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团兵】【生贺】四人帮传奇3

刚被LO吞了我再发一次TUT

城郊外有一座和风度假山庄,这里依山傍水,附近人烟稀少,装潢是与环境极其契合的世外桃源式,建筑风格古色古香。坐车一路上来,只见路旁古树青翠欲滴,山径曲曲折折汇入花木深处,隐隐可以望见日式建筑高高的飞檐。可惜周遭的氛围全然没有远郊应有的清寂,极道组已经派出大批人马把守在要道处,人人荷枪实弹,正在山庄门口严阵以待。利威尔接受了对方私谈的要求,只带着少少几位心腹干部进入宅邸,其余人等全部留在庄园外待命。四人组被分派到载着那个可疑少年的车上,跟大部分族人一起守在山下,全部调离了自己身边。穿着素雅和风的女服务生谦卑有礼地为他们引路,利威尔跟着她绕过复杂的回廊,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建筑内部的造景,每走一步都提着戒心。走到一处夹道走廊,利威尔敏锐的神经突然感觉到什么,回头冲着身后的部下断喝一声“趴下!”他的话音刚落,左右两侧的纸门突然爆发出一股火舌,震耳欲聋的枪声疯狂地砸在天灵盖上,许多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中弹,惨叫声此起彼伏。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半分钟,利威尔脸色煞白地放下护着头脸的手,透过未散尽的硝烟看到横尸惨死在地上的部下。天花板、地板、还有描画着精美浮世绘的墙壁都糊满了黑红的血,刚才那位引路的女人早已不知去向,打烂的拉门后面满满站的都是拿着武器的人。利威尔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刚才那个生死瞬间,离他最近的干部扑过来,替他挡下了所有的子弹。利威尔看着部下死不瞑目的脸,心痛和愤怒一齐涌上来,目光冰冷地环视周围:“原来如此,这就是极道组表现出来的诚意吗?你们好大的胆子!”

“别那么生气啊,阿克曼家的少爷,只是稍微清理了一下有可能妨碍我们谈话的闲杂人等。我都说了要私谈,要怪也是非要带他们进门的你不好。”有个穿着米色西装的男人笑应着,径自把手枪丢给部下,毫不介意地踩着血淋淋的地板走过来。利威尔站在原地冷冷地望着他,开口说道:“把极道那个混账叫出来,我要亲自跟他谈。”

“真不好意思,老大有更重要的事要忙,今天的会面已经由我全权代理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话?”

对方脸上的笑容不变,就在那一地血泊中站住脚,彬彬有礼地向他行礼道:“鄙姓吉野,是极道组的干部。久闻利威尔少主的大名,区区不才,自然是没资格跟阿克曼家的少主大人平起平坐的。不过眼下看您也没别的选择,不如就纡尊降贵一下,勉强陪咱们聊聊。您若是执意不从,倒霉的可是这几位先生啊……”他摊了摊手,旁边的部下立刻把几个五花大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人推出来,“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您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

利威尔淡淡地扫了一眼,确定那就是三笠身边的亲信,二话不说就把手中的枪扔了:“单刀直入的说吧,你们到底想怎样?”

“您真是痛快,那我就不绕圈子了。听说贵组前段时间刚入手了一批走私玉石,偏巧我们老大最喜欢收藏珠宝,能不能请你们忍痛割爱,全部让给我们呢?”

利威尔挑起眉头:“极道组穷疯了吗,区区几千万的小玩意,也值得你们闹出这么大阵仗?”

“瞧您说的多难听~就算钱是多多益善的好东西,您也不至于把我们想得那么低俗吧。”吉野笑眯眯地说,“我们老大一惯是个思虑长远的男人,比起鱼肉来,聪明人一般都是会选钓竿的吧。”

利威尔愣了一下,随即皱紧眉,“你们想要那条走私路线?”

“怎么样,一条去往老挝的路线,加上几个带路的好手,换这些文件和贵组的干部,还有您自己的性命。”吉野闲适地笑起来,“这笔交易可是够划算的,看在咱们两家相交多年的份上,我们老大都没舍得漫天要价,还望您好好考虑才是。”

山路上花木成荫,凉风挟着不知名的花香轻轻吹拂,令人心旷神怡。然而本该是舒适柔暖的景色,看在人眼里却是格外的焦心。佩特拉惴惴不安地立在车边,远远望着花木丛中隐隐现出的山庄建筑。少主迟迟不现身,原本约定的暗号也没发出来,这种好像失联一样的现状叫人感到格外不安。她看看周边的同伴,毫不意外地发现大家多多少少都表现得有些焦虑,不禁低下头暗暗担忧。正发呆的时候,身旁的车窗突然降下来,里面的人露出跟少主一样的小脸,面无表情地问:“他们还没有消息吗?”

