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有点像冰雪奇缘的东西(完结)

前篇:       



利威尔生怕再出什么变故,回到城堡以后立刻召集大臣前来议事。艾伦顶着叛国的罪名,被贵族们囚禁在地牢中,三笠势单力薄,也被众人以干涉别国内政的缘由软禁,此刻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城内有不少人坚信杀掉艾伦就能终结魔法,利威尔刚好赶上了议院的审判,独自跟那群主张弑杀的大臣们斗了半天,总算给艾伦挣到了一个留用察看的机会。条件是察看期间由贵族负责看管艾伦,国王不得随意探视,如果艾伦有反抗行为,卫兵可以立即处决他。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阿伦戴尔混乱的局面也因为国王的回归安定下来。只是利威尔感到无比心累,为了证实自己所说的“艾伦不会伤人”,他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已经身中魔法,更不能向别人求救,只好郁闷地躲起来,独自在房间烤火。

 

火光在精致的雕花壁炉里跳跃着,木柴被烤出了金红的火星,散发着暖融融的温度,成为黑暗的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暖热的气温多少缓解了一下身体的不适,利威尔裹着毯子缩在炉火边,盯着红通通的火苗,思索一下自己艰难的处境,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孤独无助从心头弥漫开来。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埃尔文。从小就被关在城堡中生活的自己,还是第一次遇见那样的人。那个人有着太阳一样好看的金发,聪明又勇敢,知道的事情比书里写的还要多。他就像一元钱的硬币,平易近人而又闪闪发光。在他身边的时候,就像是已经认识了多年的朋友,做什么都那么自然。他们短暂相处的那三天,是利威尔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那人已是他仅剩的救命稻草,可当他把生命托付给他的时候,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与怀疑,即便现在落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中,利威尔也仍然坚信埃尔文一定会赶来救自己。这样的心情,到底是什么呢……利威尔好像隐约知道那个答案,却有种触摸不到的感觉,渐渐的自己也茫然了。

 

这个时候跟他一起回来的韩吉宝终于找到了他,它用胡萝卜鼻子粗暴地捅烂了门锁,愉悦而歪歪扭扭地走过来,一屁股坐在利威尔旁边:“你看起来很不开心啊honey,想哭吗?需要树洞吗?快来跟我吐吐黑泥,温柔八卦的韩吉宝很乐意帮助你哟~”

 

“并没有。”利威尔一票拒绝了它,见它好奇地拿爪子扒拉火炉中木炭,赶紧把它拉远了一点,“别靠那么近,韩吉,你会……会融化的。”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打寒噤,整个人就像冻僵了,声音很是虚弱。韩吉理直气壮地说道:“在埃尔文找到办法救你之前,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它把语气放柔和,温情脉脉地望着他道,“有些人,值得我为他融化。”

 

“……如果你没有立刻把窗户打开,我会喜欢你这份诚心的。”利威尔面无表情地说,韩吉笑嘻嘻地替他拉好披风,问道,“那是因为你更喜欢埃尔文嘛,别担心~他现在就在路上,只要耐心等一下,很快就能得救了~”

 

利威尔迟疑了一下:“我……看上去有那么明显吗?”

 

“当然啦,你看着他的眼神都在闪闪发亮呢~爱情鸟在你头上飞,呼呼呼~”韩吉吹着口哨,摇摇摆摆地扇了扇树枝做的的手臂,模仿着小鸟飞舞的动作。利威尔脸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怀疑地看着它:“你居然还懂什么是爱情?”

 

“我超级懂啊!”韩吉兴奋起来,挥舞着两只爪子,自信满满地说道,“所谓爱情,就是把某人看得比自己还重,就像埃尔文拼命把你送回城里,然后冒着风雪去山里找人救你。”

 

“你是说,埃尔文爱我?”利威尔面露惊讶。

 

“矮油~看来你是真不懂爱啊。”韩吉啧啧感叹着,决定做一回人生导师,郑重其事地启发他道,“好好想一想吧,在你的心里,到底是怎么看埃尔文的呢?”

