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四人帮传奇4

拖了一年我终于把四个人全凑齐了,跪地掩面ORZ

这次有OOC老师出没,慎入,慎入……

↓ ↓  ↓

听到手下慌乱地报告行动失败的时候,利威尔的脸色已是无比难看,只见他突然抓着手机狠狠一摔,砰的一声巨响,手机砸到一扇残破的玻璃窗上,伴着稀里哗啦的碎裂声,电话里絮絮的汇报戛然而止。利威尔平复了一下情绪,转身看向眼前仅剩的三十多个部下,阴沉的目光从他们脸上逐一扫过。众人神色各异,或惊慌或疑虑地觑着他,纷纷避开他的视线,忐忑不安地等着接受可怕的暴风雨。

“有干部告诉我,负责抢攻的弟兄里混进去一个极道组的卧底,”利威尔缓慢地在他们面前来回踱步,一边心平气和地说话,阴冷的眼神像刀一样扎在人身上,“刚才他们跟极道组的人拼斗的时候,那个人反水暴露了狙击的位置,导致他们腹背受敌,把整个队的人都折进去了。”

众人听到这里都是一惊,脑内就像有根神经被刀扎了,脸色跟着都变了!这并不是因为糟糕的作战成果——制定这次作战计划的时候,比这更惨烈的结局,他们都提前考虑到了。但极道组的间谍出现在精英队列里,却是大家万万没料到的。这次过来增援的人,无一不是少主亲自点名叫来的旧部下,在少主身边多年,有的已经做到了领队的位置,深受帮派上层信任。极道组究竟渗透到什么地步了,身边的伙伴又有多少是可以信任的?众人想到这里,不觉有种渗人的凉意心底透出来,黑沉的夜色仿佛潜藏着无尽的杀机,气氛越发凝重起来。

“我现在没心情关心那个卧底是怎么混进来的,重点是抢攻的策略失败了,和谈也失败了,我们只剩下突围撤退这一条路可走。”利威尔的声调发着颤,自己意识到这点后,便停下来先按捺住胸中狂躁的怒火。他瞥一眼窗外四面交横的探照灯,继续说道,“这栋楼已经被包围了,他们炸了车、毁了路,一开始就打算赶尽杀绝来的。有心投降和逃跑的人,奉劝你们趁早把心思收拾起来,极道组与我是血仇的关系,既然已经跟我搭在一条船上,就别想他们能放过你。想活命的就乖乖听从我的指挥,回去以后论功行赏,亏待不了你们。若是谁敢在这时候背叛家族,事后就等着全家一起下地狱吧。”

众人心头一凛,连忙鞠躬称是。利威尔用最快的速度将任务布置下去,将剩余的部下分成几个小队,带好武器分别去执行命令,偌大的工地上很快就只剩下几个人了。利威尔填满子弹,端起沉甸甸的枪,目光望向窗外的天。

东方的天空还未见光芒,星子点点褪却,唯有暗淡的月光幽幽落在这座废弃的工地大楼里。那些灰暗剥落的墙皮、废弃的钢筋、布满灰尘的玻璃窗,无一不透出破旧颓败的气息。日出之前的凌晨,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利威尔蹙紧眉,一双冷眸微微眯起来。他最讨厌绝地逢生的戏码,但目前唯一能突破出去的方法就是活捉对方的领队,然后挟持他逃出包围圈。落到这步已经不能再考虑地盘的损失,就连保住性命全身而退都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堂堂一个黑道黑道世家的少主,竟然被人逼到这步田地,对家那个传说中的干部当真是有本事啊……利威尔紧紧咬着牙根,利落地推枪上膛,脸上的表情阴狠的可怕。那家伙究竟跟这边有什么仇怨,就等抓到他以后好好问清楚吧。

这场仗打得太苦了,他们的人手终究是太少。极道组抓住这点劣势,集中火力跟他们硬撞猛攻。退路与出口都被封死,极道组的人不要命的冲上来,一层层地死,又一层层地接上。两波人马火并,目的无非是争夺势力,只要能做到威慑对方,占取先机,一般都不会赶尽杀绝。但这群人明显就是冲着要命来的,看他们的装备和人数,简直像是把极道组全部的家底都端来了。利威尔甚至怀疑三笠对上的是他们的烟雾弹,真正的实力全留到这个小破工地上对付他了。他带了两个身手超群的干部,冒死顶着枪林弹雨拼杀半天,好不容易顶住攻势,把对方的领队隔离出来,逼进楼内一处封闭的死角。那人眼见前面的路被堵死,扭头想换条路逃命,被利威尔反身踹到一堆砖头上。趁他还没爬起来,后面的干部砰砰两枪利落地打断他的腿,不顾对方的惨叫求饶把人反剪了双手拖了过来。

