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驯养关系3

 这次真的人兽了,慎入(掩面)

↓  ↓  ↓

韩吉自从在职业生涯规划一栏中填上“法医”一词,选择走上刑侦这条光辉而伟大的道路,她就对自己即将面对的东西有所觉悟了。这个社会有很多职业都能比其它职业接触到更多社会阴暗面,刑侦司法人员毫无疑问是首当其冲。从业这些年,韩吉接触过社会各个阶层的兽人,也见识过各种案发现场和尸体,什么残忍血腥没下限的事都经历过——她曾经从几个月大的幼兽体内化验出四个兽人的精液,其中一个属于孩子的亲生父亲,她也曾经从疯狂的街头斗殴现场捡回被尖牙利爪撕得体无完肤的头颅,在暴戾的肉食兽人的冰箱里找到草食兽人的尸块,捡出垃圾箱里啃剩的遗骨挨个提取DNA核对身份……经历过种种挑战伦理道德的惊涛骇浪,却仍能坚守心中的正义,通过自己的努力追求真相,为死者申诉冤屈,凭靠着伟光正的设定,韩吉对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一向很有信心。然而她万万想不到,有天自己的承受下限竟会在一瞬间被轰得崩塌成渣,而放出这个大招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她朝夕相处、无比信赖、肩并肩背靠背一同对抗世间险恶的刑警同事。

 

“我和人类交配了,韩吉。”她的黑猫同事缩在桌边,声音嘶哑、浑身颤抖着对她说,一双哭得血红的眼睛呆滞地望着她,全然没了往日的沉冷与灵动。素日所向披靡、手撕罪犯的风采从他身上彻底消失了,他看起来就像世界末日来临时跪在上帝面前告解的罪人,绝望得好像随时都能上吊。韩吉拼命忍着才没把茶杯扔在他脸上,投案自首的罪犯急需的是心理疏导而不是来自社会的谴责,她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勉强按捺住心中爆屏而出的脏话,耐着性子蹲在男人身边,温油地摸了摸他的头。黑猫兽人在她爪下瑟瑟发抖,夹着尾巴继续陈述案件事实:“昨天夜里我发情了,埃尔文正在睡觉,我给他准备好这两天的食物,还留了钱和钥匙,想着他独自生活两天一定也没问题。我把自己锁在房里,吃了药,还想着像以前那样看看猫片睡一觉就过去了,没想到那家伙竟然会开锁!他捅开锁,爬到我身上抱着我,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醒来发现自己被他上了,他就睡在我身边什么也没穿……”

他说不下去了,再次回忆起那个恐怖的画面似乎让他极受打击。韩吉同情地拍拍他的背,轻柔地安慰道:“嘿,放轻松点,利威尔~不就是猥亵人类加虐待动物嘛,最多才判二十年,放出来以后还是一只好喵……不对,老喵。”她看着对方悲痛欲绝的脸,同情地砸嘴摇头,“真是知面不知心啊,我原本以为只有我这样不拘世俗束缚的人设才能突破下限,没想到利威尔你这样正经禁欲的类型也玩起人兽来了。托你的福,这篇文从全年龄向彻底变成了‘未满18岁禁止点击’的重口向,实在太没节操了……话说一般玩人兽不都是兽猥亵人吗,为什么你是被人上?作为一个食肉兽人你是怎么做到被区区人类压倒的?莫非对方小时候被泰迪狗咬了从此具备日天日地日宇宙的超能力……”

 

“你不要再说了……”利威尔两只爪子用力捂着脸,肩膀像抖筛似的颤。放在平时他一定会牙尖嘴利地还嘴怼回去,最不济也要薅掉她几根毛。可怜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战斗,只能毫无还手之力的在对方的嘴炮下瑟瑟发抖。韩吉哼哼两声,不知从哪捡出个两个烧杯,拧开饮料瓶哗啦啦倒一杯算招待他:“就算你再想挣扎也没用了,主人做出这种事一点也说不过去,要是人类保护协会知道了妥妥的会被起诉。嘛啊,考虑到你是被上的那个,至少还可以在是否违背对方意愿这一条上下下功夫,争取少判几年,我倒认识一个律师朋友可以帮忙的……”

 

“有什么好理论的,人类又没有发情期,全部责任都是我。我玷污了那么纯洁的人类,应该先自首然后去蹲大牢,他们会给埃尔文找个更好的主人,有比我更配养人的家伙会照顾他……”利威尔茫然念叨着,想到自己暗无天日的未来,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韩吉没好气地白他一眼,说:“哪有人会往自己身上揽罪名的?你自己也说了是人类主动来勾引你的,要是他明知道兽人在发情期,还要打开锁过来找你,那就只能说明他是故意为之了。说不定他早就在等这个机会,准备好了要跟你交配呢,真是居心叵测啊。”

 

利威尔一脸懵逼的望着她,韩吉摊摊手,表示无辜:“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人类想跟你交配。多半是把你当成了配偶,别看人类只能群居生存,其实也是很在乎隐私空间的动物呢,除了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以外,就只有配偶才被允许共同饮食起居。早跟你说过人类不可能被驯养的,现在你明白了吧?你就从来没想过吗,为什么人类不是牲畜而是我们的宠物?”

