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团兵】【让艾】新瓶旧酒 18

欢乐甜白的后续

哪位姑娘点的见后妈快来查收~♪ (">ω<)っ))


↓ ↓ ↓


女助理带回来的资料不仅仅有海伦与知事的艳情照片,还有很多文字线索和目击者信息。类似的情报还有很大一部分保存在海伦的律师手里,那个人在海伦出事后立刻就逃走了,就是为了找他,埃尔文当时才没把手中的东西转出去。他为之效力的那位官员听说这场事故后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连夜把他请到自己宅邸里密谈。埃尔文只字不提这人前半夜对自己见死不救的事,只向他请求提供庇护,点到而止地解释了一下自己和利威尔的关系,就把手边的证据全部转交给他了。海伦的律师听到风声之后也开始联系他们,埃尔文从他手里拿到了更多海伦的遗物,随即把这人保护起来。经过一番整理后,他以官员的名义分别将这些东西寄往检察院和报社,彻底洗白了海伦的冤屈。现任知事猥亵女高中生的罪名被昭告天下,一时间掀起轩然大波。

那段时间媒体一直都在报导那一晚的枪击事件,埃尔文买通一些目击者接受了记者采访,谈话间有指向地把事件的责任推到警部高层身上。舆论持续施加压力,负责此案的警视很快就因为办事不利被撤职了。利威尔那晚的参战毁了知事的一步好棋,这次造成的动静过大,不仅媒体被卷进来,很多帮派成员也被捕入狱,所有人都对他非常恼火。现任知事大势已去,再无余力动作,他将被停职接受检察院的调查,并在不久后与海伦的家人对簿公堂,对方的辩护人就是海伦那位忠心的、掌握着关键证据的律师。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暗流汹涌都在看不见的暗处,每个人都有各自忌惮的东西,也都有非满足不可的私欲。有些事情只靠正义支持是不够的,除了法律与道德之外,支撑社会机制运转的还有很多更复杂的东西,它们隐晦地存在于人性的背面,能让无辜者含冤负罪,让有罪者逃出法律的制裁。真相的代价往往比人们口中称颂的更沉重,尤其当它跟政治搅和在一起的时候,情况就更复杂了。但埃尔文就是有能耐把纠缠成一团的各方势力分离出来,这场混战的关键时刻,他用豺狼一般的魄力力挽狂澜,以幕后策划者的身份给几近平衡的局面添上一记最重的砝码。经过这场变动,那位官员顺利除掉了最大的竞争对手,成为板上钉钉的下任知事。尘埃落定之后,埃尔文也及时地抽身退出。作为报酬,掌权后的官员为他搞定了开办分公司需要的各项手续,并将空缺的警视位子交给了利威尔,只等他伤好之后回来就任了。

利威尔对外界的变动一概不知,那晚的手术持续了十几个小时,他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了三天,期间发生了两次呼吸衰竭,差点就一睡不醒了。手术后的长时间高烧令他意识不清,医生留他观察了好几天才将他转到普通病房。这期间艾伦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病房外面,整日整夜地隔着厚厚的玻璃墙陪着提心吊胆,一个星期不到小家伙就瘦了一圈,眼睛熬得通红。与他恰恰相反,埃尔文自那晚从手术室旁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来看过利威尔,人家要死不活的挣扎在生死线上时,他也争分夺秒地在外面跟人斗智斗勇。等他办完事再回来,利威尔早就脱离生命危险了。艾伦因为这事特别生气,他还不知道这两人的关系,自顾自把埃尔文当成了那种不知感恩的混蛋大人,路上碰见了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埃尔文跟医生确认过利威尔平安,心安理得地就去睡觉修养,连一分钟都没往人家床前站过。等他养好了睡够了,又跟没事人似的抱着花跑来探病,被利威尔抄起点滴架凶狠地赶打出去,差点上了医院禁止探病的黑名单。后来他学乖了,专趁着利威尔换完药伤口最疼的时候跑来骚扰人家。利威尔生他的气还没消停,这会伤口疼得动不了,只能趴在枕头上狠狠地拿眼横他:“你又跑来干什么?”