利威尔总算喘了口气,走过来拧开手电筒,想检查他身上还有没有武器。谁知兜帽落下来,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褐色头发的年轻人,哪有情报里说的金发?!利威尔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才刚放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意识到有陷阱的时候已经晚了,身旁的干部被铁棍猛的从后面砸中,一头栽倒在地。利威尔勉强躲过一根棒球棍,手电筒滚落的强光照在墙上,赫然看到身后憧憧包围的人影,打头阵的那道颀长的人影逆着光,一抹灿金无比清晰的闪现出来。利威尔杀意顿起,那个瞬间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迎上去放倒一个扑上来的喽啰,抢了他的武士刀直冲那人杀了过去!对方似乎是要准备活捉他,围攻过来的人一个用枪的都没有,利威尔身手奇快,砍瓜切菜般一路解决了七八个挡在前面的人,便看到那位金发领队也跟着攻上,抄起一根钢管直冲利威尔劈过来!他身材高壮,打起架来优势极其明显,跟擅长近身战的利威尔比起来,竟是不相上下。利威尔怒上心头,出手越来越狠辣,他原本就是反应敏捷的人,渐渐进入状态,便很快占了上风。最终他看准机会把人踹到角落里,正按着对方挥刀要劈的那一刻,那人抬起头,染血的金发下面,赫然是一张属于埃尔文的脸!利威尔愕然地停下动作,心脏就像被什么猛击了一下,难以置信地脱口叫道“埃尔文?!你……”话音未落,额头便被冰冷坚硬的枪口抵住,回过神来便对上一双冷漠无情的蓝眸,正用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可怕眼神沉冷地望着他。

“我从没跟别人提过我的名字,为什么你会知道?”男人平静地开口问话,语气温文平缓,手中的枪却猛地加重力道,十足就是威胁的意味。利威尔僵硬地丢下刀,被迫举起双手后退了一步。视线瞥向周围,只见两个部下都已经被人抓住,附近满是极道组的人,此刻要翻身已是不可能了。利威尔压住心头的焦虑慌乱,抬眼看向仍站在面前等他回复的男人,冷静地答道:“只不过是碰巧认识和你长得很像的人,一时叫错罢了……”

话音还未落,他立刻感到头上抵着的枪口加重了力道,利威尔吃痛地咬紧牙,只见对方上前一步逼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这么可疑的说法我会相信吗?”

“爱信不信,这世上的怪事多了去了。”利威尔眯起眼睛,心底有个大胆的猜想渐渐浮上来,便盯紧对方的表情,慢慢地说道,“只是外表相像算什么?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还有呢,前几天在路边捡到,因为长得太像我还忍不住领回家了呢。”

男人意外地挑起眉头,眯起眼睛盯着利威尔,似乎在掂量他的话有几分真。照明灯的强光一道道投射在身旁,那张棱角分明的脸隐没在光影之中,熟悉的轮廓让利威尔有种眩晕的错觉。他只得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这个对他刀刃相向的人并不是埃尔文。此刻胸口纠结着,有千百个疑团转来转去,但利威尔清楚地知道现在绝不是轻举妄动的时候。自己的性命还捏在对方手里,要杀还是要放,只在这个男人一念之间了。只是短短几秒的沉默,那个男人终于开了口,温文有礼的口气,明显比刚才友好多了:“那个人是什么样的,可以跟我说说吗?”

利威尔暗暗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这局赌对了,他看了看周遭那些持枪严阵以待的人,一股硬气不觉又顶上来:“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这种事?”

男人轻轻地笑起来,他侧头看着被自己抵在枪下的利威尔,脸上的表情一派从容温雅:“你难道还有别的选择?你刚才派出去做掩护的人已经被我的部下捆好了放在坑边,就等凑齐这两个活埋了。外面都是我们的人,你现在落的这样,靠什么冲出这栋楼?即便你侥幸出的去,你的家族也保不住了,贵组的三笠小姐此刻正在西港的盘口跟我们抢地盘呢,要是我不小心告诉正在她身边与她一起奋战的部下,他们的妻儿就在我手上,猜猜看他们会怎么做呢?”

