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驯养关系2

这篇有米克X纳纳巴(♀),米克是狗狗这样XD

↓  ↓  ↓

挨着高档住宅小区旁边有一家24小时便利店,这家店新开业不久,店面虽然不大,但各类日用品一应俱全,物美价廉,因此很受小区住户的欢迎。每逢傍晚时分,店里都会迎来一阵客流高峰,下班回家的人们路过这里,顺道选购他们晚饭的食材,下了学的高中生结束了一天的学习,也会聚集在杂志架旁边,对着当红偶像的八卦杂志兴奋地叽叽喳喳。今天的客人有些不同寻常,夹在一众青面獠牙的兽人当中,竟然多了一只面目清秀的雄性人类,金毛蓝眼珠体型又大,明显是只很纯的品种人,长得好看极了。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有些残疾,整条右前肢的袖子都空荡荡的晃着。他也像兽人一样推着购物车,认真打量货架上的东西,毫不介意周围人们惊异疑惑的眼神。仔细看去,只见那人顶着一头修剪整齐的金毛,一身干净好看的黑色布衣,看这打扮,不像是街边随处可见的流浪人。可他在店里停留许久,却不见主人现身,反倒是围观打量、拿手机拍照的兽人越来越多,好奇地向他指指点点。

 

对店里的工作人员而言,卖货正忙的时候,出现引起骚乱的家伙最容易让人烦躁。人类这种动物狡猾善变,尽管有些经过驯养,已经成为兽人忠实友好的宠物,但还是常常看到流浪在外的野人们聚集起来攻击兽人、抢夺食物的新闻,很是惹人讨厌。这家店虽然不禁止宠物出入,但没有主人监管的家伙还是另当别论的。想到这里,一只花豹店员龇起獠牙,端出威吓狰狞的猎食姿态,气势汹汹地向人类走过去,一巴掌打掉了他拿在手里的宠物零食。

 

“别随便动店里的东西,你这死人!”花豹凶恶地嘶吼着,猛地冲过去做了个攻击的假动作,把吓了一跳的人类逼得退后一步,“浑身都是垃圾的味道,再敢进店里来,就把你撕了吃掉……”

 
话音未落,一道黑色的影子闪电般从人类身上蹿起,攀着人类的肩膀,敏捷地几步爬到他头上,居高临下地站在那里俯视眼前的兽人。霎时间的动作实在太快,花豹吃了一惊,还未出口的嘶吼硬生生堵在喉咙里,目瞪口呆地望过去。

 

那是一只纤细漆黑的猫,皮毛柔顺漆黑,修长的猫尾优雅地扬起来,狭长的猫眼却像冷刀一样,毫无善意地盯着这个无端找茬的店员。想是刚才一直躺在人类身上,毛色跟衣服颜色融在一起,竟然都没人发现他。花豹店员只一眼就认出那是变身后的同类,终于意识到自己都做了什么,脸色尴尬得扭曲起来,怒气冲冲的猫咪却不肯放过他,压低前爪对他咧开嘴,炸着毛问道:“你这家伙说谁是垃圾,你想把我的人怎么样?”

 

“不……客人……”店员挂着黑线退后一步,举起两只爪子表示友好,黑猫咄咄逼人地眯起眼睛,继续说道,“这家店并没有明文规定禁止人类出入,旁边明明还有别人带宠物来买东西,只针对我是什么意思?根据新修订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无端虐待人类将根据情节严重程度处以15~30天拘留。你刚才的言行已经触及条例了,给我注意一点,不然就到警察局去反省反省!”

 

“我只是没看到你在,再说哪有人会变了身带宠物来商店啊……”花豹店员委屈地辩解了一句,终究是自己理亏,又怕收到投诉,只得忍气吞声道歉走了。那猫在后面还不消停,前爪用力扒拉着人类的衣领,走出老远还听见他训人的声音:“项圈给我露出来,都叫你别把围巾拉这么高!被他们看着还以为你是流浪的野人,啧,真是个不省心的家伙……”

 

