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团兵】新瓶旧酒(完结)

 埃尔文笑起来:“他们父子有些私话要说,我这个外人在旁边不大方便,”他走到韩吉面前,向她搭话道,“好久不见了,韩吉小姐。”

“叫我韩吉就好,我们以前挺熟的,听你说话带敬语真不习惯。”韩吉随意地应道,埃尔文点点头,说,“看来我猜的没错,我们是朋友吧?”

“比普通的那种更好一点,毕竟正式见面之前,我可是跟你做了两年笔友的。”韩吉双手抄在口袋里,笑眯眯地看着他,“我高中时在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你当时正对这方面的东西感兴趣,就从国外给我寄信过来。你会跑来日本上大学也是我撺掇的,某种意义上说我还是你俩的媒人呢。”

“对不起,这些我都不记得了。”埃尔文抱歉地说。

“不用道歉,这又不是你的错。”韩吉耸耸肩,“话说,你和利威尔已经复合了吧,看你们这样子,往后是打算在这边继续发展吗?”

“是的。”埃尔文没打算隐瞒,坦率地点点头。

“真够不可思议的,对记忆清空的你来说,利威尔也只不过是个陌生人吧?你跟他重新认识才不到两个月,如今就发展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我该感叹一下潜意识的可怕吗?”

埃尔文轻笑一声:“我并不觉得我喜欢他是潜意识在作用,不如说,用本能来描述更合适些。再说现实生活中不是常有那种情况吗?像是闪婚、闪恋之类,因为突然陷入爱河而把自己绑进婚姻里的人。”

“那样的人确实有很多,但我认识的你可不是那种会被感情驱使着做出判断的家伙。”韩吉推了推眼镜,心平气和地望着他,“你一贯是个思虑周全的男人,经过这次事情,你应该已经明白和利威尔在一起要面对怎样的现实了吧?”

“谁知道呢,不管要面对什么,那都已经是我必须要做到的事了,毕竟我是决定要和他共度一生的。世俗的眼光也好,工作危险也好,抚养孩子也好,我都会照单全收的。”埃尔文面色平和地说。韩吉挑起一边眉头,笑容顿时有了些揶揄的味道:“话说的这么轻描淡写,这可不是靠一时冲动就能做出的选择哦,你真的已经准备好接受这一切了吗?”

埃尔文微笑起来,不答反问:“韩吉小姐,如果以前的我被问到这个问题,他会怎么回答呢?”

韩吉眨眨眼,一脸纯真地摇了摇头,做倾听状安静地望着他。

埃尔文转过头,透过一侧走廊上高大的窗户,远远地望向天空,慢慢诉说道:“我曾经非常讨厌未失忆的那个自己,一无所有的他,却能够得到利威尔的真心。但他却把利威尔一个人丢弃在这里,还给他造成了终生难以磨灭的伤害。我一直以为利威尔爱的是以前的埃尔文,害怕失忆后的改变会让他反感,所以即使很讨厌,我也努力想让自己恢复从前的样子。直到他为我挡下那颗子弹,我才明白原来他从未刻意区分过我们,在他心里我就是他爱的那个埃尔文,他仍然愿意付出生命去保护我。而我却把责任和错误都推给过去的自己,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对他说过。区分过去的是我,被过去影响的也是我,他早就察觉到这些,却不说出来,只默默地等着我自己发现。你瞧,他给我的爱就是这样沉重而温柔的,而我追求他的时候连背负这份感情的觉悟都没有。”

“最近我渐渐地想明白了这件事,在为他的这份真情感到安心的同时,自己也觉得很愧疚。对我来说这只是恋爱初体验,但对他而言却是一生唯一所有的爱情,再也经不起抛弃和背叛了。他为了这样的我一直拼命努力着,除了把自己全部交出去,我已经想不出更好的回报方式了……”

他的身影隐没在光里,低语的声音轻得像呵在玻璃上的雾,带着隐隐的落寞萦绕在他身边。韩吉不由得叹口气,随即带着盈盈笑意,轻快地对他说:“放心吧,利威尔不会在意这些的,何况从我这个角度看,你跟以前相比可是一点也没变呢。”

埃尔文顿了顿,自己也笑了:“这倒是真的,我也觉得自己已经不能更喜欢他了。”

“你能这样想我就安心了,既然你们感情这么稳定,就不要被过去牵绊着,好好把握现在,享受生活吧。”韩吉伸个懒腰,放松地甩着手往利威尔的病房走去。她握着门把手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又回过头:“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你刚决定回来的时候并不了解利威尔的现状吧?你就这样擅自跑回来,万一他没在等你,已经结婚了怎么办?”

