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驯养关系4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细碎的轻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地毯上。原本蹲在角落里静静咀嚼食物的黑猫立即警醒地扭过头,身体紧张得僵直在原地,一口饭含在嘴里都不敢往下咽。他弓着腰,十分戒备地抬起一只爪子,维持着随时都能逃走的姿势等了一会,见到卧室门口没什么动静,绷紧的神经才渐渐放松下来。黑猫侧头想一想,终于下定决心,丢开吃了一半的食物,抬起两只爪子认认真真地舔掉上面的油腻,理去胡须上沾染的血腥,确定自己浑身上下都变得干净了,这才甩开尾巴,小心翼翼地迈步走向卧室。

 

卧室房间的门开着一条细细的缝,黑猫蹲在门外紧张地观察,确定里面没什么动静,便踮着脚尖轻悄悄地挤进房内。这个房间里铺着厚厚的地毯,原本是为了给人类光裸的脚保暖用的,现在成了绝妙的消音工具,肉垫加地毯走得悄无声息。床上的人类对潜入进来的猫咪毫无知觉,呼吸平稳有规律,依旧沉沉的睡着。利威尔绕着大床不动声色地转了两圈,很快注意到掉在地上的人类玩具,这个叫做书本的厚东西有些重量,看样子是翻身时不小心踢掉了。利威尔蹲在地上,觉得稍稍放心一点了,看看人类好像真的睡得很熟,他便立起身子趴在床沿上,刻意隐去气息,整个喵只露出一双眼睛,看上去就像融入黑暗中一样。他屏住呼吸悄悄地望着睡在床上的埃尔文。

 

那天埃尔文被他伤到的地方现在还没好透,医生用针线缝合的方法处理了伤口,消炎药营养剂开了一大堆,叮嘱利威尔好好看照。利威尔不敢对外人坦白受伤的原因,只说是被其它兽人攻击了,医生对自己保护不周的责问一律照单全收。每次换药时看到人原本白皙的皮肉布满血淋淋的伤口,利威尔心里都刀割了一样疼。他的难过和愧疚让他无颜面对埃尔文,尽管人类毫无计较的意思,一如既往待他很好,他却无法原谅自己。这件事过后,原本就在养人方面极尽满足宠物要求的利威尔,对埃尔文更是百依百顺,疗养治伤都尽最大努力选了最好的,吃穿用度更是比以前提高了好几个等级,上供似的一股脑堆在主子面前。本人则像个虔诚悔罪的强奸犯,对方越是原谅他,他心里越是难受,下班一回家就躲人老远,缩在高高的柜子顶上忏悔自己的罪孽,好像这样自己就能得到惩罚似的。只有等夜里人类睡熟了,他才敢来到他身边,避免打扰对方的睡眠,只是悄悄地看他一眼。

 

利威尔爬上软软的床,挨着床沿趴下来,定定地注视着人类酣睡的脸,垂下来的目光很是温柔。这些天他躲着埃尔文,一个人独处着,也有好好反省自己和人类的关系。利威尔仔细琢磨过韩吉对他说的话,回想一下人类对他的态度,日常生活中那些被忽视的细节,处处显示出人类对他的亲近。他原本以为那是作为感情亲厚的主宠才会有的表现,如果对方真的是把他看做配偶,作为兽人的自己,真的能承担起那样畸形的身份吗?利威尔怔怔地望着人类摊在自己面前的手心,他一点也不介意换一种关系跟埃尔文相处,但也清醒的知道自己不是对方该有的选择。作为不需要配偶、交配只以繁衍为目的的兽人,他很难理解人类对配偶的情感和要求,根本做不到繁衍人类的后代,更不用说不同物种连语言对话和安全的交配都做不到。而兽人的社会同样不允许跨物种的交配行为,自己现在这样其实已经是犯罪了……利威尔想到这事又是一阵难过,低头闻着埃尔文身上的药水味,满心怜爱内疚,本能地想舔舔他,又怕把人弄醒了,于是退而求次轻轻地把脑袋放在人类的手心里。埃尔文的热烫的体温熨帖着毛绒绒的下巴,舒服的感觉让人很是怀念,已经太久没被他好好顺过毛,猫咪觉得寂寞又满足,忍不住蹭了蹭,喉咙里发出胡噜胡噜的声音。

 