围观的客人不由得发出惊叹,纷纷投来惊奇羡慕的目光,暗地里掏出手机拍照留念。经过这一回闹腾算是验明身份了,这确实是一只有主的人类,还是成精到能带主人来买东西的“别人家的人”。想来也是,在宠物用品那样昂贵的现代,想养育出品相这么好的人,背后一定有一个伟大的主人,默默付出大把的时间和金钱。

 

那位伟大的主人并不想搭理周遭复杂的目光,只见它闲适地趴在自家人类肩头,只靠尾巴尖甩来甩去,指点人类拿它看中的东西。反观那人的表现也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拿完东西推着小车自觉去收银台结账,还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从善如流地按下一串数字密码,然后一脸无辜地眨着眼睛望着目瞪口呆的收银员。倒是那位饲主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蹲在旁边淡定地看他们装购物袋。等人类把袋子好好挎在臂间,向他弯腰伸手,猫咪便纵身跃进他怀里,在他臂弯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一骨碌躺倒翻出肚皮,就这样惬意地伸着懒腰,任凭人类抱出了店门。

夕阳西沉,昏黄的光线徐徐地往天边一字染开,火烧云从层层矗立的住宅楼背后悠然飘来,把高楼的影子拉长了拖在地上。身形挺拔的金毛人类挂着购物袋,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脖子上的围巾被主人抓散了,白皙的颈项间便露出一截电子项圈,闪耀着冷锐的金属光泽。利威尔咬着围巾一角替他整理,整来整去总觉得不满意,又怕他吹风受冻,索性把自己伸长了挂在他肩上,两只爪子抱住他的脖子,用肚皮的软毛遮住人类光裸的皮肤保暖。自家人类似乎也能明白主人的用意,侧过头用脸颊蹭蹭近在咫尺的猫咪,眉眼弯起来冲他笑了笑。离得这么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长长的金色睫毛,人类特有的柔软又富有弹性的肌肤透着象牙般温润的白色,莹蓝深邃的眼眸覆着刘海细碎的阴影,潭水似的清澈,好看得不得了。利威尔凑近一点,小心地用湿润的鼻头碰了碰他的脸,内心满足得像吹鼓了一个气球,轻飘飘地开心。遇到埃尔文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街边出身的流浪人类,自己捡他回家也才不过几个月时间,但这个人听话聪明,又总是肯亲近他,难得长得又好看,利威尔对他宠爱也与日俱增。以前自己也常常受不了周围那些傻笑着把人宠到天上的“人奴”,认识埃尔文之后,再看到那些丢了宠物的人挂出悬赏几百万的寻人启事也觉得可以理解了。虽说是弱小的人类,但作为智商最接近兽人的动物,只要好好驯养就能成为兽人最棒的朋友。这个人对他而言,有不一样的意义……利威尔把爪子垫在下巴底下,依偎着人类暖暖的体温,觉得治愈极了。身体放松下来,白天上班时的疲惫也跟着蔓延,眯起眼睛开始打瞌睡。他一点也不担心回不了家,仗着自家宠物成精的技能,不仅认路还会开门,绝对能把他安全送回窝里,索性就这么睡过去了。

 

他是挺了解自己的宠物,可惜今天打错了如意算盘。埃尔文刚走到单元楼门前,兽人敏锐的知觉就像针一样,瞬间就把沉浸在温柔乡中的利威尔扎得清醒过来。黑猫扑腾着爪子站起身,想逃跑的时候已经晚了,黑暗的楼道里传来一声熟悉的哼笑,随即就是损友带着嘲笑的声音:“别躲了,利威尔,我不用闻就知道是你小子来了。”

 

“啧,米克……你这家伙跑来我家干什么?”利威尔羞恼得炸起毛,兽人杰出的夜视和嗅觉能力不需要光线就能感知到对面的存在,虽然对方没有敌意,却是他现在最不想看见的人。反观人类就没有那么方便了,埃尔文摸着莫名烦躁起来的猫咪,摸索许久终于打开走廊上的电灯,一眼看到领着自家萌宠站在电梯旁边的米克,他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笑着向那边的人类叫了一声。而站在高壮的雄性兽人身边,一身华美长裙、打扮得精致可爱的母人纳纳巴也向他挥挥手,开心地走到他面前。兽人形态的米克双手抄在口袋里,瞥一眼熟络打起招呼的两个人类,视线又转回黑猫身上,嘴角在獠牙底下拉出幸灾乐祸的弧度:“真有你的,变成本体让人类抱着出去玩。人家都是兽溜人,你是被人溜……”