“跟我做个交易怎么样,阿克曼家的小少爷?”他说到这里,突然将抵在手里的枪转了个圈,握着枪口将枪托递向利威尔,不动声色地压低了声音,“用这些人和我的性命,换跟你单独聊五分钟。我们可以详细谈谈刚才的话题,稍微告诉你一些阿克曼家感兴趣的事也不是不可以。”

利威尔身体紧绷,瞬间警觉起来,“你有什么企图?”

“只是想向你打听一点情报,有求于人总得拿出点诚意来吧。”男人温柔和气地说着,一副很好脾气的样子对他笑起来,“当然你也可以拒绝,选择死在这里,让我用自己的方式去调查。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下手总是没轻没重的,希望你考虑清楚再决定,不要贸然冲动比较好。”

他虽然脸上笑着的,眼底却是波澜不起,眸光冷得刺人。凭着阿克曼家在东京立足多年,混在道上敢对利威尔说出这种嚣张话的,一半还没生出来,另一半已经在地下埋结实了。胆子还挺大……利威尔挑起眉头,接过他递来的枪,二话不说就跟他走了。

绕过这道残墙就是一处未封窗的大房间,粗糙的墙裸露着水泥砖,楼道里的阴风刮起地上的尘土,空气中弥漫着建筑材料发霉的异味。男人在荒无一物的空间边缘立住脚,颀长的身影映着远处红白的天际,衣角飘飞在风里,恍惚给人一种整个世界都在他脚下的感觉。极道组的手下已经全部被支出去了,利威尔神情复杂地望着那道逆着光的人影,拎着枪慢慢向他走过去。

“我确实有一个和你相似的恋人,无论姓名,外貌,还是身份,他都与现在的你一模一样。”男人轻轻开口,提到恋人的时候语气缱绻,听起来很是温柔,“几天前我发现自己来到了全然不同的世界,原以为自己是孤身一人,无依无靠,为了生活只好干起这一行。我也曾想过利威……我家恋人也在这里的可能,可惜没能找到人,只好一边工作一边搜寻情报……”

利威尔一口打断他的话:“别妄想了,我不会允许你踏入我家宅邸一步的,更不会带你去见那个人。”

男人皱起眉,仍旧很有耐心: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的话?”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危险分子。”利威尔说,“只用几天就得到极道组高层的信任,挑起两个帮派的战争,还害死了我家的部下。道上传言那个外号金色闪光的男人就是你吧?异世界的来客跟我们素不相识,怎么可能有这么深的仇怨……”

“那种好像四代火影的称号我才不知道呢。”对方干脆地一口否认,“至于我针对你们的原因,等见到我家恋人以后我会告诉你的。你只要把他带来我面前,我就会彻底收手,任凭你们处置。”

“那样的花言巧语你以为我会相信?”利威尔不为所动,毫不留情地吐槽道,“我刚看见你的时候差点以为你就是那孩子要找的人,但现在看来是我错了。那家伙要找的是中学教师,不是杀人越货的推土机。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像是个教书的?”

男人无辜地眨眨眼,露出委屈的表情:“但是……我确实就是中学老师啊。”

“撒谎!”

“真的,我发誓。”

“教育学之父是谁?”

“约翰·赫尔巴特。”

“新课改的理念是什么?”

“以人为本,构建开放的课程观。”

真是教书的!利威尔瞪大眼睛,一脸震惊。那人被他的表情逗笑了,轻咳一声道:“我以前是有过一些不好的经历,退出黑道多年,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学老师,唯一的心愿就是教好书,和喜欢的人一直在一起。那个人对我很重要,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想与他分开。这是我最郑重的请求,拜托了,请带我去见他吧。”

男人认真而陈恳地说着,低下头对他鞠躬,那身影落在半轮初升的红日里,晨曦的光从他身旁透出来,暖红的颜色衬得他的表情很是柔和。利威尔不由得想起了埃尔文的目光,望着自己的时候也是这样温柔的眼神,饱含着说不出的情意,一直流淌进他心里。利威尔默默地考虑了许久,最终叹了口气,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接下来的发展犹如三流电影的剧情急转直下,距离辉煌胜利只差一步的极道组突然宣布投降。那位金发干部独自去跟部下谈判,不知用什么借口策反了所有人,令他们毫无异议的服从安排,把所有的人手和货物拱手让给了毫无还手之力的阿克曼家,活活惊掉了所有人的眼球。那人看上去倒是平静,做完简单的交接工作,便跑去借了一件外套,坐在车上只顾忙着打理自己的仪表。利威尔膝头压着一摞需要他解释的文件,眼巴巴等着他一丝不苟地拿湿巾擦着溅在衣服上的血渍,额上青筋忍不住直跳:“你这混蛋嫌疑还没洗清,现在是做这些事的时候吗?你他妈要见的是交往好几年的男人,又不是美国总统,都是干这一行的人,有什么好遮掩的?”