他的动作很轻,没想到人类还是被弄醒了,趁着利威尔放松警惕的时候,那只手猛的掐住手心里的猫脖子,不顾猫咪抗议的喊叫挣扎,一把拖过来按在被子里。人类温软的肉体随即贴上来,把他整个压在身下,不等他翻身起来,带着笑容的脸庞已经埋进他肚皮的毛里,温暖的大手用他最喜欢的方式一遍遍用力撸弄着光滑的皮毛,没几下就把黑猫摸得浑身酥软,叫声越来越弱,简直要被控制不住的胡噜声盖住了。明明夜半突然被吵醒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埃尔文却没有一点要生气的意思,恰恰相反,一直躲着他的猫主动来亲近让他非常开心,他像对待珍宝一样把利威尔紧紧抱在胸前,自己也靠在软软的枕头上,一边温柔地抚摸猫咪的背毛和下巴,一边不断的对他叫着。刚睡醒的人叫声很好听,尾音里还带着一丝柔和的沙哑,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利威尔也能听出声音里满满的爱意。黑猫整个沐浴在爱抚中,肉爪抵着人类宽厚的胸膛,享受着不断落下的亲吻和抚摸,舒服感动得快哭了。几分钟前纠结的一切都被他丢到九霄云外,此刻就只想好好的陪主子玩耍,那种恨不得把全世界都交付给对方的感觉,就算埃尔文丢个木棍下来他也能毫不犹豫地叼回来陪他玩。

 

他在人类怀里毫无骨气地被撸到睡着,醒来回想起遭受他暴行的人类不计前嫌温柔爱抚他的样子,羞愧内疚得头也抬不起来,越发觉得自己没脸见人,灰溜溜夹着尾巴冲去上班。那之后又是几天见肉不见猫的生活,利威尔工作加班越来越晚,回家奉上贡品就把自己躲在角落里,人类一靠近就露出惊恐的表情瞪着他,紧张僵硬得尾巴毛都在颤抖。起初埃尔文还满怀希望在家里找他,登高上低搜寻每一处可能有猫的角落。磨到后来他耐心尽失,赌气也不找了,拿本书冷静地躺在床上看,既不吃饭也不吃药。饿到第三顿的时候,利威尔终于坐不住了,冲去厨房拿来一袋宠物饼干,巴巴地举到床上哄人吃。

 

埃尔文躲过他递过来的食物,在他面前端正坐好,脸上的表情很严肃。利威尔察觉到氛围不对,有些不知所措地愣住了,却见人类摘下脖子上戴的宠物项圈,郑重其事地放在他面前,一脸认真的表情,沉静地望着他。

 

利威尔呆呆地看着那个项圈,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心里像被刀捅了一样难受起来。他强忍着悲伤,对人类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我确实不是个合格的主人,不配养你了。但是就算你不想被养也要好好待在温暖舒服的地方,这地方你也混熟了房子就留给你吧,我可以出去。以后饭要好好吃,把伤养好再出去,别再把自己弄伤弄病了。项圈给你了要好好戴着啊,这样出去以后别的兽人就不会欺负你了。你们人类的伦理规矩什么的我不是很明白,总之,之前发生那种事对不起了……”他说到这里,不由得哽咽起来,想着这是最后一次了,伸手把人类紧紧抱在怀里,还像以前玩耍的时候一样,凑过去亲了亲他的鼻尖。他生怕人类拒绝反感,趁他还没反应过来赶快放开手,瞬间变回本体,敏捷迅速地从窗户跳出去了。

 

他就这样悲惨地沦为世界上第一只流浪猫,如同离婚时打输了官司净身出户的雄性,工资卡和房子全都上缴给人类,每天勤奋工作,下班就去桥洞底下睡暖气管,在公园草地上抓老鼠果腹。黑猫蹲在墙头上,凄凄惨惨地回忆着自己意气风发的过去,寒叶飘飘洒满他的毛,人类叛逆伤透他的心。本以为落到这步田地,不可能有比这更悲催的事了,谁知隔了几天,一封投诉信又一次把他打击到谷底。投诉单位赫然就是宠物领养机构,而罪名正是弃养人类,虐待动物!

 

利威尔欲哭无泪,马不停蹄地奔赴社区领养机构,做好打滚哭诉的准备,非要跟投诉自己的人讨个说法不可。当他气势汹汹地拍着前台的桌子,要求跟投诉者当面对峙时,前台的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拉出来一只人类,妥善摆放在利威尔面前。

 

“没有兽人投诉你,是这个名叫埃尔文的人类自己跑来投诉窗口静坐,一直追着我们的工作人员闹,直到我们查出你的登记信息才停下。”前台小哥面带疑惑,望着如遭雷劈的利威尔,“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跑来投诉主人的人类,利威尔警官,你到底做了什么把他逼成这样的?”