 

“你还不是会变成本体给纳纳巴骑着玩,照片我还留着呢,想被印成传单洒满警察厅吗?”利威尔龇牙咧嘴地威胁着,防止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赶快换了个话题,“你不是已经休假了吗,这时候跑来找我做什么?老子上了一天班累得要死,要是工作问题去找你们缉毒科的人,别来跟我说……”

 

米克摸摸脑袋,两只毛绒绒的黄色犬耳动了两下,淡定地打断好友絮絮叨叨的发言:“不是,烧火的灶台坏了,来蹭埃尔文的晚饭喂纳纳巴。”

 

“滚回去,不喂。”

 

尽管嘴上嫌弃得厉害,利威尔却也不忍心看娇贵可爱的母人挨饿,于是勉为其难地打开家门,同意他们留下蹭饭。趁着米克照料他们褪牵引绳,黑猫扭身蹿进卧室,不一会就换好衣服,变成兽人状态回到客厅,帮忙烧热水喂人。这间单人公寓还保持着最简单的装修风格。作为生存能力极强的兽人,他们对住宅的要求仅仅是一个窝,只要宽敞通透,能够避去冬日寒风或是提供清洁的流水空气就已足够。但对于养了人的家庭而言,需要准备的东西可太多了。御寒的被褥、睡觉用的床、上厕所的马桶、洗澡的恒温浴室、烧火取暖的炉子,单单是喂饭的食盆餐具就要好几样。这些宠物用品制作精细,价钱更是可观,更不用说还有日常饲料、宠物体检、上户口等必备开销。养人的第一个月,利威尔穷得只能啃干粮度日,装修房子把他的积蓄花得底朝天。可是看着主子被养得越来越健康,打扮得干净整齐,躺在毛茸茸的毯子上舒服晒暖的样子,身为主人的骄傲就刷刷地冒出来了,自己吃骨头喝白水也心甘情愿。而同样堕落到“人奴”这个罪恶深渊中的兽显然不止他一个,除了在网上疯狂晒人舔照片的那些危重病患者,身边这位倾家荡产去正规繁衍机构抱来一只纯种母人娇养至今的缉毒警犬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养公人已经很好了,你是不知道母的有多娇贵!”米克蹲在地上,用兽人尖利的爪指费劲地抓住打火石,耐着性子给炉子点火,“比起公人来,母人和小人是最难养的,体质差容易生病不说,动不动就伤心痛哭,养不好还容易抑郁致死,比新开的花朵还娇弱。她们还喜欢亮闪闪的石头和金属,要各种各样的衣服,拿着去哄才给笑脸看……”

 

利威尔小心翼翼挑着肉块里的骨头渣,忙里偷闲看他一眼:“那你当年干嘛不买个公的?”

 

“好看啊。再说母人要能干多了,自己会打扮得干干净净,又没什么攻击性,大部分性格都很柔顺,比公人可爱……”

 

“谁说的,埃尔文就很可爱,一点也不比母人差。”

 

米克翻了个白眼,一副“我不跟有滤镜的人奴一般见识”的表情,看着炉子上火苗弱弱的要烧起来了,赶紧伸出毛茸茸的大尾巴扇扇火。刚好纳纳巴过来看他,撒娇地抱着他的胳膊贴在旁边,后者赶紧摇尾巴表示感谢。视线不经意扫过正在窗边喝水的埃尔文,米克心念一动,突然想起一个想问了很久的问题:“对了利威尔,埃尔文这个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怎么想到要给人取这么个怪名字的?”