“话是这样说,可我毕竟是个中学教师,总该有个像样的仪态才是啊。”男人理所当然地说着,瞥一眼他手边的文件,便继续埋头整理衣装,“至于我答应你的事,见到人以后我自然会实现诺言。反正人手和盘口都是你的了,稍后我会把方案细节都解释清楚的。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一切任你处置。”

利威尔听到“中学教师”四个字只觉得一阵牙疼,联想起这家伙做过的事,简直无法直视这张道貌岸然的脸。他只得把铁青的脸扭向窗外,对着街上的风景拿起电话,联络家族抽调人手善后。他带的族人在这场火并中折损了不少,能回来的人数还不到一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口舌麻烦,利威尔便暂时对众人隐瞒了这位金发干部的真实来历,对人只说他是对家投诚来的小跟班。回到家里把摊子往三笠手里一丢,用兜帽把对方的头脸裹住,趁乱拉着向自己的别院走去。

他的院落位于宅邸深处,是这座古宅最清净、最安全的地方。现在家族的要员都在外面收拾战果,为极道组妄图的辉煌送葬,小院却仍驻立在晨曦和朝露的花木深处,带着一股与世无争的恬淡,心平气和地迎接主人的到来。穿着和服的女仆端着木盆匆匆踏过走廊,竹筒清脆的“咚”声打断了鸟儿的啼啾,幽幽地在湿漉漉的空气中回荡。金发的高大男人摘下兜帽,静静地环视着周遭的一切,幽静古典的氛围似曾相识,他的神情变得怀念而放松。还未来得及细细欣赏,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男人循声望过去,当熟悉的身影重新落入眼中,那双幽蓝的眸便骤然亮满神采,如同撒落在深邃的冰湖中的璀璨星光。他不禁向那边踏出一步,却在看清对方表情的瞬间及时地克制住了自己,只将胸口翻涌的滚烫心情化为一个温柔的微笑,静静站在原地望着那人。

那立在檐角下的黑发少年也正看着他。隔着一段远远的距离,只见他神色呆怔,好像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画面,转头看了看正在门口跟利威尔说话的埃尔文,又看看庭院里这个,少年的眼眶慢慢变红了,也不管清晨的庭院湿滑,他急切地跳下地,光脚就往男人身边跑。有上一次的教训,这回他还谨慎些,不敢贸然冲上去扑抱,先绕着人观察了两圈,才仰起头对他说:“那个,我的恋人丢了……请问你是不是我的埃尔文?”

他的手一直拧着衣角,看起来很紧张,目光里充满希望,带着疑虑和担忧的阴影,紧紧盯在面前的男人脸上。男人轻轻一笑,望着他的眼睛温婉地说道:“是呢,我确实认识一个弄丢了恋人的埃尔文,虽然并不清楚他是不是你要的人,但还可以告诉你一些我知道的事。”

“那个埃尔文有一个很可爱的恋人,他们交往了许多年,彼此深爱着对方,在一起度过的每天都非常幸福。恋人和他有一段年差,他可以陪伴他成长,看着那孩子渐渐长大,变成优秀的大人,在他心里,那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恋人。他是一个身上覆满了血和灰尘的男人,对那孩子的爱慕却清澈如水晶。这份爱深刻入骨,但他毫不介意,只希望能与他一起度过余生……”

话未说完,黑发少年已经一头撞向他的怀抱,男人早有准备地接住他,开心地笑着把瘦小的少年高高举起来。逆着阳光与树枝的光影,可以看到少年红透的脸和朦胧的泪眼,最后的画面是他伸手用力抱住男人的颈项,眉眼低垂凑过去,轻吻那双温柔轻语的双唇:“终于找到你了,利威尔。”

【TBC】

评论-4 热度-30

评论(4)

热度(30)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