“诶……”佩特拉点头应声,想着自己的任务,一手不动声色地摸向别在腰后的手枪。那人闻声皱紧眉,抬头看一眼山顶的方向,竟然推开车门要走下来!坐在驾驶席位上的埃尔德立刻警告地呵斥一声,佩特拉来不及堵人,差点被对方一把推得摔在地上,顿时戒心全提了起来,条件反射就去摸枪。

“喂!你这家伙要干嘛,还不到上厕所的时候,给我回去!”奥路欧气呼呼地走过来,佩特拉厉声喊道“别过来,奥路欧!”,举起枪就像那边瞄准。没想到那个少年动作比她还快,抢上前一把抓住奥路欧,只是瞬间的功夫,奥路欧就被他踢得跪倒在地,脖子被手铐的锁链紧紧勒住。那人脸上的表情冷漠如冰,从背后勒着奥路欧的脖子,向他们说道:“我现在要去救你们的少主,所有人拿上武器,立刻跟着我上去,敢反抗我就杀了他。”

“别相信他!他是极道组派来的奸细——!”奥路欧嗷嗷喊着,拼命扭动挣扎也挣不开对方,索性横一条心骂起来,“有种的你就杀了我!要是你敢对少主出手,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你以为我不敢么,这种眼睁睁看着主家陷入危险却还是无动于衷的部下,留着你们有什么用!”那人提高声音盖过他的咆哮,一瞬间爆发的气势把所有人都镇住。只见他狠狠用力勒得奥路欧翻起白眼,随即一脚把他踢到旁边,冲着周围呆住的众人骂道,“你们到底是为什么来这的,难不成留在这里监视我比救你们少主还重要?只会唯唯诺诺躲在安全的地方,任凭家主冒险乱来,继承人要是死了你们还有什么脸继续混在道上!当初加入帮派时向家主宣誓的忠心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么?!“

“想要留在这里当窝囊废就随便你们,我跟你们不一样,绝不会眼睁睁看那家伙死在这种地方。“少年冷冷地甩下这句话,一把夺过目瞪口呆的佩特拉的手枪,手腕灵巧的在枪口绕了两圈,直接把手铐链子绕在上面,高高举向空中。佩特拉一句惊吓万分的“等……”还没说完,他已经扣动扳机,砰的轰断了手铐。他不再理会被骂得哑口无言的众人,径自从地上捡起一根钢管,转身头也不回地顺着山路上去了。

这时候就在山庄内部的某个房间里,利威尔正独自一人跟对方僵持,语气冷硬地向他们道:“我绝不会把路线让出来的,我们用了十多年才趟出来一条血路,死在那里的人不计其数。它在我们手里是生财的门路,到了你们手里就不知道用来走私什么了,花多少钱我都不会卖的。”他瞥一眼旁边威吓地端起枪指着自己的人,唇角露出一丝冷笑,“就算我听你们的签下合约,你们也没打算让我活着出去吧。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杀了我的部下,整个阿克曼家都不会与你们善罢甘休的。别以为弄死我就万事大吉了,三笠和凯尼还活着呢!识相的趁早把文件交出来,我还可以勉强留你一条狗命……“

吉野好笑地看着他:“等一下,利威尔少主,你都快被我们杀了,还妄想跟我们谈条件?”

“妄想谈条件的是你们,你当真以为我今天是毫无准备走进这里的?”利威尔颔首,仍旧非常冷静,“这座山庄已经被我的手下包围了,我若今天走不出去,你们就谁也别想活着下山……“

“我们还可以劫持你嘛,猜猜看,道上声名远震的阿克曼少主的脑袋,能换多少条命呢?”吉野笑着看向周遭的部下,围在周边的人也应景地笑起来。利威尔却只是轻轻地点头,继续道,“那你不妨再猜猜,贵组几位公子的脑袋能换什么。前些年极道少爷结婚,我还亲自挑选了贺礼给他,凭他那颗浆糊脑袋大概不会怀疑自己亲手打下的盘口有什么猫腻,你看起来那么精明,一定不会犯跟他一样的错吧?“