 

利威尔张开嘴又闭上,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闲适状等开饭的埃尔文,实话堵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领养人类之前,他也曾用心地准备了宠物的名字,但“埃尔文”这个名字却实实在在是人类自己告诉他的。当他尝试用食物做刺激让人类记住新名字的时候,却反被弄懂了他意图的人类拉住双手,笑眯眯地望着他的眼睛,一遍遍对他重复着同样的叫声。直到利威尔学着人类的声音发出相似的音节,他才停止这种奇异的行为,抱住利威尔撒娇的蹭蹭,好像在肯定他的叫法。这样重复几次,利威尔终于明白“埃尔文”这个发音就是这个人类的名字,无奈怎么说他也不肯改,只得自己退一步选择接受。作为主人竟然丧失命名宠物的权力,还学会了人类的叫声,这件事要是说出来,一定会被米克嘲笑的。利威尔默默地想着,赶紧找借口说要洗青菜,夹着尾巴端盆接水去了。

 

他们合力做了一顿人饭,用清水煮的方法把人类喜欢的肉和草弄熟,再撕成方便他们进食的小块,拌入人类专用的营养调料,用洗刷干净的食碗盛起来端到他们面前。今天配的饮料是煮沸的牛奶,熟滚的液体能最大限度杀灭细菌,防止人类生病。这些基本的养育要领利威尔都牢牢记着,人类的肠胃有多娇弱他早有耳闻,生怕宠爱的人类吃坏了肚子,再难伺候也少不得耐着性子做热饭给他吃。

 

做人饭是天底下最麻烦的事。这些娇气的家伙有着最精细柔弱的肉体,想要维持他们的健康,需要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动植物做膳食,额外还要摄入需要特别提取的盐、铁等营养素。对于从不需要进食熟物的兽人来说,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做出符合人类口味的饭菜更困难的事了,加工食材的过程中,稍微有一个环节不注意,就有可能把饲料变成剧毒。利威尔刚开始养的时候,也曾犯过把整袋盐拌进肉里去喂人的低级错误。好在人类都有一套自己制作食物的技巧,许多兽人也承认,让他们自己弄饭吃比吃主人给的东西养出来的人类更健康。尽管如此,利威尔还是不想放弃亲手饲养的乐趣,一边羡慕着那些可以熟练烹饪人饭的网红,一边借助宠物零食和各种营养品的辅助,努力练习了一段时间,居然也能做出人类吃得下去的东西了。埃尔文虽然是流浪人出身,却不知怎么有挑嘴的坏毛病,偏爱马铃薯块茎做的宠物零食,最近还学会了动歪脑筋,企图靠减少正餐饭量来增加零食的摄入。让他自己做饭肯定会偷工减料,趁机做炸马铃薯片给自己吃,利威尔只得亲自动手,每顿饭都蹲在旁边严格监督,争取用充满营养的正餐把他喂饱。

 

“说来,你带他去验过没有,埃尔文到底是不是纯种白人?”米克撕了一口鲜肉,连骨带血地吞下去,视线盯住跟纳纳巴一起坐在窗边吃饭的埃尔文,上下三路打量,“刚捡来那会还嫌邋遢,没想到收拾出来挺漂亮的。看他这毛色,这体型,这眼睛,比纯种白人还好看,现在纯种的人都卖到天价了,不会真是被你走运捡到一只吧……”

 

利威尔舔了舔嘴边的血迹,吃着自己的肉头也不抬:“血统证明书在抽屉里,就是最普通的土人,不是纯种。”

 

“少来了,哪有土人长得这么好看,这品相要是放在交配网站上,铁定被他们高价抢疯了。”米克信誓旦旦的说着,甩着尾巴欣赏半晌,突然眼睛一亮,对利威尔提议道,“对了,我家纳纳巴已经长大了,正好你这也有公人,要不要跟我家的配种……”

 

“不配,滚走。”利威尔斩钉截铁地拒绝,伸爪最后一块肉抢过来,一副地盘被侵略的恶兽表情,凶狠地瞪了过去。米克碰了一鼻子灰,忿忿不平地小声哼道,“一个田园人,瞧你稀罕的。我家纳纳巴条件这么高,过后你可别后悔,哭着来求我……”

 

晚饭后是散步时间了。米克把牵引绳扣在纳纳巴项圈上,远远冲他们挥了挥手,牵着蹦跳踩着花砖的美人儿,闲适地哼着歌走远。利威尔盯着大狗毛茸茸的尾巴消失在夜色中,等埃尔文自己把牵引绳系好,便摸了摸他的头,牵住他向另一条路走去。

 