 

“埃尔文吗……”利威尔想了半天,小心地选了个自认为最合适的比喻,“对我来说,他就像是一元硬币……”

 

“你想说他前面是1后面是菊花吗?”韩吉天真地问。

 

利威尔:“……”

 

利威尔内心的洪荒之力汹涌澎湃着,拼尽全身力气爬起来,抓起雪人想把它扔进火炉里。这时候窗外猛然一阵寒风夹着雪花吹进来,刺骨的冷风把火炉边积蓄的一点温暖全部驱散,利威尔感到一股寒意像针一样刺到骨髓里,整个人站不住摔倒在地。这时候他可以清楚感觉到身体的状况比先前更糟糕,身体已经被冻僵,四肢完全不听使唤。韩吉忙不迭地跑去关窗户,她像看到了什么,动作一下子顿住,转头冲利威尔欢呼道:“我看到埃尔文和米克来了!他们来救你了!米克跑得超级快哦~~“

 

“真的?”利威尔回过神来,内心爆发出一股狂喜与希望,拼命挣扎着爬起来,“韩吉,扶我出去,我要去见他……”

 

“不不不,你这个样子,最好还是留在这里烤火,等他过来……”

 

“阿伦戴尔已经关闭了城门,他没办法进来,这样更快些。”利威尔坚持地说着,拖着困难的步子一点点挪向窗口。韩吉努力地把他送到窗前,回头看到屋内的墙壁上已经有冰凌在蔓延,外面的风雪也越来越大,它回过头看了看利威尔,“看样子你弟弟的能力又再次爆发了,外面真的很危险,你确定要去吗?”

 

“我要去迎接埃尔文,这里就拜托你了。”利威尔简短地说着,毫不犹豫地跳下窗,顺着覆盖在城堡上的厚厚的雪被滑下来,安全落在雪地上。屋外冷得就像冰窖一样,恐怖的寒风卷着雪块,咆哮着抽打在人身上。利威尔咬牙支撑着爬起来,竭力拉着沾满雪的披风裹住身体,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城门走去。

 

这场突然肆虐的暴风雪可不是没有原因的。就在利威尔出城迎接他的真爱时,艾伦和三笠也跑出来了。这两人回城以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是有多糟糕,艾伦心灰意冷,知道自己不能为世所容,索性冻坏枷锁从地牢里逃出来,拉上三笠一块私奔了。三笠自然是百般愿意的,于是他们合伙攻击了看管犯人的守卫,制造暴风雪当做掩护,然后手拉手逃之夭夭。大臣们听说之后勃然大怒,立刻派出全城的卫兵追杀他们,准备让艾伦为这场灾难偿命。于是卫兵们冒着风雪一窝蜂地跑到冻得结实的冰面上,众人被风雪刮得迷失了方向,能见度低得半米之内人畜不分,只能像没头苍蝇似的乱撞,不断把旁边的人抓过来确认是不是艾伦。利威尔和埃尔文分别夹在人群里,被人们不断地抓起又放下,推推搡搡大半天还是走不到对方身边,内心都快要崩溃了。这时利威尔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嘴唇抖得说不出话,一阵风吹过来都要摇摇欲坠半天。他正看着渐渐结冰的手指着急,漫天风雪突然像被上帝按了暂停键,周围一瞬间全部安静下来,不仅可以看到旁边互相拉扯的卫兵,连远处冻在冰面上的大船也清楚得显现出来了。埃尔文借着身高的优势,只一眼就看到了利威尔,连忙向他跑过来。利威尔原本要过去,余光偏偏看到几步远的地方,艾伦抱着受伤的三笠跪在地上,后面有个卫兵正向他们举起剑,顿时大惊失色。那个瞬间实在太快了,利威尔满心只想着救人,冲过去挡在两个孩子面前。埃尔文根本没想到他会突然跑掉,眼睁睁看着利威尔变成了一块坚硬莹蓝的冰雕,卫兵的剑砸在他身上,哐当一声碎成了铁片。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所有人,大家愕然地望着毫无生气的冰雕,空旷的湖面上一片寂静,连风都停止了悲鸣。

 

“不要!大哥——!不!!“艾伦哇地哭出来,爬起来抱住寒冷的冰雕,哭得闻者落泪,见者伤心。三笠连忙搂住他的肩膀,温柔地虎摸道,”艾伦,不要哭了……“

 

“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他!”艾伦悲痛地哭着,嘤嘤说道,“我已经没有爸妈了,现在连大哥也死了,我再也没有家人了呜呜呜……”

 

“你还有我,等到结婚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三笠坚定地说,艾伦一听这话哭得更伤心了,“我还怎么结婚,国王已经死了,谁来给我赐婚?”