他慢条斯理地说完,看着吉野终于变了脸色,他的语气也冷下来:“怎么了,动手啊,从这里把我劫持回东京,然后看看会有什么结果。自以为有点小聪明,就敢招惹到阿克曼家头上,还妄想用这样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击垮我们,简直就像只会嗡嗡叫的腐蝇企图吃了狮子,真当我们这么多年混在道上是吃白饭的了?我再说最后一次,交出文件放我出去,我就留你们一条狗命,敢对我动手就先做好陪葬的觉悟吧!“

吉野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目光紧盯着利威尔,似乎在权衡利弊。利威尔也不再多言,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等答复。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决定生死的一瞬间,所有人的神经都像拉紧的弓弦一般绷起来。就在这么危急的时刻,他们同时听到外面传来几声枪响,伴着男女混乱的惨叫,一群服务生乱糟糟地拥进来,慌不择路地就往里面跑。倒是极道组的人常年在道上拼杀,面对突发情形仍能保持冷静,吉野派了两个人出去打探,然后亲自把利威尔揪过来,用枪抵住他的脑袋。这边人还没绑上,却见那两个小弟跌跌撞撞地跑回来了:“吉野先生!不好了!有另一个阿克曼少主……他已经杀进来了!”

“你说什么?”吉野怒吼一声,转头瞪着利威尔,见他也是一副懵住的表情,不禁跟着犯起疑,立刻抄起一把枪冲出去查看情况。前脚刚出院子,正撞见一具血淋淋的尸首砰的倒在门口,伴着钢管拖在地上呲啦呲啦的声音,一个矮瘦的人影慢慢走进来。明明只是个身量未足的少年,此刻像血狱里爬出来的鬼,仿佛可以毫不犹豫地屠杀人类,衣角不断滴着血珠。只是看他站在那里,就觉得有股血淋淋的杀气扑面而来,脑袋还未理清状况,身体就开始本能地惧怕后退。但当那人抬起脸,在场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发出惊惧的喊声,纷纷乱成一团——那是一张跟利威尔完全一样的脸!不只是长相,连神情气势都跟众人了解的阿克曼少主无二,与他们手中的利威尔相比,简直就像镜子里的人影活生生走到现实中,看得人汗毛都竖起来了!吉野慌乱地看看面色复杂的利威尔,又看看立在庭院中的少年,终于忍不住咆哮出来:“你他妈是什么人!究竟怎么冒出来的?!”

“我是阿克曼家的少主利威尔,你眼睛瞎了吗,连我也不认得?”少年冷冰冰地开口,抬起棍子遥遥指向站在那边的利威尔,“帮派之间的恩怨不能牵扯无辜平民,这是道上的规矩,你们有什么仇怨只管冲我来,先把那边的人给我放了。”

“胡言乱语!你们快把这个小鬼从我眼前弄出去!”吉野气得咆哮,话音刚落,周围的手下齐齐开火!然而黑衣少年比他们更早做出反应,子弹还没飞溅到,他就已经飞快地跑了起来,闪电一般腾挪移动,躲避前方飞来的子弹,一手举着枪砰砰回击,自身快速移动的同时还能做到弹无虚发。挡在前面一排的人不过几秒就被这种猛烈的速攻放倒了,后面的正急着加大火力,结果一抬头看到少年借着奔跑的助力飞身跃起,半空中人影从天而降,铁棍重重地劈下来,当场就把还没来得及瞄准的活人劈爆了脑袋,直直杀进人群中。离他最近的壮汉怒吼着举起砍刀,却反被他踢中膝盖,整个失去平衡倒向旁边,一头撞在队友枪口上死了。那少年动作狠准利落,下手之后毫不留恋,立刻去找下一个目标。众人原本还想还击,后来却发现连逃命都很难做到,接连被杀了五个人以后,一股压倒性的对暴力的恐惧迅速弥漫开来。吉野急中生智,一手勒住利威尔的脖子,另一只手拿枪抵住利威尔的下颌,厉声怒吼:“别动!再动我杀了他!”

他咆哮了两遍,声音穿过混乱的人群,只见那个少年看向这边,手中的铁棍停下了劈杀,眉头紧紧地皱起来。吉野一看有效果,跟着又吼起来:“把武器放下,举双手后退!现在就照做!快点!”