“……肉量太少不够吃?”

“哈哈,那也是一方面。真正原因是他们根本没有依附强者的意图,一旦生存需要得到满足,人类就开始企望更多,想要控制一切的欲望从未满足过。这种欲望是根植在人类本能里的。即便是从无知的婴儿开始抚养,长到一定年龄他们就会想要逃出强权控制,脱离保护,产生自我意识。他们的种种特异的行为直到现在也没有明确的研究结论。为什么人群会常常大范围的自相残杀,为什么面对死亡威胁时会做出牺牲个体换取让存活率更低的幼儿生存的愚蠢选择,还有像是交配对象固定啦,配偶死后终生拒绝繁衍之类的。要不是这些原因大幅度削减了人类的数量,个体又比我们弱小,凭他们的智慧,绝对是食物链条上威胁兽人生存的第一位。以前曾经有个马戏团,试图训练人类表演交配,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刚表露出这样的训练意图,母人们就咬舌自尽了。这些家伙自我意识太强,又总会产生一些奇奇怪怪的情绪,根本不可能被驯服,更别提是圈养了,把大量的人集中在一起,根本就是给他们机会群起闹事。有些人类只是因为被隔离出人群,势单力薄不敢反抗,才勉强配合兽人做个宠物。极少数则是被优渥的生活消磨意志,拿兽人当饭票罢了。你养的可是个成年的雄性人,遇到你之前他自己就可以独立生存了,怎么可能是因为要你养活才跟你生活的?醒醒吧,利威尔,那个人类从一开始就不是冲你手里的食物来的,真正吸引他的是你,是你啦~”

 

利威尔被这一番话轰炸得怔住了,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肉球柔软温暖,爪子上还带着人类新鲜的血味,都是他意识不清的时候抓的。他突然觉得很疲倦,无精打采地耷下耳朵,慢慢说道:“我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我一起生活……我也知道我养的是个桀骜不驯的家伙,没想过要驯服他,只是不想让他再流浪吃苦了,至少我能让他吃饱饭,过上比以前舒服的日子……”他顿了顿,继续又说,“也许是我忽略了他的需求,无论如何人类都是需要同伴的,也需要发泄性欲,我应该早点让他去找配偶,给他找个母、母人……”
 

说到这里他露出了十分悲壮的眼神,韩吉哈哈一笑,欢快地说:“别这样,他不是还上了你这公猫,说不定人家就喜欢公的……”

 

“找公人好了吧QAQ”

 

韩吉全然不顾他悲泣的表情,没心没肺地捶桌一通大笑,笑够了扔过来一块纸巾,总算还有点良心地建议道:“别哭了,米克家不是就有可爱的母人吗?你去抱大腿求一求,人家说不定还愿意跟你结亲……”

 

话音未落,办公室的门通的被捶开,只见一个兽人东倒西歪靠在门上,浑身乱糟糟的黄毛,拖着一条大尾巴,赫然就是米克警官。韩吉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见鬼的说曹操曹操就到,可见不能背后议论人。利威尔一看到米克,就像见到了救星,两只眼睛瞬间放出了希望的亮光,热切地扑过去抓住米克的双手:“米克!来的正好我有事拜托你……”

 

“先等会。”金毛大型犬干脆地打断他的话,转头看着韩吉,镇定地说,“韩吉,我把我家母人给上了,你不是以前考过兽医执照,麻烦开张证明糊弄一下,我好去宠物医院给她买避孕药。快点,我赶时间,晚了就怀上了。”他把要紧的话说完,这才转头看着利威尔,“你有什么事?”

 

“……什么事也没有。”利威尔睁着死掉的眼神,默默坐回桌边,整个被操蛋的现实打击成一摊灰白线稿。韩吉气得头毛都炸了,跳起来一脚冲米克踹过去,挥舞着扫帚杆满屋追打:“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禽兽!今天是商量好了一起跑来轰炸韩吉桑的三观吗!!尼玛养人是用来发泄兽欲的啊,兽人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这个国家的人事部是怎么回事竟然容许你们这种管不住下半身的东西混入警局!米克你这混蛋!你这毫无节操的家伙也配养母人?!你看看人家利威尔起码还知道羞耻……”

 

米克举起手挡着她的攻击,一脸“好猛哦”的表情,又震惊又佩服的望向利威尔:“什么啊,利威尔上了你家的埃尔文吗?”