“开什么玩笑?我当然是准备好要和他共度一生才决定追他的,就算他真的结婚了,我也有办法再把他抢回来。我堂堂一任企业总裁,智商160的高富帅,怎么可能连个小小的情敌都斗不过啦。”埃尔文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果然跟以前一模一样,暗黑魔王埃尔文。”韩吉挂着黑线吐槽一句,坚决地跟他拉开距离,快步走开了。

这个冬天的寒冷终于拉上帷幕,转眼已经快到新年,天气逐渐回暖。当病房窗外的树枝泛起绿意的时候,利威尔的伤势也痊愈了。久违了一个月之久的外界并没有多大变化,街道上人流嘈杂,商店橱窗里摆放着琳琅满目的新品,高大的电视墙正在播放人气歌手的新专辑。这个世界依然安定地按照既定的规则运转,曾经将他们卷入其中的混乱已经消散在莺飞草长的春风里,眼前的一切只让人觉得平和美好。走出医院那天,利威尔独自去了趟墓园,在海伦墓前静静地站了一会,临走时把那枚蓝宝石的发卡轻轻放在摆满鲜花的祭品台上。

这段时间埃尔文一直在法国忙生意,没赶上送他出院。等他从国外再飞回来时,利威尔已经把房子准备万全,直接把他从机场揪到家里,正式开始了三人同居的家庭生活。埃尔文事先没接到任何通知,他过惯了独身一人的生活,突然被打上个家庭成员的标签,只觉得各种不适应。初夜都跟利威尔睡完了,本人还是没什么实感。第二天早上恍恍惚惚地爬起来上厕所,结果找错了方向误打误撞拐进厨房,正看到利威尔穿着围裙在做饭,艾伦坐在餐桌边拿着小碗剥豌豆。那一瞬间埃尔文差点以为自己做梦还没醒,一夜的工夫老婆孩子都有了……

“哦,你睡醒了?早。”利威尔回头看了他一眼,若无其事地转回来继续搅汤,“稍微等一下,早饭马上就好。”

“没关系,你慢慢弄就是,我今天不用上班。”埃尔文连忙答应了一声,拉开椅子坐在艾伦对面,笑着向他搭话,“早安,艾伦,你今天要去上学吗?”

艾伦眼皮都不抬一下,冷淡地说:“我上不上学跟你有什么关系?真是多管闲事。”

埃尔文顿时苦恼极了:“艾伦,我们现在已经是家人了,你能不能对我再稍微客气点?我好歹是你养父的终身配偶,论辈分你也该喊我一声爸。”

艾伦抬起头,彬彬有礼地询问道:“真抱歉,我户籍册里父亲的那一栏已经填上利威尔先生的名字了,不过母亲那一栏还空着,不介意的话我把你填上去?”

“我介意。”埃尔文说,“利威尔每个月给你多少零花钱?我给你加三倍,麻烦你捡捡节操,不要再说逆人cp的话了,你真的不怕被扔出家门吗?”

艾伦眨巴着眼睛,说出来的话却尖刻地跟刀似的,字字戳人要害:“逆CP怎么了?逆CP总比BE好,我又没有失忆格盘抛弃人家,也没有使坏算计人家,更没有让人家替我挡枪子,为什么我会被扔出门?被扔出门的不应该是你么?”

埃尔文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讥:“因为你是不听话的熊孩子,而我是利威尔深爱的人,知道‘枕边风’这种东西是干什么用的吗?就是后爸过门以后用来唆使你妈遗弃你的。童话故事血一般的教训摆在前面,再这么嚣张当心我让你套上裙子去厨房cos灰姑娘。”

艾伦瞬间气炸了毛,愤怒地跳起来拍桌大骂:“童话故事没告诉你恶毒的后妈最后都是要遭报应的吗?现世现报说的就是你的发际线啊!坏心眼的烂大人诅咒你秃成瓢,色衰爱驰被利威尔先生甩掉就该你哭了,驱逐你哦三七分!”

