽在某个挣扎着想爬起来的人头上。皮肉击裂的钝响混着那人凄厉的惨叫响起,利威尔却像是习惯了一样面不改色。领头第一个被他踹倒的男人吓得脸都白了,爬在地上挣扎着想掏枪,反被他先一步注意到举动,过去一脚踩在他手上夺过来。仅剩的两个人原本还能勉强对他摆出架势,一见他拿起枪,顿时扔掉武器没命似的跑了。利威尔喘着粗气,盯着两个人的背影彻底消失,这才缓缓垂下了枪口。

埃尔文这时候已经跑回来,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上气不接下气道:“不……不该放他们走……他们去叫、帮手了……一会还会再来的……”

利威尔没应声,低头看向脚边的人,藐视蝼蚁一般的目光居高临下地盯下来,语气平淡地问道:“你们老大是哪个?”

他这个神情真的有点可怕,本人心情确实也已经差到了极点,如果这些混混足够识相,这时就应该赶快把来龙去脉招出来,土下座痛哭着跪求放过了。可惜大多数他抓过的犯人都没那么擅长察言观色,尤其他现在问的这个一只手还被他踩在脚下,这会正疼得发疯,狗咬似的冲他嘶吼起来:“操你全家!你他妈给老子放开!狗日的条子!我要杀了你——!你等着!老子回头宰了你喂狗——!!!”

利威尔目光阴冷,脚跟重重一拧,接连不断的谩骂立时转成变了调的惨叫。旁边地上另几个人看着都被吓怕了,想跑又不敢,只能贴着地皮尽量蹭远点。利威尔面无表情地拎起疼得满头大汗的男人,一字一句地说:“我耐心和时间都有限,这是问你最后一遍,再不说就把你的手指头一根根碾下来。”

那男人一张脸汗湿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疼的哪儿还顾得上说话,利威尔顿了顿,转头扫了一圈剩下的人。有个倒霉的不幸跟那双毫无波动的三白眼对视个正着,顿时吓得直往后缩,忙不迭地喊出了自家老大的名号。听到那个名字时利威尔愣了一下,不由得松开了手上抓着的人,脸色也冷下来。他转头看向埃尔文。

埃尔文的脸色有些苍白,嘴唇紧紧抿着,他从刚才起就一直不说话,目光锐利清明,好像正在飞快思索着什么。利威尔看着他这副样子,隐约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得到了证实,他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心里乱成一团,头脑却清醒得可怕。他就这样紧盯着埃尔文,缓缓问道:“这里最大的帮派头领找你干什么?”

埃尔文张了张口却没出声,利威尔目光如刀,紧紧地逼视着他:“你做了什么需要他们赶尽杀绝的事吗,埃尔文?海伦死之后,你瞒着我又做了什么吗?”

埃尔文看着对方狠怒的眼神,心里没由来地紧张起来,他咽了口唾沫,镇定地说:“什么也没做,只是机缘巧合,恰好得到一些海伦以前的照片罢了……”

话音未落,只见利威尔突然冲过来给了他一拳!那一下竟没留余力,埃尔文被打得摔在墙上,勉强靠着才没有倒下。利威尔简直要气疯了,一把揪着他的衣领迫使他弯下腰,咆哮着骂道:“我三番五次叫你不要单独行动,你他妈全当是放屁吗!你口口声声对我说不会去找证据,背地里瞒着我胡作非为,我为了你命都可以不要,你却把我当猴耍,连句真话都不愿意对我说!操他妈混帐东西,埃尔文!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他暴怒的样子实在太可怕了,一旁缓过来的几个混混全都被他震慑住,鸦雀无声地僵在原地,任凭他的怒骂回响在巷子里,一声比一声喊的高。埃尔文嘴边流着血,头晕目眩地缓了口气,勉强忍痛说道:“那个人手握重权,而你是为政府工作的执法人员,他们想毁了你只需要一道命令,要是被你知道这件事,你的处境就危险了……”

他呛了一口,急促地咳嗽了两声,挂着汗珠的脸苍白如纸,神情有些虚弱。利威尔看在眼里,生气之余又忍不住心疼,想起他受了火灾后身体一直不好,刚才下手那么重,只怕他吃不消,只得忍气先放开了他的衣领。埃尔文靠在墙边轻轻喘着,声音低低地说:“那些照片不是我找来的,是海伦自己给我的遗物。她自杀前几天匿名把它们邮寄到我家里,直到结案后三天我才收到。虽然包裹里一个字也没写,但她想说的话我全都明白……之所以把这些给我,是因为她知道警察们供职在那个人手下,没办法替她申诉冤情。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又有能力为她平冤昭雪的人只有我,我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他苦笑了一声,“的确跟势力强大的掌权者对抗实在很蠢,但我总觉得自己应该负起一点责任,这个世界欠海伦的太多了,就算只有我也好,我想尽我所能再为她做些什么。这是我自以为是的任性,所以才不想告诉你。像你这样的人如果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也来帮她平反,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拉出这滩浑水,不能再让你牵扯进来了……”

“滚蛋!你他妈现在是老子的男人,到这地步你休想再跟我撇清关系!”  利威尔怒道,“今天要是没有我,你现在已经被这帮狗崽子弄死了!你这条命起码有一半是我的,他妈再敢给我往死路上送你就试试!”  

“听好了,埃尔文,”利威尔一根指头戳着他的胸口,阴冷凶狠的目光紧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管你想干什么,揭发强权也好,伸张正义也好,那些我都不关心。我只知道现在有一堆人排着队等着要你的命,凭你这点能耐是绝对逃不出去的。我现在要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路上你给我放老实点,要是敢死在我前面,追到地狱我也饶不了你,你最好把这句话给我记住了。”  


【TBC】

评论(20)

热度(69)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