少年抿唇,看看他又看看利威尔,脸上露出不甘心的表情。但犹豫只有几秒,他当真把铁棍和手枪都丢到脚边,慢慢的举起双手。利威尔的心顿时提到嗓子,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眼看着旁边的人抓住时机,举刀从他背后劈过去!那孩子倒是勉强地躲了过去,可惜没躲过另一个人劈过来的棍子,硬生生挨了一记狠的,当时就捂着头倒下了。利威尔瞥见吉野兴奋地在笑,便抓住时机猛击他的腹部,几招擒拿夺下了他的枪,抢着击毙了正要杀掉那孩子的人。吉野被他反剪了胳膊拎在手里,懵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猛地撞过来挣开了他的禁锢,狂怒地拔刀砍上来。利威尔被迫退后两步,身后的黑发少年随即跃上来,顶着满头满脸的血挥棍就劈,趁着吉野举刀格挡的空挡,两人同时冲上前,三拳两脚踹飞了吉野,重重摔在远处的院子里。利威尔捡起掉在地上的武士刀,与少年背对背站着,谨慎地观察着围上来的敌人,这时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淡淡抱怨:“竟然自己跑到贼船上,实在太乱来了……”

“单枪匹马杀到这里的人有资格说这种话吗?”利威尔面无表情地接话,飞快瞥了一眼身后的人,抢着截断了他的话头,“详细情况回去再说明,先把这里打扫干净吧。”

他们花了十分钟扫荡战场,通知自家的部下追击穷寇(顺便救出被守门人困住的四人组),又花了半小时拷问俘虏,搜出了谈判的文件。利威尔叫人一把火点了这座山庄,然后押着鼻青脸肿的吉野凯旋回府。那孩子被利威尔安排到自己车上,手里举着一块毛巾捂住脑袋,安静地看着利威尔给他擦血、清理伤口、打消炎针、倒水喂药……这一通忙活完,利威尔扒着他的脑袋左看右看,说:“伤口并不深,刚才医生看了也说没关系,再坚持一下,回家以后叫他们给你缝针。”他看着那双莹亮的眸子,放柔了声音问道,“为什么要冒险救我?”

“原因已经说过了吧,是你自己不信。”那人淡淡地应一声,目光瞥向窗外,看着那些飞速掠过的景色,“我现在无处可去,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联系就只有你。要是你死了,我就可能再也回不去原本的世界。那里有人在等我,你家里也有人在等你,我不想让他们伤心,只是这样而已。”

他的声音低而平稳,话音里却融着一丝若有所失的寂寞,一向无表情的脸上浮出了怅然的神情。利威尔看着他的侧脸,一股内疚混着歉意涌上心头,却又想不出该说什么。垂眸看见那孩子手腕上磨出的血痕,便默默地拉过来,拿绷带给他缠裹。他想了想,拿起手机给三笠拨过去,简单说明了一下刚才的情况,叮嘱她做一些应急部署。然后又在话费和短信费的天平上摇摆了一会,最后勉为其难地选择给埃尔文发短信,表示自己已经平安回来,不用担心。

埃尔文怎么可能不担心,虽然利威尔什么都不跟他说,但只看着这两天众人紧张凝重的样子,他也知道家族遭遇了困境。恋人不得不去闯虎狼之穴,埃尔文只恨自己派不上用场,不能跟在旁边保护他。他在大门口站成了一块望夫石,焦虑不安地等了整整一下午,直到夕阳西下,橙红色的火烧云铺满天空,这才看见车队缓缓开到门口。早已等在路边的众人一拥上去迎接,只见早上出去时还光鲜亮丽的车子,有些已经布满弹孔,伤员已经被送去医院,这会抬下来的一具一具都是尸体。埃尔文紧紧捏着手机,挤在交接工作、搬运东西的人中间,一辆车一辆车的找人。问到一位干部的时候,那人忙着跟三笠说话,随手指了个方向给他。埃尔文往那边一看,小黑车边果然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手拿毛巾捂着头,脸上身上都是血,他的心顿时揪痛起来,飞奔向他跑过去。结果那人察觉到他靠近,转过脸看了他一眼,埃尔文猛的意识到这是那个穿越来的利威尔,那声呼唤顿时就卡在嗓子里,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那孩子倒是明白他的意思,了然地腾出一只手拉开身边的车门,把坐在里面忙着跟干部讨论文件内容的利威尔一把揪出来。利威尔只觉得眼前一花,差点站不稳摔在地上,抬头看见埃尔文就在眼前,不禁懵逼地“诶?”了一声。埃尔文眼看着他平安无事的出现在面前,一时反应不过来,两个人面面相觑地对视。旁边的黑衣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突然推了一把利威尔的后背,见他只是恼火地回头瞪自己,干脆更用力又推了一把,直接把他推到埃尔文怀里。利威尔一句“喂!”还没说完就被大个子的恋人用力抱在怀里,本想把他踢开,但感觉到那个身体微微发着抖,自己却心软了,只好窘迫地红着脸任凭部下围观。埃尔文拥着怀里的人,感激地看向那边的少年,却发现那孩子出神地望着他们,目光有点怀念有有点悲戚,不知道在想什么。埃尔文心里最软的一处好像被什么戳了一下,钝钝地疼起来,正想开口叫他,那孩子却带着他的伤感转过身,背影散发着一股事不关己的气息,捂着脑袋慢悠悠地走掉了。