“吵死人了!大早上起来你们两个闹什么!”利威尔终于受不了这一大一小,爆着青筋把一篮面包重重剁在两人之间,提高了声音挨个数落,“埃尔文,跟小孩子争宠你还能再幼稚一点吗?艾伦你个小崽子不准欺负埃尔文,我是这么教你跟长辈说话的吗?小孩家家的少管大人的闲事,赶紧吃完早饭给我滚去上学!”

艾伦一脸委屈地望着他:“我也想当个心地单纯无忧无虑的普通小孩,可是残酷的现实把我森森地桑害了。我法律意义上的爸爸其实是妈妈,我以为的妈妈其实是爸爸,你们只顾着自己哈皮,有谁关心过我的三观建设?我再也不相信家庭的温暖了,明天就收拾东西去和三笠阿明住!”

艾伦越说越想哭,早饭也没吃,抱着书包赌气跑走了。埃尔文气鼓鼓地坐在原地,向利威尔抱怨道:“你把艾伦养成一个一点也不可爱的熊孩子了,利威尔。”

“别管他,中二病,揍一顿就好了。”利威尔没好气地说着,回身去料理台上继续捣鼓培根卷和煎蛋。埃尔文出去洗漱换衣服,再回来时热腾腾的早饭已经摆好等着他了。埃尔文看着满桌子色香俱备的完美料理,刚刚被艾伦欺负的郁闷心情顿时一扫而空,欢喜地坐下来享用早餐,一边吃还直夸利威尔手艺好。

利威尔坐在对面,托着腮看他吃的满脸幸福,唇边也勾起一抹轻微的淡笑。他偏头望向不远处的窗棱,只见明媚的晨光从半开的窗外流泻进来,窗台上的风信子开出了几朵嫩黄的小花,碧绿的叶子在微风里轻轻晃动。恍惚觉得这样的情景以前也曾经历过,只是隔了这么久,他已经想不起来那是回忆还是梦境了。常听人说,跟旧情人复合,就像旧瓶装新酒,尝一口还是那个熟悉的味儿。对面这家伙的失忆倒是连瓶都刷成了新的,他也只好陪着他新瓶装旧酒,把初恋时体验的经历从头温习一遍了。

现在想来,自己苦苦等了这么长时间,想要的无非就是能再重温这一刻,而对面这家伙机关算尽地磨了他这么久,为的也不过是这个。十多年的时光过去,他们的爱情磕磕绊绊地绕了一个大圈子,最后变成再简单不过的日常。虽然还是没有把自己的心情全部说给他听,好在他们的未来还很长,不必急在一时……

“利威尔?”埃尔文注意到他在发呆,咬着勺子疑惑地看过来,“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利威尔收回视线,随便吃了几块吐司,喝完牛奶站起来,“我去上班了,你好好吃饭,之后就自由活动吧。出去记得锁好门,早点回来,等我晚上回家给你做好吃的。”

他把一枚新配的钥匙推到埃尔文面前,俯身轻吻他的唇角。埃尔文仰起头任他亲吻,清澈明亮的蓝眸盈着一抹心满意足的得意,那样子活像一只被顺毛的大猫:“好,路上小心。”

利威尔应了声好,一边穿外套开始在心里规划今日的行程。近期侦破的案件需要整理,机动搜查队的新人闯了祸得去收拾烂摊子,还有个超麻烦的律师等着找他谈话。艾伦那死孩子不可能那么快跟埃尔文和好,他得赶在他放学之前回来做全家的晚饭,顺道捎带着买食材。埃尔文的私人用品全部需要重新置办,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陪他出去买。多一口人总觉得养家的担子变得好重,利威尔叹了口气,掂着车钥匙边走边想,虽然不知道存款够不够,还是先照当初约定好的,给他换个上档次的戒指吧。


【END】


以上,全文完结!。:.゚ヽ(*´∀`)ノ゚.:

感谢各位长久以来的陪伴与支持,我先去写个后记,晚些时候再放上来m(_ _)m

    

评论(32)

热度(98)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