养田园怎么了?他家的田园是全世界最好的田园。利威尔闷闷不乐地走着路,回想米克刚才的话,心里就跟吞了只苍蝇似的不爽起来。他也知道品种人长得萌、身价贵,但看到那些追求品种、把人分得高低贵贱的家伙充满优越感的样子,就是让人觉得格外不舒服。不管埃尔文是什么品种,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可爱。从那夜雪地里第一次见面,到熟识后的每一次喂食,再到变成现在的家人,随着埃尔文对他的信赖和依恋渐渐加深,利威尔对他的感情也日渐深厚。这个人对他而言,是独一无二的。当他给他戴上这个项圈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一生不离不弃的觉悟。不是品种又怎样?埃尔文健康聪明,会卖萌,会看家,会暖床。品种人驯都驯不出来的技能,他的人看一遍就能学会。利威尔花在他身上的心意和金钱,一点也不比那些养品种的兽人少。只要他永远健康快乐,不受风吹雨打,不被伤病折磨,这就足够了。利威尔看着走在身边的人,替他拂掉粘在发丝上的草屑,又摸摸人类空荡荡的右手衣袖,心下一片安然。

走到便利店附近的时候人有些累了,利威尔就近找了个长椅让他坐下,掏出硬币想在自动贩卖机里给他买点水喝。小区夜里少有行人,这个时间就只有上补习班的学生放学回家。远远听着两个女高中生说着话走过来,利威尔也只是淡淡瞥过去一眼,谁知两个女孩路过他们身边,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埃尔文吸引住,哇的一声惊叹就过来了:“好漂亮的人哦!这么大只超帅!”

 

“是金毛吧,金毛白人!哇我终于见到活的了!”

 

“真的耶,他眼睛好好看……呐~大哥,你家的人养得好漂亮哦,可以摸一下吗?”

 

小姑娘蹲在椅子前,双手捧心望着利威尔,眼里期待的小星星闪闪发亮。听到她们极力夸赞自家宠物,利威尔也觉得有点开心。他倒不介意把人给小孩子摸一把,只不过他家的人向来脾气古怪,不喜欢搭理生人的,即便现在成了家养宠物,也没见过他跟自己以外的兽人亲近。眼下姑娘们这么热情,他也不好拒绝,暗地里拉紧牵引绳,准备好在埃尔文发怒的时候过去钳制他。然而出乎意料,埃尔文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毫不反抗地任凭女孩们摸头摸脸,等她们摸完赞叹够了,他突然站起身来,一把夺过女孩手里的书包,翻出钱夹抽了两张纸币,再把钱夹和书包一起丢回去。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动作无比熟练,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姑娘们吓得目瞪口呆,一脸惊恐的望向利威尔,仿佛不能相信有人会驯养宠物做这种事。利威尔更是气得浑身炸毛,干了这么多年警察,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抢钱的!实在太恶劣了!他赶紧把人训斥了一顿,夺过钱币还给女孩,跟人家百般道歉,然后忍着怒气拽人往家走。

 一个理智合格的主人应当赏罚分明,恩威并施,宠物犯了这么大的错,不好好惩罚教训可不行。利威尔怒气冲冲地下定决心,一回到家就把人摁到墙角,抖擞浑身的皮毛,摆出一副猎食者可怕的样子,义正言辞地教育道:“给我站直听好了,埃尔文!刚才拿人家的钱是跟谁学的,谁告诉你的被摸就能拿钱?你一个人类竟然都会靠卖萌勒索兽人了,白长得那么好看的脸蛋,做出这种恶劣的事,这是变相的卖脸知道吗!说好的建国以后动物不准成精呢!你给我严肃点,把爪子拿开!”他不耐烦地推开对方企图摸过来的爪子,索性把他的手钳制住,脸对脸拎过来继续训,“老子干了那么多年警察,养出来的人敢在我眼皮底下抢钱,反了你了!罚你两天不准吃零食,再敢这样我就掰断你的腿,让你再也出不去这个门!”

 

埃尔文气定神闲地等他吼完,眯眼冲他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依旧兴致勃勃地讨抱讨摸,也不知道是真听不懂还是故意装傻。利威尔气得想揍他,这边刚抬手就开始担心把他打坏了,最终也只是没骨气地在他背上胡噜了两下。他盯着眼前笑容浅淡的人类,心尖有个地方突的软下来,低声问他:“呐,埃尔文,你以前流浪的时候,就是靠这样跟兽人讨钱才活下来的吗?”