 

“……不。”黑猫脸色灰败,崩溃地吐出一个字,随即手肘抵着桌面把两只颤抖地爪子搭在脸前,开始思考“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之类深邃的哲学问题。米克露出了然的表情,转头对韩吉说:“你看,那是因为他是被插的,又不是插人的,还不如我呢……”

 

“你在骄傲什么!混蛋!”韩吉破口大骂,抓起烧杯砰砰砸他的头,米克不敢还手,只好举手护着脑袋,还忙里偷闲地指教利威尔:“没什么可沮丧啦,毕竟这篇文标的是团兵的tag嘛。再说一回生两回熟,下次争取把你家人类弄得舒服得爬不起来,再一鼓作气把tag扭成兵团,雷雷更健康,反正都人兽了也不差逆CP这一点了……”

 

“闭嘴!你在教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韩吉咆哮着打断他的话,利威尔被戳到伤心事,想起舒服得爬不起来的正是自己,顿时崩溃得眼泪横流。韩吉和米克又开始吵架,眼看着在他们这里是得不到什么友爱了,便拖着伤心欲绝的背影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回自己办公室去。可怜他为了请发情假提早干完了一周的活,现在桌面上空空如也,连用工作麻痹痛苦的可能都没了。利威尔坐在办公桌前发呆,一想到回家就要面对人类,纠结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他正凄凄惨惨地想着上网发个领养帖,把埃尔文转让给更合适的兽人,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炸响起来,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回过神来赶紧按接听:“喂,这里是利威尔……”

 

“利威尔警长,您终于接电话了!”佩特拉急煎煎的声音隔着电话传过来,背景一片嘈杂,“请您快点到警厅前台来一趟,有个人类突然跑进来了,看起来很像您养的那只,待在这里已经好一会了。他好像受了伤,身上有很多血,既不肯让我们靠近也不愿意走……”

 

利威尔的脑子轰的一声炸了,还未回过神,身体已经比什么都快的反应过来,扔了电话拼命就往警厅前台飞跑,连自己什么时候变回本体了都没注意到。刚才纠结的伦理问题统统被抛在脑后,他只想着这里有多危险,无数穷凶极恶的罪犯出入的警视厅,还有许多讨厌人类的凶猛兽人。昨晚被自己弄得浑身是伤昏迷过去的人类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他只有一只手,拖着虚弱可怜的身体,随便刮来一阵风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现在的他一定比什么时候都需要自己,想到这一点利威尔就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想快一点赶到他身边。

 

黑猫敏捷的身影像一只破空的箭矢,走小路插过好几个工作间,掠过一众忙碌的同事直奔警厅前台。只一眼,他就看到前台大厅一角聚了一圈兽人,被围在中间的埃尔文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衣,遮不住衣服下面的累累伤痕,鲜血顺着衣角滴下来,红的刺眼。他看上去疲倦不安,捂着伤口四面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利威尔心里揪着疼,连忙喊一声他的名字,撒腿跑到他身边。

 

他在离人两米的地方站住脚,爪子提起来迟迟不敢落下去,昨晚发生的事还鲠在心里,要是埃尔文害怕我,再靠近他会不会被讨厌?然而他的人并没有给他想太多的时间,看到利威尔的那一刻,埃尔文苍白的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几步过来跪在地上,一只染血的手捞起地上的黑猫,紧紧抱在怀里。利威尔整个被按在他伤口上,肚皮贴着肉,感觉到湿冷黏腻的血,吓得全身都僵直了,根本不敢动一下。身下的人类冻得冷冰冰的,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身体不住地发颤,心跳呼吸都乱得一团糟。利威尔觉得又愧疚又心疼,在他怀里无法动弹,只好侧过头不断舔着近侧的脖颈,温柔地唤他的名字,人类却始终毫无回应。利威尔忐忑不安的等了一会,渐渐感到皮毛越来越重,好像湿了一块似的冷,他像被蛇吓了一样猛的蹦起来,两只爪子按住人类的脸庞,无比震惊的望着他。

 

他的人类抬起一双红红的眼睛,潭水般幽蓝的双眸水光晃动,一串串眼泪从里面滚落,顺着俊朗好看的脸庞安静地淌下来,哭了。

【TBC】

2017-03-25团兵
评论-11 热度-60

评论(11)

热度(60)

  1. 滂沱大雨☔的阴天荷花的养鱼池 转载了此文字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