利威尔还没来及诉冤,对方低头打量了他一番,脸上露出了嫌弃怀疑的表情,一口把他的话全堵了回去:“原来你平时都是这个形象么,身为猫连自己的毛都打理不好,简直就是灰头土脸啊。你看你养的这个人,毛发胡须都乱糟糟的,一副挨饿很久的样子,身上还有伤,你真的有在好好照顾他吗,不会是虐待他吧?刚才看你领养资料写得那么好,莫非是登记的时候故意造假……”

这种恶意揣测实在是太冒犯了!利威尔一巴掌拍碎了桌子角,愤怒地炸毛咆哮起来:“我认识一个拉屎沾在屁股毛上的家伙,你们批准他养母人!还有一个连自己名字都记不住的笨鱼也给她养了人,我他妈养这家伙了不起了啊!老子为了给他买马铃薯连干粮都吃不起了,谁他妈敢说我虐待他,出来单挑啊!……”

他只顾怒吼发火,根本没注意埃尔文什么时候走到他背后,突然勒在腰间的手臂吓得他差点窜到天上去,回过头对上人类沉冷平静的蓝眼睛。利威尔惊魂甫定地扭头瞪着他,几天不见,埃尔文真的憔悴了不少,脸颊长满了青色的胡茬,眼下挂着黑圈,神色很是疲倦,衣服也是又脏又乱,比当流浪人的时候还狼狈,明显是主人不在的时候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利威尔看着心疼得要命,刚想抬手摸他的头发,就见这人摘下脖子上的项圈,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出手,咔擦一声扣在利威尔脖子上,随即得意洋洋地冲他笑起来。

利威尔的动作瞬间僵硬了,怎么回事,这家伙跑到这里就为了把项圈还给我吗?原物奉还有必要给我戴上?而且他笑得这么恶心是几个意思?!吓死咪咪了!不不不等等……听说人类是善于使用工具的动物,会用绳圈吊死同类,这是要用项圈勒死我吗?他已经恨我到这个份上了?QAQ利威尔想到这个可能,顿时伤心欲绝,耳朵都快耷到地上去了。倒是旁边的工作人员看他一脸生无可恋,忍不住出声吐槽:“这是表达要养你的意思吧,你养人已经养到自己戴上项圈了啊,就算被说成人奴也请挣扎一下好吗?面对人类时智商值居然就这么点,讲真的你当初到底是怎么通过领养资质测评的……”

 

利威尔茫然地望着他,扭头求证地去看埃尔文。埃尔文把他抱得更紧了一点,弯下腰用额头抵住他的额,微笑着闭上眼睛凑上前,等着他来亲。人类温暖宽厚的怀抱靠起来超级舒服,利威尔本以为再也不会享受到这个待遇了,心爱的宝物失而复得,整只喵感动得差点哭出来。他的人类又会笑了,为了这个好看的笑脸,拿什么去换他都愿意。他激动地抱着自家的人,舌尖不断舔着对方的脸,幸福得尾巴毛都翘起来了。

一人一宠就这样不顾公共场合秀起恩爱,前台接待的工作人员看得一抑郁,额头黑线挂了三条。所以说猫和狗真不适合养人啊,老是被人类反过来驯养是闹哪样,驯养就算了,连智商也跟着降低,醒醒好吗!不要沉迷美色啊!堂堂警察别被狡猾的人类骗了,你才是食物链顶端吧!钱是你赚的食物你买的还被摸得爪子都软了,你身为主人的威严呢!出息呢!你现在就差叼树枝了知道吗!人类能活一百年啊这样下去就是终身人奴,尊严丧尽了啊!

工作人员内心一万吨彩色弹幕在咆哮,实在看不下去黑猫蹭在人类怀里呼噜呼噜的样子,准备过去提醒一句。结果手还没碰到利威尔,就看到正面对自己抱着黑猫的人类抬起头,一双冷冰冰的蓝眸全然没了刚才的温驯柔软,尖刀似的盯着自己,唇角徐徐地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那表情比冬天咆哮的北风还冷,工作人员毛骨悚然地缩回爪子,浑身的毛都立起来,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利威尔背对着他,对自己身后发生的事毫不知情,转身跟工作人员道谢:“这家伙真是给你添麻烦了,多谢你的关照,我马上带他回家,以后一定好好照顾,不会再让他跑出来了。”

“不用谢,都是我应该做的……”工作人员僵硬地回复道,眼看着那个人类恢复了温柔软萌的样子,笑眯眯地低下头让黑猫给自己顺毛。寻常人家到这里都是野兽喜滋滋地领走一个人类,这一家家却是人类跑来领走一只黑猫,真是开了眼了……工作人员走到窗边,看着一边走下楼梯,一边跟猫咪亲昵地蹭脸互动的金发人类,莫名有种变成婚姻调解员的寂寥,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虽说是这样分不清谁养谁的关系,但愿打的愿打,愿挨的愿挨,倒也挺和谐的。只要结局是HE就好啦~工作人员想到这里,露出一点舒心的笑容,最后看了一眼百叶窗缝隙间,那沐浴在阳光里的主宠远去的身影,便回身继续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END】
 

2017-03-27团兵
评论-9 热度-65

评论(9)

热度(65)

  1. 滂沱大雨☔的阴天荷花的养鱼池 转载了此文字
©荷花的养鱼池 / Powered by LOFTER