当天的晚饭时间,饭厅里的众人团团围坐在一起,神色复杂地望着坐在主位上的人,就像三天前那人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一样,气氛再次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中。只见那位长相酷似少主的少年穿着白色浴衣,头上裹着一层绷带,低头默默望着面前的盘子。那洁白的瓷盘被擦得闪闪发光,上面盛着一块分量十足的牛排,粘稠的黑椒酱汁沿着肉的纹理缓缓淌开,在盘中流出一片诱人的形状,侧面几叶碧绿的配菜,色香味俱全,看得人口水直流。再配上一杯红酒,整个画面显得无比丰盛。反观其他人面前,除了白粥小菜就只有一盘炒青菜。如此强烈的差别待遇简直叫人咋舌,连史密斯律师刚来这个家的时候,少主也没这么隆重的招待过呢!众人不约而同泛起酸泡泡,半是羡慕半嫉妒的望着那个少年,知道那是少主的救命恩人,嘴上也不好说什么。倒是埃尔文还有点心理不平衡,仗着自己的恩宠,当时就抱怨起来:“真是的,利威尔好偏心哦~连我这里都只有青菜,人家就有牛排,你都没给我煎过牛排呢!”

话音还没落,坐在旁边的少年立刻行动起来,抓起刀叉把面前的牛排切了一大半,慷慨地叉到他盘子里。埃尔文原本只是想跟恋人撒个娇,一见到盘子里的肉,额头上顿时挂满了黑线。他弱弱地跟面色难看的利威尔对视了一下,然后干笑着给那边又叉了回去:“谢谢你……那个,我觉得又不太想吃了,我还是更喜欢青菜,哈哈哈……”

少年恍然大悟,立刻拿了他的盘子跑去找利威尔,要来满满一盘子青菜放在埃尔文面前。埃尔文看着堆成小山的青菜,又看看少年亮晶晶的眼睛,酸涩的眼泪往肚子里流。他抬起头看看对桌利威尔威胁的眼神,含泪拿起筷子扒起青菜。身旁的少年看着他开吃,唇边抿起一丝满足的笑容,自己低下头便开始切肉,开心地吃起来。这一幕被桌对面的三笠尽收眼底,眼看利威尔给那个奇怪的小孩端茶倒酒,一边低声说着话,还伸手摸他的头发。少女黑沉的眸子暗下来,薄唇紧抿,捏着筷子的指尖发白。最后她倏地站起来,连饭也不吃了,面无表情地转身往外走。

那天晚上三笠鲜少地没去跟她的小男友约会,而是赖在利威尔房间里,气鼓着腮帮黏在哥哥身上,两只手紧紧搂着他的一只胳膊。利威尔看着直觉得好笑,故意问她:“你干什么,快放手,我没法看文件了。”

三笠一语不发,用力拽了一把他的胳膊,这下抱得更紧,利威尔险些被拽倒在她身上,脸上却笑得更玩味了:“怎么,是谁跟我说未成年的花季少女是不能在男人房里留宿的,我们这里可是有两个男人在哦,这样还想留下睡吗……”

“哥哥!”三笠不满极了,提高声音打断他的话,又狠狠瞪了一眼埃尔文。原本躲在角落里八卦兮兮支着耳朵偷听的埃尔文立刻举双手表示投降,抱着一本厚书把自己缩进了知识的海洋中。利威尔叹口气再次跪坐好,任凭妹妹不开心地把脸埋在自己肩头,空出的另一只手从小桌上捡了一份文件看:“真是的,都这么大了,还为这种小事吃醋撒娇,你这样让我怎么能放心把你嫁出去?”

