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团兵】【让艾】新瓶旧酒 17

我想说,没题目团兵文现在有题目了 ↑↑ 以后就叫这个名字

更新先放一小段在这,我正在码见后妈的部分,顺利的话明后天就发过来嗯


↓ ↓ ↓



这一晚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警察跟黑道挨着警本部楼下的大马路火拼,很多路过的民众不仅听到了枪声,甚至还亲眼目击了伤员被拉上救护车的一幕。尽管警部及时控制了媒体,却仍旧挡不住网路上议论纷纷的言论。身为当事人的利威尔因为重伤被当场送进医院,枪击事件的负责权便很自然地落到了警视身上。埃尔文在那之后也跟着被送进了医院,但他坚持非要和奥陆欧他们一起守在手术室外面,说什么也不肯去疗养检查。主刀的外科医生正在里面争分夺秒地抢救利威尔,另一位医生拿着病历,略带焦虑地向埃尔文他们说道:“病人的伤势十分严重,子弹直接射中了腹腔,内脏几乎是被搅碎了。幸好没有伤到大血管,这种型号的弹片相对来说伤害较小,又是在射程外中枪,不然他恐怕就要当场断气了。”

埃尔文心急如焚,勉强压抑着情绪向他询问:“手术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少?”

医生看了看他,目光颇有些怜悯的意味,语气尽量和缓地说:“现在还说不准,情况仍然很危险,除了取子弹以外,病人还需要输血,然后切除一部分脏器。手术过程伴随着很大的风险,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全力为他施救,以防万一,希望你们也能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

埃尔文听到这话简直心如刀绞,一晚上的逃命奔走本来就超出了身体的负荷,现在情绪起伏这么大,人都快站不住了。这时手术室里隐约传来一阵慌乱声,两个满手是血的小护士跑出来拿东西,医生转头看了一眼,面露焦急地对埃尔文说:“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有些手续需要患者家属签字,请问他有家属在这里吗?”

埃尔文想也不想就答应,焦急地恳求道:“我给他签!拜托你们,无论如何请一定要救救他!”

“我们一定会尽力的,请放心吧!”医生郑重地保证道,“这些手续最好是直系亲属签字,请问你是患者的什么人?”

“我是他的……”埃尔文张着嘴,蓦地住口了。他是利威尔最亲近的恋人,但这件事要怎么说出口呢?这里还有那么多利威尔的部下看着,要是他们知道了这件事,以后会怎么看待利威尔?他和利威尔是同性情侣,法律不允许他们结婚,正统道德不允许他们结合,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情无法公之于众,更不可能得到社会的理解与认同。利威尔为了救他已经拼上性命,而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刻,他却连为他签署一份手术单的资格都没有!埃尔文望着手术室上面那盏红灯,绝望无助的痛苦撕扯着他的心,只觉得哭不出泪来。这就是他们要面对的现实,这就是他们在一起要承担的压力,直到今天他终于体会到这份责任是有多沉重了……

“史密斯先生!”女助理看他脸色不对,慌忙过来扶住他。医生又疑惑又担心,正要开口催促,突然看到佩特拉从楼梯口爬上来,拽着同样气喘吁吁的艾伦飞奔而至。艾伦跑得满头是汗,一时喘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指着自己向医生比划:“我!……我是他儿子!……里面……手术……呼……”

这就是埃尔文和艾伦初次见面,真是再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境了。这跟他们想象中的画面一点也不一样,没有暖融融的家庭聚餐,没有温馨欢乐的气氛,连最起码的自我介绍都没时间说。埃尔文刚刚逃过一劫,整个人看上去形容狼狈,精神恍惚。反观艾伦也好不到哪去,大晚上被这群刑警赶命似的抓到医院来,他连件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头发跑得乱成一团。他扶着膝盖拼命平复呼吸,扯着医生的袖子急切地问:“请问……手术现在怎么样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医生总算松了口气,忙说:“手术正在进行中,你能赶来真是太好了,快跟我过来签字!”

“是!”艾伦毫不迟疑,一口应下就要跟他往办公室走。埃尔文心里发慌,追过去一把抓住艾伦,着急地说:“等一下!你先听他们说清楚情况,手术风险实在太大了,贸然签下同意书可能会害了利威尔的!”

“吵死了!如果只有这一种方法可以救利威尔先生,再危险也只能上了不是吗?”艾伦不耐烦地说道,毫不客气地一把甩开他的手,“这种程度的伤才不会要了他的命,手术一定会成功的!”