埃尔文笑如春花,小媳妇一般殷勤着把带来的果篮摆放整齐,然后拉凳子坐在目测的安全距离内。他现在最要紧的工作就是把汉,每天都精心打扮了来这闪眼。这么冷的雪天就穿了身单薄的休闲西装,手腕上戴着价值连城的钻石袖扣,一双蓝眼睛看着利威尔就像守财奴看着印钞机似的熠熠闪光:“亲爱的,我来看你了,今天气色也很不错哦,看到你这么有精神我真是太高兴了~”

今天气色很不错的利威尔表情还是很可怕,勉强捂着伤口坐起来,恶狠狠地说:“你管谁叫亲爱的,我没有你这种满嘴谎话的恋人,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埃尔文满脸不解地歪过头:“那件事我都已经道过歉了,你还在生气吗?”

“我还没说要原谅你呢,我他妈这回差点被你坑死,你还有脸问我生不生气?”利威尔提高声音,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疼得弯着腰直抽冷气。埃尔文虎摸着他的背,语气委屈兮兮地说:“你怎么能对我这样,人家好歹也算是你的人,就犯了点错你还不原谅,真是小心眼……”

“操你,埃尔文……”利威尔咬牙切齿地打断他,“你他妈再给我装那副可怜样试试?你真以为我现在弄不死你吗?”

“那你还豁出命去为我挡枪?”

“滚蛋,我现在后悔了!现在说的是你耍我的事,别他妈搞的好像你才是受害者一样!你利用我做什么我都不在乎,但你不能事事都瞒着我!这辈子被你骗的次数已经够多了,我他妈受够了!你这个屡教不改的死秃子!”利威尔中气不足地骂着,熊熊怒火像找到了豁口爆发出来,连伤口的疼痛和长时间闷在病房里的烦躁也一并撒在埃尔文身上。埃尔文耷着耳朵乖乖听骂,神色平和温顺,一点不耐烦的情绪都没有。利威尔骂完他还不解气,恨恨地说道,“这事别想就这么完了,等我出院回去再找你算账,我这里不需要像你这样违法乱纪的混帐男人,快给我收拾东西滚回你老家去!”

埃尔文微微笑起来,一抹柔暖的光从他眼中晃开,清澈透亮的蓝就像阳光下平稳的静海,沉静又好看。利威尔被那眼神看得愣了一下,看着他安然地笑着,轻声说:“我不会回去的,不管你怎么对我,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以前你为我受的苦,我会用我全部的后半生补偿回来,守着你过安稳的生活。”他望着利威尔的眼睛,认真地说,“你就算怀疑也没关系,时间会为我证明一切的,我不会辜负你这份感情,也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情。所以咯,原谅我吧?”

他的口气软软的,眼里的温柔和利威尔记忆里年轻时候的他毫无分别,让利威尔不由得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这十多年的时光就像海啸一样从身上冲刷过去,他们的外表被流逝的风波改变,嵌在内核里的东西却始终如新。利威尔有点恍神,心境变得动摇,情绪也冷静多了。他看着自带闪光的埃尔文,糟心的感觉让他头痛欲裂,正不知该怎么说,病房门突然被轻轻敲响,韩吉抱着一束花从外面进来。利威尔一眼看到她身后居然钻出来一只艾伦,顿时更头疼了:“为什么这小鬼会在这种时候跑来医院,我不是说了不准翘课吗?”