 

人类歪过头,轻柔地对他叫了几声,一双清澈的蓝眼睛眨了眨,灯下映出璀璨光华,如同暖阳下闪烁的幽蓝钻石。利威尔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摸了摸人类柔软的毛发,正想告诉他以后不能这么做了,想要什么都来找我,人类却先一步凑过来,捧着他的脸在鼻尖亲了一口。对一个已经成年的人类而言,亲吻这个动作代表的意义有多亲密,利威尔当然明白。他愣愣地看着主动示好的人类,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板着脸对他说:“干嘛,你以为亲一个可以讨到更多?想得美!你是老子的人,我还要给你钱了啊?!再这样连饭也不给你买了!赶紧滚过来给我洗澡睡觉!”

 

利威尔炸着毛把人扔进浴室里,嘴里骂骂咧咧的去收拾床铺,拿着人睡觉的枕头一个个拍软。埃尔文好像也知道他心情不好,一晚上表现得格外乖巧,自己洗完澡把浴室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才顶着大毛巾来找猫睡觉。黑猫才刚把自己团成一个球,转头一看他那样,忍不住又炸了:“让你把毛吹干再上床!水都把衣服弄湿了,着凉生病了怎么办啊……”

 

埃尔文一头扑在他旁边的枕头上,脸埋进柔软的棉花枕头里,偏过头冲他笑。一如既往开始耍赖皮,根本没有要去吹干的意思。利威尔只好卧在他脑袋旁边,两只爪子按住那颗头,费劲地一点点替他舔毛。等他好不容易把人弄干净,发现埃尔文享受着自己的服务,舒服得已经快睡迷糊了。利威尔蹲在旁边,百般聊赖地看他安稳的睡脸,猫尾一下一下轻轻拍在人身上,终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叼起被子给人盖好。他在软软的枕头旁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挨着人类的脸蛋重新卧下来。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这家伙还是监控视频里飞檐走壁闯入兽人家里偷食的小毛贼,性情恶劣的流浪人,偏又狡猾得令人切齿。那时利威尔只觉得这么嚣张的家伙迟早会被抓住安乐死,根本想不到有天他会躺在自己身边,毫无防备地露出胸口和咽喉沉睡。黑猫抖动耳尖,凑过去嗅着人类的脸庞,鼻头轻轻触着埃尔文的皮肤,心底一片温柔。人类真是神奇,明明是这么脆弱无力的生物,却教会了他陪伴的意义。被全身心的托付、信赖的滋味非常温暖,叫人上瘾似的贪恋。也许在人类看来,兽人们只是一张能保证安稳生活的长期饭票,但利威尔还是觉得他和这个人之间不仅仅是这个。当埃尔文打掉别人给的食物,只吃他手心里的东西;当他高冷地拒绝别人的触碰,却允许自己侵犯所有的隐私空间;当他温柔地抱着黑猫抚摸,凑过来亲吻自己的时候,眼睛里温柔带水;当他一遍一遍发出呼唤利威尔的声音。他那么聪明,一定知道主人是爱着他的,而他舍弃同伴和自由的生活,于万千兽人中选择了自己,说明他对自己多少是也有感情的吧……黑猫安心地想着,伸出一点粉色的舌尖,小心翼翼地舔了舔人类的嘴唇。看着他安宁美好的睡脸,自己也仿佛受到影响,明明是夜行动物,这时候居然开始犯困发懒了。黑猫张嘴打了个哈欠,悄无声息地迈步走上人类的胸膛,两只前爪揣起来,妥善把自己团成了一个毛球。猫头搁在人的胸口上,肚皮熨帖着人类热乎乎的体温,利威尔舒服地闭上眼睛,喉咙里发出胡噜胡噜的声音,放任自己享受这份舒适,不一会就睡着了。

【TBC】

2017-03-23团兵米纳
评论-7 热度-61

评论(7)

热度(61)

  1. 滂沱大雨☔的阴天荷花的养鱼池 转载了此文字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