埃尔文顿时被这盲目乐观的态度气疯了:“这不是可以拿来开玩笑的事!要知道手术成功率只有不到10%,利威尔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啊!”

“少胡说八道了!利威尔先生才不会死!!”艾伦气势汹汹地喊道,金色的眸子里没有丝毫动摇,闪耀着坚定凶狠的光芒,“就算一百个人里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那个人一定就是利威尔先生!哪怕只有一点希望我也要帮他去试!利威尔先生是最强的警察,他是绝对不会死的!他是绝对不会死的!”

少年猛然爆发的气势实在有点吓人,一声声坚定的“不会死”戳着人心,连埃尔文也被他眼中凌厉的狠意震得愣住了。艾伦用力把他推到一边,走到医生面前深深地鞠了个躬:“利威尔先生就拜托你们了,不管用什么方法请一定要治好他,拜托了!”

医生看到他这样也深受感触,连忙点头应允:“我向你保证,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相关文件都在办公室里,请快跟我过来吧!”

“是!”艾伦大声答应,跟在医生后面快步跑走了。埃尔文被他推了一下还愣着,佩特拉看他脸色不好,连忙过来向他解释:“抱歉,埃尔文先生,那孩子性格就是有点冲动。利威尔警部长伤得这么重,他其实也很着急,说话口不择言的,你不要太生气了……”

埃尔文好像刚回过神来,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轻声说:“没关系,我没事……”他的脸终于回复了点血色,就像被人一巴掌抽醒了一样,眼神也清明多了。他想着艾伦刚刚那个坚定的眼神,心底像是燃起了一簇火焰,渐渐地开始冷静回温,他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艾伦说的话,“利威尔是绝对不会死的……吗……”

的确,如果利威尔现在还清醒着,看到他好不容易救回来的希望站在这里浪费时间,一定会非常生气的吧。自己竟然差点被失去他的恐惧冲昏了头脑,只顾在这里胡思乱想,还被小孩子教训了,真是够难看的……埃尔文苦笑一声,身为家人的艾伦为了利威尔表现得那样坚强,自己这个做恋人的反而动摇起来,实在太不像样了,他明明还有很多必须要做的事啊……

“史密斯先生?”女助理挽着他的胳膊扶住他,担忧地抬头看他脸色。

“我没事,卡米尔。”埃尔文简洁地应着,面容依然苍白,神色却已然恢复了一贯的冷静。他转头看向在场的几位刑警,用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抱歉,我现在要离开一下,医院这边的安全工作就先拜托各位了。”

“等一下!外面追杀你的人还没抓到,这个时候出去太危险了!”佩特拉他们变了脸色,立刻反对阻拦,女助理挡着去路,语气坚决地劝道,“恕我直言,史密斯先生,您今晚已经受够了,现在应该立刻去休息。您的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好,近期还要做新的手术,请多少有点身为病人的自觉,不要再过分勉强自己了!”

“不去不行。”埃尔文面容冷肃,一字一顿地说,“黑帮追杀失败的信息现在已经传到官员手中,如果我是他,现在就该命令雇佣好的杀手动手了。那个人权势熏天,医院里难保没有他的人手,把利威尔弄死在手术台上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现在能阻止他的,只有跟他一样手握重权的人,不快点把证据转手出去,我们之前所做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现在站在他身边的这些人全都是重案组了解内情的成员,他这样一说众人立刻就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脸色刷地就白了。事关利威尔的安危,女助理也不好当着这些警官的面阻止他,只得尝试找别的借口:“那种事我们可以代替您去,您留在这里休养就可以了,再说利威尔警官还在这里做着手术,您怎么能忍心就这样丢下他呢?”

“利威尔不会那么轻易死,全部交给艾伦吧,那孩子一定能照顾好他的。”埃尔文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一手掏出自己的手机查看联系人名单,荧光反射中,他的蓝眸如冰冻的流水般闪动着冷锐的光,“至于我,现在要去找那位先生讨论下做人的问题。你知道该做什么,卡米尔,五分钟内带着我要的东西回到这里,我们时间不多了,动作要快。”

他脸色冷得简直不近人情,女助理不敢再说,向着他的背影微微点头致礼。她没有理会那些不安的刑警,转身就往相反的方向跑走了。  


【TBC】

评论(3)

热度(60)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