 

“没问题的,你哥哥死了,王位就是你的,你可以自己当国王结婚,到时候就再不会有人反对我们了。”三笠安慰他。

 

“真的诶,我自己也可以结婚了。”艾伦立刻止住了哭声,犹如醍醐灌顶般醒悟过来,开始跟三笠讨论起婚礼的具体细节。周围的吃瓜群众纷纷露出活久见的鄙夷表情,个别激进人士开始带头往这边扔瓜皮。埃尔文默默绕过秀恩爱的熊孩子,伸手抚摸着冰雕寒冷的脸颊,俯下身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众人眼看着那层僵硬的蓝色渐渐从利威尔身上褪去,直到全部褪净,一只活生生的国王跌落在埃尔文怀里,臣民们顿时振奋起来,一边嗷嗷嚎叫着“国王万岁!真爱万岁!”欢呼鼓掌不绝。利威尔脸色还有些苍白,靠在埃尔文怀里缓了一会,然后轻轻推开他,走到满脸惊讶的艾伦面前。

 

“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崽子……”利威尔咬牙切齿地骂着,突然飞起一脚把他踹飞五米开外,冲过去一边踢打一边痛骂,“死熊孩!你把我害成这样居然还敢算计我的王位,枉我一直以来那么维护你!跟姑娘私奔,下这么大的雪,这下风灾雪灾加一块庄稼都要减产了!你对得起那些辛苦长大的麦苗吗!家门不幸!家门不幸!”

 

“听着,小鬼。”他用力拎起被踢掉了牙,满嘴是血的惊恐的艾伦,“冰封阿伦戴尔现在还没解冻,是男人就给我负起责任来,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就别想早恋!滚去做你该做的事,少给我跑出去祸害人间!”

 

群众欢乐且解气,纷纷喜大普奔,称颂国王英明。他把受到惊吓的小孩扔给管家带回去关,冷冷地看着一脸愤恨的三笠被卫兵压制着拖走。卫兵们各司其职,很快就疏散开来,各自去忙自己的事。一直等在旁边的埃尔文见机走过来,笑眯眯地拦住利威尔:“我吻醒了你,按照童话故事的一惯结局,现在轮到你以身相许了。”

 

“你想得美,童话故事里可没有嫁给男人的国王。”利威尔不为所动,抱着胸瞥他一眼。埃尔文于是很好说话的改了口,“这个没问题,换我嫁给你也是一样的嘛。别忘了你还欠我一辆雪橇车,希望国王陛下尽快给我一个合理的赔偿才是~”

 

“下半辈子都赔给你够不够?”利威尔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他望着对方那双清澈的蓝眼睛,说出了一生中最重要的那句话,“你愿意嫁给我吗,埃尔文?”

 

埃尔文开心地笑起来,拦腰抱着他高高举起,再次吻上了那双带着笑意的唇:“当然,我愿意。”

 

艾伦很快领悟了地精提出的真爱解冻法,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终于熟练掌握了解冻冰雪的方法,将阿伦戴尔彻底从严冬中解脱出来。而新继位的利威尔国王在治理国家方面也很有才华,整个国家在他的带领下蒸蒸日上,国民经济稳步上涨,居民的幸福指数也日渐提高。之前由魔法引起的混乱已经得到了妥善处理,三笠被阿伦戴尔强行遣送回国,并在利威尔的要求下被父母严加看管起来。艾伦则由利威尔负责管教,整天将功赎罪在作坊里生产冰雕,负责各类冰雪主题乐园,冰雕展览会等大型旅游项目,大大促进了阿伦戴尔的第三产业。看在国王陛下和冰雕的面上,大臣们也就不跟他计较庄稼减产的事了。埃尔文对国王有救命之恩,为了让整个阿伦戴尔都知道后山的冰雪被他承包了,利威尔亲自授予他皇室御用冰块供应商,兼职王后,另外还送给他一辆最新款的豪华大雪橇(埃尔文:长成这样的我们一般不叫它雪橇,应该叫凤鸾春恩车)做聘礼。阳光普照,百花盛开,国王带着他心爱的王后,与臣民们一起在溜冰场上尽情玩耍。就像所有迪士尼牌童话故事的结局一样,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END】

评论(18)

热度(45)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