三笠没搭话,脸上还是气鼓鼓的表情,憋了好一会才嘟囔了一句“哥哥是我一个人的”。利威尔莞尔而笑,看看靠在自己肩头的女孩,不禁放下文件怜爱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他抬起头,刚好看到埃尔文怨念地扭过脸来,龇牙咧嘴地用口型无声地对他说“我·也·吃·醋·了”,便先给了他一记白眼,低头对着文件道:“我们今天毁了极道组的产业,他们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这回撕破了脸,两家很快就会再次陷入当年的对战场面。”

“这是你的机会,三笠。”利威尔轻轻说着,侧过头对上妹妹望过来的视线,“如果你能带领家族打赢这场硬战,彻底吞并极道组,下任家主的宝座毫无疑问就是你的,到那时道上就再也没人敢质疑你的实力了。”

三笠转开眼珠,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才听到她平静淡漠的声音:“但这个位置,原本应该是属于你的……”

“无所谓,我已经有了比这更重要的东西。”利威尔淡淡地说着,收拾起散落在桌上的文件,用长尾夹将它们分类整理好:“我已经跟那些干部打好招呼,万一极道组真要对我们动手,战局就由你来指挥,我不会参与决策,只在背后看着你。别担心,必要的时候我也会下去帮忙,不会让你一个人孤立无援的……”

他只顾絮絮地唠叨,并没发现三笠正在看他,小灯昏黄的光晕打在他背后,暖光中清秀的侧脸显得很温柔。三笠心头暖了起来,唇边浮起一丝微笑,她像小时候那样安静靠在哥哥坚实的肩膀上,目光望向窗外高挂的月亮,安心地眯起眼睛。

利威尔的估计没有错,后半夜凌晨时分,极道组果然发起了火并。他们调来了所有能动用的人手,动作狠辣毫不留情,有组织有策略地突袭阿克曼家的人手和领地。好在这边事先做了许多准备,虽然失掉了先机,但也没让对方占去多少便宜。利威尔神色冷峻,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装,一边听部下汇报情况:“码头和港口的货已经顺利转出去,之前走私的那批东西也都处理了,条子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抓了几个人交差。倒是2点多西区的那场火并,死伤了许多弟兄,对方领队的干部实在太强,不到半小时就把咱们的防线全突破了。大小姐现在分身乏术,只好请少主出面抵挡一下……”

利威尔动作一顿,皱起眉头:“是什么人?”

“听说是最近新加入极道组的新人,身手十分了得,仅仅用了几天时间就坐到了干部的位置,但他的身份却是个迷,根本查不到底细。”那人看了看利威尔的脸色,压低了声音继续道,“道上都传开了,这段时间极道组针对我们的行动几乎都是那人一手策划,还扬言说要彻底毁了阿克曼家,也不知他跟我们有什么仇怨。据说是个年轻的男人,长着一头金发,别的情报就都不知道了。”

利威尔冷静地点点头:“知道了,今晚我来对付他,你去叫大家做准备吧。”他目送对方行礼跑走,自己转回房间拿枪。走了两步突然又想起什么,连忙折回来拉开一旁的纸拉门,低声向里面说道,“你就不用去了,外面人手够用,今晚好好休息,留在家里养伤吧。”

月光从他背后透入房内,把他的影子拉长了印在地上,整洁干净的房间里黑寂寂的,正中间摆着一床榻榻米。来自异次元的那个小少年睡眼惺忪地坐在厚厚的褥子上,顶着满头乱毛正在套衣服,一听到利威尔这样说,他便眯着眼睛向这边点点头,一头倒回去就开始睡回笼觉。利威尔无言地看着卷成一团的被子,没忍住还是走上前去,轻手轻脚地拉被子给他盖好。他半跪在渐渐睡熟的少年身边,借着明亮的月光打量那张熟悉的小脸,恍惚有种奇妙的感觉,好像回到过去,正在看着小时候的自己。对着这家伙的睡脸,就像和家人待在一起,让人感到非常安心。利威尔不禁摸了摸那孩子柔软的黑发,想起曾经那些守护着熟睡的妹妹的夜晚,黑沉的眸底流露出一丝柔软的温情。他悄悄站起身,轻手轻脚地退出去。纸拉门缓缓阖上,将一个静谧安宁的夜晚,无声地隔断在房间里。

【TBC】

评论-10 热度-39

评论(10)

热度(39)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