“那个嫌弃的态度是什么意思啦,亏我还担心你吃不惯医院的饭,特地给你煲了汤来呢!”艾伦鼓着脸不满地说着,把怀里抱着的保温杯放在床头柜上。韩吉笑嘻嘻地向利威尔说:“还在养伤就别这么暴躁啦,难得住院修养一回,你娇弱点又不会死,偶尔卖个反差萌也不坏哦~”

“反差你个鬼啊,混蛋四眼。”利威尔回着话,暂时把埃尔文晾到旁边去了,“你怎么跟艾伦一块过来了,不是说早上来的吗?”

“抱歉啦~鉴识课那边临时出事,稍微耽误了一会。”韩吉毫无歉意地说着,顺手揉了揉艾伦的头发,“这孩子是半路碰见的,他听说你在交往的人每天都来看你,说什么都要来见人一面,我就带着他一块来了。”

“因为实在很在意嘛……”艾伦笑了笑,眼睛亮亮的看着利威尔,毛茸茸的尾巴欢快地摇着,“呐!利威尔先生,你喜欢的那个人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呀,我今天能见到她吗?能吗能吗?”

“那个……艾伦,其实……”利威尔满脸黑线地企图解释,韩吉却已经手快地把艾伦推到埃尔文面前,特爽朗地笑道,“这孩子真是的,人都在眼前了,还问什么时候过来呢~好啦,快点跟人家打个招呼吧~”

埃尔文摆出早已准备好的微笑,端庄优雅地抬起头。

艾伦冷冰冰地说:“你好,跪在警本部大马路上嚎啕大哭的无能男人,不好意思我刚才差点没认出你来,你痛哭流涕的样子跟现在一点也不一样,比现在好看多了。”

埃尔文:“………………”

埃尔文的表情啪地裂开了,脸色好看得跟调色盘一样,赤橙黄绿青蓝紫挨个变了一遍。利威尔下意识地看向艾伦,又看看埃尔文无言以对的狼狈样子,那一瞬间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养儿千日,用儿一时。艾伦没理会两个大人尴尬的气氛,转而气势汹汹地向韩吉发难:“你骗我!你说利威尔先生给我找了一个后妈,我还以为是个大胸部的美女姐姐!这人连最基本的36D都没有,顶着这么强的攻君气场,之前还差点害死利威尔先生,我绝不同意利威尔先生跟这种坏心眼的烂大人结婚!”

韩吉莫名其妙地说:“谁也没说后妈就一定是女的啊,说什么呢这孩子,36D的美女谁愿意嫁给一米六啊?再说我们埃尔文哪点配不上他啦?别看毛秃成这样,人家好歹也是个财大气粗的土豪,跟你家利威尔先生这叫破锅配烂盖懂吗?”

“可是他人品太差劲了,满肚子都是腹黑的坏水,这样的后妈我绝对不承认!”艾伦生气地喊着,回过头扑进利威尔怀里,拉着他急煎煎地问,“呐,利威尔先生一定也是这样想的吧?你不会想要这种人做老婆的对不对?!”

利威尔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心情就有点复杂。他抬头看向埃尔文,发现埃尔文也正看着他,虽然表情还是很镇定,眼底却隐隐有些忐忑不安。那个好像鼓起勇气紧张地等待他答复的样子,利威尔看着就心软了。他低下头对上艾伦的视线,一记手刀不轻不重地磕在他额头上。

“蠢小鬼,你哪来的后妈?”利威尔面无表情地说,“那是老子我的原配,去,叫爸爸。”

韩吉说要去见她学医的老同学,只跟利威尔聊了几句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埃尔文借口去打电话也走了,留下惨遭逆CP的艾伦坐在利威尔床边木然地削着苹果皮,他感觉自己再也不会爱了。埃尔文从外面关上门,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随即听到身后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见个小孩子就这么紧张?真不像你啊,埃尔文。”

埃尔文回过头,只见韩吉站在不远处的走廊上,正微笑地望着他:“好啦,大帅哥,既然都已经不在利威尔面前了,有没有心情跟我叙个旧呢?”



【TBC】

评论(21)

热度(73)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